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244,爱在雾都,美在日出(幸福生活)

   祁继醒得很早,是一个昨晚上设置好的闹钟,将他叫醒的。

  他第一时间按掉铃声,打亮床头小灯。

  时间指在四点半,他下床,往窗外探看,天地之间,黑茫茫一片,万籁皆俱寂,黎明还笼罩在神秘的夜色里峻。

  他去洗了一把脸,然后重新坐到床头,看着依旧睡的香甜的妻子,那孩子式的脸孔,隐隐泛着笑意,不再像八年前,即便在梦里,眉心也会深锁一片解不开的愁思鲫。

  现在的她,是快乐的。

  那种快乐发自内心,能深深的感染他,并影响到他。

  他只需要看着她,心头就泛起一片柔情蜜意,嘴角的笑意,会跟着上翘。

  那是他一直渴望得到的美满幸福,如今,已被他拥抱在怀。

  他能真实的拥住她,亲吻她,那是触手可及的幸福。

  愉快的思绪,在游走,而他的唇,也跟着落到了她唇上,浅浅的一吻,不断加深,再加深,直到感受到她的回应,彼此的气息,会因为激情燃烧而紊乱。

  末了,她在他深情的凝睇中,悠然醒来,长长的睫儿轻轻颤抖。

  那一刻,他把笑容扩大,然后用一种微微带着沙哑的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低低的问:

  “檀,要不要去看日出?今天天气会很好,日出会很漂亮!”

  四周灯光很朦胧,时檀发现自己正勾着他的脖子,眨了眨有点迷糊的眼睛。

  那一刻,他有感觉他的唇,正在肌肤上游走,带来一阵阵了异样的***动。

  她笑着捂他作乱的唇,心里想到了这样一件事:

  八年前,他们也曾一起看过日出,10月18日,那天是她的生日。

  以前每年生日,是骆叔和以淳给她过的,爷爷还会给一个大大的红包,骆叔会亲生下厨给她下一碗好吃的寿面。

  时檀最喜欢吃骆叔煮的面,非常的好吃。但他也只有在她和以淳生日的时候,才会亲自给煮一碗,其他时候,他不太喜欢下厨。

  八年前,骆叔死,以淳入狱,爷爷远在国内,那是她人生又一个黑暗的年份。所有爱她的人,都不在她身边,天地虽大,她却是一个没有人爱的孤独子。

  她并认为会有人记得她的生辰是哪一天。

  当然了,与她而言,不记得最好,那会少却一些追思的黯然消魂、痛断心扉的悲伤。

  想到那一天,就会想到整个蜜月生活。

  2002年10月的上半个月,时檀的生活可以说,完完全全是被祁继左右着的,他以他的强势,合法的进入她的生活,不断加深他存在她生命里的痕迹,带着她游遍伦敦的十大游览地,让她几乎忘了时间是如何过去的。

  每天,他都会把时间排得满满,让她这颗年轻的心,找不到任何空隙的去追忆去伤感,让她总是忙着吸收各种新的知识,新的养料,新的新闻,而不知不觉就把疼痛沉定了下去。

  那些日子,白天,她总是那么的忙碌;夜晚,她都会睡得很沉……

  10月15日,他开始不满足在伦敦附近走动,而带着她去了约克。

  那两天,他们逛了约克大教堂,上了克利福德塔,参观了约克博物馆……

  一路之上,马不停蹄,他会把行程设计的又充足,富有情趣,又不会让她因为四处奔婆而现出旅行的疲惫状况。

  10月17日下午,他们乘飞机去了爱丁堡。

  第二天,10月18日清晨,他拉着她起了一个大早,去看日出——那是她看过的最最美丽的瞬间,并且,她还有用相机将它永远的记下。

  然后,他带着她在一处私人马场内,挑了一匹非凡的骏马,与她同乘一骑,迎风驰骋,在一片无垠的草地上,呼吸新鲜的空气,感觉速度在血管里燃烧而带来的激情。

  再然后,游览爱丁堡城堡,一起走过了皇家哩大道,还到威士忌中心免费品尝了纯正苏格壮威士忌,逛了荷里路德宫……

  那一天,一整天,她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一路一路,他不断的给她讲解每一个古迹的历史,让她沉浸在浓郁的异国文化中不能自拔。

