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256,遗嘱,真相(别错过)2

   戴聍没有停下来,一径往下说道起来:

  “三十三年前,祁夫人季兰芳生育时,也曾和晁家旗下的医院签过那样一个储存胎盘干细胞的允许书。出于对晁氏的医学研究的支持,祁家捐过钱。占景旭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景旭三岁时,被占玉湖认为养子,因为,他拥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是晁家所秘密开设的培养基地上最最聪慧,被重点培养的天才少年。

  “说到这里,我想慕先生可能会说,这事不对,晁家的研究,都是一对一配对好的,宿主和克隆体的关系是有登记在案的,在这种条件下,十四岁被找回的祁继,难道没有人怀疑过他是个冒牌货么鲺?

  “原因有两个。

  “一,祁家只同意保存胎盘内的造血干细胞,以防孩子将来出现不可治的疾病。他们储存干细胞的目的,仅仅只是想为祁继的未来储存一下健康上的保证。

  “二,晁家当时的医学研究,各种档案记录非常的混乱。有些克隆体是从一些其他普通人身上非法提取而诞生的。

  “这里的非法,指的是,没有允许书的前提前、窃取他人的DNA细胞私下研究的结果。

  “景旭就是档案混淆下的产物。

  “关于这件事,占玉湖的手扎有很明确的记载。这份证明我有拿过来,等一下,我可以让你们看看原始件……

  “据那本手扎上的内容所描述:占玉湖很爱护景旭,对他拥有的高智商,深感惊讶,所以,那些年,她非常上心的有在栽培他,视如己出。

  “二十三年前,培养基地被一把火化为灰烬之后,他被占玉湖带了出来,从此隐姓埋名,在白海湾扎根。

  “过了三年,你和慕以淳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并打乱了他的生活,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

  “那一年,他和你们拆散后,曾有过一番惊心动魄的境遇,死里逃生之后,继而被第六先生找回。

  “第六先生和祁谏的前妻季兰芳相识,并收留了季兰芳,她将景旭误认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在生命最后一段日子,将全部的母爱给了景旭。

  “之后,季兰芳过世,第六先生觉得是祁家毁了季女士,有意要报复祁家,遂故意让景旭冒名祁继进了祁家。

  “多年之前,莫长林找到了得了绝症的真祁继,终发现正在他们部队服役的祁继系为假冒,便找他谈话。

  “之后,莫长林赏识景旭的才干,遂和景旭达成了合作联盟:莫家不揭穿景旭的身份,景旭就此为莫家的兴起提供经济上的援助,直到莫家在竺国掌权。

  “真祁继一直被莫家养着,这几年,他始终处在生病状态当中,靠着药物,一年一年的拖着。

  “去年时候,他的身体一度好转,期间,偷偷说服他的主治医生之一,带他去了国外,约见了米芳菲,情难自禁下,终令米芳菲怀孕。

  “之后,他因为吃了带有病毒的食物,由于肠道不适,腹泄不止,致令身体感染,被隔离。而米芳菲以为和她有过夫妻之好的人,是景旭。在这种情况下,景旭百口莫辩。”

  戴聍说到这里时,又从密码箱内拿了一叠照片出来,一张一张铺呈在时檀面前:

  “这里有证据,足可以证明,我所言非虚。

  “你们看,这几张照片上,躺在床上的人,才是真正的祁继。你们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他比景旭削瘦,头发要短很多,脸色要苍白,笑起来,比较温雅,不像景旭富有凌厉之气,有一种商人的精明干练……

  “还有这一张,这是生日那天,景旭和莫尧之在为他过二十五岁生辰。

  “看到没有,左边这个是景旭,他穿的是黑色风衣,看着是不是非常有气势;右边这个穿着病服的,才是十岁那年失踪不再见的祁继,由于他长年生病,脸色显得病恹恹,会给人一种很病弱的感觉。

  “骆小姐,慕先生,你们可以对比一下,不管是粗看,还是细看,这两张脸孔,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基因也是丝毫不差的。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

  言罢,他刻意往时檀脸上睇了一眼。

  此刻的骆时檀,脸上是一片惨淡的死灰色。

  她双眼发直的看了又看,把那几张照片给拿了过来。

  是的,她看到是两张如同一个模子里

  刻出来的脸孔,但骨子里的气质是不一样的。

  这果然是两个不同的人。

  这样一个认识,让她深深为之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祁继根本就不是祁继,原来祁继的真名,叫占景旭。

  怪不得,他总说,他之所以隐居在白海湾是别有原因的。

  怪不得,在研究基地,他知道那么多关于占玉湖的事情,对那个诡异的地方,是那么的了解……

  怪不得,他看向占玉湖照片的目光,会那么的复杂……原来,那是他养母的遗容…………

  怪不得,他会带走占玉湖的照片……

  怪不得,他说他没有对不起她……

  真相,居然是这样的,这实在是太太太太让人感到震惊了。

  时檀呆站着,手指在照片上轻轻婆挲着,在祁继,哦,不,是在景旭脸上轻轻抚着,那被她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疼痛感,一点一点,在爆发出来。

  她有点难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如果这是真的,那代表的是,一直以来,她错怪了他。

  “不,不对,不对,如果一切如你所说,那他为什么不对我说明?”

