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95,险中求胜,她的男人,深不可测

   “不清楚。”

  周华摇头。

  “那你知不知道他所谓的研究成果是什么?雠”

  祁继淡淡反问紧。

  周华一怔,看样子,并不知情。

  “真是好笑,你都不知道具体情况,就这样盲目的帮他忙,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时檀忍不住骂了一句。

  周华顿时涨红起脸来,半晌才直起喉咙反驳道:“是,我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我知道这是人类历史上、DNA基因学上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成果就行了。它会让竺国的医学走上一个无人可及的霸主的地位。”

  “疯子!”

  祁继以无比轻蔑的语气吐出了两个字。

  “疯子又怎么了?但凡可以有成就的研究者,都拥有疯子一样的精神……祁继,你们是走不出去的。这里只有一个出口。就算你们过来窃取了他人的成果,也没用。何况,你们别忘了,他们手上还有人质……”

  周华信誓旦旦的断言着。

  靠,这周华,到底学的是什么专业?怎么那么推祟阐风?

  “我们走不走得出去不需要你来操心,小子,你这是吃了熊子豹子胆了,敢来我们身边做卧底……我他妈打得你满地找牙……”

  乔恩走上前,一拳往他脸上打下,却在和他的皮肉距离只剩下0.1CM时收住。

  那一阵劲风,彻底把周华震摄住了。

  “飞鱼飞鱼,我是战狼我是战狼,人质解救行动进行得怎么样?”

  祁继没有再理会地上的周华,来到时檀身边,忽想到了什么,用通讯器联络起迈克。

  这一次的行动,分为四小组。

  他和时檀是第一小组,两个人冒险深入,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确定基地的准确地点。

  乔恩和萨满是第二小姐,准备着随时接应他和时檀。

  迈克、杰西为第三小组,负责解救人质。

  杰米夫妻负责通信。

  第四小组是A区猎豹队,他们负责接应人质,攻占整座基地……以确保最后人赃俱获……

  飞鱼是迈克的代号。

  不一会儿,迈克传来了回复:

  “战狼,我是飞鱼,祁谏和朴真已经找到,祁斐暂时还没找到他的行踪……正在全力搜索中……”

  “OK,一有发现,马上报告!”

  “明白!”

  通话结束,祁继把目光落到时檀身上,并把手上的U盘递了过去:

  “这东西现在开始由你保管……贴身放好!”

  “为什么不是由你保管?”

  时檀盯着那小小的U盘看了一眼,问。

  “你不是一直想将晁家绳之与法吗?里头的资料或许没办法让他们马上倒台,但绝对能让他们的政治正涯就此乌烟障气。我想你一定希望亲力亲为……”

  他就是这么的懂她。

  这一刻,有股难以名状的情绪充溢起心房,她没有多说其他客套的话,直接伸手将U盘接到手上,捏了一下,往内衣口袋里藏了起来。

  这时,乔恩突然指着门口的屏幕叫了起来:

  “头,快看,祁斐在门外头……”

  祁继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晁雯的两个手下,抓着那个小小少年,那少年眼底皆是惊惧之色,挣扎着,被人一拉一拽的来到视频前……晁雯转过了头,步履铿锵,走上去,用一柄枪对准着他的脑门,一脸凶悍的在那里叫起来:

  “祁继,给我滚出来,否则,我立即就把这小子给毙了!”

  时檀也看到了,沉默,现在完全是陷入了两难:

  开了大家一起没命;不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朴斐就此死翘,怎么办?

  “这间研究室还有一个出口,我们现在先离开,回头再去救朴斐……放心,晁雯不可能杀他的……还有一个角色藏在背后没有露脸呢……”

  祁继没被威胁住,转身再度走进办公室,在那些按钮上那么来来回回的一按,那熟稔的手法就好像他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几秒钟之后,封闭的墙壁往两边拉开一道门,机械女音响起:

  “欢迎进入临床研究室。进入前请到消毒间进行无菌处理……”

  “你说还有哪个角色没有露脸?”

  紧跟过去,时檀看了一眼呈现在面前的新的未知领域,就刚才他说到的那句话反问了一句。

  祁继扯了扯唇角,跨了进去,这是一间无菌消毒室,里头有消毒用具:

  “回头,我们应该能碰到。到时你就知道了!”

  他这是在卖关子吗?

  时檀想了想,转而又瞅了一眼这屋子,又问:

  “祁继,你怎么知道这里另外有出口?”

  “手扎上说的……需要扫描你的眼球!过来!”

