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骆时檀,给我生个孩子吧

   一

  今天是时檀第一天报到,下午,她和方桦开始研究阮盈玉跳楼案,对比各种资料,了解整个案情的来龙去脉。

  一直忙到下午三点,时檀和方桦说自己得先走一步,于是就出了支队,拦了车去了第一小,带小白放学蹂。

  路上,母子俩有说有笑,聊着学校里发生的那些新鲜而有趣的事该。

  小白情绪很高,这孩子的应适能力一直很强。这很不错。

  只是在小区门口,她发现有人行为有点鬼鬼祟祟。

  她回头瞟了好几眼,是个男人,戴金边眼镜,很斯文。看过去时,那人就装作打电话,上了一辆的士,像个过路的。

  是她疑心病犯了吗?

  为什么她会觉得人家是冲她来的?

  时檀陪了儿子一小会儿,到五点,叮嘱了几句张阿姨诸如别给陌生人开门之类的话,而后,下楼打的去了国贸。

  五点半,坐在国贸大厦附近比较偏蔽的树荫下,时檀等来了祁继的商务车。

  时檀上车后看到这个男人腿上摆着手提,正在处理着什么,看到她,微微一笑,将身旁位置上的资料整理了一下,放进袋子:

  “我有点事要忙!”

  他解释。

  时檀点头,这个男人一直都忙。

  她目光瞄了一下,他在开视频会议。

  祁继目不转睛的盯着视频,耳朵上戴着蓝牙。

  她听到他突然笑了一个,答了一句:

  “没有例外的……是我太太……对,她回国了……就这几天回来的……好啊,找一天,我带她过去见见你们……是很久没有好好聚一聚了……呵,你小子,逮到机会就想损人是不是?”

  他语气是极为轻快而放松的,而且还如沐春风的瞟了她一眼,看样子应该是他比较亲密的友人。

  只是,他说要带她去见他们?

  她可没打算参予他社交的打算。

  一路无话,她安安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想着白天整理的那些案子细节,后来,有点昏昏欲睡,白天精神一直绷紧,到底身体还没有全好,没一会儿就靠着睡了过去,耳边是祁继手上的资料,因为他的翻动而沙沙作响,却一点也不影响她。

  祁继抬头睇了一眼:小女人小鸡啄米似的在点头,表情是放松的……

  他的唇微微弯起。

  这样的画面,真是该死的美好啊!

  回到清风雅苑时,她的头枕到了他肩上,是半路车子颠簸了一下,惯性令她倒向他,而他就此停止工作——感受被她依靠的感觉,千金难买……

  结婚八年,她这是头一次亲近他,虽然是了无意识的一种行为,可对于他来说,那绝对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属于她特有的一阵阵幽香,袭来,令他心驰荡漾。

  一种难以言喻的柔情蜜意,在心头若海潮一般,泛滥成灾。

  于是,看过去的眸光,泛起了可以溺死人的温柔。

  驾驶座上,程航看到了,也扬起了笑容,心里想:真应该把这画面刻录下来。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小心的把车停下,转头,用手机以静音模式将它永远的记下。

  祁继瞧见,不觉莞然,笑得宛若孩子一样,还示意这个甚得其心的手下将这张照片发到他手机上。

  他看了,原来自己睇视她的目光可以是这样的:愉快柔美,而且,还在偷偷的笑。

  他觉得好笑,只是被她靠一下,他居然能这么快活?

  二

  时檀下车时神情有点不太自然,因为刚刚祁继叫醒她时,她发现自己正靠着他!

  那姿态,说有多亲密就有多亲密。

  唉,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失态了……

  瞧他笑的那样开心,她表示很塞心。

  进主屋时,听得有陌生的女子的说话声从屋里传出来,细细一看,却原来是祁瑛正陪着奶奶说话。

  这人怎么跑这里来了?

  时檀怔了一下,不太想看到这个人,然后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以淳,由以淳而后又会想到李澈,想到她是他的女朋友,她的心就会很不舒服。

  祁瑛也看到了她,站了起来,神情气爽的脸孔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无视她,而看向祁继:

  “大堂哥,你回来了呀!”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祁继不动声色的问,心下明白,这丫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准是为了李澈的事才过来的。

  “我来看看爷爷奶奶不行吗?顺便有点事想问问你,大堂哥,我能单独和你谈谈吗?”

  祁瑛微笑的问。

  祁继点头:“时檀,你在这里陪奶奶……瑛子,你跟我上楼……”

  这两兄妹神情都有点怪怪。

  他们这是在玩什么猫腻?

  时檀随意答应着,目送送他们上楼。

  书房,祁继关了门,习惯性的去取水喝:

  “你想来问李澈的事?”

  “对!大堂哥,你有他行踪吗?”

