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清晨,他耍赖皮,说:现在我想吻你

   一

  房内,灯光流动,温馨感十足,祁继可能还在洗澡,时檀换了睡衣,纠结了一会儿,到底还是爬上了床,暖暖的被子,带给她一阵阵困意。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他出了浴室,却没有走过来,脚步在附近轻轻顿时了一下,而后轻轻出去,似乎是在接电话,后来声音没有了,他没有再回房。

  他这是想把房间留给她吗?

  正当她昏昏欲睡时,身边一沉,她一惊,差点惊坐起来斛。

  这样一个反应,令祁继眉一拧:

  “睡觉!你紧张什么?餐”

  时檀用被子盖着半张脸,见他神情淡淡,又说了这么一句:

  “我承认我不祟尚禁欲,但现在,我不会来碰你。你放一百二十个心。”

  他钻了进来,关了灯,仰卧,双手规规距距的放在自己的腹部。

  时檀捧着乱跳的心,转头也关了床头灯,侧睡。

  大大的床上,两个人之间隔着的距离,可以睡一个孩子。

  两个人各睡各的,谁也没吵谁?

  零辰三点多,时檀已睡沉,祁继没有。

  他又失眠了。

  应该说,他一直就没睡着。

  属于她的女性幽香,在鼻间若有似无的萦绕,他的心,在蠢蠢欲动。

  同床共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这根本就是在折磨他——他该离她远远的才好。

  亮起一盏小灯,拉近彼此的距离,就这样睇望不语。

  事隔这么多年,他们又重新睡到了同一张床上,还真是不容易……他不能把她再吓到,所以,只能看,不能碰。

  他无奈一笑,低头,在她唇上,小心的啄了一下。

  终于能一亲芳泽,至于“性”福问题的实现,恐怕还得熬上一段时间!

  唉,做丈夫做到他这份上,也委实是有点凄惨了……

  二

  清晨,时檀在生理时钟的作用下醒来,房内很暗,她动了动,然后碰到一只手正搂着她的腰,另有温温的鼻息扑到她脸上,她往床边摸到了开关,打亮了灯,男人安静的睡颜呈现在枕边,离她不过是几寸的距离。

  她呆了一下,脸上一阵异样的烫灼感翻上来:他那条腿还压住了她的,怪不得她刚刚做梦被山压得逃不开。

  一想到,他们正以一种无比亲密的姿态,睡在一起,时檀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全冒了出来。

  她想悄悄的把自己抽出来,可轻轻一动,他完全把她搂在了进去,她的唇还沾到了她的脖子之上,一阵男子的气味直逼入鼻子,刺激着她的大脑。她的手抵到了他的胸口,摸到了那有很型的胸肌,非常的硬实,而且滚烫。

  对的,他的衣领敞开着,她的手,和他的肉,来了一个没亲密接触。

  下一刻,她娇小的身子整个被他的怀抱包住。

  想推,却被抱得更紧!

  她一下明白了,这家伙,根本就醒着,且故意在揩她油:

  “祁继!”

  她咬牙,抬头,见他双眼紧闭,唇线上勾着迷死人的知弧。

  “嗯?”

  男人答应了,声音带着睡醒的沙哑:

  “别吵,睡觉!困!”

  “……”

  时檀终于知道儿子早上起床爱赖床像谁了,这父子俩简直如出一辙啊……

  “放开我!”

  她没好气的叫。

  心鼓鼓的狂跳起来。

  她和他虽是夫妻,可这么零距离的接触,却是屈指可数,且每一次都不怎么愉快——她的排斥心理,是一种本能的自然反应。

  唉,理智上能接受,心里上,有点忍受不了,身体上,更是在抗拒——虽然过去了七年,可那些不好的经验,会因为彼此之间的亲近而无比深刻的被回忆起来。

  “还早,再睡一睡!今天周日……”

  “你再不放,我可不客气了……”

  她几乎快横眉竖目了。

  他终于睁开了眼睛,清亮的眼神,带着隐隐的笑意:

  “害羞?”

