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231,那一年,她发誓要做他女人

   “安吉拉,随便接听别人电话的行为,可真不太好!祁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私人物品。尤其是私人电话,他很忌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病房门口处,杰米眯眼看着,走上来,一把祁继的手机捞过来——祁的手机设有指纹锁,但接听不需要解锁。

  一般来说,他身边的人,除了特别授权,比如说程航,其他人都不会随意接他的电话。但安吉拉这个人,常常不按常理出牌褴。

  安吉拉斜眼瞅了一下,傲傲一扬眉,转身要走。

  “谁的来电?”

  杰米扬了扬手机问,拦了去路。

  “骆时檀!”

  安吉拉没打算遮遮掩掩,神情坦荡。她是那种敢做敢为的人。

  这是她性格上最可爱的地方鲎。

  杰米的眉,立刻拧了两下:“你都说了什么?”

  “你肯定不会想知道!”

  安吉拉露齿嗤笑,似乎有点得意,语气则很不以为然。

  “安吉拉……”

  杰米很不满她那种态度,想要劝她几句——安吉拉的做法,有可能会让火焰盟的内部团结出现危机。这是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Stop!”

  安吉拉忽沉下了脸: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管阿眠的事,是不是?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把阿珉当作自己的女儿在看待!没一个做母亲的,会忍受自己的孩子受到不公的对待。祁继欠阿珉一个公道!”

  她总是那么的理直气壮。前老大很头疼她这个臭脾气。也只有山姆可以治她,可惜山姆死了。这些年,她倒是收了敛几分。只是现在,她这个恶劣脾气,好像呈现出了一股子愈演愈烈的架势。

  杰米实在有点难以苟同:

  “所以,你自私的想毁掉祁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

  “如果骆时檀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放心,不管是我,还是阿珉,都不会成为他们婚姻的暗礁!你也不必在那里为他们着急。经得起风雨的婚姻,才是完美可靠的。就像你和玛丽的婚姻一样。一击就碎的婚姻,绝对不值得他去维护。”

  扔下这一句,安吉拉往外走了出去。

  杰米想叫住她,张了张,到底还是没有叫。

  他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转身出去,乘了电梯到达底楼,径直来到一处百花齐放的花圃前。

  此刻,祁继正倚着一棵树,目光静静的望着西天红霞收尽处,而韩珉,则坐在轮椅里,身上盖着一条紫色毯子,正深深的望着祁继,目光是缠绵的,深情的。

  杰米看得想叹气。

  祁继这个人,他跟他这么多年,怎么一个为人,他是清楚的,绝对是一个具有领导才能的人才。

  至于韩珉是怎样一个女人,这些年,他对她,多少也有了点了解。

  单看两个的相貌,绝对是登对的。

  可别人的认为没有任何意义。

  祁继的心,一直长在别人身上。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韩珉的爱情注定是悲剧性质的单恋,这已经在这八年间赤~裸裸的体现出来。

  可偏偏安吉拉还鼓励她去追求那几乎不可能的爱情。

  真是疯了要。

  “你最好打个电话回家。安吉拉刚刚接了你的电话!”

  杰米把手机扔了过去。

  祁继目光闪动了一下,轻松一捞,就把手机给抓到手上,淡淡瞟了一眼身边神情深深的韩珉之后,转身解锁,果然看有已接的来自时檀的电话——刚刚他在楼上接电话,完事后,韩珉说要下来坐坐,他抱她坐上轮椅时,把手机放在边上忘了拿。只不过短短十分钟时间,安吉拉马上见缝插针的搞起小动作。真是家贼难防。

  他拨通了这个号码,明知韩珉在身后看着。他才不管,反正,他得和她说明一下,不想有误会,也不能有误会。

  电话很快通了,却是一阵沉默。

  “喂?时檀!是我!”

  他轻轻陈述。

  那边终于有了低柔的声音回应:

  “嗯!我知道。除了你,还有谁解得开这个指纹锁。”

  正是如此。

  “你刚刚找我?”