  等回到

  酒店总统套房,她觉得整个人就像撒了架一样,洗了一个澡,本想睡觉,套房门外有人按门铃。

  她去开门,酒店服务员,挂着温馨的微笑,将一个精致的生日蛋糕给送了进来。

  那时,祁继正好洗澡出来,看着她对着蛋糕发呆,招她回魂,解释说:

  “本来,十八岁,是该大办的,那是成年的标志,但我想,以你的心情,肯定不爱和一大帮陌生人度过这样一个日子。所以,我就一切从简了,让你玩得愉快,就够了。之前,我和爷爷打了电话,听说你喜欢冰淇淋口味的,我就让人简单弄了一个……祁太太,生日快乐,请接受我这一点点小小的心意……”

  她回头,看着他,在那样一个异国他乡,这个陌生的丈夫,以他异样的温存,一点一点在拨动她的心弦,令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她曾问他。

  他温笑,笑的耐人寻味:

  “要是连这件事都不知道,我怎么做你丈夫?”

  他的心细,令她半天说不出半句话。

  午夜12点前夕,一条挂着幸运星的水晶链子经男人之手,挂到了她的手腕上。

  他说,那是生日礼物,可以给她带来一年又一年的好运。

  简约而大方的款式,甚讨她的欢心,令她没办法拒绝这样一份好意。

  之后,两个人一起分食了蛋糕,开了一瓶红酒,一起庆生,说了很多话,天南地北,他用多种语言给她说:生日快乐,令她打心眼里感叹他的博学……

  那夜,她喝得有点小醉,和他聊的很开,再后来,好像是他给抱上了床,不过,他并没有借酒乱性,依旧是她睡她的,他睡他的,井水不犯河水。

  他在这方面保持着一种让她很放心的君子风度,这令她无比感激。

  如今,回忆那天时,犹如做梦。

  时檀眨着眼睛笑得美好,终于还是跟着他再次去看了日出。

  清晨,轻雾萦绕中,她坐在轮椅上,他坐在石椅上,在一处视线绝佳的观景点,等待红日腾口而出。

  她靠在他肩上,有点犯困,虽然睡了那么久,可还是累,哈欠打得连连不罢休。

  他见状,说:“既然想睡,为什么答应要过来?”

  她笑笑,将手插在他的口袋以取暖,说:

  “难得你这么闲,也难得你这么有兴致……我岂能扫兴!”

  祁继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喊她这么早起来的,毕竟,现在她的身体状况,没办法和正常时候相提并论。

  “错了,我和你在一起,会总有这么有兴致的!你要是困,我们回去继续睡觉去!”

  她摇头不同意,脸上则带着一抹舒服的笑,一顿之后又意味深长的接上话说:

  “十年之后,你再来说这前半句话比较有意义。年轻人爱玩浪漫,岁月一长,人们更注重的是生活常态,实实在在的过日子。如果爱情淡去,看日出,会是一段年少轻狂、且有讽刺意义的回忆。”

  这话,好像有点煞风景。但却是她的感慨之言。

  他静静的嚼着那句话,好半天才回答:

  “我们好像已经一起走过了八年!”

  时檀听着又一笑:

  “那八年不算!等我的皮肤皱起鸡皮疙瘩了,你再试着说这句话。也许我会更感动!”

  再十年,他四十二,她三十七,那时他们青春已不少,还能不能现在这样恩恩爱爱,那会是一个未知之数。女人青春易去,而男人却是越老越香醇,尤其是像这种事业有型的男人,太容易被年轻的皮囊,猎取了目光。

  祁继自是听得懂的。

  这世上,真正能相守到老依旧情深如故的富贵夫妻的确少见,她的话里多少带着对未来不确定。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不死不休,总有变数。

  可他相信,他对她心,不会变。

  “真要是这样,八年前我娶的应该不是你。单论长相,比你长的更好的,我不是没见过!”