  “……”

  “别害羞……夫妻抱抱很正常!”

  “……”

  他哪只眼睛看到她害羞了。

  她只是不喜欢被他抱。

  可恶,这家伙故意在屈解。

  “祁继……”

  突然,他伸过手,扶着她的后脑,往他那边一拉,捧住了她的脸:“老婆,抛开一切旧事旧怨,今天是我们新生活的第一天,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点什么,让我有点安全感,以显示你的诚意。”

  时檀的头皮,因为“老婆”两个,狠狠紧了一下,又因为他话里的暧昧,而心砰砰乱跳了一下。

  诚意?

  又是诚意!

  这家伙现在这是想拿这词儿,吃定她了是不是?

  他的气息,就在咫尺处拂动着,她忍着推开冲动,努力保持冷静:

  “你还想要怎样的诚意?我已经和你睡一处了!”

  语气隐隐有抱怨之意。

  祁继微笑,不知不觉又靠近了一点,目光灼灼看着那好看的唇片:

  “一个早安吻!”

  “……”

  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之后,她的脸孔慢慢翻起红潮,没有回答,想逃,想推开他,可惜所有力量却被他全部收住。

  “不准逃避!”

  他低笑,将她的尴尬收入眼去。

  “我们吻过的……新婚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对的,他们吻过的,新婚蜜月时,他的确有吻过她几次——很强势的吻过,她只能被迫接受——也曾被他吻得喘不过气,而事后,他笑吟吟的欣赏她脸红的模样。

  她无法对视他的目光。

  “现在我想吻你……”

  他厚颜无耻的要求着。

  “不行!”

  一缕阳光从半掩的窗帘外照射进来,正好落在他们脸孔上,照亮了他们的脸膛,她似羞似恼,微有无措,他似笑非笑,兴趣十足。而淡紫的床具,更是衬得女人无比的娇美,男人无比的性~感……

  “为什么不行?”

  “我……我……没心理准备!你得让我……唔……”

  男人一点也不君子,就在她搜肠刮肚的想理由时,凑过去,双手扶脸,衔住了她的唇。

  柔软感,毫无预兆的袭来,她有点惊呆,一时忘了反抗。

  事实上,他也没给她时间来反抗,蜻蜒点水式的一吻,速度很快很快。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根本就不需要心理准备!”

  他扬着笑,支着头看,一脸全是狡猾之色。

  大奸商啊!

  人家是大奸商,她怎么算计得过大奸商?

  她咬了咬唇,只觉得脸上***辣起来。

  气啊!

  恼啊!

  最后,却只能自我安慰了一句:

  算了,不和他斤斤计较,吻就吻了吧……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

  她想起床,不和这个危险份子待一处了……

  谁知他又凑了过来……

  “换你了……”

  “什么?”

  她不由得又一呆。

  “礼尚往来!”

  “……”

  他这是要她吻他?

  她顿时瞪大了眼。

  “夫妻之间的吻,是和谐生活的一个良好表现……”

  他跟她讲道理,带着某种诱惑的味道。

  她干笑:“祁继,你,别玩了行不行?你明知道我现在……”

  这辈子,除了以淳,她还没吻过其他男人。

  让她吻,太太太太太太太为难她了……

  “你该试着走出第一步,要不然你永远会不习惯……”

  心理上的障碍,一定得破除。

  可她做不出来,硬着头皮说道:

  “祁继,我们……慢慢来……”

  “已经够慢了,结婚八年,你从来没吻过我……”

  “祁继……”

  “你要是不吻,今天我们谁也别想起床……”

  “……”

  她快目瞪口呆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赖皮啊……

  “骆时檀,夫妻义务这件事上,我可以遵重你的意思,但其他方面,你应该努力调整自己的心理,尽快融入到你是我女人这个角色当中来。如果你连最基础的吻都不肯,那我是不是该重新定位我对你的态度?还是,你想逼我对你做全套?”

  什么情况?

  他又想用强吗?

  待续!

  下一章在十一点左右。

  推荐《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