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网络被曝光:此小童,是私~生子,还是婚生子?(必须看)

   离去的步子,被这一声冷冷的喝斥,给拉了回来,时檀只好走了过去,一看到屏幕上那一幕,眼睛顿时瞪成了驼铃,惊叫出声崾:

  “怎么会这样?”

  上头还作了这样一大篇文字表述:

  “今本站记者拍摄到一组爆炸性照片,照片中的女主角被疑为金融巨子祁继的太太骆时檀。

  “多日之前,本站记者先是看到骆时檀在机场接回了一小童,后又亲自安排这小童入学第一小,成为了第一小某年级某个班级的跳级学生。

  “此小童到底是祁太太婚内出轨的私生子,还是正常的婚姻产物,本站小编暂不得而知。

  “不过据最近知情人氏透露,祁家尚不知小童的存在。

  “于是小编困惑了:祁家可是名门望族,祁大总裁名享国际,祁氏添丁,本是一件大喜事,何以祁氏无一人知小童的存在?

  后面又是一番扬扬洒洒的猜测之辞,并且还对每一张照片作了图解说明,千字之后,人家记者作了这样一个总结:

  “这件事,实在是扑朔迷离,耐人寻味……至于最后,真相如何,本站将继续关注,到时会第一时间和天下网民报导此事的最新发展动态……”

  时檀颤着手,将了那些照片点开来看,越看越心惊肉跳,越看越头皮发麻,越看越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躏…

  是的,这样一份爆料,不光震惊了娱乐界、商界,也炸翻了时檀——天呐地呐,原来那天那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是娱乐记者在暗中跟踪?

  她呆若木鸡的冲着电脑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整个人就像被冰水淋头浇下一样的发冷。

  边上,祁继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眯眼看她,任由那手机响了好一会儿,可那手机不知疲惫的唱着。他只好过去,把手机抓过来看,眉心皱了一下,示意程航先出去,而后往客厅去接电话。

  这个电话是爷爷打过来的,自然是看到了网上的新闻。

  爷爷声音严竣的问:

  “你们到底沟通的怎么样了?那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都闹到网上了,这么一闹腾,今天开盘祁氏就会跌……会出现怎样的影响,我们谁也没办法估计……”

  祁继静静听完后,和爷爷解释说:“时檀昨天办案没回,刚到家,我正和她说话。这事,稍后我会解决,爷爷,您别稍安勿躁,问题不会严重化的。”

  爷孙俩说了好一会儿,最后,爷爷说:“我已经和老祁在来的路上。这事,等我们到了再说……”

  他说:“好,回头再说!”

  这通电话完了之后,祁继又接了好几通电话,全和这桩祁太的绯闻事件有关。

  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已九点,股市正好开盘,他马上用手机查看情况,看完后,脸色那是一沉再沉,一把将手机扔下,折回书房:心下明白这件事必须马上解决。

  此时的骆时檀坐在电脑前,正拼命的捏眉心,他逼了过去,站定了一会儿,才说:

  “你看清楚了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我的祁太太,在外养着一个小娃娃。并且,很多人都在认为这是你的私生子。而且现在,各大媒体的记者已经围住了我们雅苑。”

  他忽把窗户推开,并将时檀拖过来,一指被重重树荫掩去大片视线的园门口处,让她自己看。

  时檀的太阳穴,在噌噌噌的发疼。

  站在这个位置,隐约可以看到大门口处,似有车流人头在蹿动,更有隐隐的噪杂声传来。

  看来,来的人,还真不少!

