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月4日第一更,还有两更

   一

  合上日记,时檀终于能肯定三件事:

  1,阮盈玉的确爱上过祁继,只是被祁继拒绝了躏。

  2,阮盈玉喜欢上了一个名叫炜的男人,孩子是炜的崾。

  3,阮盈玉在查案过程中,查到了一些致命的线索,正是那些线索,导致她走向了死亡。

  2月20日正是阮盈玉出事前天,从日记可以看出,他们约定的时间在码头,可为什么22日她会在祁氏大厦出了事呢?

  “这个炜是2月20日被梆架的,但阮盈玉好像没有报案!

  “据我们资料显示,20日,阮盈玉曾在她家小区门口的餐馆用过早餐,之后,就开了她的车子去了市中心。这天晚上,她的车,有开回小区,但不到十分钟时间,车子就又开了出去。

  “之后,21日,有人看到她的车在江边出现过,晚上九点回了小区,十二点又开了出去。

  “而22日,她的车出现在祁氏附近的停车场,由于所处位置正好是监控死角,所以,我们不能确定她几点离开的。而后中午十二点休息时间段内,阮自顶楼跳下,中间,没有任何人看见她是怎么上的大厦。”

  这是阮盈玉跳楼前几天的行踪记录。

  “之前,我们一直在查她是22日进的大厦,现在,我觉得,她有可能是20号就进了大厦,20日,21日,22日,她也许一直在大厦某处,极有可能也遭遇了梆架……

  “周队,我认为,接下去,我们该查一查20日和21日的祁氏监控视频。

  “还有,她车子出现的地方,我们也必须再重新查一遍。

  “因为我们手上的资料有一个严重的漏洞,那就是这三天内,所有证人只说他们有看到阮的车,但没有人真正和阮有过接触……所以,我在推断,开车的人,可能早已不是阮……

  “如果,这个推测成立,那就可以证明阮20日单身赴会时就已被梆架……”

  时檀去了周庸的办公室,把刚刚查到的新线索说了一下,独把那张照片藏了起来,暂时,她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是祁继的老婆。她觉得,这事也没必要让他们知道。

  周庸听完觉得有道理:

  “那就这样分头行动,方桦,你和大胡去祁氏,小许和小秦去查车子,以确定当时里头开车的到底是不是阮本人,小胡和张果去找阮的同事问一问有关炜这个人的事,之前阮的同事没一人提到炜,这事有古怪。至于那份从银行拿来需要解码的资料,申请程序太麻烦了,我直接找人来破解……另外小安,C区的人已经到了,带上你儿子一起过去吧,对了,需不需要我派人陪你一同去?”

  “不需要!”

  时檀说:“你们忙你们的去。我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那行,各忙各的去吧!散会!”

  这个临时会议就这样匆匆结束,警员们散开各自忙去。

  二

  下午一点,时檀坐上军车去了C区指挥部。

  一个小时之后,时檀带着小白出现在C区长官办公室,一个俊气年轻的男人坐在办公室桌前,带他们母子进来的勤务兵告诉她,这是他们的长官莫尧之。

  时檀抬眼看向这个男人时,一楞,无他,只因她见过他——半个月前,在英国国际刑警署里,这个人曾出现在署长皮拉德的办公室。她进去交资料时正好看到他出来,这人还冲她微微笑了一个,当时她不怎么留心,只觉得这人长得年轻,生的挺俊。真没想到他就是军政世家莫家的二公子莫尧之,也正是C区这一片的最高执行长官。

  “你好,我是C区指挥官莫尧之,很高兴见到你,安妮警探!”

  莫尧之很客套的冲她伸出手来。

  “你好,莫长官!”

  时檀落落大方的握了一下手。

  据闻,莫尧之是一个苛厉的军官,现在看来,还挺随和的。

  瞧,他还笑着揉了揉小白头:

  “你就是骆唯一吗?”

  时檀点头:“对,小白,叫人!”

  小白眨了一下眼:“叔叔好!”

  “你好!”

  莫尧之看着很喜欢的样子,吩咐身边的勤务兵道:

  “小何,去,给小家伙拿一瓶牛奶过来!”

  “是!”

  “不用不用!”

  小白摇头:“刚吃过中饭,不喝牛奶,谢谢!给我和檀麻白开水就行!”

  莫尧之一怔,随即哈哈一笑:“果然有主见。那就换白开水!”

  上了白开水后,时檀打开天窗说亮话:“莫长官,您找我们有什么事?请直说!”

  莫尧之也很爽快,直接展开了话题:

  “嗯,一共有两件事想和你沟通一下。第一件事:关于骆唯一被梆架一案,已由我军部全全负责查办,但由于案件的复杂性,我们现在可能不会对被逮捕人员进行审判申请。”

  “理由?”

  时檀听罢,眉一皱,淡淡反问。

  “我说了,案件很复杂!他们背后还有人,现在我们没办法办他们,只能等待时机。希望你能理解!”

  莫尧之神情诚恳。

  时檀沉默了一下,如果背后,真是晁家的在作梗,单凭昨夜这样一件事,的确不足以办了他们,到时,自会有替罪羔羊来揽下所有罪名,但她不确定莫尧之嘴里的复杂,到底藏着几个意思。

  她知道莫家和晁家,是政治上的两大对立势力,是不是莫尧之也清楚,这些派来梆架的人,和晁家有关?难道他清楚她的底细?

  这个假设令她不安。

  “小白,你先到外头玩去……过会妈妈再叫你过来……”

  她不想在儿子面前谈事情,先把儿子支开了,才又问:

  “那第二件事呢?”

  莫尧之笑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你从第一刑侦队借过来。不过,这件事,可以等你把阮盈玉跳楼案件结案之后再给我一个答复。到时,我手上有一个大案,想借你和你搭档的手,好好查一个清楚。”

  话题跳的好快。

  时檀心里冒出几丝疑惑:

  “莫长官,您应该知道,我只听从国际刑警组织调遣。”

  她并不归国内政府调遣,按理说,结案之后,她就可以回英国。但听这个人的意思,好像有想把她留下的意思。

  她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这一次阮盈玉跳楼案,为什么上头派她过来?

  那么多的人,正好挑中她和方桦,这么巧?

  “我和布拉德挺熟,只要你肯留下帮忙,他那边我可以帮你说一下!安妮警官,半个月前,我们见过面的,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

  她心思一转:“有印象,在布长官办公室门口!”

  “对!”

  他扯出一抹深深的笑意:“那一次,我就是冲你而去的。”

  想不到他说的这么直。

  她一时接不上话,好一会儿才笑笑道:

  “为什么是冲我而去的?莫长官,我很想知道,我能帮你什么忙?”

  “就是想请你帮我查个案子!”

  “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刑警,为什么莫长官指定我来查案?”

  莫尧之笑笑,没有回答,只说道:

  “那是一桩二十二年前的冤案。我想把它翻出来重新查找真相。那位先人曾与我有恩,我不甘心他们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想找几个经验丰富的刑警过来帮我翻案。至于具体是什么样的案子?只要你肯接手,到时,你就能了解。现在,很抱歉,我不太方便告知……我只能说,这个案子,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男人脸上的笑很耐人寻味!

  时檀的心,却因为“二十二年”这个数字,突突突狂跳了起来。

  二十二年前,她父母惨死,成了一大冤案而无人知,莫尧之所指的会不会是这件案子?

  待续!

  还有两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