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0,她激动,他还活着?他迷茫,不知何去何从~结尾倒记时

   没有署名,没有日期,可熟悉的字迹,轻易就逼出了她的眼泪。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程航,你快告诉我,这怎么可能?”

  她激动的难以置信的抓住程航叫了起来,由于情绪起伏太大,以致于声音都失去了平稳性囡。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程航有看到那句话,素来淡定的他,声音里也呈现出了一种难以名伏的轻颤,茫然之色情不自禁的流露了出来鲺。

  一个已死之人是不可能写信过来的,只有活人才能写。

  可问题是,他死了不是吗?

  “当时,我有亲眼看到,祁先生伤的特别严重,他交待了我几件事后,就失去了知觉,那会儿,我几乎摸不到他的生命体征……难道是我弄错了?怎么可能?”

  程航的眼底,也有水气在涌出来,这封神秘来信,实在太具有冲击力了。

  “他没死。他肯定没死!除了他,还能有谁写得出这样的祁式字体。没有人能模仿到一模一样的。肯定没有人的。程航,你说是不是?”

  “对对对……”

  程航连连应和,拿着那信封,看了又看。

  好奇怪!

  真的好奇怪!

  没有寄信地址,只有邮政编码。而这编码可以显示出这样一个信息,它来自C国某个偏远的小城。

  也许,他们可以去查查那地方。

  等一下,他忽记起了什么:

  “也许这事,莫尧之知道个中内幕。我记得的,那天,我伤的也厉害,强撑着听完了祁的最后叮嘱后,曾昏迷了好几个小时。等我醒过来,祁已经被莫尧之的人接管了。”

  很有道理。

  “好好好,我马上给莫尧之打电话。我要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的手机呢,我的手机呢……”

  她把信拍在桌面上,嚷叫起来,就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在那里乱撞。

  这样一个画面,几乎让边上的杜汀,热泪盈眶。

  这两年,她有看到:昔日的祁太太,今时的陆时檀,一直以最好的状态,努力做着一个优秀女财阀。

  在人面上,她得光鲜亮丽,她雍容端庄,她得言行得体……该雷厉风行的时候,她绝不心慈手软;该温和亲切时候,她绝不粗鲁横蛮;该显示爱心时,她绝不会表现的小家子气……

  是的,这两年,她几乎藏起了自己所有的个人情绪。

  因为她代表的是陆氏,她得让全社会看到,陆氏会因为拥有这样一个一把手,而走向欣欣向荣……她不敢失态于人前,就怕引来不利的负面影响,毁掉她一直想努力达到的目的

  像今天这样失去冷静的,慌乱的找不着手机,那是第一次。

  可,杜汀知道,只有这样的她才是最最真实的,最有血有肉的……

  她去把手机找来递了过去。

  “谢谢,原来一直在那边呀……不好意思,我现在脑子有点不够使了!”

  时檀摸了摸额头,从杜汀手上接过那只被她刚刚随手放了一下的手机时,有看到杜汀在冲她微笑,更在为她高兴……

  对的,这绝对是一件让人高兴的大喜事……

  当手机打通莫尧之时,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轻轻柔柔的在那边问:

  “哪位?”

  “莫太太是吗?我是陆时檀,我找莫尧之!”

  莫尧之在2011年时闪婚了,娶的是一个东艾国的特工,并在12年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那个眼高于顶的男人,终于被婚姻给捕捉了,据说莫太太还特别的不甩他,老爱给他出难题。

  “他在洗澡,刚进去。等他出来,我让他给你打电话过来……”

  时檀谢过,拿着手机在原地来回走着,等着。

  十分钟后,莫尧之打了了过来,

  “陆时檀,听说你现在每天每分钟的时间比金子还要贵,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记得给我打电话了?说吧,什么事……”

  莫

  尧之在那边笑着戏谑。

  时檀没理会他的调侃,无比严肃的问了起来: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得老老实实跟我说一下!”

  莫尧之笑意更深了:

  “啧!这是发生什么事了?一副打算要对我严刑逼供的模样?”

  “莫尧之,我现在没有和你开玩笑的意思。”

  “OK,好吧好吧……你说,我听着!“

  “当初是你给继之收的殓,是吗?”

  “对啊!怎么提及这事来了?”

  那语气,听着好像没什么异样啊!