  在时檀面前,她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现在,面对祁继,她的眼底难免露出了几丝急色。

  “具体行踪不是怎么清楚,但我知道之前他去了嘉市……到过骆家,去过第二高中……现在在哪里,我没办法报备给你。”

  他喝了半杯水,坐下,盯着这个给他招了一个大麻烦回来的堂妹:

  “时檀不清楚李澈的事。这件事,你最好别跟她提。”

  她也在查这件事,他不想她知道后,去找那个人。

  “大堂哥,我爱李澈,我不想失去他。”

  这算是一个变相的回答。

  祁继看得出来,她真是爱惨了那个男人。

  祁瑛深吸了一口气,定定回视:“还有,上午时候,我言语有点激烈,你也别往心里去。”

  “不会!”

  “那我走了。”

  得到了想得到的消息之后,她转身准备离走。

  “你这是要去哪?不吃饭了吗?”

  “找不到他,我没胃口吃!”

  她噔噔噔跑下了楼去。

  三

  2012年2月29日,时檀起了一个大早,晨跑!

  清晨的雅苑美的像仙境,薄薄的晨雾妖娆,别有一番意境。

  她沿着清小径在园子里转了一圈,白色的运动服,将她衬得格外的青春富有活力,健步如飞的身姿,在如画的庄园里成为一道吸引人目光的风景——

  此刻,男主人站在四楼的风景台上,以一种闲适的心情欣赏着她美丽的身姿,如小鹿一般在视线里快活而优雅的奔跑着。

  十分钟后,杜汀蹦了出来,陪着时檀一起跑了起来,两个人一起竞逐,令这本来寂寂的庄园一下多了欢声笑容……

  对,也不知她们在说什么,一阵阵银铃似的笑声,似天外之音,在庄园的上空久久环绕不散。

  后来,有电话进来,祁继回屋拿手机,接完电话出来之后,那两丫头没影了。

  时檀去了西北区。

  一道高高的铁门,将西北区隔离开!

  时檀四处查看了一下,附近布满了各种高端监控设施,而用以出入的铁门是指纹锁,墙上布满高压线,一触即死……

  啧,祁继到底在里头藏了什么呢?

  “一般人是进不去的,要么就是老板特许,要么就是里头的人把你带进去……”

  杜汀好奇的望着这道门,又瞅了瞅露着深思之色的女主人:“檀姐,你想进的话,可以让老板带你进去……”

  时檀扯皮笑了一个:

  “走了,回去洗澡!”

  她才不会去找祁继说要进这里呢。

  折回时,杜汀跟了上来问:

  “檀姐,昨天你和老板没什么吧……”

  “为什么这么问?”

  她顿足而问。

  “上午时候,老板曾打过电话过来骂我怎么把你扔有市区自己回来了。语气非常的不好。”

  时檀凝神想了想:他的确有点怪怪的,难道是怕她跑了?

  早上七点,时檀由杜汀送到了市区。

  沿路,她有留心到祁瑛又在玩跟踪,她还是去了菜市场,这一次没化妆,直接从另一道门口,叫了一辆的士去了小区,带小白上学,然后去了刑侦队。

  一整天,她和方桦在队里研究案情。

  傍晚时分,时檀接到了三哥的短信:

  “临时有事,约会改到明晚上……”

  她有点失望,但还是回了一句:“好!”

  五分钟后,祁继的号码呼入,她瞄了一眼后,接了,他说:“今天我一个朋友摆百日宴……”

  “那我晚上回家让小杜来接……”

  “……”

  其实祁继本来是想来邀她一起出席的。

  那是他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在听说她已经回国之后,特意打电话过来让他一定带上她。

  听得她这么说后,他想到凭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她肯定是不乐意的,这个钉子还是别碰了,于是,“嗯”了一声,挂了。

  时檀扔下手机继续工作,五点,杜汀来接,依旧在国贸会近上车。

  晚上,时檀在书房和儿子聊着学校生活,一聊聊了好几个小时,母子俩总有说不完的话。

  十点,她听得门外有动静,挂下电话出去看,是祁继回来了。

  他脸色有些泛红,似喝了不少酒,坐在沙发上,正捏眉心,听得她出来,睁眼,眼神显得热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坐,我们聊聊……”

  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好聊的。

  还有就是,喝了酒的男人,最好别靠太近。这是她的经验所得。

  “我去睡了!”

  她躲着。

  “等一下,早上你去了西院?”

  他叫住她。

  “刚刚去了西院?”

  他会知道,她一点也不奇怪。

  “随处转转!那里不能进?”

  她转过了身。

  “不能进!”

  祁继站起,解了领带,让自己显得随意一点,然后很认真的点头,回答很直接。

  “理由?”

  她不上得挑了一下眉:

  “这是***。”

  他说的神神秘秘。

  “祁继你身上到底藏着什么见不人的秘密?”

  男人却扯出了一朵迷人的笑:

  “其实想知道也容易!”

  “怎么一个容易法!”

  奇怪,他怎么突然改了口。

  “给我生个女儿,我就带你进去参观……”

  时檀错愕:“……”

  他一步一步逼了过来,将她逼到了书房的沙发上:

  “这是结婚八年你欠我的……我想做爸爸了,骆时檀,给我一个孩子吧!”

  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