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06,恋上婚姻生活,恋上他;爱她,因为她是他的家

   4月6日。

  正是夕阳斜下时,金色晚霞,抹亮了西山崖。

  清风荡漾,笑语飞扬,在一片碧绿葱葱的草坪之上。

  时檀坐在轮椅上,看着小白和杜汀抢球,跑得远了,又遇上了杰米夫妻带着他们儿子贝利出来散步,三个大人,两个娃娃,传球,射门……玩得不亦乐乎。

  特别是那两个小家伙,年纪相仿,欢蹦乱跳的,兴致显得无比高昂鱿。

  她靠在椅背上,静静看了一会儿,而后闭眼,听着欢声笑语,唇线微微扬起,心里则在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他也该回来了——不久之前,他打过电话过来,说五点半前一定回到家。现在是五点十五分。

  嗯,快了!快到家了瞬!

  她念着,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才一天没见,她竟是如此思念,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是的,他出差了,而她起了思念。

  这样的滋味,生平第一次在心头涌现,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强烈。

  原来爱了之后,竟会如此让人心生依恋。

  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如果不细心聆听,几乎听不出来,可她的听觉就是那么的好,轻易就能将他的步伐,和别人的区分了开来——

  一抹深笑,在唇边抹开,就像滟滟的晚霞。

  是的,他们回来了——他走在前面,程航走在后面。

  他的步子,总是稳稳的,从容不迫的;而程航,总是亦步亦趋的跟从……

  这两个男人啊,是商海一对珠连璧合的主雇,但凡他们到处,总能拿下一个个大合约,一次一次创造着金钱世界里的神话。

  她想着,下一刻,眼睛被蒙住,一个吻在她头顶落下,紧接着唇被啄了一下……

  那一刻,她的脑海应该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是这两天被吵得沸沸扬扬的绯闻照,还是他在温温款款的微笑——

  对的,他肯定在微笑,而且笑的一定很好看。

  现在这个男人啊,越来越爱吃她豆腐了,不过,她也是乐在其中,已渐渐开始习惯了这样一种亲密。

  是的,这家伙现在亲她吻她时,完全不会管身边有没有其他人,捡到机会就亲,心血来潮就亲,起初,她会难为情,现在呢,她会欣然接受——没办法,他总爱搞偷袭,她防不住他,那就不防。

  只是,这一次不太一样,她是不是该表示一下作为妻子的愤怒?

  相信所有妻子看到那样的照片,都会愤怒。这两天本来清静的清风雅苑大门口,又开始有记者在盯着了。

  那些媒体人啊,嗅到一点腥味,就想追出几只偷腥的猫来。

  按照正常情况,她应该沉着脸孔,开始歇斯底里的盘问——事发于前天,他回来的晚,参加了一个商业应酬,那是他最近第一次参加社交活动。可能酒吃得有点多,回来后倒地就睡。一早,她睡得香,他就起了,亲了她一下说:“要出差,就一天,晚上有个A区的长官做寿,得去捧个场子,可能赶不回来。”

  关于绯闻事件,他没有任何解释,一早匆匆就走了,完全没把那事当回事。

  他这是想表明他心思坦荡吗?

  也许吧!

  时檀嘴唇角弯起的笑弧,又深了几分。

  “我回来了!”

  祁继来到她面前,蹲在她面前,含笑款款,不带面具的微笑,显得居家而温暖,完全不同于各种媒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一副商业巨子的形象,在家里,他只是一个暖男。能治愈她满身的伤。

  “嗯,我看到了!”

  没有愤怒的喝斥,没有咬牙切齿的醋容,只有一句温温淡淡的答应声,一如平常——一副老夫老妻式的生活常态。

  她合起手上的诗集,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坐面前的小石凳上,亲了一下手背,笑容阳光。

  时檀凝睇他,脸孔温和,并没有心虚之色,神清气爽。

  两天没见,他是不是又俊了?

  瞧啊,一身纯手工制成的挺括的西装,衬托出了他俊挺不凡的身姿,有画龙点睛色彩的亮色领带,把他的笑脸勾勒得格外的丰润自信……不驯的短发,被理出了一个新发型,不可否定,这发型,给了她一种全新的感觉,似乎一夜之间,他年轻了好几岁……

  都说男人越长越有味,果然是这样的。

  莫名的,她想在心里叹息:家有这样一个男人,说句实在话,放出去,真是一件让人不省心的事。

  “今天一天都在干什么?”

  祁继含笑,妥妥的牵着她的手,不愿放,那双能勾人魂魄的流露着一种别后相见的喜欢,神态是轻松而愉快的。

  时檀看着,脑子里想了一下今天一天的生活内容,脸上微微笑了一下:

  “睡睡懒觉,念念小诗,读读小报,听听歌谣,最后看着小白在这边耍了一场……这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风吹动着她的发丝,那刘海温柔的在她额头拂动。

  这一刻的她,绝对是美丽的,温柔似水的,没了以前针锋相对时的张牙舞爪,没了抓歹徒时的强势凶悍,有一种少女时代的温柔,又重新回归到了她身上。

  不,十六岁的她是纯真而又青涩的,而现在的她,是清媚撩人,勾人魂魄的。

  祁继喜欢十六岁时的她,更爱现在的她。

  十六岁时的她,笑容再美,只为别人绽放;现在的她,眼底的笑,但为他……

  “听着很优闲的样子!”

  他笑露齿,好牙齿好白,而且好看。

  时檀点头:

  “可不是,我好像从来没这么优闲过……”

  “喜欢这样的优闲么?”

