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219,办法:先顺着他,让继之离婚娶骆诗

   回到祁园近七点,天空已变成深青蟹色,举目望,可以清楚的看到星光。

  当祁继推着时檀走进祁园小径往主屋走去时,祁斐正从里头出来,看到他们后,马上惊喜的叫了一声:

  “大哥大嫂!褴”

  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瞅着他们。

  这少年,对于他这位同父异母的哥哥有着一股子强烈的祟拜之情鲎。

  自打他们从研究基地回来,祁继和爷爷商量了一下,建议让朴斐冠了祁氏,并允许他出入祁园。爷爷同意了他的做法,朴斐就此变成祁斐,正式成为了祁家的一份子。。

  至于他母亲的身份应不应该坐正这件事,他不发表任何意见。

  毕竟之所以会出现这一次的梆架事件,朴真在其中穿针引线是一个最最主要的原因。

  祁继对祁谏,没多少父子感情,父亲的婚姻归处,他决定再不去干涉。

  如果他能说服奶奶,他没有意见。

  “什么时候到的?”

  祁继温声问。经过梆架一事,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些改变。

  时檀侧眸睇了一眼,她的男人此刻浑身流露着一股子长兄的风范。

  虽然,他不太喜欢祁斐,但在被梆架的时候,他并没有放弃过他。

  她知道他对于祁斐并不存在如何深厚的兄弟情,奋不顾身救人,只是他的一种本能。不掺杂任何喜恶。

  这是她现在最喜欢他的地方:有担当,有责任感。

  “刚到没一会儿。”祁斐答。

  “爸也来了?”

  “嗯,在爷爷书房那边……大家表情有点怪,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了吗?”

  祁斐问。

  祁继瞄了一眼主屋大门,依旧保持微笑:

  “没什么事……看到小白了没?”

  “看到了,他在那边打球,阿威陪着呢……”

  “去把他叫过来,马上就可以开饭了……”

  “嗯!”

  祁斐点头,要走,忽又想到什么,马上又道:“对了,大哥,我刚刚看到米芳菲了。门卫将她送到了祁瑛姐的别墅那边,还带着行李。”

  米芳菲在祁园?

  时檀一怔,之前闹了那么一个绯闻,现在又跑上门来,她这是真打算来抢有妇之夫?

  隐隐的,有一股小小的不快从心底涌了上来——这大约是一种人性本能,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喜欢自己的情敌的。

  祁继猛得打住了步子,看到她转头瞅他,淡淡接话道:

  “哦!是吗?”

  “要不要和爷爷说一下,把她赶出去?”

  祁斐瞄了时檀一眼,情绪表露很直接:

  “我不喜欢米芳菲。也不希望时檀嫂子受到伤害。大哥,我知道你是爱嫂子的对吗?我希望你们能永远这样和和美美过下去。这样小白就能成为一个很幸福的孩子。我喜欢小白,更喜欢看着你们一家三口幸幸福福的样子。”

  这话让祁斐和时檀很是讶异,没想到他会这么维护他们!

  “对,我很爱你嫂子。我们会永远相守在一起。谁也拆散不了我们……”

  祁继的轻笑承诺,令祁斐展颜而笑,他正值青春期,对爱情有一种朦胧的向往,渴望想象中的爱情是纯净的,美好的,可以光明正大的相守的,不像父亲母亲那样,名不正眼不顺。

  祁斐喜欢时檀,十年之前,他还很小的时候,见过时檀一面。

  那一次,他参加学校的活动,半途校车,出了车祸,很多人被巨大的冲击力扔出了车窗。他是其中之一,多数被扔出来的都是当场死亡,他没死,但离死也差不了多少,浑身是血,动弹不了,喘不过气。

  那时,有人围观,有人报警,就是没有人敢对他实施急救。

  适时,时檀路过,对他进行了简单而正确的急救措施,得令他保下了一命。

  至今,他都记得,在那意识迷离的十几分钟时间内,正是时檀的鼓励,令他强撑了

  下来,幸存了下来……事后,她没有留名,悄悄走掉了。但他就此记住了这善良而果断的女孩。

  再后来的某一日,意外的,他得知将成为他的嫂子的正是自己曾经的救命恩人,这令他兴奋了好一阵子,觉得时檀配大哥真是好极了,那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惜,因为身份的缘故,他没有机会参加他们的婚礼。

  正是那时一别,他再没有见过时檀。

  这八年,他时不时会听到他们夫妻关系冷若冰霜的传说,都说这段两地分居的婚姻迟早有一点会结束。他为此很郁闷。

  直到上个月,在危境中,他们夫妻携手出现,并没有因为他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而遗弃了他。他莫名的为之感动,更因为时檀最后对大哥的不离不弃,深深震撼了他。

  那天在研究基地,他被二哥祁睦带走,回到地面后遭了伏击,他被特种兵救了过去,亲眼看到时檀用她不是很强大的身躯,将大哥给背了出来。在整个基地塌陷的前一刻,她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勇敢的挣脱了死神的追捕。

  后来时檀倒了下去,他们的直升飞机在他们附近着地,他听到大哥不断的在叫:“别管我别管我,先救时檀先救时檀……”

  爱情是怎么样的?

