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7章 死撑

  

  东堤血凝此时在城主府里坐着,有些焦急的看着外面的,听着天上地下的厮杀声,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他很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必然的,只不过有些事情发展的太快了,他原本想在东堤茂琴准备好之前,带着人撤离的,他的物资已经有很大一部分已经转移走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是他的人先发动攻击,才造成现在这个无法收拾的局面。

  他失策了,他没想到人类竟然这么无耻,竟然能精准的算到矛盾爆发点,先鼓动他的手下主动动手,在事情已经定型以后,才过来跟他谈。

  包小美这个人,东堤血凝越打交道越发觉自己不是对手,这个人类女人算计的太狠了。

  他看着座位前那个专门给人类准备的沙发椅,仿佛那个脆弱的人类女人还坐在那里,一副强势的样子,仿佛这座城市她才是主人。

  东堤血凝很清楚包小美说的一切,包小美说,这次事件已经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他们主动出手,只不过帮犹豫不决的东堤血凝下决定而已。

  东堤血凝还能说什么呢?原本已经充满火药味的恒州城,现在已经彻底打开了,从零点达到中午,已经有几万人族人毙命,十几万费族人丧生了,而且越打越大,恒州城缺乏中统领,一旦开打,就是一窝蜂。

  阿尔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大踏步的走进城主府,身后跟着两个东堤王族,东巴洛,东若琴跟在阿尔诺身后,此时的阿尔诺身后带着整整一队身着重甲的族人,护卫两侧,让那些跟随两位王族来的战士们不能靠近。

  “舅舅,这两个王族的人要找你谈谈,我拦不住。”东巴洛跟东若琴原本是带着一种特使的姿态降临的,但是当看到城内打的乱七八糟,而隐隐中东堤血凝的军队竟然占上风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事情有多糟糕,而且当这个号称东堤血凝第一亲信的普通红肤地魔竟然对他们这样的态度,城主府戒备森严,他带来的千把人如果真要硬闯,估计是没戏,所以,他们收了倨傲的神态,同意两个人进来。

  东堤血凝看着这两个以前只是见过却没有交情的王族,一挥手,指着那地魔做的椅子,说道:“坐吧。”

  “血凝!我们这一次..”

  东堤血凝一挥手,说道:“坐下再说,天塌不了。”

  二人看着东堤血凝,一副随意却不容置疑的神态,他们只好硬着头皮的坐下,阿尔诺一挥手,一个人类女人走了进来,走到一个大木桶前,拧开水龙头,接了几大杯啤酒,还在一旁的盒子里夹出冰块扔里面,要送往东堤血凝这里,东堤血凝一指:“先给客人。”

  这个人类女人伺候包括阿尔诺在内的四人一人一杯啤酒后,就退到了门外。

  东巴洛跟东若琴两人对视一眼,他们都表露出震惊的神色,啤酒他们认识,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个在东堤一族内炒的天价一样的东西,在东堤血凝这里竟然随手就给了?

  “尝尝吧,现在正是天热的时候,喝一杯冰镇啤酒,是最舒坦不过的事情。”

  阿尔诺在一旁‘咕咚咕咚’的喝了半杯,打了个酒嗝,冷哼道:“喝吧,你们再别的地方见不到的。”

  二人是喝过啤酒的,自然抵不住诱惑,尤其是他们自平洲一路赶来,连水都没喝一口此时这冒着凉气的冰镇啤酒,简直就是最大的诱惑。

  看这二人一口喝干两个大杯,阿尔诺笑了,他轻轻一拍门,那个人类女孩又进来了,拿起二人的杯子,就去又接了一杯。

  “二位,我东堤血凝向来是好客的,不过你们也应该清楚,我东堤血凝走到今日,已经自绝与东堤一族了,你们何必为难我呢?今天既然来了,我让你们饱餐一顿,吃喝管够,明日就离开吧。”

  “东堤血凝!你别忘了,你东堤之名!”东若琴怒吼的说道。

  “我知道,所以才跟你们这般客气,我知道,我做的一切对不起东堤一族,但是用人类的话说,我已经骑虎难下了,东堤一族已经不能容我,别说前几番的出卖军情,就是眼下这番厮杀,我已经是必死无疑了,二位你们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何必吓唬我。”

  东巴洛一扔,把一个兽皮卷轴扔给东堤血凝,嘴角发苦的说道:“你看一看,王真的不追究你,而且他清楚你的想法,你只要稳住恒州城的局面,身后放你离开,人界天地广阔,还没有你东堤血凝的去处么?你要是执迷不悟,拖着这恒州城跟你一起完蛋,那么到时候,你是清楚的,东堤一族将跟你不死不休,你认为你能躲得了东堤一族的追杀不成?”

  东堤血凝看着二人,又看了看一脸鄙夷的阿尔诺,他突然想起包小美走时的话。

  “东堤血凝大人,我的建议你可以慢慢考虑,但是一旦我们察觉城内的动静小了,说不得人类就要大军压进了,你可以当我是在虚张声势,但是我只要你清楚一点,这座恒州城,你只有两个选择,交给我们还是不交给我们,下场什么样,我也跟你说的清清楚楚了。”

  东堤血凝从跟包小美打交道到现在就一直被包小美玩弄于鼓掌间,一直被牵制鼻子走,才到今日,让他已经退无可退。

  但是有一点,他还是确认的,包小美此人说话还是算数的,既然说了用恒州市换取活路跟养老金,他就相信。

  但是东堤王族的承诺,他却不信。

  想当初就是一个承诺,才骗的他先祖把王位让出去,从而让他东堤血凝成为一个落魄的普通王族!

  他不敢赌,因为现在的这个局面,东堤一族奈何不了他,但是等这个局面稳定住了,到时候他能带走多少人,又有多少人来围剿他,可就真的说不准了。

  他要活着,他要活着享受生活,他不能死在这里!

  东堤血凝一把扔回手中的兽皮卷轴,神色坚定地说道:“恒州城之乱,已经糜烂,血凝已经无力制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