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51,他说:我需要你全部的信任

   时檀走进了酒店的卫生间,看着镜中受伤的脸孔:没有血色,那么的惨淡,白里透红的风采,不复存在,英气的柳叶眉,也已蒙尘峻。

  即便,这些日子以来,她有很努力的想振作,可骨子里的生机一旦被扼杀,想让它重新复苏,那不是短短一年时间可以完成的。

  她很清楚,现在的她,像极了八年前的自己。

  那时,她因为以淳之死,因为被施暴,因为意外怀孕,她跑去没有人认得她的地方,把自己整得人不人鬼不鬼。

  那时,她曾放逐自己,任由自己自生自灭,生死随天。

  所幸,她遇到了那对夫妻,更值得庆幸的是,她怀了那个孩子——那个曾令她无比憎恶的小生命,在最后那段与她呼吸与共,命运共存的岁月里,赐予了她重新开始的勇气鲫。

  不得不说,小白,是她开始新生活的力量源泉。尽管,他的存在,会让人记得那么一个难堪的过去。可,母子之情,的的确确成就了那时的她。

  只是,她如何能料到,多年之后,厄运会再次降临。

  这一次,更胜上一次,它无比沉痛的打击了她对生活热情。

  当生命里所所在乎的一切,一一离她而去,她不知道,她该如何去面对它的残忍。更不知道,未来,能不能出现奇迹,重燃她对生命的热情——

  小白已死,爱情已死,她所有美好的记忆,皆荒芜,散发的尽是死亡的气息。

  拧开水龙头,放了一盆清水,时檀往脸上不断扑水,似乎想冲掉那些让人极度难堪的画面。

  ……

  2011年7月18日,她在医院得到了那样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之后,老半天,她回不过神,也发不出半个声音。

  方桦看着生急,抚着她的肩,不断的安慰她,劝她:

  “必须好好的平心静气和祁继谈谈:别大动肝火,生气无济与事。

  “现在,最最主要的是处理好这件事,不声张是必须的。

  “当前的局势很微妙,祁继不能闹任何绯闻,他是莫家最大的支持者,在国内拥有着极大的号召力,他个人形象的好坏,会影响莫家在大选期间的竞争结果,从而直接牵动整个竺国未来政治走向。

  “这不是儿戏。”

  时檀没问方桦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她只知道,这件事一旦曝光,后果会很严重。

  正因为知道,所以她越发痛苦交加。

  那天上午九点,祁继姗姗而来。

  他是急步奔进病房的,甚至没敲门,就撞了进来,脸上带着焦虑之色,在看到方桦陪在病房时,深深吐了一口气,稳了稳气息,才走了进来,脚步跨得很大。

  “怎么样?”

  祁继见她脸色难看,便转头问方桦:

  “身体有没有问题?你刚才说的晕倒是什么意思?”

  “医生说是身子虚弱、疲劳过度、外加心力交瘁才引起的晕倒。多多休息,注意饮食,保持心情开朗,就能恢复健康。放心,肚子里的宝宝很好。”

  方桦让开,把情况说明了一下:

  “你们聊,我先出去。”

  祁继看着她离开之后,走到了病床前,一把牵住了她的手,深深的目光在她脸上来来回回的的巡视,英俊的浓眉微微锁起,带着解不开的疑惑,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手怎么这么凉!”

  的确很凉。

  大约是冷气开得太凉了。

  时檀可以感受到来自他手心上的温烫。

  那温烫,本是她最喜欢的触感,可现在,她却想收回手。

  他感觉到了她的反常,所以,那眉拧得更紧了,且加重了手劲,牢牢握住了她的:

  “告诉我,发生什么了?这一整个晚上,你跑哪去了?檀,你怀着身孕,做任何事,都得顾着自己点,没事要是闹失踪,你说你得让我多担心?”

  时檀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昨晚上,她失踪了一个晚上,按理说,他应该早就知道原因了。

  如果昨晚上,他有知道她没有回家,如果他有找她,那么他就应该知道昨天下午她去找过爷爷,爷爷就会会告诉他:她拿着日记去问二十二年前发生的那件事,然后,他就会很清楚的了解到那样一个事实:她已经知道当年事件的真相。今天,他见到她时,就该露出一些歉疚不安之色。

  可他没有。

  为什么他没有?

  只有两种可能。

  一,他太能演戏。

  如果,这真是演戏的话,那他绝对可以去得一个奥斯卡最佳演技奖。

  二,他昨晚没有回家,不知道她出事了,直到刚刚才知道她失踪了一整个晚上。

  好像只有这个理由,才可以解释刚刚他为什么会问出那样几个问题。

  如果是第二个可能,那么,问题又来了:他昨晚没有回家,一整晚时间,他去干了什么?