  这人就是那么惯会演戏的吗?

  “你,你是不是瞒了我们什么很重要的事?”

  “我能有什么事需要瞒你的?”

  莫尧之满口疑狐的反问。

  算了,她直接问了:

  “祁继是不是还活着?”

  “现在换你在开我玩笑了吧!这怎么可能?”

  莫尧之脱口就叫了一句。

  这个不假思索的回答,着实让时檀失望:

  “你没有动手脚?”

  “我为什么要动手脚?我说,陆时檀,你是不是在做白日梦。都已经烧掉的人,怎么可能还会活着……你思念入魔了吧!”

  时檀可以确信,莫尧之并没有在撒谎,可问题是,这封信上的字,怎么解释,不可能是祁继临死之前寄出来的恶作剧啊……

  “莫尧之,我接到了一封信,我可以确定这是继之写的……”

  她一字一字的说,有力的表述着这件事绝对是真的。

  电话那边马上传来了一个惊骇的低叫:

  “这怎么可能……人都没了,你让他怎么给你写信!”

  “这是真的,我拍个照给你看。”

  她马上将那一行字,和那张信封拍了一个照,给传了过去。

  “看到没。这是我刚刚收到的。”

  “有有,我有看到。这事真是邪门。按理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嗯,你等一下,我去查查看……有消息再和你联系……”

  他马上挂了电话,

  陆园这边,时檀傻站着,缓缓放下手机,又重新看了一眼手上拿着的信,陷入了凌乱……

  会吗?

  会吗?

  继之还活着,可能吗?

  她不断的在那里反问着自己。

  ****

  陆氏摩天大厦内,一共聘用着八百多名员工,这两年以来,对于爱在私底下八卦的员工来说,他们最最好奇的一件事是莫过于:

  他们那位美丽的高上大女总裁,最终花落谁家。

  在世人传统的眼光当中,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再如何如何能干,最终都得回归家庭。

  在所有概念当中,家庭是每个人生活当中最最基本的组成部分。

  没有家庭的人,他(她)的人生注定是不完整的,是残缺的,肯定缺乏幸福指数。

  所以,每个人在步入适婚年龄时,都会去寻找自己的另一伴;所以,离婚,或失侣之后,大多数人,只要机会成熟,都会选择再婚。

  婚姻是一段崭新生活的开始,再婚也是。

  当然,再婚和初婚比起来,总是不一样的。

  它会带上太多的比较性。

  有可能会幸福,也有可能会失败。

  但,能再婚时,总应该再婚的。

  因为人都需要伴侣,需要分享生活。

  人是群居动物。孤零零一个人,尤其是在习惯了和伴侣相拥而睡的生活之后,再孤枕独眠,睡前去面对空荡荡的卧室,心灵上的寂寞会让人无比忧伤。

  一般离婚女人,只

  要年纪轻,都会寻找第二春,所以,关于女总裁何时能觅得第二春,成了很多陆氏员工嘴里时常会议论的话题。

  有人说:“高太太喜欢檀总喜欢的厉害,你们看啊,这段日子,咱们的乔少每每和檀总出双入对,有几次宴会,乔少还做了檀总的舞伴,看样子,这两个人有戏哦!我觉得他们很登对。你们说呢……”

  有人听了,惊怪:“乔少小檀总好几岁吧……真要是配成对,那是不是有点老牛吃嫩草了?”

  有人嗤笑:“檀总看上去哪里老了,女人三十一枝花,正是最最漂亮的时候好不好。”

  那人反驳:“可他们是姐弟关系啊!”

  有人满口惊怪:“拜托,乔少和檀总又没血缘关系。现在最兴的就是姐弟恋,你懂个啥……”

  有人白眼:“我不觉得檀总能看是那个小白脸!”

  有人抗意:“乔少才不是小白脸呢!”

  有人邪恶的猜想:“哎,我说,有没有这种发展方向,檀总可能会看上程特助……”

  众人马上集体鄙视:“滚,程特助可是模范好丈夫。就你思想不纯……”

  有人拍手,引同伴们注意,提出了另外一个看法:

  “我看,檀总和李澈先生很配,当初,檀总不是还和李先生闹过绯闻吗?”