  “嗯!”

  “有事?”

  他细细辨着她的嗓音,想确定她的情绪有没有受到影响。安吉拉现在就像一个危险份子。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现在在哪?”

  她的声音比较平静。

  “我在医院,安吉拉应该有告诉你!”

  “对!她告诉我,你和韩珉在散步!”

  这话,太有深意了。

  “可以这么说!”他不否认。

  “哦!那什么时候回家?我刚到家,文姨问我晚上让厨房准备什么菜,我就想问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让人给你准备!

  ”

  话题转的有点快,她似乎是想把那个事实忽略掉,最后还着重补上了一句:

  “早点回家,我有话想对你说!”

  祁继想了想,看了看天色:“我恐怕赶不回来和你一起吃饭了。”

  “打算在医院用餐?”

  “不一定!”

  他慢慢往远处小桥边上走过去,把他和韩珉之间的距离拉大:

  “我想和韩珉,有话要说。回头,我另外有事要去忙。十点前估计赶不回来。你和小白吃了早点睡觉。不用等我!我到家肯定会很晚。别等我!”

  清风雅苑,时檀凝神想了想,她的心情虽然因为安吉拉的电话短信变得很糟,但现在,因为他的来电,已然渐渐平静了下来。她明白祁继打这个电话的意思的:来交代他的行踪,来表明他没有私心。

  若不是在乎,他就不会打这通电话。

  情绪,莫名就好转了许多。

  陷入爱情里的男女,就是这么容易被自己深爱的人牵动情绪。

  “哦……阿珉现在这情况……合适吗?”

  中午的时候,他说过会和韩珉说清楚,想来他傍晚过去应该是这个意思了。

  “嗯,长痛不如短痛。我不想让她再误会下去!”

  “说话婉转一点!”

  她叮嘱。没有再说其他。

  “我会的!”

  他的声音温温的,和中午和安吉拉说话的语气完全不一样。

  玛丽说过:祁继对火焰组的所有成员,就如同是自己的家人。韩珉与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他对她好。如今韩珉告白了对祁继的爱慕之情,他在这种情况下拒绝韩珉,对于韩珉来说无疑会是一记很重的怆伤。

  那本是一个高傲的女人,她突然觉得,韩珉经此一事之后,恐怕不可能再留在火焰盟了,估计祁继也不会再挽留她。他们可能会就此分道扬镖。

  世上无不散之宴席。

  *

  祁继挂下通话键,望了一眼渐渐呈现出青灰色的天空,转身,一步一步重新回到韩珉身边。

  相隔没几步,他站定看着。

  韩珉的气色不是很好,到底是动了手术,出了那么多血,少了脸颊上那两团红润,这让她看起来有点楚楚可怜,不若以前那样火辣强势,而多了几分女人的柔弱。可他没办法去怜香惜玉,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的心,一直没有把她装下。

  “急着回去吗?”

  她轻声问。

  “不急。”

  “你要和我继续中午的话题么?”

  韩珉有一种不好的预兆,心情一下变得很糟糕,总觉得他会法尽办法的来撇清关系。

  “嗯,你想知道的过去,我可以一五一十说给你听!”

  她很想说:我能不听吗?

  因为她有点害怕真相。

  可她到底没有退缩,点了点头。

  祁继拨了一下电话出去:“喂,扎布诺,到了没有……我在花园这边……嗯,我看到你了……我在这里……”

  他转了一个方向,迎着朝南的方向。

  “嗨,老祁!”

  距他们三十码的地方,有个高大的男人在冲他们走来,一手高高扬着,一手挎着一个包,几个纵步,就来到了他们面前,速度非常的灵敏迅猛。

  这是一个很魁梧的男人,身上穿着一身迷彩服,笑容大大的,上来就和祁继来了一个大拥抱。看得出,他们很熟络,关系很好。

  “这是韩珉。”

  寒暄后,祁继给那个男人介绍起她来。

  男人的眼睛莫名发亮,露出一脸震惊的样子,绕着她直转,惊叹:

  “天呐,你居然真得还没死啊!太不可思议了……我一直以为你死了呢!这真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快快快,快告诉我,你是怎么逃过一劫的?”