  是什么导致他失踪了那么久,且整宿的夜不归宿。

  从他现在的言行的来看,他对她身上发生的事,毫不知情,那才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他的话,透露出的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关心。

  是的,这一刻,她能感受到他的关心。

  这大约是因为她也不愿意相信那样一个事实,不愿意用已发生的真相,去诋毁他在她心目那个几近完美化的高大形象。

  她的心里,不断的在为他开脱。

  因为,他说过的,他和米芳菲没有任何关系。

  是的,他说过的,婚后,他从来没有出轨过。

  没错,他就是那么说过的:他很忠诚他们的婚姻,虽然那些年,他们各在天涯,可他没有乱来过,所有的绯闻,只是绯闻,并不是事实。

  她真的很想相信他。

  可事实上呢……

  他对她的确有撒了谎……

  只是现在,她不确定,他那一个谎,到底撒得有多大?

  她又该相信他几分?

  ……

  “你的眼神在告诉我,你有很多话要对我说……”

  祁继整个眉心完全蹙了起来:

  “檀,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昨天有事,没能打电话回家,你在生我气?”

  他果然没有回家。

  有太多太多难以解释的疑问困扰她了,她看着他,说的直接:

  “祁继,你有事瞒着我!”

  完全肯定的语气,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祁继的情绪变化,处变不惊,这是他身上叫人钦佩的品质之一。

  时檀平静的继续下去,用强调反复了一句:

  “这件事,很严重很严重。”

  一顿之后,再申明:

  “你自己说过的,夫妻之间要坦诚。你也向我保证过,除了我不该知道的机密,你不会对我无所隐瞒的……但事实上,你没有做到。祁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想,今天,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说明一下了:米芳菲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她很有风度的,没有歇斯底里的和他闹。

  当然了,她不是那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越是理智的人,面对矛盾时,越会表现的理性。

  祁继的反应,从头到尾,没有变脸,但他没有马上开口解释,也没有追问,那表情,更像是在斟酌,该怎么来阐述这个问题。

  如果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问题,他应该直接了当的呵斥:这是无稽之谈;他没有反应的另一个意思可以理解为他是在向她默认,确有其事。

  她因为他的沉默,心变得更乱。

  “为什么不说话?我要知道真相!”

  她加重了音量。

  祁继低着头,轻轻的搓着她手指上的婚戒,两枚婚戒,灯光下交相辉映。

  “时檀,我需要你相信我!”

  低低的,他没有解释,只有要求。

  “哦,是吗,你要让我相信你什么?”

  她按捺着,反问。

  “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他抬起了头,目光坚定:

  “我需要你全部的信任。你可以给我你的信任吗?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别信。你能给我吗?”

  四目交接,她在他眼底看到了他渴望她信他的期望。

  时檀至今记得那时祁继说这句话的表情,那么的热烈,那么的希望得到她的信任。

  可在经历了日记真相之后,她已经不知道要该怎么信他。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自己没有发现这本日记,那样的话,她还可以自欺欺人的深爱下去,可以没有原则的去信他。至少在发生米芳菲怀孕事件时,不会马上就对祁继产生怀疑心理。

  偏偏她就是看到了,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又爆出了这样一个消息。

  “我不知道!”

  她轻轻的吐出这四个字。

  他审视着,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有电话进来,而被迫中断,而不得不松开她的手,去接电话。

  时檀闭了眼,觉得累,一宿未睡,她止不住昏昏欲睡。怀孕本就让她嗜睡。此时此刻的她,是那么那么的疲惫。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接完了电话,半睡半醒当中,只听到他在和进来的医生交流着什么,后来直接挖醒了她:

  “我们可以回家了。很累是吗?回家后,好好再睡一觉……”

  对此,她没有任何意见。

  办完手续,她跟他回家,他们之间的矛盾,不能在公共场合闹开。绝对不能。

  一路,她寂寂不语,闭目欲睡,他呢,电话不断,一直在和莫司令,以及莫家的幕僚说着一些政治上的事。

  她没听进去。

  车驶入雅苑后,祁继给她开车门,想扶她上楼。

  “不用!”

  她很直接的推开了他。

  祁继无奈的看着她,电话再度响起,他接了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他马上放慢了脚步,聆听起来。

  很快,时檀进了门,将他撇得远远的。

  等她上了楼,他还在门口,听着电话。

  时檀知道,祁继并不爱政治,可现在他对大选一事上心的程度,让她觉得心冷。

  也许,现在,在他眼里,任何事,都比不上这件事来的重要,所以,他能在明知她那么渴望知道真相的时候,只顾着谈他的正事,而不愿拨出一点时间,宽她的心。

  她进了房间,无力的倒在大床上,无力的望着床头那一盏漂亮的水晶吊灯,心头空空的。

  不知过了多久,门再度开了,她听得出是祁继进来了,并且很快来到了她身边,给她脱了鞋:

  “现在我得出去一趟,你先睡一会儿。檀,我爱你,只爱你。等我把手上这件事解决了,我们谈谈!”

