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醉酒,他借机缠人,她勃然大怒

   一

  下一刻,时檀惊坐下来。现在,鼻塞的情况已经好很多,男人身上这种独特的气息杂揉着酒味,令她觉得有点窒息。薰得她是好一阵晕头转向。

  更因为他已将她控制在他的胸膛和沙发之间。这个距离,太近太近了,近到能令她心生不安。

  “祁继,你喝醉了!”

  她大声叫了一句,心,跟着,砰砰砰狂跳起来,因为想到了昨天在刑侦队看到的他的笔录蹂。

  天呐,这人居然真有这种想法。

  让她生孩子,想纠缠她一辈子么该?

  好吧,事实上,她已经生了一个……

  可那是意外!

  “我没醉。清醒的很!”

  祁继唇角翘起,眼神带着一种盅惑人心的温柔,修长的手指,极为轻柔的在她短发上抚了一下。

  这个显得异常珍惜的动作,却让她头皮整块儿的麻了起来。

  靠,他在私下和别的女人,都玩这种暧味的吗?

  隐隐的怒气,莫名袭来……

  男人不知情况,正用他清越的声音,柔软的说着话,眼神变得如梦如幻:

  “今天摆百日酒的是我一个友人,三个月前,他刚得了一个女儿,那小子乐开了花,逢人就向别人炫耀他家小情人。不过那小家伙,粉嘟嘟的,的确漂亮,还不哭不闹,才三个月,却会笑了……看了,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檀,给我生一个吧……我保证,我会做个好父亲……”

  说到最后,他几乎要起誓了。

  “你……你……肯定是疯了……”

  时檀想推开这个想入非非的男人。

  他却在这一刻低头吻住了她,满口的酒香伴着那湿热的舌头探进了她的嘴里,像是倾尽了所有,占着,不松开,吸着,紧紧缠着,死死的堵着。

  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吻,她和以淳有着太多亲密的吻。

  以淳的吻永远是温存的,虽然他很邪气,可面对她时,他是最听话的男朋友,总是温温柔柔,生怕把她掐碎了似的。

  而眼前这个男人,七年前,他以一种可怕的霸道强~占了她。

  他的吻,有着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令她无法抗拒,逃脱不得。

  至今,她都深怀恐惧,当他们融为一体时,身体上的疼痛曾深深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维,人生就此尽毁的绝望,是当时盘在她心头唯一的想法。

  现在,这种能令她生痛的吻又侵袭了她!

  恐惧感再度在潜意识内漫天卷地的涌来,来得又是那样的迅猛,猛烈到她无法抵抗。

  她想挣扎,他却把她抱紧到动弹不得:双腿被夹住,双手皆被束缚在他怀里。

  唇与唇密合着,他初生的胡髭扎得她难受,空气被他无情的夺走。

  时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丫的,祁继,你他妈又想犯罪了是不是?

  怒气在心头,如火如荼的蹿起来。

  现在的她,绝不是七年前那只没有反击之力的小羊羔。

  愤怒的时檀正要倾尽全力将他顶开,他却突然不动了,头窝在她的脖颈之间,炙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吹拂,而且,用在她身上的力量一下消失了,可是,好重……压得她透不气来。

  被吻得缺氧的时檀大口吸了一口气后,用力推他:

  “祁继,你给我滚开!”

  她勃然大怒,狠狠拍他脸孔。

  他吱吱唔唔也不知另外说了一些什么话,身子却没有挪动了半下。

  “祁继!起开!”

  还是没反应。

  “祁……继……”

  再叫时,已有低低的鼾声响起。

  晕死,他到底吃了多少酒?

  “祁继……”

  时檀咬牙切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他身下钻出来,不光折腾出一身大汗,而且,双颊已是通红——

  怒啊,平白无故被这家伙占尽了便宜,原来都是酒精惹的祸,原来全是醉话。

  她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衣服,抡起拳头,对着那张红通通的脸孔,真想狠狠揍上一顿,可拳头都挨到他脸颊了,却又收了回来:

  不!

  绝不!

  和酒鬼计较,那太失她的格调。

  静静的房间内,女子呼呼呼的怒气,因为男人的沉睡而一点一点平息下来。

  五分钟后,时檀回了房,她再不愿理他,并一再提醒自己,以后,尽量别和这个男人单独相处。这个男人的身体内藏着一只野兽,随地随地能放出来把人生吞活剥咽下肚。

  关灯,上床,睡觉,等钻进被子,她却突然又想到室内暖气开的并不是很高,他这样睡着,只怕是要生病的……

  哼,真要受凉感冒,那也是他活该……

  时檀不打算多管他的闲事

  ,可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后,心里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有办妥似的。到底还是起来,去取了一床被子,往男人身上盖了上去,回房后这才终于有了睡意。

  客厅,祁继唇角弯弯,睁开了眼,一抹喜色的笑花在静静的漆黑的夜里轻轻绽放。

  他伸手抚了抚唇!

  刚刚吻她,有点冲动,一旦沾上,他就不想放,可她不愿意啊,他要是不装醉,两个人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恐怕会再次面临冰点,那是他不想看到的。于是,他很干脆的选择装,现在回味起来,却有意犹味尽之感。

  是的,唇唇相印之后,他想要的只会更多更多,人的欲~望,永远是无止尽的!

  唉,什么时候,他才能熬出头,可以回房睡,软香抱怀,努力造人啊……

  只要一想到友人那有女万事足的小样儿,他就醋意十足啊,人家才结婚不到一年,他可是结婚八年了。

  多可怜啊他!

