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84,出~轨的阴影,她爱过三哥,现在却被祁继俘虏了

   十点的时候,时檀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祁继发来的:“十点赶不到,有事,被耽搁了,大约十一点左右来接你下班……手头上的事情,可以开始收尾了……件”

  时檀读了两遍,一丝淡淡的笑意,不经意的就跳上眉梢。她很少发短信,编短信有点慢,但她还是编了一句回了过去:“不急,慢慢开!平安出行很重要!”

  是的,一个家庭,平安健康是最重要的。

  祁继只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微笑,很具有感染力……让她整个人突然轻松了不了——以前,想到他就烦,现在他却能成为她的力量源泉。

  不知不觉到了十一点,时檀的手机再度响起龊。

  “我来了,出来,下班了!你要不出来,我进来逮人了……”

  语气有点威胁之意,她却莫名甜到了心里。

  “好吧!我也正有事想要问你!”

  挂下电话后,时檀看到方桦捧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问她:“是祁继接你下班来了?”

  此刻,办公室内就她们俩,另外几个在隔壁吃宵夜。

  “嗯!今天就到这里吧!累,回家了!”

  时檀开始收拾起的东西,还捏了捏手臂,有点酸。

  方桦一脸坏笑的凑过来糗她:“嗯,越来越甜蜜了……真是让人眼馋!”

  “眼馋就去找一个哈……”

  时檀笑把资料整理好。

  “我命没你那么好。对了,想法子通过祁继去搞定祁谏。今天毫无进展啊……”

  无论是王建,还是蔡风水师,都是办公室装修这件事的关联人物,现在接二连三的死去,这绝不是偶尔事件,而是凶手想要粉饰太平的一种表现。

  祁谏这边,有问题那是肯定的,要查出真相,就得从这件事上着手。

  重点,A区突然介入,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都得弄弄清楚。

  “嗯,回头我和他说说这事……对了,你下班没?要不,载你一程?”

  时檀穿上外套,好心的问了一句。

  “别,看到你们这么恩爱,我会很失落。再说,我还有事要做,你快去陪你的祁先生吧……不需要管我……”

  方桦挥挥手,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时檀怔怔看着拿着资料重新看起来的女人,猛得发现她头顶有一根白头发正在冒出来:“别动,有白头发。我帮你拔了……”

  她急急按住她,将那白色给捋出来,拔了,捏在手指间给方桦看:“雪白雪白的……方姐,要是有机会,就找个人嫁了吧……人生一辈子,不该永远生活在回忆当中。一个女人,必须有一个家,人生才是完整的。”

  说的感性,因为突然很心疼这个坚韧不拔的女人。

  接过白发的方桦怔了一下,突然笑了,直揉她的头发:“哟,以前是我劝你,现在换你来劝我了……嗯,被祁继灌迷汤了是吧……突然对婚姻有了这么大的依赖,真是稀奇啊!”

  时檀突然抱住她,把头靠在她肩上:“不是被灌迷汤,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

  方桦好奇的问,觉得这几天啊,这对夫妻的关系啊,那是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弯啊……这里面,貌似有猫腻啊……

  时檀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想到祁继说过,不能把他们以前认得的事说出来,语锋就突然急转: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突然之间想通了……我会好好把我们的小日子过去下去的……”

  “那就好那就好……好了,快下去吧……别让你的祁大总裁等急了,像他那样的人,从来就只有别人等他的份,也就只有你,他肯来迁就……”

  “有吗?有吗?他有迁就我吗?”

  时檀一脸没心没肠的笑。

  “当然有,要不然哪有你现在这样一副好身手,好本事,好境遇……走吧走吧……夫妻俩好成这样,别来我面前秀……太刺激人了……”

  方桦推她,直把人推出了门。

  “那我先走了……”

  时檀挥挥手,走下楼去!

  方桦呢,见时檀终于离开,后脚跟了出来,目送,看着那道身影飞快的往大门口奔过去,唇角勾出一抹笑:

  檀,你会幸福的,一定会的,这样知道为你着想,懂得默默爱你的男人,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你的童年,或许很不幸,但,你的未来,肯定会很光明……

  二

  拐弯处一片不起眼的绿荫下,祁继那辆越野车正静静停在路灯底下,程航就在边上守着,正划动着手机,她跑过去,程航见了,忙给开了车门。

  后座,祁继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低笑着和电话那头的人又说了几句,看样子应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语气显得极为的轻快。

  时檀没有打搅他打电话,脑子想的是方姐刚刚说过的一句话:“要不然哪有你现在这样一副好身手,好本事,好境遇……”

  莫名的,她有点不安!

  非常不安……

  那身手,那本事,那境遇,都缘于三哥啊!

  虽然说,三哥本来就是祁继派过去的人,可要是三哥只是三哥,没有其他关系也就罢了,偏偏他们有过一夜情……

  先头时候,她倒不是很在意那一场春梦的,可现在呢,她突然觉得那稀里糊涂的一夜,成了喉咙里的一根刺。一碰就疼。偏生它已经长在肉里,根本就没办法将它从身体里挖出去。

  她靠在那里,心绪,一下烦乱。

  本来,她是这么定位他俩的关系:三哥与她只是一个人生过客。她与三哥而言肯定也是如此。他只是祁继的一个手下,所以,他肯定懂分寸,不可能再来找她。她与他,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与他而言,她只是一个任务,如今,他任务完成,自当翩然归位。而她也不需要有其他想法,以及心理负担……就这样淡忘就好……

  可为什么,她的心,就是不舒服呢?

  时檀望着窗外,看着一路灯在眼皮底下溜过去,过去的一些痕迹,也在心底拂掠而过。

  她想,她之所以不舒服,是因为,她曾在这段婚姻当中,出轨过——

  在失去爱情的那些年里,她一边牢牢的锁着自己的心,认定自己还爱着已经逝去的竹马,一边却悄悄的对某个男人有了一些好感。

  要不是因为以淳的死,牢牢的束缚着她的心,也许那些年里,她会爱上三哥……

  她清楚,她是在意三哥的,所以在一夜情后逃走,就是不想面对这样一种关系上的异变,也不想承认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别的男人有了异样的情愫……

  如果,这一次,她回国来,真要是能顺利离婚的话,她想,她和三哥可能还会有后续发展……

  只是,回国后的发生的一切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她世界,会这么快被祁继所俘虏,那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正因为心,一下子被这个男人侵占了,于是,她越发矛盾以前发生的事了——她害怕,要是有一天他知道她出轨过,会给这段婚姻蒙上阴影……

  哦,不想不想……

  她不想这件事,直想越觉得烦。

  闭了闭眼,她逼自己考虑起应该怎么和他提祁谏的事来。

  这么一逼,她的思绪,终于从那一团乱绪中拔出来,转而回忆起一整个下午发生的事,一件一件的事情,都是那么的让人生感触……从而映衬出这一刻,她可以安安静静的守在他身边的光阴,是多么的珍贵……

  世有万万人,不幸者有无数,而她已被人从不幸中拯救出来……

  那个人,曾是她不幸人生的制造者之一,现在,却是她所有幸福的给予者……

  对,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烦乱的心,终于宁静下来。

  可她总觉得,那不该发生的一~夜情,已经成为了她心底不能碰触的隐痛,早晚会损害她的婚姻。

  为此,她甚为苦恼。

  待续!

  第一更!

  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