  一个吻落到了她秀发上。

  她不动。

  得不到任何回应的他,只抚了抚她的肩,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的匆忙。

  时檀没有叫住他,现在,她需要睡觉。

  那一天,她昏昏沉沉睡了一天。

  傍晚,祁继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他有事,不回来吃饭了,让她早点睡。她听完就挂了电话。

  吃晚餐的时候,小白被送回了雅苑,那时,她坐在凉亭内,吹着夹着热气的晚风,小白四处寻找,一见到她,就冲过来急叫着抱住了她:

  “檀麻,这到底是怎么了?”

  喊出这话时,他的脸上,铺着一层细汗,眉目之间,尽是担忧之色。

  “什么怎么了?”

  时檀抚着孩子的脸蛋,试图想从坏情绪当中摆脱出来,努力用一如平常的声音进行询问。在这件事没有弄清楚之前,她不希望小白被影响到。

  “他们都说爸爸在外头有女人,那个女人马上

  要给爸爸生小弟弟了。我看到那个女人的模样了,就是爸爸小时候喜欢和她一起拍照的那个女人。”

  小白依偎在她的怀里,脸上浮现一种愤怒之色:

  “今天一大早,爸爸亲自带那个女人带回了祁园,她还黏着爸爸不放。

  “檀麻,我讨厌除了你之外的,别的女人和爸爸那么亲热,讨厌死了……

  “然后我听到陌澜阿姨和祁挚叔叔在议论,问:那女人有没有可能取而代之你的位置。

  “祁挚叔叔说:现在可能不太可能。因为现在爸爸要顾忌自己已婚这个身份,政治环境不允许。

  “他还说,肯定是因为这样,爸爸才把人带进祁园,想来是要用这样一个方法,来安抚米芳菲。怕她闹出事来。

  “他说,现在肯定得封住米芳菲的嘴……要是让你知道了,那可就有好戏唱了……

  “之后,我有和爸爸谈话,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爸爸说,让我信他,别听外头那些闲言闲语。也让我别把这件事告诉你。

  “可是檀麻,我心里难受极了,我想立即弄明白这件事,我不想瞒你,我更讨厌那个女人和爸爸走的那么近……

  “他们以为我没看到,我有看到:那个女人让爸爸摸她肚子,还让爸爸听她的肚子,爸爸居然摸了,还听了……

  “那画面恶心死了……檀麻,我不喜欢爸爸变成这样……

  “爸爸是我的爸爸,如果我会有弟弟妹妹,只能是你生的,其他人生的,我一个都不承认,我会讨厌到底的……”

  小白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说到最后,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

  时檀的心,则一沉再沉,一痛再痛!

  米芳菲居然住进了祁园?

  他竟让她住进了祁园?

  他不是说,他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吗?

  既然如此,他这行为是什么意思?

  她有满肚子的愤怒和疑惑。但所有的情绪,都不能在小白面前发作,那个敏感的孩子,比她更为紧张。

  她必须安慰他。

  “嘘,别生气,别生气……”

  她轻轻搓着孩子的脸孔,和他对视:

  “妈妈之前教过你的。要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被情绪左右自己的理智。”

  “可是,檀麻,我不喜欢那些流言蜚语。”

  小白露出了苦恼之色。

  “那就试着相信你爸爸!也许他是有苦衷的!”

  “有吗?有吗?我也希望如此,可问题是有吗?如果有苦衷,爸爸这是演戏给谁看?而且,这需要演戏吗?我不懂!”

  小白抱着时檀,急乱的叫着。

  时檀无力的摸着小白的短发,闻着小白身上的香气,沉默了一会儿,低低的叹息起来:

  “我不知道了!小白,就算事实真是这样,也没关系。没有爸爸,我们不是照样过的很好……大不了,我们回英国去,我们可以继续住在那里。”

  她道出了心里最坏的打算。

  小白的小脸顿时泛出了一层异样的惨白,小身板跟着剧烈的急喘起来,眼睛里更是折射出了抗拒的色彩:

  “可我喜欢爸爸,喜欢雅苑,喜欢祁园,喜欢太爷爷太奶奶,我不想离开这里。妈妈,我们就不能把她赶出去吗?这个家是我们的,不是他们的。我讨厌有人来分享我们的家。讨厌的不得了!”

  这个孩子,从很小就渴望得到一个完整的家,以前,他的世界只有她,他以她为中心,没有父亲,虽让他苦恼,可他早已习惯了那样一种单亲生活;如今,他已爱上这样一种幸福的家庭氛围,再也不想失去它,他想悍卫它。

  因为想要悍卫,所以就有了那样一种深痛恶绝的情绪。

  时檀只能紧紧抱住儿子,心,就像是被凌迟。

  孩子不会知道,这件事,加注在她身上的痛苦,远远比他感受到的要多得多多。

  他不知道,他的母亲,正承受着两种悲痛的折磨。

  她没办法说出来,只能默默忍着。

  那一夜,她抱着儿子一起睡的,在她和祁继的床上。

  至于祁继,又是一宿没有回来。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晨的微信公众平台:wangchenmoji2015(望晨莫及2015),有兴趣的亲,都来关注一下哈……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