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六武馆,第六老师

  

  南坡路103号,第六武馆,祁继敲开了房门,里头的人看到他,眉一挑:“你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

  祁继往里走:“我约了她。”

  门被关上,那人静静接上一句:

  “你这样玩下去,不行,迟早有一天会穿邦……”

  “我心里有数!师父呢!”

  “人有点不舒服,在睡觉!”

  “我去见见!”

  祁继钻进了房里。

  *

  九点半,时檀打的来到第六武馆大门口下车。

  武馆大厅内,刻着一个金色大字“武”,一笔一划,雄浑有力,显得大气磅礴,时檀走进来后,一个工作人员马上迎了上来:

  “请问您是来健身的,还是来找人的?”

  “我和馆主有约!”

  “您是?”

  “我叫安妮!”

  “哦,原来是您,馆主有交待,您要是过来,让我马上把安小姐领过去……”

  “谢谢!”

  工作人员亲切微笑,在前面带路。

  二人穿过大堂,走进一所古色古香的操练场,绕过一片青竹,走进一幢古韵横生的厢房,推进而入,楼梯是木制结构,上了楼,来到一间双开门的房间前敲了一下:“馆主,安妮小姐来了……”

  门应声而开,开门人是第六郴手下四弟子杨睿玺。

  这人今年三十,码子很大,方脸,人有点孤僻,生性冷肃,不爱说话,最擅常的是拳法,目前是英国第六武馆三号馆的馆主。此人高中时连续两年获得过拳击第一,大学时在全国级的拳击比赛中得过冠军;再后来,受了一次很严重的伤,就退了下来,专心经营武馆——这些年,第六郴已退隐下来,有空就周游世界,各处武馆,他都交给了弟子们管理……

  “四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有人说杨睿玺是个苛刻的教练,不过,时檀觉得他为人挺亲切,私下里,对她很照顾。

  “嗯,我陪老师去了一趟泰国,参加那边的武术研讨,刚回这边。”

  杨睿玺微微扯出一抹笑,脸上有了几分亮色。

  “老师呢?”

  她走了进去左右张望。

  “在房里洗澡!来,过来坐……对了,怎么回国了?”

  杨睿玺让工作人员离开,关了门,招呼她坐,给她泡茶。

  “哦,也没什么,我来谈离婚!”

  这两字一出,时檀看到杨睿玺的手,抖了一下,水撒到了外头。

  她一怔,提醒:

  “小心烫到!”

  杨睿玺扯了几张纸巾来吸水。

  这时,内房门开了,第六郴走了出来,身上穿着雪白的功夫对襟衫,浑身上下流露着一股武术家的风范,一米八五的个子,身材就如年轻人似的清健,脸色温温然,打着招呼道:

  “安来了呀!”

  “老师!”

  时檀站起,恭敬称呼。

  第六郴利眸带笑,示意道:“坐!睿玺,你去让人送一点水果过来,我嗓子有点舒服……好像有点感冒了!”

  “好!”

  杨睿玺识趣退下,关门前,又往里头深深睇了一眼,心里叹:

  “离婚?骆时檀,你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待续!

  亲爱的们,要是喜欢本文,请一定记得收藏哦,谢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