  她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心,也跟着颤了几颤,猛得把窗户合上,往后直退。

  祁继呢,转过身,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在一团一团的烟气里,他在审视她:又惊又乱。

  他不太明白她这么惊乱的原因所在,其实在他看来,这件事,很容易解决,但她却在恐惧。

  他吸着烟,凝神想了一会儿其中的种种可能,最终没有给她出谋划策,相反,还坏心眼的利用起她的恐惧,开始质问,攻心:

  “时檀,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确定,你要跟我谈离婚吗?现在这件事,已经惊动媒体,如果,我们不能一起携手处理好它,祁氏会受严重受挫,你自己过来看股市开盘之后这十来分钟的变化……”

  言罢,烟被一下狠狠摁灭,祁继一把又拉她到电脑前坐下,将一张股市涨跌图拉了出来,从来只会上扬的祁氏股在短短十分钟内一路往下跌。

  时檀是懂金融的,她看着那线条斜斜往下,心脏跟着不断下滑。

  “你看到了吧,我们这段婚姻,已经和祁氏捆梆在一起。如果你说你还要离婚,祁氏的股市会一挫再挫,挫到不可收拾。

  “当然,你可以不管这些生意上的事,那你是不是该为小白负一下责?

  “难道你想让小白以后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被人骂是私生子?

  “我告诉你,这

  对于孩子来说,伤害绝对是致命的。

  “如果你够爱他的话,你就该给他创造一个正常而良好的生活环境,而不是让他陷入无止境的伤害当中……”

  ……

  这一刻,祁继的每一句话,都触到时檀痛点上了。

  是的,事实已摆在眼前,离婚的后果,相当相当的严重。

  那已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了。

  就如他所说,就算她不为祁氏负责,也得为小白负责。

  何况祁氏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出现这种狂跌情况的……

  唉,事情怎么就演变到这个田地的呢!

  时檀无力的靠到椅子上,她只是想离婚,只是想和小白简简单单的相依为命,怎么就这么难?

  老天爷怎么就这么爱给她出难题?

  啊啊啊!

  疯了,疯了,她真要疯了!

  她狠狠抓了一下头发,觉得自己整个儿都要窒息了。

  正是这个时候,时檀的手机,在影音室茶几上的包包里响了起来,她走过去取,步子一阵高高低低,好几次险些被自己绊倒,无他,心头早已乱成一团浆糊了。

  电话是方桦打过来的。

  “喂!”

  她心力交瘁的打了一个招呼。

  方桦声音急快:“网上刚爆出一条大新闻,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

  她吐着气,心跳还在狂跳水止,整个人,有点晕晕乎乎。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

  “这些娱记,还真是无孔不入!”

  方桦想想就替她头疼:

  “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向外直接宣布小白是收养的吗?”

  “……”

  时檀咬唇不说话,现在的她,根本就六神无主,完全想不到应对的办法。

  “你要想想明白啊,要真这样宣布的话,小白的身世之秘,你是可以瞒下了,但对于小白伤害是很大的。

  “而且,小白知道祁继是他父亲,你也没有瞒他对不对?

  “你要是这么做,就等于是告诉他,你也不是他亲生妈妈,你之前对他说过的全是谎言,他会以为自己是孤儿,那对于他来说,打击绝对是巨大的。你这个做妈的,会在小白心里生出不信任感来。

  “檀,这个谎,小面积撒撒没问题,公告天下后,你必须面对小白的心理承受压力。”

  方桦细细分析着,说的话句句中肯实在:

  “当然,你也不能向外承认小白是你的私生子,这无疑就是自己黑掉自己。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小白,伤害更大……有可能会造成小白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所以,以我看来,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告诉祁继真相,把小白的身份合法化,这样做,才是真正百利而不一害,对你对他对祁氏,都有好处,而没有其他任何坏处……

  “喂喂喂,时檀,你在听吗?”

  感受不到回应之后,方桦不由得在电话那边急叫起来。

  “嗯,我在听!可是……唉……”

  这个唯一的办法,等于就是自掘坟墓——这样一支箭一旦这么射出去了,就不可能再收回。

  试问,这样一来,以后,她还怎么离婚?还怎么带走小白?

  最终的结果会是:小白会被留在祁家,而她会孤零零的离开,那绝不是她憧憬的未来。

  太凄凉了。

  “唉什么唉啊,事情都到了这个地部,你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好像是的!

  “让我再想想吧!”

  时檀挂了通话,靠在那里无力的瘫坐,面对如此恶化的事态,她的世界,是彻底兵慌马乱了。

  待续!

  明天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