  时檀低低叫起来,声音里带进了几丝痛苦之色,眼窝内好像有水气在汹涌,手心有汗在渗出,如火山一样爆发的疼痛感,令她整个人发烫起来,双颊沸红起来。

  她一直以为,是他的出卖,害死了她双亲;她也一直认为,他在婚内出轨,才有了祁嫣染,结果,她竟错的离谱。

  原来他根本就不是那个他,原来他一直没骗过她。

  戴聍知道揭开这个真相,会给骆时檀造成极大的痛苦,但他却不得不这样做。那些事,必须让她知道,因为未来,一项更为重要的任务将要落到她头上。

  “关于这件过去,祁继并不想让你知道。冒名顶替毕竟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何况,他自觉自己这个身份有点尴尬。

  “米芳菲怀孕一事曝光之后,他本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件事说给你听的。只是他太忙,一直找不到时机,一再的耽搁,结果,害得小白被人梆了去。

  “景旭说过,第六先生与他有救命之恩,教授之恩,季兰芳则在过世前的那个月,让他感受到了母爱。所以,真祁继被找回之后,本来,景旭是想把这个身份归还给他的。

  “但因为真祁继身体状态非常的差,以他的能力,完全没办法胜任祁家当家人一职,放他回去的结果,可能是祁家大权落到别人之手。真祁继根本没办法胜任那样一个位置。

  “所以,莫长林就把他私下圈养了起来,给予他最好的医治,努力帮他恢复健康,但他得就此放弃自己的身份。

  “真祁继也认为自己回去,起不了任何作为,极有可能反而因为得不到精心照顾而病死,毕竟在那个家里,景旭是因为本身的能力才得到老爷子老太太认可的。而他病入膏肓的模样,回去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二十三岁那一年,莫长林、景旭、祁继,三人签下了一份协议:景旭替祁继继续生活在祁家,一旦取得祁家大权后,必须不遗余力的支持莫家;莫家提供最大的帮助给予景旭开拓市场,不断盈利;祁继则会被很好的保护,治疗……

  “虽然,这是三方共同认可的结果,但景旭心下总还是认为自己占了祁继本该有的社会地位,心下一直颇觉得亏歉。虽然那些名声,都是他靠自己的真本事赚来的,但他就是觉得愧对于他。

  “所以,知道米芳菲怀了真祁继的孩子之后,景旭就想替他保下这个孩子。毕竟,米芳菲是真祁继最心爱的女人。身患绝症的他,要是能得一脉相承,又是心爱女人所出,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件欣慰的事情。

  “米芳菲和小白一起被梆之后,那天,在游艇之上,景旭之所以会先救米芳菲,不是因为他把米芳菲看得比小白重,而是他们没能及时找到小白,而不得不先把米芳菲救出来。救一个是一个,是当时他们的救人态度。

  “游艇会爆炸,那是梆架者精心策划的阴谋。因为,对方,就是想让你和景旭决裂,离婚。

  “本来,景旭是不想离婚的,他好不容易娶了你,怎么可能放掉你,哪怕那个时候,你已经把肚子里的孩子流掉了。但,最后,他却不得不同意离婚。

  “这也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现在你必须知道。这一年,景旭所承受的所有的痛苦,皆源于这个原因!”

  他强调了最后一句之后,盯视起时檀,那字字重音,终令她心脏跟着急跳起来。

  “什么原因?”

  问话的是慕以淳,此刻的时檀,完全已经说不出话来,他见状,就替她问了出来。

  “小白并没有死在游艇之上!”

  这话一出口,不管是时檀,还是慕以淳,都彻底惊呆了。

  “你……你在说什么!”

  时檀瞪直眼,急喘着叫了一句,手上的照片一下被捏皱。

  “小白应该还没有死。”

  这句表述,他再度加重了肯定的语气。

  “怎么会?”

  时檀几乎要捏起自己的脸来了,这感觉,犹如在做梦。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小白根不在游艇上。你在视频上看到的只是他们刻意营造的一个假相。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眼前这人,爆出来的消息,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震撼人心。

  她都不知道要如何消化了。

  “等一下,等一下,这怎么可能?”

  她惊喘吁吁的挥舞着手,有力的喊停:

  “小白怎么会不在游艇上?

  “你又怎么确定他们营造的是一个假相?

  “还有你嘴里所指的他们,又是什么人?

  “我记得那次的梆架案,一直没有查出谁是幕后之人。

  “最最重要的是,你说小白没死……

  “要是小白没死,那小白呢,现在小白在哪里!

  “祁继为什么不跟我把这件事说明白?”