  有人立即摇头表示了难以苟同:

  “不对不对,这两个人要是正对上了眼,怎么到现在都没结婚?两年前檀总就向外表示过:那个所谓的出轨新闻,只是一个误会。她只是借那个误会想和祁先生离婚罢了。”

  有人稀罕的眨眼:“这种话,你也信?”

  有人怪怪反问:“为什么不信?我绝对相信檀总。檀总拥有着女性身上一切优秀的特质,倒是祁继那家伙,有点太欺负人,居然在已婚状态下出轨,还让他的初恋情人怀上了。也难怪檀总生气,演了那出出轨的戏码……”

  有人托着下巴感慨:“我觉得吧!金家那位大总裁,好像对檀总很有想法哦……我看得出来,只要檀总能示一下好,那位金总肯定会求婚……”

  有人觉得不太可能:“那位啊,眼界那么高,怎么可能看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别忘了,金家仅排名在陆家之后。金家最注重门风。”

  有人撇嘴:“什么门风不风门的,两情相悦,才是最最重要的,金家那些人里头,我最爱的是金闻部长,瞧瞧人家,多帅气,才不管那些规距,只娶自己爱的,太酷了……”

  有人嘻笑:“我有一个想法,把檀总嫁给咱们的第二少,那是不是特别的配!年纪差不多,重要的是,他们好像还很谈得来……”

  有人想了想,很认同:“好像真的很般配,第二少死了太太,檀总离了婚,前夫也已经死了。而且,陆家一向就有和当权家族联姻的传统……”

  有男同事突然大笑:“你们怎么比檀总本人还急啊……眼巴巴就想看她嫁人!”

  有人应和:“是女人都得嫁。不嫁留着当柴烧吗?檀总人那么好,应该再嫁个好男人,并且自己喜欢的男人才好。以她现在的身份,实在不需要再挑如何如何身份出众的男人当老公了,只要能对上眼就行了,身家普通的也可以……你们说是不是?”

  另有男同事表示了不同意见:

  “可什么以啊!身家普通的男人,要是娶了檀总,不是要一辈子在老婆面前抬不起头来了么?这种整日陷在妻子淫威底下的男人,我敢打赌,早晚得出轨,不能嫁,必须门当户对……”

  有女同事立马愤愤不平了:

  “我就奇了怪,凭什么女人就一定得比男人弱,家庭生活才能幸福?夫妻两个人过日子,只要谈得来,有必要计较谁挣得钱多吗?”

  又有男同事接话道:

  “古往以来传统就是这样的。观念这东西,太根深地固,你根本没办法把它从人的思想中拔掉。门当户对,夫妻才能和和美美。这不仅仅指的是收入上的平等,更指的是学识、个人涵养上的匹配。你们想想看,要是让檀总和一个文盲过日子,他们能过到一起吗?心灵上的契合很重要。”

  另有女同事激辩起来:

  “我同意美满的婚姻需要心灵上的契合,但是不见得非得门当户对。只要学识看法能走到一起就够了。在我

  看来,越是有钱有势的男人,越容易出轨,我还是坚持认为,找一个条件差一点,相对来说谈得来的,比较好……”

  ……

  午间休息的时候,28楼D区,一群白领在休息间内嘀嘀咕咕的争论不休。

  其中女人居多,男人偶尔插几句,就会遭到一阵炮轰。

  每个女人都会有想麻雀变凤凰的愿望,只不过,有些人表现在行动上,有些人表现在言语上,更有些人把这种念头,深藏在潜意识内……

  幻想,是无罪的——

  陆时檀的华丽丽转变,神乎其神的从落魄离婚女,变身成为C国最有钱的女财阀,则更让无数女孩多了那样一种做梦的向往。

  男士们呢,更多的则在艳羡,谁会是那个幸运儿,最终成能为美丽女总裁的入幕之宾。

  俞圆,D区部门经理走进来时,听到的是一片叽叽喳喳、极为激烈的碎嘴声。

  她皱了一下画得精致的细眉,想去提醒他们:注意讨论的尺寸。

  忽然,一阵敲键声,从某处传过来。

  她巡音而望,不出意料,果然是他在加班加点。

  目光一接触到那个男人,她的心,莫名急跳了几下。

  而后,她深呼吸三下,让没用的自己平静下来之后,踩着高跟鞋,噔噔走了过去。

  “徐兢,现在是午休时候?你身体又不好,用不着这么拼命!休息一下吧!”

