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冰火两重天,他的情绪,只为她起伏

   一

  祁瑛一向敬重祁继,可这一次,她气昏了,忍无可忍,出言相激,只为成全自己的小私心。

  李澈是她的,她不允许任何人来将他抢走。而祁继有这能力来帮她守住阵地,并且也只有他有本事看住骆时檀。

  “李澈什么时候不见的?”

  祁继静静听她陈述时檀在她的眼皮底下没了的整个经过,手上玩着一只金笔,在修长的指尖转着,眼神越来直沉静,突然打岔问蹂:

  “家宴第二天就不见了。我找了他好几天,打了很多电话,他一直不回电。”

  提到这件事,祁瑛的心脏,就不断紧缩,有一种难言的急乱,盘踞在心头,找不到缺口散去该。

  “谢谢提醒!”

  祁继挂了电话,眯了眯眼,以食指敲击了一下桌面,作了一番考虑,这才按了内线:

  “小程,过来一下……”

  没一会儿,程航敲门走了进来,看到老板侧坐着,望着窗外,一脸的深思之色:

  “什么事?”

  祁继转过办公椅直视,目光尖锐:

  “李澈16岁到19岁之间的空白,查到没有。”

  “据可靠消息称,这三年,他在自家一处庄园疗养,曾一度卧榻。后来那庄园被卖了,为庄园工作的人员,都已被遣退。”

  程航将刚刚获得的消息报了上来。

  很显然,这是一种人为营造出来的现象。

  “没有任何有关他在这期间的照片吗?”

  “暂时没有!”

  祁继点头再问:“这两天,李澈在哪里?祁英说,她找不到李澈。”

  “怎么会?”

  程航露出诧异:“四天前,他退了四小姐给订得酒店,就进了帝豪订了套房,期间他的助手有进出酒店几次。”

  祁继站了起来,感觉不怎么对劲,踱了一圈后,有了一个极为准确的判断:

  “恐怕早不在帝豪了。他有可能已在暗中偷偷离开,故意令其助手出入来迷惑我们的视线……”

  说到这里,他想到了某个去处,马上打了电话撩一骆家门警处:

  “我是祁继,这几天有没有奇怪的人来骆家找你们家小姐……”

  电话那边的门警显然没想到祁继会打电话过去,先是一呆,紧接着以一种惊异的语气应和道:

  “有有有,一个长得特别像慕以淳的人,三天前曾经偷偷跑进园子来过,后来被发现,我们还以为见了鬼了,趁我们惊到,跑了……”

  他果然去了那边。

  祁继心一沉:“要是再看到他,马上给我打电话!”

  “是!”

  挂断后,祁继再打电话去了嘉市第一中教导处,那教导主任一听是祁继,立马告知了一件让人咄咄惊怪的事:

  “前天,一个长得像慕以淳的年轻人,跑到了学校来,还奇怪的问我:慕以淳和骆时檀是不是这里的学生?他们是不是情侣?八年前骆时檀是不是被人霸占了?祁先生,慕以淳不是已经死了吗?这个突然之间冒出来的男人是谁?”

  一阵阵冰冷,自祁继的脚心往上蹿,直直的冷到了心底。

  看样子,李澈十有八~九就是慕以淳,只是他因为某些原因而失了记忆,这几天,他拒接祁瑛的电话,大概就是在寻访他和时檀的过去。

  如果,他故意重游,记起一切,那接下来,他会做什么?

  祁继心弦陡然绷成了满弓弦,随意和教导主任扯了几句话后挂了,紧忙拨通了杜汀的电话,问:

  “太太呢!”

  彼时,杜汀正在祁园擦车子,哪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一边擦着车,一边回答道:

  “太太到了市区,就让我回来了。”

  “不是让你跟着太太么?怎么办事的?”

  祁继忍不住想骂人了,声音特别的响,显得很凶。

  杜汀还从没在老板手下挨过骂,被这么一吼,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不明白啊,自己这是做错啥了。

  所幸,祁继没有再冲她发火,挂了,另外打了时檀的电话,可没有人接。

  祁继不信邪的再打,还是没有人接,焦虑之情不由得在眼底浮现出来。

  程航在边上看着,问:“要不要通过手机定位……”

  “不能用!”