  他见她走的慢,干脆就折回牵住了她,下巴一扬,示意身后两个壮汉:“乔恩,萨满,把那小子带上。”

  “反叛者死有余辜!我比较喜欢喂他吃子弹。”

  萨满眼神恶狠狠的一睨,还用枪瞄准了他,一副“你只要下令,我立马就嘣了他”的模样。

  周华脸上顿时难看了起来。

  “这里是占博士的地方。我不希望他脏了这里……带上,跟过来,马上……”

  祁继拉着时檀就走,语气似带着几份对占玉湖的敬重。

  萨满只好把枪往背上一扛,过去将那小子拎起来,先给他处理了一下伤口,嘴里则在唠叨:

  “好吧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一口认命的语气,令走在前面的时檀差点笑出来——

  有意思啊,这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雇佣兵,放在外头,恐怕谁的账都不会卖,却独独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那得有多大的威信,才能将他们带在手上?

  占玉湖博士的这间实验室非常的大,最外间是会客室和办公室,紧挨办公室是一间无菌室,穿出无菌室,是四间被玻璃隔离成小间的货真价实的实验室。

  一路走过去,时檀看到每一间实验室内都摆放着医学仪器,空气中尽是消毒味。

  最后一间内摆着几个玻璃容器,成子宫状,里头全是液体……一道道输液管连接着那玻璃体,有无数红灯亮着……

  来到通道尽头,钢板制成的墙壁之上再度出现了正方形的扫描区,时檀上去扫了一下,门开,却是一间功能齐全的休息室,有床有家具有沙发,床头还挂着一幅照片,照片是一个美丽的短发女人和一个帅气高大的男人的合影……

  “这两个,是谁?”

  乔恩吹了一记口哨,问。

  “占玉湖和柴鹏……”

  祁继突然站定,目光灼灼的盯着墙上之人.

  “原来,他们是夫妻!”

  她发现祁继放开了自己,并一步步走向了照片,那眼神是她所读不懂的,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嗯!”

  他突然跳上床,将那照片给取了下来。

  “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把照片从镜框当中取下来,并将它卷成一轴,找了一根绳子给捆了起来,塞到乔恩的背包里。

  这男人被他们头这异样的举动给困扰到了,咕哝的问了一句。

  “好好带出去,我有用!”

  祁继什么也不解释。

  时檀不明白他那是什么用意,当然,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环顾一圈后,她另外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房间是个死胡同。祁继,你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作什么?”

  “翻手扎最后第十页,上面有说明这里有一个出口,不过,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得懂,那是梵文。”

  “……”

  时檀连忙把那手扎从背心口袋内翻出来看,还真是梵文。

  “你居然懂梵文?”

  她再度惊奇。

  “学过一点!”

  祁继回答,往床头柜后按了一个按扭,那床往另一侧自动移开,底下再度现出了一道扫描板:“可以扫描了!”

  时檀一边跪到地上,一边问:“这个通道,通往哪里?”

  “培养室!”

  “那是什么鬼地方?”

  乔恩也跟了过来。

  祁继不说,将手上的脚镯按在那个钥匙槽内,下一刻,那一丈见方的地方,先是往上凸起,且往外拉开,那厚度,足有一尺。一会儿,一个正方形的凹槽呈现在他们面前。

  “都站到这里。它会带我们离开这个封闭的实验室。”

  祁继将时檀拉到身边,站进了那个凹槽内,并示意其他三个走上来。

  “请稍等,正在安排!启动之前请抓住即将升上来的扶手,下沉时可能会有点颠波……”

  机械女声冒出一句提示声。

  一会儿后,果然从底下升起一根两米多高的、光可鉴人的、粗若手臂大小的铁质实心的扶杆,紧跟着,这块地方真的开始往下沉。

  先是四周是一片漆黑,一会儿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只只巨大的正方形灯体在半空来回的转动着,把下面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却是一间很大的、摆满了机器的、挂满了子宫形状玻璃容器的水溶液室,最让人震惊的是有几只子宫容器内似还浮着一些能蠕动的异物。

  “那是什么?”

  乔恩瞪大了眼:“是……婴儿?”

  “我靠……这些全是畸形儿?”

  萨满瞪目结舌,跟着倒吸了一口寒气:

  “哦,Mygod,这个地方竟然在培养畸形儿……”

  祁继环境一圈,看向一脸惊骇的时檀时,淡淡接了一句话:

  “错了,他们想培养的是试管婴儿,只是因为缺乏技术支持,所以就创造出了这些残次品。而这些残次器,最终的归宿是扔进炼炉,烧成灰烬……这就是他们迟迟不愿意杀掉你的最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所有的技术,全在占玉湖博士的电脑里。如今还活在这个世上的阐风,在当年那件事当中,只是一个配角。真正把这门技术研究出来的是占玉清和柴鹏这对夫妻。”

  时檀听罢,整个人莫名的抖了一下,因为她看到了长着四只手的怪物——那张脸孔,没眼睛没鼻子,只有一张奇丑无比的嘴……

  这一刻,她突然很想吐。

  “电梯”开始平稳的往前推近,在溶液上方悬浮……直至来到一处平地,等他们走出去之后,它自动上浮,一步一步回去。

  刚刚他们站的地方,其实是一只吊灯。它的用处是保持这里的温度。

  这个设计很巧妙。

  萨满再次吹了一下口哨。

  “走了!先和迈克他们汇合去!”