  俞圆,是一个干练的白领,身高,一米七,身材,凹凸有致,五官长得也不错,就是眼界有点高。

  她,今年三十有二了,还没结婚,无他,高不成,低不就——

  她看得上的眼,才看不起她这么一个小小部门经理。

  所谓,人外人有人,天外有天人,在这幢摩天大厦内,有能力,脸孔长的漂亮的多的过去。

  以前的陆氏,在某些部门内部,有能力的职业女性,只要长得好看,想要升职,只要愿意被潜一下,就能上去。

  自打檀总进了公司总部,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么一烧,那种丑陋现象就被压了下去。

  尤其是在经过了“股东郑某某养小密被老婆追杀”之后,檀总严厉肃杀了公司的作风问题,下了禁令,但凡再发现公司职位调动过程中存在潜规则丑闻的,不论是谁,一律请回家!

  至此,陆氏这股歪风得以扼止。

  现下的陆氏,谁都不敢在檀总眼皮底下卖小聪明了,大家规规距距办事,这与很多普通员工来说,是一件好事——在竞争过程中多了一些公平公正。

  俞圆就是檀总看中了她的企划,亲自将她从组长提携上来的。

  之前她一直屈居人下,那个压在她顶头的是一个胖经理,曾意图染指于她。

  她因为比较满意陆氏的薪资和福利,这才忍耐着在那胖子手上讨生活,一年一年熬着,没有辞职。遇上檀总,她算是熬出头了。

  最痛快的就是胖经理下台那一天,当时,她高兴的差点手舞足蹈,心下一直认定檀总的到来,给陆氏带来了新的活力,以及新的气象。

  俞圆是幸运的,曾有幸近身和檀总见过几面。

  檀总知道她是大龄剩女,还曾劝她:

  “眼光别放得太高。看着光鲜的男人,不见得是好男人,花心的多。找一个差不多的,哪怕收入比你低的,只要他知道疼你,那也就足了……”

  可说实在话,能让她看得上眼的真是少。

  直到一个半月前,这个名叫徐兢的出现,她眼前为之一亮。

  不是说这个人长得有多么的好看,事实上,他不是很帅,颈部好像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疤,隐约往肩背上蔓延。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的他,镜片下的眼神,有时会闪闪发亮,但更多时候,呈现出来的是呆头呆眼的模样。

  他的身体好像很不好,上班一个月,他发过两次烧。但两次他都有带病上班,只是随身带瓶药吃。据说是:冷热不均之后,他就会感冒——他的包里,除了感冒药,还是别的药。

  俞圆见到过徐兢摘下眼镜时的模样,很英气;独立栏栅时,背影很孤独;双手插袋,在高楼

  上俯望世界时,则有一种将一切踩在脚下的睥睨气势。

  当然,当他戴上眼镜时,他就会变得有点书呆腔。

  可他作的企划案非常的不错,已经连续三次帮公司争取到了几单大生意!

  好吧,在陆氏,几百万几百万的单子,那其实不算大,但那已经很了不起。毕竟这个徐兢才进公司不到两个月,一个没有任何工经验的人,一上来就能做出这种成绩,足让所有有惊叹。

  俞圆总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有故事的人,身上有一种时而忧郁,时而明媚,时而离群淡寡,让人不敢亲近,时而又能和人混成一片的气质,非常的少见。

  他可以一句话也不说,他也可以与人侃侃而谈,就好像他能无所无知的一样。

  更多时候,他爱一个人独处,或是修改他的企划,或是查找他想要的资料……

  很多人说他性格有点怪,她认为,这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前途不可限量。

  据个人资料显示,他今年三十五,未婚,学历倒是很普通,工作经验全无。

  这样的人,本来是不该被录用的,但他做的受聘企划个案相当的好,面试时答辩也非常的完美,而事实证明他是有强劲实力的实干派。

  “怎么没上过班?”面试时,她曾问过这个问题。。

  他的回答是:“病了,直到最近才勉强好了一些!放心,这不影响我从事脑力劳动。”

  他用实际行动表明:他真的是一个工作认真的优秀员工。

  因为他出色的工作业绩,俞圆破例向上头申请缩短了他的试用期。现在,他已经成为陆氏的正式员工,享有一切公司待遇。但这好像并没有让他有多高兴。

  她想等他在公司做满半年,就向上面推荐重动他:这样的人材,绝不该被埋没。当然,保重身体更是重要的。

  有人说,她对这个新来的,很关照,她不否定。

  很少有男人能让她产生这种欣赏之心了!