  他扬了一下手,不同意,他不能这样找她,一旦被她发现,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又会面临危机。他想了想,眼神一亮,有了,连忙从皮夹子里找出了那张备用的手机卡***卡槽——这张卡,平常时候他不用。

  “在哪?听老师说,你在国内?三哥。”

  编好后,他读了好几遍才发出去。

  三哥和她的沟通,更多的是用短信。

  可惜还是没回复。

  这丫头到底

  在干什么呢?

  他的眉整个儿拧了起来,难道李澈已经找到她了吗?

  两个人正抱在一起诉相思,所以,一切来电短信都被她摒弃了……

  2012年2月28日,2月的最后第二天,祁氏大厦的最高楼办公楼里,祁继,这个被称之为祁氏奇迹的男人,因为妻子没有接电话,一颗沉静的心,掀起了轩然大波,烦躁感在四肢百胲游走,这样的情绪波动,对于祁继来说,是少见的。

  这些年,他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做到处变不惊,并且在最短时间内将事态的变化控制在自己的预算之内,他对于他的人生,有着明确的规划,并且可以很好的照着规划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效果。

  是的,他就是有这种能力,以及判断力,令他稳稳占着不败的位置,成功的占领市场,让圈内精英份子敬服,可谁能知道他也会有浮躁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他致命的克星。

  每一次和这个女人交锋,让步的总会是他,牵肠挂肚也只有他,想想还真是有点可怜呢!

  正当他想着要怎么把这个突然消声匿迹的女人找出来时,他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有两条短消息呼入。

  祁继在程航的默默注视中,猛得倾过身将那只正在桌面上振动的手机抓过来看,一看“爱惹事的小女人”这名字时,他拧紧的眉,不由得微微舒展了一下。

  第一条:“在办事,手机开了静音,没留心。”

  第二条:“对,是在国内!”

  祁继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连忙回了一句:

  “找个时间见个面吧!”

  “时间地点!”

  “明天我有空,晚上七点,第六武馆,碰头。”

  没一会儿,她再度回了短信。

  “好!”

  看着这个“好”字,祁继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安心了,唇角还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隐笑。

  虽然是以旭的身份和她共尽晚餐,但,他还是相当期待——身份不同,她给他的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做为师妹,她比较乖巧,也比较愿意挨他训。

  哎哟,这么想,好像会让人觉得他特别想欺负她似的……才没有呢……

  唇角的笑意,因为这样一种心思,而加深再加深。

  细细那么一想,他觉得好笑,仅仅十来分钟,他的情绪,就像在开过山车,忽上忽下的,太惊心动魄了。

  等一下,不对啊,这女人回了她三哥的短信,却没理睬祁继的去电,啧,怎么这么大小眼呢?

  难道她真看上旭了?

  他的心一下又开始纠结起来。

  正在替自己暗暗抱打不平,手机再度响了起来,号码显示为:老婆。

  祁继唇角微微一弯,郁闷的情绪一下消散,接通后温声道:“喂!”

  “祁继,你找我?”

  她淡静的问。

  “嗯!”

  “刚刚手机静音没听到。有事?”

  “你在干什么?”

  “我回国时带了任务,现在我在忙正事!”

  她难得好脾气的的解释了一句。

  也令祁继恍然,怪不得她要避开祁瑛的跟踪,打发走小杜。

  “忙完没!”

  “没,很忙。”

  “那你忙,不打扰你了!对了,你把小杜回去了?”

  “嗯?”

  “待会儿你怎么回去?”

  “我会让小杜来接!”

  “要不,你忙到五点,回头我过来捎你一起回去?”

  时檀顿了一下:“五点半行吗!我在国贸楼那边等你!”

  匆匆,他挂了电话,她的反应很平静,还愿意和他一起回去,这说明,李澈还没找到她……

  另一头,时檀盯着手机,搞不明白这男人这通电话是什么意思……简直莫名其妙!

  她哪里能知道那个男人在刚刚十分钟内的心情,因为她的缘故经受了一种类似冰火两重天式的煎熬!

  待续!

  还有一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