  手指抚上她的脸颊,细细的摩挲着,他认真的端祥着她,心平气和,一副完全没有被绯闻事件影响到的模样。

  “喜欢。”

  纤纤素手覆上他的手背,她环望四周,春意浓浓,空气中尽是花的芬芳……

  此刻,他们的孩子抱住球倒在了地上,转头时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张大了,远远的叫了一声:“老爸!”一边还挥舞着双手,似想奔过来,却被贝利拉住。也不知那家伙在小白耳边说了打住步子,吸引住了小白所有注意力……

  生活,很简单。

  在这华府之上,高高围墙围起的是一片风和日丽的天地,在这片天地上,每个人不必伪装,可以以最纯萃的自己面对日常生活。

  她笑笑,转回头,睇向他:

  “你呢,你这两天一夜都办什么事?”

  “很琐碎。你想听?”

  他放开她的手,站直,扯掉了领带,脱了外套,抹了一把头发,整个人一下多了几分随意洒脱,就像一匹千里宝马,除了身上那副威风凛凛马鞍,回归了本色,不驯和野性,在它身上彻底被彰显。

  无论是怎样的他,都是帅气迷人的。

  “闲着没事,听听也好!”

  她瞄了他的侧脸,心里又嘀咕了一句,这是不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祁继坐到了她身边的石凳上,把衣服和领带往边上一扔,完全不在意这衣服得有多昂贵,想了想说:

  “昨天白天一整天在洽商;晚上赵副司令生辰,我去拜寿,结果被灌了一个半醉,都说我没带太太出席,很不该。睡觉都快一点了,还睡不着,没你在身边,我是浑身不对劲,要不是第二天还有事,我真想马上飞回来;至于今儿一大早,我又去了A区的特种营,和莫司令见一个面,然后赶飞机;中午,有个饭局,又喝了一点酒;下午开了一个让人讨厌的长会;之后约见了两个大客户,说好了,周五签约,本来晚上还有饭局,不过,被我推了……工作是该放在第一位,但回家陪老婆儿子吃晚餐也是一件要紧的事……要是真把老婆冷落了,我怕到时会跪键盘……”

  说到最后,他眨了眨眼,有着一股子讨好的味道。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短发,发丝很细,黑亮柔软,毛茸茸的,就像软刷,刷得手心有点发痒,嘴里则接着话道:

  “啧,都说你是工作狂,现在好像越来越不务正业了哦……”

  “家庭比事业更值得经营……”

  他低笑,捉住她作乱的小手,倾上去了又啄了一下又一下——

  这张小嘴,他百吻不厌……而且是越吻越不想放掉……

  “喂,有人呢!”

  时檀有点无奈,捂他的唇,程航就在边上呢……这人怎么就这么爱秀恩爱去刺激那些单身汉。

  “他们会习惯!”

  语气多理直气壮。

  “……”

  脸上又被亲了一下。

  时檀转头看:程航低笑着,冲草坪那边走过去,并一把接住了小白踢过来的足球射了过去;杜汀呢,身手极为灵敏的扑过去接住,又踢向小白;小白从地上爬起,凌空踢飞;杰米飞身一拦,射门……进了……

  哎呀,要是能动,她也想去踢。

  时檀抚抚自己的脚,有点怅然,天天这样坐着躺着,真是太闷了。

  “你这条腿啊,以后别想乱蹦乱跳。耐着性子养着……”

  祁继一早看穿了她的心思。

  “有点无聊……”

  她闷闷说。

  “等我忙过几天,我们去一趟英国?”

  “干什么?”

  “一公司那边有事,二想推着你走走!”

  他舍不得她闷,重要的是,他想重拾旧梦。至今,他一直怀念蜜月期在英国别墅度过的那段日子,那对于他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就不知她是怎么想的。

  “好啊,到时,我得回一趟我和小白的公寓,把我们的东西收拾一下,带回来。”

  “那就这样说

  定了!”

  二人相视而笑。

  忽然,她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因为想到了一件事:

  “对了,骆樱的事,谢谢你啊……”

  今天下午,她接到了骆戟的电话说,骆樱的案子已结案了,由于有第三方提供了一些很有份量的证据,证明房宝山曾贩毒洗黑钱,另有一些骆樱被长期家暴的实际情况。法院根据事实,对她的杀人行为作出了谅解,一致认为这是自卫性杀人,判其有期徒期一年。房宝山名下所有财产,被没收。

  这样一个结果,要是没有祁继在其中帮忙,肯定是不可能实现的。

  本来,她和骆樱说好的,她会去帮她想办法,结果她躺在床上没法动弹,于是,她只好向祁继求助。而他二话没说就把这事给办妥了。时檀觉得应该郑重的表示一下感谢之情。

  “真要谢我,就在这里亲一下……”

  祁继指指自己的嘴。

  他的唇,薄而漂亮,唇色自然美好,特别是带笑的时候,透着一股子迷人的魅惑之力,眼神也会因为这一笑而发亮。

  时檀抿嘴一笑,把他的脸给勾了过来,往他唇上亲了一亲。

  平常时候,时檀是很少主动亲他的,但今天,她心情很好的亲了他。

  他笑纳,捉住她,深吻了一记,直吻得她娇喘吁吁才松开。

  那时,她双颊泛红,眉目生春,美极……

  祁继年到这光景,整个儿心神,跟着荡漾了起来,伸手将她搂在,怎么也不想放了——

  这些年以来,他一直忙工作,忙出差,忙着天南地北的飞,每一次从外头带着一身的疲惫回来,迎接他的只是一个清冷的华屋,现在不一样了,回到家,有妻子的笑颜,还有这美好的温存,足让人沉醉,生活一下变得有滋有味。

  他喜欢极了。

  恋家,因为有她。

  爱她,因为她是他的家。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还有一更……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