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时檀是他的,他要夺回爱情

   一

  嘉市,李澈在独自寻找那段已经被遗忘的过去。

  根据慕以淳的资料显示,他是一个孤儿,小时候和流落在外的时檀一起落魄在街头,两个人一起共患难,相扶相守彼此取暖。后来,骆时檀被接回了骆家,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把慕以淳一起带回骆家。接她回去的骆遂忻欣然答应了她这个请求,就此收养了慕以淳。

  在骆家七年,慕以淳和骆时檀形影不离,晨昏以伴,他们有着生死相伴的情谊,他们更是深深爱着对方的情侣。

  来到嘉市的第一天,李澈偷偷翻进了慕以淳和骆时檀曾经住过的别墅,只是家里冷冷清清,主人似乎不在,空落落的主屋,一片死气沉沉蹂。

  他偷偷上了楼,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游走,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最后在骆时檀的卧室停下了步子。

  在这间屋子里,他看到了一张巨幅照片,被静静的挂在墙上,上面有一个笑得灿烂、又静若夏花一样的女孩,她春青,富有朝气,目光闪着一种宁静出尘的美该。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想到了那一天,她那充满狂喜的一抱,心脏处,一下紧缩。

  来到嘉市第二天,李澈去重游了他们一起读书的校园。

  清晨时分,独自走在绿荫荫的校园小径上,呼吸着校园纯净的空气,看着四周人来人往的学子,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年少情事,两张稚气未脱的脸孔,或曾在这里追逐嘻戏,静享着青春赋予每个人的爱情冲动,在知识的海洋里,一起成长,一起守护着他们携手建立的小世界——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来到嘉市的第三天,李澈去了宣判慕以淳有期徒刑一年的法庭。

  面对无比庄严的审判厅,他目光沉痛,无法想象那时的慕以淳会是何等的绝望,心爱的女孩子,为了家族,为了救他,而不得不嫁与一个她不爱的男人,而他却必须面对漫长一年的铁窗生涯——生活再次残忍的抛弃了他。

  来到嘉市的第四天,李澈去了监狱。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铁门,那个朝气勃发的少年,曾被囚禁在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肯定天天在思念他的爱人……伤悼他那份被人夺走的爱情……

  可那种深爱的滋味,如今都到哪去了!

  当李澈和慕以淳划上等号,记忆却还是只有法国的那一些零星片断,关于过去,他依旧是一片空白的。

  他记不起那些旧日的情形,也记不得他们一起牵手走过的每一天,更记不起当初铁窗之下,那种钻心蚀骨的思念……

  这令他无比沮丧……

  “七年前,慕以淳和骆时檀发生过什么?”

  他曾打电话给那个男人,想问明当年慕以淳半夜飙车于跨江大桥的原因所在。

  那人回答:“骆时檀从国外回来,接你出狱,你们约好就此私奔,祁继出现阻止了你们,把骆时檀强行带走,将你打伤,看住。半夜,你逃出来,想回骆家找骆时檀,被祁继派的人撞进了江里。是我救了你!”

  “为什么救我?”

  那人没说。挂了。

  李澈没有再问,心痛如绞。

  他突然想到,骆时檀在婚后一年还愿意和他私奔,七年后再见不顾一切就抱住了他,这足以证明她依旧爱他。

  那可是他曾经深爱的女孩呵,却成了别人的妻子,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毕生最大的耻辱,虽然他回忆不起曾经的一切,可是,当他把过去和现在连到一起,他的心底,就会喷薄出一种难又言喻的仇恨——

  时檀是他的!

  他在心里这么坚定的认为:

  七年前,祁家夺走了他的爱情,葬送了他的人生,七年后,他会把这一切一一夺回来。

  ……

  在嘉市,李澈连续转了好几天,将嘉市每个角落都走了一遍,可惜记忆一直顽固的锁着铁门,不让他窥探那些浸染着无数欢乐和悲痛的过去。

  他想再这么茫然的寻找没有任何意义,他该去找骆时檀,这个女人一定能帮他找回那些曾经的记忆。

  重要的是,他要重拾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爱情。

  2012年3月2日,李澈坐在一辆不起眼的越野车回到了尧市,路上,他打通了助手唐奈的电话,问:

  “骆时檀现在在哪?”

  唐奈这几天一直在监视祁园。

  “先生,这几天,祁继不在祁园,他住在明山清风雅苑。他太太骆时檀,有和他一起住在那里。已经一连两天,骆小姐在市区下车,后乘车在菜市场附近失去了行踪。另外,关于骆小姐在英国读了什么专业这件事,我们查不出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骆小姐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否则不可能轻易从我们的视线里走丢……”

  李澈听完,目光沉沉接了一句话:“盯着清风雅苑,一有她的行踪,就跟我联系……”

  “好的!”

  正好红灯,

  李澈翻看了未接来电显示数量,祁瑛:159个。

  他默默看了一眼,划通了她的号码,放在耳边。

  很快,祁瑛的急切的声音传进了耳内:“喂,澈,你在哪?”

  “开车!”

  他淡淡答,车窗开启着,有一阵阵冷风卷入,刺激着他的神经末梢。

  “你这几天去哪了?怎么不接我电话?我担心死你了……之前,我们说好的不是,去登记结婚的……”

  她的语气满是委屈,似乎有哭出来的预兆。

  李澈沉默了一下,当初接近祁瑛,他的确没怀好心,为的是查出一些困扰自己的事。

  这个女人,待他是挺好,和她相处起来,感觉也不坏,但如今,真相已浮出水面,这层关系,自然是越早说开越早。

  于是,他稳稳截断了她的话:

  “见面详谈!”