  二

  3月1日,清晨,朝霞将清风雅苑包裹在一片金色的霞光里,时檀在晨跑,耳朵里放着舒缓的轻音乐,没注意身后,祁继也一身晨练装,正跟着跑。

  这天清晨的雅苑,一男一女,一前一后绕着园子在慢跑,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杜汀本想陪着跑的,看到这光景,都不敢上来了,他们夫妻晨练,多温馨,她哪能上去做电灯泡,只能站在角落里,无限羡慕的观望!

  唉,什么时候,她才能搞定那个男人,也来个夫妻双双来晨跑呢!

  正美美想着,身后有个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杜汀,过来一下!”

  是程航。

  她眼神一亮,转身立马看到了那张帅得掉渣的冷面脸孔:

  “航哥,什么事?”

  堆出笑脸,她是满面殷勤。

  “今天上午我女朋友回国,但我有个会议要陪先生开,想麻烦你帮我接一下去……”

  呃,什么?

  杜汀的笑容顿时僵住!

  原来人家有女朋友了啊!

  爱情的火焰一下被一瓢从天而降的冷水给灭了!

  杜汀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声音跟着一下蔫了:

  “哦!这样的,那接来之后,我得把人送到哪呢?”

  “这是地址!”

  程航给了她一张纸片:“谢了哈!”

  挥挥手走了!

  待拐了弯,他藏起身形,又往那边瞄了瞄,看到那小丫头撅起了小嘴,捧着脑袋瓜子又敲又打,一副极度沮丧的样子。

  他看着,不觉勾了一下唇。

  ……

  后门附近的林荫道上,祁继加快了步子,绕了上来、

  时檀终于意识到有人跟着,这才打住步子,把耳机取了,站定,气息微喘的瞪他。

  祁继笑了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笑容显得格外的清亮,就像山间被阳光照亮的泉水,能把万物轻易照透出来似的。

  他指指后门说道:

  “这出去,有一条山间小道,上去有一座观景塔。站在观景塔上,可以看到整座尧市的风貌。要不,我们比一比,看谁先到?”

  他原地踏步了几下后,往后门冲了过去,门警看到时,已把门给打开。

  时檀双手插腰,呼呼的吐气,心想:干嘛要和他比。

  可双脚却不太听话的跟了过去……

  守在边上的门警,含着笑,正看着这对年轻的夫妻,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种夫唱妇随的味道。

  ……

  后门外,绿荫丛丛,一条大石铺成的大道汇集到山间石径之上,石径边上是一条山沟,有山泉自高处落下。

  青山,绿水,泉水叮咚,鸟雀轻啼,四周无比幽静,空气无比清新,此地,就如世外之地,清幽高雅——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能挑好地方筑巢。

  时檀睇了一睇眼前的美景,再看男人的身影,人家腿长,跑得飞奔,一下就拉开了他和她的距离,眼见就要消失在视线当中,她的好胜之心一下就被激了起来,加快了步子,一使劲,冲上了前头。

  祁继看着微一笑,没有故意拔上前去,他还是比较喜欢守在她身后,离着一定的距离,看着她在眼底运动着,那感觉,就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某几个时间段:

  那时,他是三哥,她是小师妹,他监督她,鞭策她,一起在异国的土地上,训练……

  如今,温馨的记忆,在现实中重现!

  哈,真是美呆了!

  ……

  山径,蜿蜒盘绕而上,隐没于薄薄的氲氤之气当,阳光自高高的常绿树的树冠间散落下来,落于地上,呈现出一片片斑驳光影。

  这对年轻的男女,以一种矫健的身姿,稳稳的速度跑上了山顶,然后一起登上了那座漂亮古朴的高塔。

  高塔足有六层高,显得巍峨而雄壮,但它并不是古建筑,而是新修的。

  塔顶,放眼望,是一片繁华之景,晨风拂面,霞光万里,整个城市,尽收眼底。深呼吸罢,郁结于心的情绪,似被拨云去雾,一下就能豁然开朗……

  大自然,当真有着一种可以洗涤人灵魂的力量。

  “漂亮吧!”

  祁继轻轻问。

  他喜欢在这里看日出,感觉生活的朝气蓬发。只不过以前,只是孤身一人。今日,却是有伴同行,感觉那是截然不一样的。

  此时此刻,她在看风景,而他在看她,两颊生红,秀发轻扬,眼底隐约的喜悦,令她整个人朦朦生光,而他为之着了迷,目光不想离了半分。

  时檀不说话。

  嗯,她不要和这个沾她便宜的男人说话,默默领略了一番山河之秀美,城市之雄壮之后,潇洒的转头,要下楼。

  祁继张口想叫,最后还是没叫,这丫头,还在生他昨天的气呢……

  呵,真是一个能记仇的小丫头。

  他倚在那里,笑着摇头。

  时檀却在这个时候转过了头,眼神眯了一眯,显得无比的危险:

  “祁继,你昨天晚上装醉!”

  这绝对是一句指控。

  微冷的轻风里,他回以无辜一笑:

  “我怎装醉了?”

  “哼,敢作不敢为!”

  她扔下一句,噔噔噔下楼。

  祁继连忙跟着下去。

  等到了底楼时,他长臂一伸,将她拉住:

  “对,昨晚上我的确醉的不是很厉害,说的话,也不是醉话。时檀,我想要孩子是认真的……一个由你为我生的孩子,他的身体里会流着我和你的血液,会遗传我和你的基因……时檀,给我一个吧,好不好……”

  面对男人无比认真的眼神,以及无比认真的要求,时檀算完完全全被吓到了,猛得甩开他的手,一时居然想不出半句讥讽之词来反驳呵斥他的异想天开,而像一条脱钩的小鱼,仓惶而狼狈的逃开了。

  待续!

  还有一更,大约在九点左右出来。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