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顾乔想了想,如果明天不主动加班,确实没什么事,就摇了摇头。

  “那明天下午,我带你去见几个人。”慕琛捏了捏她削葱般的小手,约定道。

  …妗…

  这一天,何盼和林晓染仍没有和好。

  中午时,何盼回绝了顾乔的约请,直接和她们自己部门的人去吃饭跬。

  下午在文印室碰到林晓染,顾乔权衡了一番,把慕琛今早说的话,跟她说了一遍。

  林晓染边将一叠废弃的文件往碎纸机里塞,边沉默着听着。

  知道顾乔把话讲完,她才停下手中的动作,无奈地看向顾乔:“可是乔乔,现在的问题是何盼不理我。”

  停顿了片刻,她边继续往碎纸机里塞文件,边碎碎念道:“何盼那个人,我真不知道怎么说她,神经跟根细丝一样,还老装出大大咧咧的模样,害得我以为她有多强大的抗摔打能力,一不小心就把话说重了。”

  看到一向强势的林晓染终于认错服软,知道两人有破冰的可能,顾乔心情轻松了许多。

  她安慰地拍了拍林晓染的肩膀,顺势将一份复印的文件拿出来,说道:“再强大的内心也经不起这样感情的砥砺。何况,你们那么多年交情,你还不了解她的脾气。她平时就没心没肺的,哪能真正把你的话往心里去,她只是自己跟自己拧着呢!”

  “乔乔,我知道。”

  林晓染轻叹出一口气。

  顿了顿,她干脆把所有的文件一股脑塞进碎纸机里,双手拍了拍,挺直腰,一脸豁出去地说道:“算了,看在她有情伤的份上,姑娘我就纡尊降贵上她办公室去认个错。然后发动我哥的人脉,给她找个高富帅欧巴,看不气死乔远翰那个渣。”

  话落,朝顾乔挥挥手,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就行走如风地闪了出去。

  顾乔看着她的背影,不自觉笑了出来。

  ……

  很快到星期六。

  中午在慕琛那而吃过饭,他就亲自开车,载着顾乔向二环绕去。

  适逢周末,一路上,路况不错。

  不过二十分钟,车子就抵达一家高级私人会所的地下停车场。

  当站在这家私人会所门口,顾乔微微纳罕了一下,可还是很快恢复到了寻常模样。

  在S市那么久,她自是知道这家赫赫有名的销金窟。据说这家私人会所颇有历史,而且不随便对人开放,会员不多,但个个都是非富即贵。

  顾乔虽然没有机会进过,却对有钱人一掷千金的奢靡作风耳熟能详。

  慕琛看出顾乔微的不适,搂了搂她的肩膀,无奈说道:“其实,我也不太喜欢这里,但大家习惯了这边聚,一时间找不到地。”

  很快,顾乔就看到慕琛口中所说的大家。

  总共三个人,与慕琛差不多年纪,坐在这家会所角落临窗的位置,正和一位身穿白色无袖长裙的漂亮女孩子凑成一桌,在打牌。

  其中一位,顾乔还在报纸财经版看到过,是S市有名私人银行,罗氏银行的继承人罗明轩。

  他一身白色衬衫,嘴里叼着根烟,目光懒散地看着手中的纸牌,颇有些雅痞的味道。

  见到慕琛走过来,他捻烟在桌上的烟灰缸里弹了弹,对他招呼:“呦呵,阿琛来了,正好三缺一,来得正是时候。”

  说着,朝对面的女孩招了招手,“小晴,你过来我身边坐,把座位让给这位鼎鼎大名的慕二少爷。”

  闻言,张依晴侧头睨了慕琛一眼,又落在顾乔身上。

  见顾乔也打量自己,礼貌地点了点头,就依着罗明轩的意思将拍放到桌子上,按着胸口的V字领,侧身一跨,坐到了罗明轩身边。

  坐在他左边,正盯着牌双目放光的徐长勋见状,立刻推了推罗明轩的肩膀,皱眉道:“快,这盘牌打完再让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打什么小九九,就你那一手烂牌,我一定赢得你连裤衩都不剩!”

  “老徐,你今天不能说话斯文点,瞧阿琛给我们带谁来了!”