  她无比激动的喊出了一连串的疑问。

  戴聍的回答,再度镇住了她:

  “之所以确定小白不在游艇上,是因为事后,景旭有和小白通过电话。

  “之所以没和你说清楚,是因为景旭受到了威胁,要是他敢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你知道,接下去,你和景旭就会收到被肢解的小白的尸首。

  “对方提了两个要求,一,要让你们离婚;二,要你声败名裂的离婚……

  “为了小白,景旭亲自导演了一出抓奸在床的戏……

  “说白了,是他逼着你一步一步提的离婚……

  “还有就是,那件事情,是他和慕以淳事先串通好的……”

  时檀算是彻彻底底惊傻了,思绪完完全全凌乱了……

  天呐地呐,就连一年前,她上了慕以淳的床,也是他精心设计的?

  她呆呆的回过头看向神情有点不自然的慕以淳。

  他的表情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但她还是急声问了:

  “这是……真的吗?”

  慕以淳眼神闪烁了起来,并没有回答。

  “告诉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大叫了一声,生气的捏起了拳头,如果可以,她很想砸他一拳。

  慕以淳原以为这件事,会伴着祁继的死,而再不可能被她知道,结果,人算就是不如天算。

  他为之轻轻一叹,点下了头:

  “是!是真的。去年八月的一天,他找到我,拜托我演一出戏,让我别问原因。他说这样做,是一件性命攸关的事。我答应了下来,没想到结果会是他亲自来抓奸。事后,我曾跑去质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伤害你。他只给了我一句话:让我好好照顾你,真相如何,时机一到,我就能明白。”

  说到最后,他又深深一叹。

  他没想到祁继的最终目的,是逼时檀自提离婚,而且,他还答应了,就此和她一刀两断。

  说真的,他是真的闹不明白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年来,他也曾多

  次瞒着时檀打电话怒斥那个行为怪诞之极的家伙,每一次,祁继给的回答是:时机未来,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那小白呢!”

  现在的时檀,一点也不想计较这些事,她最关心的只有这个问题。

  “还没找到!线索因为陆家内讧而中断了!景旭也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波及,意外遇难,那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法预料到的事情……”

  戴聍为之幽幽喟叹了一句。

  “陆家?哪个陆家?C国第一首富那个陆家么?难道8·15事件,根本就不是一件意外事件?”

  都是聪明人,慕以淳马上有了这样一种联想,并且发出了极为尖锐的一问。

  时檀跟着也关注到了这个问题上面来。

  “不错,一年前那起梆架案,正是C国的陆家发起的。幕后之人,正是刚刚被炸死的陆家第一女继承人陆凝。”

  戴聍再次爆出的惊人之辞,让对面而立的时檀和慕以淳,无比困惑:他们本以为那件事,极有可能是晁家的杰作,谁知背后竟别有文章。

  “可是……我和C国的陆家,根本就没有任何恩怨纠葛,她为什么要这么的害我?”

  这实在说不通啊!

  “这件事,相当相当的复杂……”

  戴聍又看了看手表,正巧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他接了电话,三言两语沟通完事后,对面前之人宣布道:

  “再十分钟,程航会抵达这里。陆家为什么要害你这个问题,他会携同他带来的律师,将对你作一个比较完整的解答。

  “骆小姐,我此来的唯一任务是,向你宣读这份必须只能由你来继承的遗产。在程航到达之前,我想请你先把这个名字签了。

  “你不能推辞!”

  他严正申明:

  “这份遗产,不仅仅是留给你的,更是留给小白的。景旭的意思是,他希望你能凭着这些财富,尽一切力量去把如今还下落不明的小白找回来。

  “因为他知道寻找小白,是一件费时费力的事情。他希望你永远不要放弃寻找他的信心。不管是程航,还是火焰盟的成员,自今天起听凭你调配。

  “骆小姐,请签字吧……

  “景旭为了小白,那是倾尽了所有的,如今他不能亲自将人找回,不能亲自向你解释个中的原因,是他这辈子难圆的遗憾,你若还爱他,就该帮他把这份他费尽心血积攒下的家业传承下去。

  “另外,有一件事,我想我得代表景旭着重向你说明一下……

  “祁家的财产,他没留给你一分,那是因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祁家人,而锦绣集团,是他心血凝聚的,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个人产业,除了你,再无任何人有那资格来继承。他认为你绝对可以担此重任。将来,小白也一定能将它更好的发扬光大。那样的话,他就死而无憾了……”

  一支笔递了过来。

  时檀看着,心头大乱,现在,她根本就没办法好好的思考,戴聍带来的信息,太过于庞大而复杂。

  她接过笔,看着转让书上,“占京”两字那么醒目的飞舞着,鼻子发酸了,喉咙发痛了。

  三哥,那才是她真正的三哥,爱她如此厚重,而她一直不知。

  这么一想,眼泪啪嗒落到了手背上,炙烫的温度,深深烫痛了她。

  思量再三之后,她颤着手,终在受让方那空白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未尽的事业,她会扛下去。

  她不能再让他失望,绝不能了!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

  晨的微信公众号:wangchenmoji2015(望晨莫及2015),有空的话,亲们可以加一下哈……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