  他很难想象。

  但那天,祁斐生平第一次感受了一种很具有震撼力的爱情。

  他对这份爱情肃然起敬,他不希望他们这份完美遭到破坏,哪怕是那个自小挺爱护他的米芳菲也不行。

  “那就好,我去了!”

  祁斐很欢喜的挥挥手,往篮球架那边跑去,步子变得很欢快。

  “看样子,他很喜欢你!”

  祁继低头笑着对时檀说,语气有点感慨。祁斐的脾气有点臭,能被他喜欢,挺不容易的。

  时檀有感觉到,微微一笑。

  大约是从小生养在外头,祁斐和这个家有点格格不入,不怎么和祁家其他人说话,独和他们一家三口关系比较笃厚。特别是和小白很谈得开。至于其他祁家人,都不怎么爱理他,他也不太爱和他们相处。在这个家,他几乎没有地位可言。

  祁继看出来了,他并没有因为认祖归宗就此快乐了,相反,他的眉目之间,反而因此带上了愁绪。

  “祁继哥!”

  才进主屋,就见陌澜从楼上走下来,这女孩,看向他们的目光极为的繁复。

  祁继点点头,推着时檀往大书房而去,敲了一下门。

  一会儿门开,是爷爷的老助理开的门。

  房内全是长辈,祁万重,祁老太太,祁谏,祁梁,祁凡……一个个围坐在会议桌上。

  “爷爷,奶奶,爸,二叔,三叔……我们回来了……”

  祁继叫了一圈,站在时檀身后,双手以一种无比亲呢的姿态扶在妻子的双肩上,并示意时檀叫人。

  等时檀叫完人,他的目光也已巡视完一圈,随即问道:

  “怎么了这是?”

  房内的气压有点低——

  祁万重眉头深锁,一脸凝重;祁谏吸着烟,默不作声;祁梁喝着茶,眼神带着一点兴灾乐祸;祁凡瞄了他们夫妻一眼,露出担忧之色;老太太则是一脸郁郁寡欢之态……

  “骆厚予今天发下最后通谍,明后天要是再不给他一个结果,大后天一早,你爷爷的那件事就会被曝光在网络之上,到时,你爷爷可能以防碍司法公正罪、逃匿罪而受到法院的起诉……”

  幽幽的一叹,老太太素来温善的脸孔上尽愁容,活了大半一辈子,一直顺风顺水惯了,临到老了,还惹上这种麻烦,任谁都会郁结于心的。

  “爷爷下午去见过骆老爷子?”

  祁继推着妻子经过奶奶身边时,轻轻拍了拍奶奶的肩膀,而后来到祁凡身边坐下。

  “嗯!”

  骆厚予点头。

  “骆老爷子怎么说?”

  “他说了,后天下午,他要是看不到你们的离婚证,就发布罪证……”

  说完这句,她重重叹

  声:

  “唉,老骆这一次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狠得下心,无论怎么说就是说不通……他那牛角尖钻得啊还真是让人头疼……继之啊,你爷爷年纪一大把了,可丢不起那种脸,也经不起牢狱之灾了,所以啊,奶奶想问问你,你现在可有对策了没?之前我问过律师了,事情真要是闹开,情况会很糟。要是有人趁机落井下石,祁家誓必会受到重怆……”

  祁氏在国人眼里的形象是良好的,深受广大国人的爱戴,一得益于祁家祖祖辈辈积攒下的好名声;二骆厚予年轻时候形象很好,他用几十年时间,搏得善名,为祁氏锦上添花;三因为祁继,因为他,祁氏的发展在这八年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加强了国人对于祁氏的信赖以及依赖。

  如果这个时候被曝光祁万重曾做过找人顶包的丑闻,就会伤害到国人的感情,这件不是一件随便走走流程就能解决的事情。因为政府部门必须给国人一个明确的交待,以让国人知道,司法是公正的,不会有特殊,不会有例外,任何人都得为自己的行动买单。到时爷爷得被判刑,祁氏的经济肯定会受到不可预知的影响。

  这绝对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老太太越想越愁,很希望孙子可以想出一个好法子把这件麻烦,皆大欢喜的给解决了。

  “奶奶,明天我和时檀会去医院再和老爷子谈谈……”

  祁继并没有吐出可以让人欣慰的可行性的办法,也没有提到骆厚予可能被控制这件事。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时檀猜不出他这什么意思,转了转着那双大眼,很有默契的不发表意见。

  “这么说,你还没有想出行之有效的法子了?”