  如果有机会可以走近他,她会毫不犹豫采取行动。

  不过,这个徐兢,并没有因为她的关照而心存感激,一直以来,和她保持着非常安全的距离,这实在是一件让感觉沮丧的事……

  “哦,我没事!”

  徐兢听着叫,头都没有抬一下,答了一句:

  “这个方案得尽快赶出来,周五得给客户过目。再拖,就得到周一了。那会让客户不耐烦。客户至上,这是公司条款的第一原则!”

  “像你这样愿意闷头苦干的人,现在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她唏嘘了一声。

  他不语,手上敲键的动作顿了顿,似乎笑了一个,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徐兢!”

  站在边上,俞圆突然发现他侧脸非常非常的帅。

  “嗯!”

  他终于抬了头,用明亮的目光注视起她。

  “呃,我想问,明晚上的公司周年庆,你会去吗?”

  “公司上下所有人都会出席吗?”

  他突然问了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

  “当然,檀总还会讲话,还会有抽奖活动,据说被抽到一等奖的人,可以和檀总共进晚餐,但凡你对公司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到时你可以当面向檀总提。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帮助抽到奖的人得到被赏识的机会……今年每个部门都有一次抽奖机会……全公司,一共有三十六个部门,到时会有三十六个人有机会和檀总共进晚餐……”

  “嗯,我会出席!”

  他打断她的细说。。

  俞圆双眼噌得为之一亮。

  “嗯,那就穿得正式一点……到时还有舞会,对了,徐兢,我能邀你做我的舞伴吗?”

  她终于鼓起勇气询问起来。

  徐兢的目光古怪转了一眼,好一会儿才说:

  “谢谢俞经理看得起……我有女朋友了!”

  哎呀呀,真丢人,被拒绝了!

  俞圆不由得虚虚一笑,以掩视心头的尴尬:

  “哦,是吗?从来没见你提起过……”

  “在公司,我不谈私事……”

  “哦,那你忙……”

  俞圆仓皇离开。

  徐兢深深睇了一眼,又环视了一圈,见办公室内没有,随即目光落到了放在桌面的手机上。

  半晌,他将它取了过来,轻轻一划,以手纹开锁,点开了一张照片。

  三口之家的幸福合影。

  不过,上面的男人可不是他。

  呃,好吧,至少不像。

  如果有外人看到这张照片,肯定会惊讶,因为上面三个人分别为:竺国祁家已故前总裁:祁继,陆氏现任女总裁:陆时檀,还有一帅得一踏糊涂的小男孩。

  徐兢的手指轻轻在陆时檀的脸孔上摩挲了一下,眼底流露出了一些温存的流光。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能看到她,在程航的陪同下,在乔恩或是玛丽的保护下,出入这座大厦。

  她和他,有时相差只有几步之遥!

  很多次,他有在她经过的地方,停足睇望,而她总是忙碌的接电话,目光从来不在别处停留,也没留心到某个角落里有人在关注她。

  是啊,他是如此的贪恋她的脸庞,可他却不敢靠近她。

  是的,他渴望她认出他,又害怕她知道真相——现在的他,身体这么破,这么烂,还有什么资格陪伴她?拥有她?

  是的,他的想法无法矛盾复杂。

  一方面,他希望能看到她能得到幸福,另一方面,他又害怕她真找了别人,忘了他,那他得有多悲伤……

  思念如此热烈,他却要克制住自己走到她面前的冲动,得不断的进行自我折磨,以控制自己不去找她。

  这么想着,一声叹息,轻轻从嘴里溢了出来。

  他把照片关闭,心里轻轻念道起来:

  时檀,我该离你远远的,还是该自私的让你重新爱上我……

  思念蚀骨,念你入魔。

  未来,我该何去何从,亲爱的,你能入梦来告诉我吗?

  待续!

  ---题外话---推荐完结作品《冒牌老婆很神秘》,微信公众号:wangchenmoji2015,亲爱的,有空关注一下哈……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