  二

  午餐后,方桦从厕所回来,看到时檀正在整理衣物:

  “干嘛?这是?打算去哪?

  “祁氏国际!我们找祁继谈谈了解案子,查看一下现场去!”

  她把刚刚领到的枪插到枪套里,斜佩在身上,然后穿上外套。

  方桦笑了,靠着桌面,见办公室内别其他人,凑过去低声问:

  “你现在打算以什么身份去见祁继?”

  “为什么我觉得你笑得不怀好意……”

  时檀回头瞅他。

  “我就觉得吧,周庸有句话说对了,你对祁继的敌意真是不一般的严重……”

  “stop!”

  时檀做了一个停的动作:“在这里,我得郑重说明一下,第一,我绝对不是针对他。第二,我清楚我的职责,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一定对得起自己的头衔。”

  “好了好,我知道了,走吧,咱找祁继玩玩去……小白那么精明能干,我在想啊,这位祁先生会有多难缠……”

  方桦笑着勾了勾她的肩,冲她抛了一个看好戏的眼神。

  时檀白了一下眼,转而又想到了早上男人说过的话,烦呐!

  很想和这个男人保持距离,可偏偏查案子必须接触这个男人。

  三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女人开着警车来到了祁氏国际大厦。

  站在华丽丽的大厦门口,方桦抬头看了看那高耸入云的楼层,叹了一声:“有钱人啊,真是有钱人啊……啧啧啧,那家伙,才三十二岁啊,怎么就站得那么高?我可是奔四的人了,每天还在混饭吃。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贪想啊……就你这傻瓜……一门心思想往外推……”

  “喂喂喂,你又来是不是……”

  这人时时刻刻想劝她放下离婚的念头。

  “有时我真怀疑你是祁继派来的说客……”

  时檀瞪了她一眼。

  方桦哈哈一笑:“我要是祁继派来的卧底,小白早回家认祖归宗了……”

  两个人相携而入,迎面,一股浓郁的商业气息扑面而来。

  祁氏国际是尧市最大的一个集团公司。

  据说,祁氏拥有全国最吸引人的职工福利,每一个为祁氏效力的人,一旦进入,就不想再跳槽。无论从事你从事哪方面,都能在这里找到一个满意的位置,而且还能不断的获得晋升空间。伴着晋升,职员所能得到的是福利的升级。每个为祁氏工作三十年的老员工,退休之后,皆衣食无忧。

  时檀嫁给祁继八年,这是她第一次走进丈夫的工作区域。

  一进入大厦,她就发现,正处于工作状况的祁氏员工,每一个人都精神饱满,面带微笑。无论男女,皆西装革履,统一着装。

  祁氏有着严格的管理制度,员工进出,皆刷卡,无卡不能入。访客进入,需要出示访客码,和谁约定的,谁就会给访客发送独一无二的二维码。进去需要刷码区扫码。无预约的,则必须通过大堂经理处,进行身证核实,作临时性预约。要是所预约对象没空和访客见面,访客等得及就在底楼等,等不及就只能离开。

  “您好,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吗?”

  大堂柜台处,一个秀气的女孩微笑询问。

  时檀扬了扬工作证:“我们是特派刑警,约见你们的总裁,想请他协助我们作一番调查。”

  “您稍等,我打个电话上去看总裁有没有空……”

  工作人员很好说话,马上打了一个电话。

  一会儿,她挂下电话说:“总裁正在开会,不过,总裁助手让我带你们上去。请在这里作一个访客记录……”

  一本记录本递了上来,上面写着一些临时约见的访客的名字。

  时檀把名字签了,又瞄了一眼那本记录本说:“你们这里有这么严格的出入制度,那我就不明白了,那天,阮盈玉进入大厦顶层,你们怎么会没留心到……”

  工作人员

  露着一抹台面上的微笑,回答:“那天不是我值班,不怎么清楚。当日值班的小王,已经被停职,有需要,两位警官可以随时传唤她来问话。”

  方桦笑看着,这个前台,说话挺小心的。

  “请,我带两位上去……”

  十分钟后,时檀出现在第60层楼上,这里是祁继的办公地,整个楼层,将近五十名高级金领,皆听命于他,这里所发下的每一个决定,都有可能令整人商界为之震动,这就是祁继的个人能力的体现。

  “两位在这里稍等,我们总裁现在……”

  程航突然出现,面带得体微笑,过来打招呼,却在看到转过身的时檀之后,楞了一下。

  “你好,我叫方桦,这位是我的搭档安妮,我们是特派刑警,特是来和祁总了解一些案情,不知道祁总现在方不方便……”

  “哦,总裁现在在和英美两地分部的负责人开视频会议。估计还有半小时才能有空。这个会议会影响祁氏下一季的销售额,很重要,所以,两位恐怕得等一下了……”

  程航回过神,权当不认得骆时檀,以一种标准的工作态度对付着,脸孔上挂着的是一个职业性的笑容,不过显得有些清冷——想到杜汀称他冰山男,她不觉得一笑。

  “那我们等一下!”

  时檀往沙发上坐下。

  程航马让人给奉茶,自己则急急进了会议室:

  干啥?

  去报告老板:老板娘来查他了呀……

  待续!

  还有一更在九点左右。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