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

  

  顾乔愣了愣,转而不确定地看向慕琛:“你想知道?”

  慕琛认真颔首。

  见状,顾乔思索了一下,寂然地点了点头:“好,我告诉你。”

  顾乔和云子湛的故事若没有后来怀孕的事情,应当又是一出令人称羡的校园偶像剧跖。

  那时的顾乔虽漂亮,性子却不像现在这般沉静。

  纵使考上B大这种走两步可能被砸到一个家世非凡的高干子弟或巨贾之后的大学,她依然直来直去,爽利果敢。

  顾乔虽张扬,但却没有人能真正讨厌她,男生喜欢她漂亮,女生喜欢她热心。

  然而这一切在顾乔从图书馆二楼向窗外无意倒下一杯冷开水时,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当她听到“啊——”一声女声尖叫,连忙趴到窗台上,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正惊慌失措地掏纸巾替一个一身运动服的男生擦湿漉漉的头发和衣服,而他正抬着一张五官异常俊美的脸,用吃人的表情看着她。

  “……”

  顾乔不知道那个高挑女生,却太知道那个走霉运被她浇湿的男生。

  他不仅成绩是他们财经系的神话,相貌是全校的男神级别,他的老爹还在他刚入学时为他们学校认捐了一幢宿舍楼,间接宣告了他二世祖的身份。

  顾乔知道此刻的她很招他讨厌,但错在她这方,她立刻耿直地跑下去认错。

  果不其然,顾乔绞尽脑汁,把能道歉的词都拉出来过了一遍,却只得他一个冷哼离去。

  高个子女生则窝火看了她一眼,脚用力一跺,委屈着一张脸也离开。

  “……”

  此时的顾乔不止性子耿直,连想法也很耿直。

  她认为她道歉了,就是把错误补上了,云子湛不领情,那是他的事,跟她毫无关系。

  可是自那以后,顾乔上课、吃饭、自习、去图书馆等所有外出,仿佛都能意外碰到的云子湛。

  而云子湛毫无例外地每次都冷着一张脸,对她视而不见,仿佛她顾乔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直至半个月过去,做事风风火火的顾乔终于受不了这样的冷暴力。

  在一次去吃中饭途中碰到,将他一把拖到一条林荫道上,抓狂地问他:“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过不小心泼了一杯水,搅了你的好事,我都道歉了,你怎么还阴魂不散?”

  云子湛顿了顿,一脸奇怪地问她:“你不会认为把我的女朋友吓走了,道个歉就结了吧?”

  顾乔顿了顿,下意识反问:“那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你来填上。”云子湛一脸理所当然回答。

  “你脑子进水还没好吧?!”

  顾乔惊愕低咒一声,就迅速跑开了。

  然而,后来的顾乔才明白,云子湛这半个月钝刀割肉般追求方式终于在她心中生根发芽,长出了一枚名为“初恋”的青果。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云子湛向她解释,那个女生不是他女朋友,那天恰逢她向他表白。另一方面,他对顾乔觊觎很久,只是听说她这位财经系的系花十分难追,就用了这种比较无赖的方式。

  已修成正果的顾乔也不理会这些弯弯绕绕,只是开开心心地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即使后来恶俗地横生出暗恋他的女生捣乱,他势利的姐姐警告她,她都没有退让一步。

  这大概就是年少时爱情的模样,没有生离死别、大风大浪,但执着坚定到涤荡骨血,如飞蛾扑火。

  若不是发生岷山的事,将他们的感情生生撕裂,顾乔坚信他们仍然在一起。

  当然,顾乔在告诉慕琛最后这段剧变,只是稍稍带过。

  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事关儿子,她不敢有一点大意。

  慕琛听完他们的故事,沉吟了半晌。

  就在顾乔以为慕琛多少介意她和云子湛的事情需要长时间消化时,慕琛突然重新抬眸,认真看她:“你恨那个莫名要了你的男人么?”

