2.生子七年,婚姻可悲

   生子七年,婚姻可悲

  二

  “怎么了?”方桦在边上问。

  时檀淡淡了应了几声,挂了电话,抿抿嘴:“祁继不肯签离婚协议!”

  “呀,你还真想离婚啊?”

  方桦瞪了一眼,惊叫了一声。

  “为什么不?”

  她反问。

  “我就不明白了,这么一个让所有女人绞尽脑汁想占为己有的男人,你怎么就非要把人家PASS了呢?不管怎么样,他总归是你儿子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吧……”

  “方!”

  时檀斜眼,马上露出警告之色,目光清冷:

  “你别拿这件事说事。”

  “我只是就事论事……”

  短发方桦双手抱胸:“不管你怎么否认,你们总归是生了一个儿子。你难道想让你儿子这辈子不认父亲。”

  “小白不需要父亲。”

  语气斩钉截铁。

  方桦翻白眼:“回避是对小白的一种无形伤害……”

  时檀再次固执的打断:

  “不需要!方,别再说这件事了,这个婚,我是离定了!”

  祁继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当小白的父亲,他……他根本就是一个强~奸犯……

  只要一想到小白是怎么来的,时檀就恨的咬牙切齿,眼睛一下乌沉沉起来,那是她生气的前兆。

  时檀姓骆,八年前,她十八岁,因为要解除骆家的危机,为慰祖父,更是为了救男朋友,她迫不得已嫁给了尧市第一家族祁家长孙祁继,婚后,她被丈夫扔到了国外,美其名为:留学深造。实际上呢,那个男人是不想见到她。

  八年以来,他们各过各的人生,维持着这样一个挂名的可笑可悲的婚姻:

  她在英国拼搏人生,努力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而他则在国内玩着他的金钱游戏,每天绞尽脑汁只为赚更多的钱。

  如今的他,可谓是功成名就,可他还是在拼命的扩大自己的事业版图,闲暇之余,则诽闻不断:

  一会儿传说他和某某名媛成双出入,一会儿又传言他包~养了谁谁谁,一会儿又有听闻他为哪位一掷万金。

  有钱的男人,哪个不花心的,何况他正值盛年,没有女人的日子,那就太过于单调。人不**枉少年嘛……

  只是最近,这个男人玩的有点离谱:居然还把人家肚子给搞大了,并且人家还高调的从祁氏国际大厦上跳了下来……引来了国人的关注,祁氏的股市因此受挫。

  她听闻之后,就再也忍耐不住,直接给他发了律师涵。

  只是,这个男人,当初嫁他容易,如今,想要离开她,难啊……

  “好了好了,不提这个人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们有新任务了……”

  方桦转开了话题。

  “什么任务?”

  时檀压下情绪问。

  “上头委派我们去查阮盈玉这个案子,认为这案子有古怪。这样啊,我呢先走一步,你把你儿子安顿好了,回头,我们再联络!”

  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