  说话间,他忘情的上去抱了她一下,神情显得很激动。

  “扎布诺,韩珉身上有伤!”

  祁继看到韩珉皱了一下眉,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哦,对不起对不起!”

  扎布诺松开:“我一时忘记了!”

  祁继连忙介绍起这个热情有点过头的军官来:

  “韩珉,这是札布诺。他是裔族人。我在服兵役时的战友。”

  “你好!”

  韩珉伸手和他握了握手,疑狐的看着,反问:

  “我们,认得?”

  “哎呀,我差点忘了,你失忆了。”

  “对!我失忆了!现在我不认得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韩珉努力想着,就是没办法在记忆里寻找到他这张脸孔。

  “我们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认得的?”她问。

  “十几年前在雅各布啊!真是奇怪的厉害了

  ,老祁到底是从什么地儿把你给挖出来的呀?”

  札布诺再度好奇的问了一句,没等回答,他又接下去感慨了一句:

  “居然会把以前的事全给忘了?”

  “嗯,全忘了!”

  她闷闷道。

  “就连缠着老祁非要当她女朋友那些事,你都不记得了么?”

  他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为的是加以确定。

  她又皱了一下眉,因为那个“缠”字,随即摇头:

  “对,完全不记得!”

  “倒是真可惜了……那会少掉不少乐趣的。你是不知道,当初时候,除了你,我还真没见过其他人能把老祁整的直跳脚的时候,有意思的不得了……”

  回想当初,扎布诺忍不住哈哈而笑,笑声非常的爽朗,带着念念不忘的味道。

  韩珉怔忡了一下,看向祁继,非常好奇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

  “到那边去说吧!”

  祁继指指前面的凉亭,一边推着韩珉过去,一边述叙起当初:

  “十二年前,我还在A区特种营,有一回我接到任务,带了一个分队去了雅各布,一去去了好几个月,至于执行的是什么任务我就不说了。

  “当时,我们一共去了六个,我是队长。

  “扎布诺是其中一个……另外还有四个,其中两个在撤退时被炸死了,另一个因为伤残已经退役,就扎布诺和和另一个名叫阿堪的还在部队。

  “扎布诺喜欢拍摄,曾在雅各布地区拍过不少照片,以及各种视频,撤退的时候多数被毁掉了,仅留了三四段带回了国。你可以看看。那几段视频,都有你的存在。

  “那时,你挺爱和扎布诺他们玩在一起的。和我们每个战友的关系都挺好。”

  札布诺在祁继的示意下,走到一只石桌边上,把手上的电脑包取出来,井井有条的将那些珍贵的资料放了出来——

  韩珉看了第一段视频,是祁继过生日,六个男生外加一个女生在开篝火生日会。

  画面上,篝火很亮,在夜色里熊熊燃烧着,火焰随风摆动着。

  几个年轻人围着火堆又唱又跳,小女生时不时会辣舞一段。

  等这女孩子疯够了,年轻的扎布诺,走上去笑着问女生:

  “阿珉阿珉,你倒说说看,你打算给咱们老大怎么一份生日礼物。”

  女生嘻嘻笑的看着一直酷酷喝着脾酒的祁继,眼底放着算计的精光,突然跳起来,高声宣告:

  “我要把自己送给他!我要做他女朋友!名副其实的女朋友!小朗,你说好不好,好不好……今天,我们就洞房……”

  祁继一口酒喝岔了,咳了几下,急急忙忙拍掉她那双乱揩他油的手,白眼道:“都跟你说了,我是有媳妇的!坏妞,你再闹,小心我把你踢出去!到处有的是男人要你,你至于缠着我不放的吗?”

  “你瞎说,你瞎说,阿布说过的,你没媳妇,也没女朋友!你也从来不给女人打电话!”