  顾乔顿了顿,深深望着他,摇了摇头:“现

  在不会了。”

  “嗯,一切都过去了。”慕琛凑近凝神的小脸,一个安慰的轻吻落在额间,温声道:“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顾乔却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包。

  不语半晌,顾乔突然不安地看向慕琛:“你不介意我失过身吗?”

  慕琛愕了愕,轻笑地抚了抚她的头:“也许我在国外呆久了,对这个真没有多少概念。从男人的角度来讲,我当然希望你从始至终就属于我。但若爱上你,注定是这样的命,我只能坦然接受。”

  顾乔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激扬,微扭过身,伸手一把搂住了慕琛的腰身。

  怎么能让她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她顾乔上辈子肯定拯救过地球。

  “好了,你先下车,我把车开进车库,等会来陪你吃中饭,在慕家和医院折腾了半天,你肚子肯定饿了。”

  慕琛愣了愣,最后还是轻柔搂了搂她,提醒道。

  顾乔在他窝肩用力点了点头,鼻息浓重的“嗯”了一声,终于依依不舍放开慕琛,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顾乔——”

  向门口刚跨出两步,慕琛突提声叫住了她。

  顾乔询问转过身,慕琛已解了安全带从驾驶座上出来,向她走来。

  行至她跟前,慕琛突然按住她的双颊,又亲昵亲了亲她的娇唇,道:“别想太多。”

  明白他还是放心不下,顾乔脸一红,小鸡啄米地点了点头,立刻飞快地奔向了电梯。

  看着顾乔这么久还放不开的样子,慕琛唇角微扬,但余光扫过停在不远处花坛方向只露出驾驶座的黑色迈巴/赫,他脸色瞬间沉凝下来。

  这辆车,在他驶出医院停车场时,就一直在他们后面紧追不放。

  ……

  星期一,慕琛因有急差要出,大清早让徐泽载去了机场,林晓染突然哪来的闲情雅致,绕过大半个城市来接顾乔上班。

  顾乔打开车门,一眼看到了副驾驶座上半睡半醒的何盼。

  顾乔愣了愣,坐上车,正想开口发问,林晓染已边打着方向盘,边替她解释:“前几天,何盼正式跟我哥和解了,作为和解条件,何盼这几天工作之余负责我哥这个病人的生活起居。所以这几天,何盼都住我家呢。”

  顾乔:“……”

  听到她们二人在谈论她,何盼从车台上捞过做干燥用的布偶狗揉着,边有气无力地发牢***:“林晓染,你和你哥难道被你继母继妹逼到请不起一小时一百块的终点工了么,怎么有那么多家务活要干?”

  林晓染余光斜了斜被自己老哥折腾成不成人样的何盼,终于出口提醒:“何盼,智商呢,你没看出我哥在把你往死里整么?这几天在家养伤期间,我哥没事干,尽把几个八辈子没联系的小表弟往家里接,任他们糟蹋了。”

  “……”

  何盼震惊得一个鲤鱼打挺从座位上立起来,看了看林晓染不像开玩笑的表情,又思考了这几天每至林宅就台风过境的情形,以最快的速度打出一个电话,对着话筒后吼道:“林思言你这头猪,你别想和解了,就冲你这几天故意整我的幼稚而恶劣行为,我们这一辈子的梁子就结下了!”

  “什么,你说我智商低得像猪,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你祖宗八辈子都是猪!”

  “……”

  何盼和林思言电话大战期间,林晓染也不理会被间接骂成猪,边看着前方的路况,边淡定地和顾乔聊天:“慕老爷子的事情,怎么样?”

  “算过去了。”顾乔顿了顿,回答:“慕老爷子把宋绮之骂了一顿?”

  “哎呀,慕老爷子这是接纳你了!乔乔你大关已过,准备着当豪门少奶奶吧!”

  “……”

  三个人吵吵闹闹间到达公司,顾乔方坐进办公室,张悦玲的内线恰响了起来。

  顾乔连忙接起,张悦玲惯常平板的嗓音此时更加严肃:“乔乔,你现在过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有事找。”

  ---

  云子湛因为是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这章着墨做了几个铺垫,别烦哦,接下来快速进情节,谢谢订阅,么么哒~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