  他轻轻说。

  “你娶我是因为我是当年的小昙。”

  “对啊,你是当年的小丫头,所以,我对你割舍不下,情根深种,爱得死去活来。如果,我们用透过现像看本质这个理论来看待这件事,你认为这能说明什么?”

  “什么?”

  她懂他的话的深意,却故意装出一副不懂的模样。

  “装笨是不是?”

  他叹息敲她脑门。

  她笑着捂捂疼痛处,轻轻承认:

  “是,我知道的!只是不想回答罢了!哼,你呀,就爱借我嘴来彰显你的形像!”

  “快说!”

  他无比热的催她。

  她笑着点点他的唇:

  “念旧!你就是想让我赞你是个念旧的好男人嘛!”

  他顿时笑了,双眼闪闪发亮,还用鼻子蹭蹭她的鼻尖:

  “对啊,我只对你念旧。只对你好,只要你给我生儿育女,只爱给你一个人暖床,等头发白了,牙齿松了,我还是这样……“

  日出东方,他在第一楼阳光中给她早安吻,说着一连串肉麻兮兮的情话。

  对,是情话!

  非常非常的肉麻。

  时檀听得都要双耳发烫,心肝乱跳!

  哎呀呀,她要生出满身的鸡皮疙瘩了……

  他呢,笑着越说越起劲儿……

  她想捂住他的嘴,忽又觉得偶尔被肉麻,也是一个有趣的人生经历,她怎么可以生生错过了它?

  再后来,他念起诗来,具有浪漫主义的英文诗,由他嘴里冒出来,那真是该死的动听又合乎意境。

  哎呀呀,谁说这家伙不解风情?

  但看他愿不愿意罢了!

  *

  时檀觉得,当他们回到英国这一座精巧的小庄园,时间似乎一下子变慢了,一切纷纷扰扰好像一下都远去,生活变得恬淡而精致,浓郁的庄园气息,就像那淡淡的雾气,无比优闲的将他们围绕,让他们感受到了一份宁静和安谧。就像身在世外桃园,因为与事无争,一切变得惬意多姿。

  唯一遗憾的是,她现在还需要轮椅,两个人没办法漫步在花田,嘻笑追逐于花间。

  不过,这点小小的遗憾,祁继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今天的他,不是祁氏那个咳一声可以震动整个商海的商业巨人,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在享受迟来的蜜月的寻常男子,既便只是一个简单的日出,他也能赏得不亦乐乎。

  当太阳从天地之间跃然而出,天地之间被耀眼的红霞照得炫丽多彩。

  祁继饶有兴趣的玩了自拍,将心爱的女人无比自得的搂在怀里,选了几处漂亮的背景,摆了几个POSE,张扬着幸福的笑容,无比帅气的拍了几张自拍照。

  她看在眼,掩嘴而叹:

  “原来你也有这么臭美的时候。祁先生,你已经三十二岁了,好像已经过了臭美的年纪了吧!”

  祁继回答的理直气壮:“年少该轻狂时,我在装少年老成,在没有遇上你的时候,我错过了臭美的最佳年纪,现在我在谈恋爱,和心爱的女人一起臭美,那是我的权力,你有意见?”

  不,她没有意见!

