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为了抚养权,放弃离婚?还是为了离婚,放弃抚养权

   一

  方桦前脚才走进病房,时檀后腿就跟了进来,急急忙忙的收拾东西:

  “GOGOGO,马上离开这里!”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件事,晚上解决。现在的任务是,避开他们。小白,把点心带上。方,你先带上小白先走,去刑侦队,今天小白不去上学了,先跟着我们在队里待上一天。回头我再去找保姆,另外找房子……躏”

  那个张阿姨现在还在医院,人家家人之前打电话过来说了,这份工作,她不干了。虽然给的薪水不错,可是才上班两天就遇上那样的事,她家人说:不敢赚这种能要老命的钱。

  另外,现在时檀也不放心马上让孩子跟着陌生人,必须亲自带着才放心,谁能保证外头没有漏网之鱼,带着去刑侦队,是唯一能令她安心的办法崾。

  “好哦,我可以去跟妈妈一起去破案!”

  小家伙把食物收拾了起来,很开心。

  方桦嘴角抽了一下,一把将她从房里拽了出来,找了一个角落。

  “干嘛?”

  “我想跟你说,这样躲不是解决的办法……我算是看出来了,祁家那两个小丫头,都在怀疑小白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私生子。这事要是闹开,对小白可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时檀哪能不知这样躲不是最终办法,可是现在,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她想了想说:

  “就法律上而言,小白是领养的,到时,我直说领养的就行,但是我不能当着小白的面这么说。回头我会和他们解释清楚的……”

  “你这样解释,是行。但,你别忘了,当初你进这一行时,是以安妮这个身份注册警号的。安妮这个名字,实际上是骆时檀这个身份的另一个别名。等同于骆时檀。上头考虑到工作的危险性,才同意启用这个名字。”

  方桦忍不住想提醒她:

  “小白的监护权虽然是在安妮名下,实际上跟挂在骆时檀名下没什么区别。因为警员资料属于秘档,又因为我曾在警员档案中作了一点小手脚,所以,暂时国内的公民档案库内,查不到你已领养一子的信息。

  “可今天,你一旦承认小白是你领养的,祁家的人一旦去查小白的监护权过继信息的话,国内和国外的信息,就会被统一。这样一来,小白就成了你和祁继共同领养的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还想谈离婚,就会涉及抚养权归谁这个问题。

  “如果,祁继故意摆你一道,硬是拿小白的抚养权跟你开涮,你打算怎么做?

  “为了抚养权,放弃离婚?还是为了离婚,放弃抚养权?”

  她头头是道的将其中的厉害关系摆出来,让她明白其中问题的严重性。

  时檀的眉,因为这番话,那是一皱再皱。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烦死了!

  她在走道上来来回回的走了几圈,最后站定:

  “不管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你先把人带过去。怎么和他们解释,让我再考虑一下。”

  “那你好自为之!”

  方桦拍拍她的肩,走进房去,看到小白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在呆呆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

  她听时檀说起过的,这小子知道祁继就是他父亲的,就知道他今天见了亲爹面,心里有什么感想:

  “小白,在想什么?”

  小白回过神,扯出灿烂的笑容:

  “没什么!要走了吗?”

  “走,跟干妈先走,你家檀麻要等医生来,把医药费给结清了再回队里。”

  “好,走吧!”

  方桦上去摸摸孩子的脸,一大一小牵手往外去。

  时檀适时走了过来,叮嘱小白要乖乖听话。

  二

  上午九点,时檀回到了刑侦队,小白正在木制沙发上,拿着ipad,戴着耳机,在看动画片福尔摩斯,方桦正在忙碌的工作,见她过来说:“周队让我们过去一趟。”

  时檀去亲了小白一下,小白叫了一声檀麻,母子俩说了几句话后,她转身就和方桦进了周队的办公室。

  周庸正在和张果商量着什么。

  “周队!”

  “来的刚好,我们正说那钥匙的事……指纹查出来了……”

  周庸冲她们招招手,示意她们坐下。

  “怎么样?”

