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247,行尸走肉,她被击垮(还有更新)

   “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外头说你打掉了肚子里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孩子,又……给他戴……唔,给他戴了绿帽子,最后闹得很僵很僵才离的婚……檀,真相真是这样的吗?”

  一间茶室,茶香四溢,婉转的轻音乐在静静的流淌,时光在这里变得典雅,散发出了淡淡的超法脱俗的韵味。

  一双精致的美丽女人面对面坐着,正在斟茶的这位,落落大方,眉目之间透着一股让人不可逼视的英气,她叫宁敏,她的丈夫叫佟庭烽,是东艾国现任首相峻。

  此刻,她在审视端坐于对边的骆时檀,温和的目光,透着一股子犀利之色,手上斟茶的动作,跟着顿了顿。

  宁敏和骆时檀,并不熟悉,关于她的故事,多数来自她丈夫佟庭烽对于祁继的了解。不过,有些相对*的事,佟庭烽并没有提及。

  今天,她和骆时檀在这一座美丽的东艾国都琼城巧遇,之后,俩人相约喝茶,说了说自巴城一别后各自的生活。

  在宁敏的认识里,骆时檀是一个温婉娴静的女人,看上去很时尚,只是眼神常常会流露出哀伤,平静的脸孔下,深藏的是一颗无比敏感的心。

  她不清楚,曾经失败的那段婚姻,到底让她受了多重的伤。

  相识的这段日子,她从来不提她的过去,今天也不受了什么刺激,居然愿意敞开心扉说起了她那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如烟往事鲫:

  从她接受任务回国想要离婚这件事说起,时不时将她和祁继如何结婚,小时候又是如何认得的过程,穿插其中。

  当故事徐徐展开,曲折离奇的事态发展,深深惊到了宁敏,与此同时,她更以一颗细腻的心,感受到了骆时檀内心那错综复杂的感情变化。

  最初提到祁继时,她的语气是咬牙切齿的,似乎对祁继满怀着恨意,在提到他不肯离婚时,更是愤慨的;讲到被迫签定协定时,则是无奈的;小白身世曝光之后,她的心是彷徨的;为了小白而不得不放弃离婚时,是认命了,对于祁继的态度也悄悄发生了变化;冒牌千金事件之后,她是满怀感激的,且渐渐对那个曾让她厌恶的男人有了依恋的情绪;说到研究基地爆炸事件时,是愿意同生共死的;慕以淳离开之后,她和祁继算是真正走进了热恋,那时他们彼此依恋,彼此珍惜,彼此感恩,因为有了对方,生命变得美好,透露出春的芬芳……

  只是宁敏没想到,最后,她会语锋一转,说:

  “伤我最深的,还是祁继……”

  语气里带尽了沉沉的忧伤……

  从她那双幽深的眼瞳里,宁敏可以感受到她的心,依旧在疼痛,并没有从过去走出来,虽然表面上看来她已经足够冷静,可事实上呢,并非如此,爱情和婚姻的双重失败,无比沉重的打击到了她。

  至此,她再没有往后说下去,那些促使他们劳燕分飞的原因,她没有马上吐露出来,以至于令宁敏不得不催问起来。

  以宁敏的眼光看来,那些所谓的已被人认可的真相底下,肯定另有故事。

  如果,祁继真的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爱她爱得那么厚重,八年婚姻,他一直在默默守候,那他怎么可能会犯那样一个错误,让一个他不爱的女人,怀上他的孩子?更因为那个女人,害死了他们的儿子?

  传言,骆时檀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最后出于报复心理,而流掉了肚子里另一个孩子,更以出轨的方式,让祁继失尽颜面。终闹得离婚。

  可宁敏觉得,事情应该会比外头所流传的更为的复杂:因为不管是祁继,还是骆时檀,都属于理智型人,在他们深爱对方的情况下,在短短一个月内,就把曾经所有情谊一笔抹煞,变化太快,难免会让人产生这样的怀疑。