  老太太再度叹气,心里有点泄气。

  祁继沉默,时檀垂目。

  这对夫妻的反应,在其二叔祁梁看来,就是一个束手无策的表现。

  他吹了一记口哨,一拍手道:“喔呼,看来我们家的祁大少也计穷的时候。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啊……不知道你要不要听一听……”

  祁继挑了挑眉,继续保持缄默。

  祁继的三叔祁凡可不认为他能有什么良策,但还是问了一句:

  “你能有什么法子?”

  “当务之急,就是稳住骆厚予,对吧!”

  祁梁敲了敲桌面:“想要稳住他,不是一件难事……”

  “你这是在卖什么关子,倒是说该怎么做啊……”

  老太太万分着急的催起来。

  “很简单,先顺着他,让继之离婚娶骆诗,只要向骆老商量一下,暂时不公开婚讯,祁家就不会受到任何名誉上的损失,这件事,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相信骆老爷子为了达成他那个自私自利的心愿,一定会同意这样一个做法的。以不公开的形式结婚……男女双方可以各取所需。”

  祁梁得意洋洋的吐出一个能让在场所有人都想吐血的所谓的好办法。

  老太太气得一下子吹胡子瞪眼。

  祁凡冷笑一句,损了一句:

  “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喂,你怎么骂人啊……”

  祁梁不高兴的叫了起来:

  “要不然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这件事……骆家这是摆明要和我们玩。既然没有其他办法,又想让这件事压下去,我们还能怎么办?好在那老东西也活不长了,假结婚过个三五个月,事情就过去了,到时,继之要是喜欢骆诗,那就留着,要是不喜欢,只对骆时檀有兴趣,那就把人娶回来……要是腻了,一脚踹了也不是大不了的事……女人外头多的事……”

  最后一句说的很不正经,还挑衅的冲时檀了瞄了一眼,这人很想挑剥离间么。

  “老二,你胡闹够了没有?你这哪是在想办法,你这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

  老太太气倒了,猛得拍了一下桌面,喝住了儿子的后话。

  “妈,现在在胡闹的是骆家好不好……”

  祁梁撇了撇嘴,指向祁继说:“我就说,当初你就不该把骆氏救活。瞧吧瞧吧,白眼狼就是这么养成的。我们祁家这么帮骆家,那老东西不感激也就罢了,还反过头来想咬我们一口,真他妈就不该把他救

  回来,一早死了那才叫干净……哎,我说,侄媳妇,你可别瞪我,我说的是实情,要是骆厚予真死翘了,就那没那么多麻烦……要怪只能怪养大你的那位不是东西。什么玩意儿么……”

  祁梁说话,嘴上永远不留德。这人平常嚣张跋扈惯了,借着祁家的底子,在外常常嘴上得罪人。

  “二叔,骆家与我养育之恩,爷爷这一次这个做法的确很不道德,但我不会因为这样,就期望爷爷就此有什么不测才是幸事。您在外也是有身份和地位的名人,请您在说话的时候,注意措辞,没遮没拦的只会显示出你幼稚以及愚蠢的一面……”

  时檀忍无可忍回敬了一句。

  祁梁脸色微变,敢当面损他人的实在不多。他隐隐生怒,末了,却压下了怒气,勾唇一笑,露出了一脸的邪里歪气:

  “哟嗬,事到如此,你还向着骆家?”

  时檀挑了挑下巴,一脸不驯之色的回敬过去:

  “骆家永远是我的娘家。不管爷爷怎么看我。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你把人家当作是娘家人,人家可没把你当作是宝贝孙女,现在,骆老头眼里就只有骆诗,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偷了人家孙女婿的外人。为了他的宝贝孙女,他现在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件事,你最好弄弄清楚。至于在我祁家,我从来不觉得你这个人会比我们祁家的家族荣誉值钱!相信我,祁继也不可能会为了你这样一个外姓人,而置疼他爱他的爷爷于丑闻当中于不顾的……”

  祁梁扯了扯唇角,对于这个冒牌千金,他八年前就不看好,现在更是。

  以他的眼光看来,这样一个女人,凭其出身背景,根本已经配不上祁继。

  那时,他就纳闷,老头子怎么会看中这样一个丫头,以家族企业的权柄为饵,将祁继赶进了这一场奇怪的联姻里,直到如今,他才知道,原来老头子当年竟犯下过那样一桩丑闻。

  作为祁家的一份子,在共同利益面前,祁梁清楚的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所以,在他心里,理想的解决方式是:牲牺掉时檀换来家族的安稳。