  “上头全是阮盈玉的指纹,现在可以确定这是她的银行保险箱钥匙。这钥匙是你们发现的,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们,由你们去尧市银行查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

  他把那枚封在尼龙袋里的钥匙推到了面前,目光却在时檀脸上巡视了一下:

  “小安,你昨儿个有受伤,现在跑出去查案子,有没有问题,要是不行,我就另外派人和小方一起过去,你可以在这边休息

  一下……”

  “没问题!”

  时檀把钥匙接了过去。

  方桦瞄了一眼,其实现在的她,真的该休息,虽然没有骨折,可身上伤的真不是一般的轻:

  “我觉得这两天,你该休息,冷静想一想。要不你还是带小白到我住的酒店……”

  “我不需要休息!”

  “那小白怎么办?”

  方桦问。

  时檀想了想,看向周庸:“周队,麻烦你派个留队的同事,在这边照看一下我家小白。”

  “我正想和你这事呢,关于昨夜你儿子被梆一案,已被C区指挥部接管,刚刚C区指挥部莫长官打来电话说,他想见见你和小白。了解一下情况!”

  周庸突然提了这事。

  “什么时候?”

  时檀问,并不觉得意外。

  这样的流程很正常,正好,她也想知道三哥的行踪,那家伙的电话,现在又处于关机状态了,完全找不着人。四哥杨睿玺倒是找着了,可他说:“你想知道什么,自己去问你三哥。要是找不着,那我也无能为力。时候到了,他会找你。”

  “下午一点。他说他会派人来接!”

  “好,我知道了!”

  时檀点头。

  “安妮,容我问一句,你的档案上写着已婚,既然已有家庭,昨夜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通知你先生?还把孩子带到了队里来?你没家人吗?”

  边上,张果忍不住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般来说,孩子出事,做父亲的,应该第一时间被告知,但安妮的丈夫却一直没有出现,张果难免会生出疑问。

  时檀也清楚,小白的曝光,肯定会引发各种猜想,不过现在,她不想多作解释:

  “里头关系复杂。一时说不清楚。总之,这两天,我得带着小白一起工作。要是因此给你们造成不便,还请你们包涵……”

  “你把孩子带到队里,我这边暂时没什么意见。不过,总一直带身边工作,也不是办法。安妮,要是你有家庭矛盾,我建议你及早处理好,这样才能用心案子。”

  周庸没有多问,只是好心的提了一个醒。

  “我知道,会处理好的。”

  “嗯!”

  “那我们去工作了!”

  时檀和方桦走了出去。

  周庸扯了扯嘴角,直觉告诉他:这个安妮,身上藏着大秘密。不过,谁身上没一点秘密。只要不耽误工作就行了。

  三

  尧市银行,时檀和方桦出示了证件,以及上头特批的搜查令,而后,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以手上这枚钥匙,配上银行方面的另一枚,一起开启了保险箱。

  保险箱内,有一本厚厚的日记,一个硬盘,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时檀和方桦把这两件东西带回了刑侦队,小白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一条毯子,边上,坐着一个同事,见到她们回来,道了一声功成身退,走了出去。

  时檀过去看了看儿子,小家伙翻了一个身,毯子落地,她上前捡起,给他盖好,正要去工作,忽听得小家伙喃呢了一句,她的心,跟着紧缩了一下。

  小白喊的是:“爸爸!”

  方桦也听到了,看向脸色发白的时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把那硬盘插到了电脑里,没有说什么:清官难断家务事。

  一会儿后,自她嘴里冒出了一句:

  “s.h.i.t!”

  “怎么了”

  “这种文件,很特殊,得向上头申请解码软件……没事,这事我能搞定,你研究她的日记就好……”

  “好!”

  时檀坐回自己的位置,戴上手套,打开了日记上的钥匙锁。

  一阵幽香散开的同时,一张照片飘落下来,照片上的人,是十六岁的时檀,睡在公园的长凳上,边上站着一个男人,赫然是年轻的祁继正弯腰替她盖薄毯。

  这个画面一映入视线,她就无比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