  她爱死了他臭美时的显得无比年轻的脸孔,喜欢被他捧在手上的滋味。

  他们互拍了很多照片,他的少一些,她的比较多,他爱极了一次次诱惑她笑,然后,一次次***,定格她美好的瞬间。

  回来的路上,时檀忙着补睡,祁继呢,则欣赏着那些照片,脸上的笑弧,一直没有消退过。最后,他挑了一张朦胧唯美的直接发上微博。

  祁继玩微博已经好几年,他在微博圈内有着强大的粉丝团。闲来没事,他就会往上头发几条感慨。每一句字数不会很多,却是字字如珠玑,超极的经典。常常一经发布,就会被狂转。粉丝之多,要数好长一串零。但他很少发照片。距上一张照片足有四年。

  上一张照片

  ,是他和东艾传奇人物佟庭烽一起登山的合照,两个非凡的男子穿着登山装在世界最高烽上一起笑看天下,那一副睥睨世间万物的模样,是那样的意气焕发。

  这一次,他晒的是幸福亲密照:

  时檀只照到了半张脸,唇线勾的极为好看,唇色不点而亮,而他则在微笑,笑容无比的明净迷人……

  适时,又有几丝阳光照在他们脸上,无比的富有意境美,特写的非常有艺术感。

  上传之后,他在下面编缉了一行字:

  爱在雾都,美在日出。2011,我们回归幸福。

  一经发出,惹来无数人浮想连翩!

  有人认出来了,这是祁太,送来祝福;有人在猜忌,这是哪个小妖精,勾了祁总的魂魄;有人嫉妒,不敢相信祁总也会秀恩爱……

  那些对于时檀来说,都不重要。因为她从来不刷博。

  这段日子,她甚至很少上网,忙着她该关注的其他事。

  观日出回来,迎接他们的是一场丰盛的早餐,小白托着小小的下巴,很是郁结的看着他们,这对夫妻居然撇下他,自顾自玩儿,完全不把他这个心肝宝贝不当一回事,这真是太太太让他伤心了。

  时檀见状,笑着哄了好一会儿,才让小白终于转恼为笑。

  “餐后,我们去第六武馆看望师父。”

  早餐桌上,祁继提了这件事,最后很慎重的另加了一句:

  “你看怎么样?”

  时檀笑笑,他这一声询问,明显是有点画蛇添足了。因为他答应过以后凡事得和她商量一下,结果今天他又自作主张了。不过没关系,她并不打算找他麻烦。

  “我没意见,只是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时檀问,床头柜上有不少文件资料,她刚刚瞄了一眼,好像这边在和人打官司。她知道他有他的事要去忙。

  “今天一整天时间留给你和小白,明天开始我会有几个会议要开,就不能陪你了!到时,你要是觉得闷,可以去第六师父那边坐坐,要是觉得累,那就留在家睡个午觉。我会让杜汀陪着你们……”

  他擦擦嘴巴,已经吃饱,拿起边上一叠公司资料见缝插针的又看起来。

  时檀看得出来,他一起很努力的把时间空出来,只为了陪她。他有太多工作要做。

  “祁继,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差遣我。看你这么忙,有时候,我觉得,我一点也帮不上你忙,有点不配做你的妻子……”

  她说的认真,因为她不想成为一个没用的祁太太。她希望她可以为他分忧解难。

  祁继抬头看她一笑,很高兴她有这样的自觉,他放下报纸,指指她的鼻子:

  “现在,你的重任是把自己养好……”

  后半句,他凑到她耳边,说的很轻很轻:

  “除此之外,偶尔陪我解解闷,睡睡觉就行……”

  “……”

  哦,要不是儿子在边上,她真想掐他:太具有暧昧色彩。

  他笑容坏坏,啄了她一下,欣赏她脸上淡淡的红晕,手指忍不住在上面打了一个圈:

  “快点好起来,总会有事让你忙的……我的女人,不是做花瓶的料,但想要不做花瓶,就得把自己保养好。你的身体对我来说,是关乎一辈子‘性’福的资本。之前八年,你过的太辛苦,现在,你就该养在我身边好好享一下清福……你有福,我才有福……”

  意味深长的语句,让她很想仰天长叹。

  遇上一个能说会道,能坑会骗的男人当老公,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哎呀呀,为什么她有一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呢?

  郁闷,同时又幸福……

  这是怎么一种矛盾而又能让人浑身酥软的美妙滋味啊……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