  祁继说,看到时檀正用手机在拍照取证,等她拍得差不多了,拉上她往外去。

  才走出门,一个低低的、沙哑的、显得无比苍老的声音在外头那条空阔的走道上响了起来:

  “我一直就在纳闷当初占玉湖是怎么从里头逃出来的。也一直不断的研究着那张基地结构图,就是弄不明白,那臭娘们,这是长了什么本事,能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脱出来,为此,我们还冤杀了几个人。结果真的是我们错了,原来造成这样一个结果的主要原因在于她的实验室内当真别有洞天……”

  一个穿着白长卦的白发老者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身边跟着两个手持步枪的手下。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时檀见到过的那个阐风。

  阐风的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掠而过,半途在周华身上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声:

  “小华果然是太嫩了一点,难成为你的敌手!还好,我在他身体里打了一枚追踪器。否则的话,还真是要被你们给溜了……”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停,继而又道:

  “祁继,你逃不了的,附近这几道门,我都已经锁死。我谅你插翅也难飞…

  …倒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互利互惠,那才是发展的最根本的渠道……”

  祁继无比平静的看着他,唇边泛着一抹神秘的笑弧:

  “阐风,我要是不这么做,你觉得我能这么快见到你吗?我知道,你比晁家人更渴望得到资料……我更料定你会在周华身上大作文章……所以,我说我其实是故意把你引到这里的,不知道你信不信?”

  阐风眉一皱,转头看了左手边的手下,下一刻,右手边的那位以一个迅雷之势,轻松将他扣下,紧跟着,一个朗朗的声音接上了话:

  “你那点小能耐,怎么可能瞒得过我家老大?还有,什么插翅难飞,见鬼去吧,那几道门,早被我们解锁了,要没这点本事,我们敢进来走这一遭吗?阐风,你还真是老了,OUT了……”

  这人是迈克假扮的,

  说话间,那柄枪对准了另一个完全傻住的阐风手下,砰一枪,打落了他手上的枪,危险就此解除——

  哦,对了,这枪,是消声的。

  *

  时檀很想叹息,这一路走来,祁继带给她太多太多的惊讶——

  越是了解他,越会钦佩。

  这个男人的心机,怎么就这么的深不可测啊!

  难怪火焰盟这些年能在外头建立起那样的名声,有这样一个善于把一切都算计在其中的头,当然会兴盛起来。

  祁继并没有因为捉到了阐风而露出喜色,他缓缓走到这个头发已经渐渐发白的男人面前,冷冷看着,对身后的手下说:“恩,阿满,你们先带太太离开这里,我现在得带着这个人去把朴斐交换过来!”

  “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听得他要撇下她单独行动,时檀马上表示了不同意。

  以前的任务当中,她一直是充当先锋的,枪林弹雨,她从来面不改色,可今天,这个男人一直在保护她,把她当作了水晶娃娃。这让她不太习惯。

  祁继转眸,冰冷的眸子在对上她时温温然起来:“你留在我身边,会让我分心。乖乖到外头等我去。”

  这样的铁血柔情,与火焰盟的成员来说,那绝对是少见的,在他们眼里,他们的头,可以比任何人更狠,更悍,更无情,也可以比任何人都多情,比如对眼前这个女人……

  乖乖——这样的称语气,他们第一回听到。

  萨满摇头,乔恩轻叹,迈克抿了抿唇:为了一个女人而化身成为一个普通男人,这个骆时檀,就是这么的厉害。

  同时,他们也清楚,用情太深,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祁继,我是警员!”

  时檀自然没有忽略男人脸上的温情,她知道他是出于关心,但她需要的不是被这样保护,而是并肩作战。

  “那我是A区副执行长官的身份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服从是你唯一的选择!”

  他突然板下了脸,换作了一副铁面上司的模样。

  时檀张了张嘴,悻悻然转过了头!

  可恶,怎么就被他吃得这么死!

  萨满和乔恩咧了咧嘴,看到这个小女人吃瘪,倒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走了!”

  乔恩挥挥手,嘴里叫着:“杰米,我们出来了……”

  萨满则把周华一扔,过去拍了拍迈克的肩:“老大交给你了哈……咱在外头等你……老大,自己当心。”

  祁继默默目送,等他们离开之后,才转身看向阐风:“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他一边取下耳朵里的通讯器扔给迈克,一边上前一把抓住阐风的衣襟拉进了离培养室最近的一间数据监控室,当门关上,还没等他说话,阐风嘴里遂先发出一声低笑:

  “这么急着把骆时檀赶走,是不是不愿意你身上那个惊天骇闻的秘密让别人知道?”

  这话,让祁继的浑身一僵。

  几乎让人看不出来的表情变化,却让阐风笑得更放肆了:

  “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现在算是全都弄明白了,原来不仅慕以淳还活着,你也还活着……只是

  我没料到,你居然会代替祁继去了祁家……”

  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