  时檀的脸色因为祁梁的话而一白,转而看向了身边的目光深祁继,又瞄了一眼首座上的爷爷。

  这对祖孙感情深厚,老爷子是继之小时候唯一的依靠,老爷子很偏爱他这个孙子,而继之呢,也很敬重老爷子。

  在两选一的情况下,说真的,她无法确定祁继会作出怎样的选择。

  虽然知道他很爱她。

  可有些选择是无题的。

  就比如说,母亲和妻子一起掉入河里先救谁这个问题。

  两者有时是不可兼顾的。

  这一刻,祁继并没有跳出来表态,也的确很难表态,她也不可能逼他来表态。

  于是,她吸了一口气,微微一笑反击了回去:“也许,我的婚姻的确不如祁家的家族荣誉值钱,如果祁家认为我这个长孙媳妇没有任何价值,继而想要把我废了,只要祁继同意,我没异议。前提你们得让我弄明白爷爷这个一百八十度转变的原因。我认为爷爷不是那种爱强人所难的人。他的做法,总会有原因的。也许,他是遭人威胁了呢?”

  不到最后关头,她绝不放弃婚姻,以及对祖父的爱。

  “威胁?谁来威胁他?骆家又有什么好让人威胁的?”祁梁扯皮一笑。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事情肯定不像我们表现所看到的那样,请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查清楚的!”

  时檀坚信,只要坚持,就一定能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的。

  “祁继已经查了快一个月了,至今都没有任何发现,你觉得你能在最后期限内弄明白里头的原因么?”

  祁谏终于开了口。

  对于这个儿媳,他本来没什么好感,但梆架事件之后,他的看法在悄悄的发生改变。

  “能的!”

  时檀点头。

  “要是不能呢?”

  “要是不能,我会离开,绝不拖累祁继,拖累祁家……”

  语出铿锵有力,立刻引来了所有人为之侧目。

  祁继目光一动,依旧不说话,目光淡淡瞄了一

  眼一直沉默的老爷子。

  “不行,爷爷怎么能牺牲你和继之的婚姻,真要是查不出来,就把我交出去吧……我这个老爷子,还能有多少日子可活,你们不一样……有的是大好前途……不能因为我这点破事,而耽误了你们。”

  祁万重沉沉发话,对时檀,还是满怀关切的。

  “那怎么成,爸,您为我们祁家操劳了一辈子,我们做晚辈的要是眼睁睁看着你被判刑,祁氏誓必会受到重创,这绝对不行……”

  祁梁马上提了反对意见。

  “这件事,除非老骆肯放手,否则祁氏难逃一劫,与其让继之为了我被人摆布,不如由我直接来承担,毕竟那件事,是我犯下的,我得对这件事负责……”

  祁万重轻轻一叹,已然下定决心,不会再逃避,哪怕颜面丢尽,那也是他承担的结果。

  “我反对。”

  祁梁噌的站起冷冷叫了起来。这个人在外总是一副小人的模样,但对其父亲,他是敬祟之心,他没办法忍受父亲遭了这罪。

  这一刻,他眯眸,审视起祁谏以及祁凡:“爸对祁氏奋斗了一生,把爸推出去承担一切,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没有孝道的事,他妈的谁都别给我做……尤其是你祁继,从小,你就被二老偏爱,你要是他妈只顾着保护老婆,不把你爷爷一生的荣誉当回事,不把祁家当回事,我告诉你,以后,你别想再当好祁家这个当家人。我会尽其所能的让你过上鸡犬不宁的日子……”

  面对二叔那恶狠狠的凶光,一直沉默的祁继终于扯了扯唇角,再度说话:

  “二叔,世上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爷爷的事,我会处理好。婚我也不会离。不是还有三天么,你等着,我会给你们一个圆满的交待的……好了,今天话就此告一段落,爷爷,开宴吧,我饿了……”

  他的话,淡淡的,却透着一股子慑人魂魄的力量。

  祁继就是这样充满自信的。

  祁梁唇角勾出一道邪气的弧线:“OK,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你怎么逆转乾坤,玩一个双赢。”

  *

  离开书房时,时檀对祁继说:“只有三天,时间有紧,你确定我们能处理好这件事吗?”

  她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有了计划。

  结果……

  “不确定!”

  他淡笑。

  “放心,我另外有解决的办法,想让我离婚再娶,那是不可能的事!这辈子,我赖你肯定是赖定了……”

  言罢,他低下头吻了她。

  她笑,不再多问,也没办法再问,昏昏沉沉中,她感受到的是他的柔情似水,无比汹涌的淹没了她。

  嗯,这个男人,她已深爱上,他不会放手,她也不可能放手,任何困难都会过去,她相信,他们肯定会一起走进地老天荒的。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