  “他们知道个屁!”

  祁继骂了一句。

  这时,边上有人嘻笑插了一句:“阿珉,老大通常只和男人通电话。”

  女生瞪大了眼:“不会吧,你们在暗示他性取向有问题?”

  “滚!一个个都坏到肉里了!”

  祁继好气的叫了一句。

  女生追着他,借着酒意直嚷着要帮他验证一下生理有没有问题。

  祁继一闪再闪,最后忍无可忍,终把她给梆了,自己则闪到一边偷懒睡觉去!

  边上,几个男生捧腹大笑:

  “没见过这样的。”

  “对啊对啊,老大,你就从了吧!让她验验也好……”

  “是啊是啊,老大,老大,你这是在给谁守贞操啊……不值得的……”

  女生则躺在青青草地上,脸不红气不喘的大叫出了她心头的愿望:

  “战朗,你等着,你等着,我当你女朋友我当定了,这辈子,你别想甩掉我!我要是不能把你攻下,我就不姓韩。我发誓,我要给你生儿子养女儿……我要让你彻彻底底成为我的男人……我要成为你结婚证上的那个女人……我要嫁给你……你逃得了今天,逃不过明晚。我吃定你了……我要摆脱处~女这个讨厌的身份……我要定你了……”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

  男生们倒地翻笑,笑得折不起腰。

  祁继在睡觉,没理一下。

  第二段视频,是韩珉的一段自白视频。时不时,她还会和拍视频的扎布诺说上几句,主要是她想通过这段自白来向某人告白。整个拍摄过程,她和扎布诺,嘻嘻哈哈,非常友爱。

  这段视频可以折射那样一个事实。祁继始终没有接受她。

  ……

  第四段视频,是三座高高隆起的新坟,祁继蹲在一个小碑前,沉默不语。他那受伤的手指,正一笔一划,抚着碑上刻着的那一行字:小小女朋友韩珉之墓。

  气氛显得有点悲凉。

  这时,边上,有人低低道了一句:“小处~女,你安息吧!老大终于承认你是女朋友了。虽然是在你死后。但我想,你要是在天堂知道了一定也会感到高兴的……来世要是遇上他,我一定帮你给他下药,让你如愿如偿吃掉他……让他怎么赖也赖不掉你……”

  韩珉看完这四段视频之后,脸色惨白如霜,久久不语,这足可以证明当年种种,和她想象的完全是两码事……

  但,看得出来,年少的时候,就非常痴迷祁继。

  那个时候的祁继,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邪魅味,唇角噙起那么一抹弯弯的坏笑时,又酷又邪,整个人简直就是天使和恶魔的结合体。不像现在,优雅,尊贵,一派商业骄子的气场,能给人一种王者霸气四射的震撼力量。

  只可惜,她再怎么缠他,他始终没有松口让她做他女朋友。

  从这四段视频可以看出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的关系,清如水。

  直到她死后,他才给了她那样一个出于安慰性质的女朋友的身份。

  他们真的什么关系也没有。

  她觉得很狼狈,看罢,沉默,仓皇离开。

  *

  祁继离开医院时,脑海里留下的是韩珉拼命滚着轮椅黯然离去的孤独背影。

  这件事算是解决了,但他知道他到底还是伤了她的心。

  知道她喜欢他,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之后,他一直小心的保持着距离。

  本来,他以为,她会渐渐死心,谁能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

  人算总是不如天算。哪怕聪明如他,也逃不开老天的玩弄。

  祁继没有在医院用餐,而是去了A区,他还有一些事要和莫尧之谈谈——萧睦被他们抓了回来,现在他正被关在A区的军用监牢内,并且,他要求见他。

  “现在我来了,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谈?”

  晚上八点,祁继坐定在他面前,淡淡的问。

  萧睦冷冷看着他,唇角挂起讥笑:

  “要是爷爷知道,他最疼爱的孙子是个冒牌货的话,不知他会怎么对付你这个居心不良的神秘物种?”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