  他对面显然也摸了一手烂牌的钱绍远也立刻放下,帮罗明轩的忙。

  “你这

  个畜生,别想给我插科打诨,快快快,快把牌拿起来!他今天就是带天皇老子来了,我也要把牌打下去!”

  说完,徐长勋还从桌子地下踹了一脚钱绍远和罗明轩。

  徐长勋眼疾手快地将脚一手,顺利躲过,钱绍远一个下盘不稳,瞬间跌进了沙发。

  “丫的,你这小胖勋竟然使手段阴我!”

  下一刻,他立刻从沙发里爬起来,顺了一杯红酒要往他嘴巴里灌,徐长勋立刻推回去,要重新去灌他。

  他们玩闹间,慕琛眉目不懂,只淡定地走到沙发旁,搂着顾乔坐下。

  而后,他朝路过的服务生要了两个被子,替顾乔和自己斟满红酒,点了一根烟抽着,边拿起刚才张依晴的牌。

  看了一会,他将牌递给顾乔,凑着她的耳朵,说道:“会玩吗?”

  顾乔的注意力正被旁边徐长勋和钱绍远两人你来我往的打闹所吸引,见慕琛凑近,余光下意识扫到对面罗明轩和张依晴打量的目光,耳朵微微发热。

  而后,她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纸牌,见洗牌的方式是S市本地最寻常的纸牌玩法,点了点头。

  “那我先抽一根,你来跟他们玩。”

  慕琛举了举手中的烟,温暖干燥的大掌贴住顾乔纤细合度的腰,让她跨过自己的大腿,自己则站起来跟她换了个位置。

  罗明轩看着他们俩的互动,一手下意识搂住张依晴的肩,粗粝的指腹在她圆润的肩头上摩挲。

  一旁正依靠体重优势把钱绍远按在沙发上蹂/躏的徐长勋见慕琛有打下去的意思,则当即重新站起来,坐回自己的位置,重新拿起了牌。

  目光无意识地看了顾乔一眼,微微一怔,立刻看着慕琛,笑眯眯地吼开了:“阿琛,你太不够意思了,带了个美女来,也不介绍介绍。”

  慕琛微弯身,将一截烟灰剔落在桌子中间的烟灰缸,顺势将一叠小甜品拿道顾乔的面前,道:“我怎么好意思打搅你跟绍远打情骂俏。”

  顾乔正在喝一杯慕琛叫服务生端上来的凉白开,闻言,顿时咳嗽了一声。

  慕琛立刻换过那只抽烟的手,帮顾乔顺背。

  徐长勋一张显肉的脸立刻涨成了猪肝色。

  他往正在爬起来的钱绍远腿上又踹了一脚,气急败坏道:“他娘/的,鬼才跟他打情骂俏,他那是皮痒了,浑身欠削!”

  “徐长勋你妹,你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打电话给你老爹告黑状,让你在部队里滚个几年,榨成人干!”

  钱绍远终于也忍无可忍地朝他小腿上踹了一脚。可徐长勋看似笨重,身手却敏捷地很,双腿往沙发上一缩,就逃过了钱绍远的袭击。

  而后,向顾乔呵呵一笑,腆着脸道:“美女,我先做自我介绍,我叫徐长勋,我爷爷跟阿琛的爷爷是拜把子兄弟,我在美国留学时,跟阿琛念得是同一所军校,说起来也算是好兄弟。”

  听徐长勋这么一说,顾乔当即明白过来慕琛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眉眼含笑地睨了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的慕琛,顾乔微笑地向徐长勋点了点头,道:“你好,我是顾乔。”

  “卧/槽,你就是顾乔!”

  徐长勋从沙发一起,像见到鬼一样,震惊无比地看向她:“你就是景同说得那个小乔妹妹,追了三个月连手都没有牵到的顾乔。大嫂,请容我一拜,收下我的膝盖!”

  说着,双手鞠着,向顾乔端端整整正正地行了个大礼。

  顾乔被他夸张的模样一逗,当即笑出了声。

  慕琛边捻着烟,边踢着桌腿,不疾不徐地奚落他:“你就这点出息。”

  “哥,这不能怪我,主要是你的历史太辉煌了,你以前走到哪里不是一票美女倒戈,投怀送抱。突然出现个女的,没被你迷得晕头转向,还能扛住你三个月的猛烈攻势,我简直对自己的三观都产生动摇了!”徐长勋拍了一下桌子,严肃无比地解释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