  一杯刚沏好的茶汤,被宁敏推了过去。

  *

  骆时檀默默接过,闻了闻,盯着那色泽漂亮的液体,静默,久久难以找回自己的声音。

  纵然岁月流逝,总不能擦掉心头的痛,以及那永世无法磨灭的烙在心里的伤痕。而这些却全都源自祁家,源自祁继。

  她心里藏着说不尽道不明的苦,每当挖掘这些苦楚时,她的心,就会承受无穷的痛苦。

  泪水,很不争气的在眼窝里聚拢起来,喉咙被堵死了,她再也说不出话来。故事说到这里时,已说了一大半,本该拥有的幸福,却在得到之后,又被残酷的现实狠狠的摔了一个粉碎,老天爷再次无比可恨的愚弄了他们。

  一颗眼泪,啪嗒掉到了茶汤里。

  一张纸巾适时出现在她面前。

  微笑落泪,那是因为心里有强忍的悲伤。

  “要是不想说,就别说了!留待以后吧,现在,你的情绪,已经不合适再说故事。”

  宁敏是一个体贴之人,马上缓和了语气,中止了这个话题。虽然,她满怀好奇。可她不能在别人心上洒盐。这做法,太过于残忍。

  如果她愿意说,她会是一个最好的倾听者;如果,她不

  愿意说,她自不会勉强。

  最终,时檀什么也没说。

  半个小时之后,宁敏接到她丈夫的电话,和时檀拥抱了一下,就此离开。

  时檀没有走,独自坐在包厢内,望着窗外渐渐斜去的太阳,神思变得恍恍惚惚——

  看啊,一眨眼,一整天时间就这样在诉说往事中流逝了,可心头的痛,并没有因为得到分享而减少,相反,它在越演越烈,在折磨她如今变得脆弱、至今还没有恢复生机的感情。

  下午四点,时檀离开茶室,坐进那辆SUV,开始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游走,心,是空空的,就像被抽走了灵魂。

  她的思绪,一直游走在去年最最黑暗的7月。

  所有的不幸,皆从那时开始:在前几个月,她好像拥有了一切,幸福的就像生活在天堂;在这个月,她却可悲的失去了这一切……

  爱情,亲情,家庭,统统失去……

  她成了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索然无味的日子里煎熬,找不到任何生存的意义。

  不,应该说,最初的那几个月,她过的简直生不如死。

  若不是有以淳相伴,她真不知道要如何度过那些漫长的白天和黑夜。事实上,事到如今,她仍然没有彻底走出来。

  虽然表面看,浅浅的笑容重新回到了她脸上,只是谁又能知道每一个晚上,她都在恶梦里苦苦挣扎呢……

  “砰……”

  突然,车子发出了一记尖锐的碰撞,回过神,时檀赫然发现自己的车已冲过护栏,往逆向车道冲了过去。

  她一惊,急忙踩刹车,没用,车速太快,她没能控制住,车轮打滑,撞上了一辆逆向而来的豪车上。

  还好,那车的司机车技非常的好,在承受了一记重重的刮擦之后,很灵活的绕开了。

  不幸的是,她的车,并没有因此而停下闯祸的步伐,它开始和第二辆车撞上,而后,因为惯性,车身翻起,她的头,紧跟着重重撞向方向盘,气囊弹出来时,额头已有血水淌下,她的意识渐渐远离,失去知觉那一刻,车子已四脚朝天,而她被压在车内动弹不得。

  尘世间所有尖锐的声音,一下都远离了听觉。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

  如果真要是死了,那倒是解脱了。

  可她还是能感觉到疼,不光身体上疼着,心也在深深的被割疼着。

  神志是糊里糊涂的,她眨着渐渐要闭合的眼皮,似乎有看到祁继打开了她的车门,一脸惊乱的凑过来,帮她解安全带,想要将她里头挖出来。

  “不准睡,骆时檀,不准睡……不许闭上眼睛!”

  她还能听到他霸道的命令声,那么那么的凶恶,就像那天,他在知道她把孩子拿了之后那模样,恶狠狠,就像一头半个月没吃饱的狼,露着锋利的牙齿,想要将她整个儿连人带骨全部吞下。

  有股熟悉的琥珀松花香的味道,渗进鼻子里来。

  泪,莫名的从眼底溢出来,事至今日,她竟还是那么思念他。

  不,她不该思念他的。

  她痛苦的笑着。

  她不想思念他,可偏偏还是念着。

  那个男人,是她命中的劫数!

  她不该爱上他的。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