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开玩笑,我们单位刚做过体检,我视力1.0,你说我会不会看错?”

  钱绍远得意洋洋地看着已做好登记进来的项雪,顿了顿,摇头道:“瞧阿雪那样,没被他灌过药,也被灌了好几瓶啤酒。这小姑娘真是在美国玩野了,什么样的人都赶招惹……”

  钱远绍话还没说完,一直沉默的慕琛突然将牌一撩,站了起来妗。

  “什么情况?”

  钱绍讶然地睨了睨慕琛,慕琛已交待地拍了拍顾乔的肩膀,大步向项雪走去跬。

  “什么情况,当然是要干架了!”

  徐长勋兴奋地将袖子一撩,也大步跟了上去。

  钱绍远见状,连忙撩下牌,也跟了上去。

  顾乔愣了愣,也起身走了过去。

  朱则豪抱着不省人事的项雪刚要进开好休息室,便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跟前。

  他下意识往旁边一让,正要绕开他们,慕琛却眉目一沉,将浑浑噩噩的项雪一把从他怀里扯了出来。

  朱则豪被扯得几个不稳,当即往前冲去,幸好后面两个跟班眼疾手快,将他一把拉住,重新站了起来。

  “你谁啊,这是什么意思?!”

  莫名其妙被挡了一道,朱则豪眉毛一夹,立刻冲到慕琛面前,要扯起他的领子质问。

  后面的徐长勋已按住他的胸膛,提着嗓子,点了点他的胸膛:“诶诶诶,怎么着,想动手是不是,想知道我们是谁,可以去问这家会所的老板,老板是不是不愿意见你,我们可以替你喊?”

  后面的两个跟班见徐长勋一副嚣张派头,也撩了袖子要上前,却被朱则豪一左一右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出入这家会所那么久,他当然知道这里不像一般的KTV、酒楼,说不定一不留神,就惹到不能惹的。

  动起手来,指不定要出大事。

  但凡事占个理字,他不信这样抢了他的人,还能横到天边去。

  这样想着,他皮笑脸不笑地看向慕琛:“这位兄弟,我向来不惹是生非,但你就这样抢了我的女人,总该给个说法吧?”

  “说法?要什么说法,我哥看不爽你粘着他妹,这就是说法。”

  钱绍远也出列,绕到慕琛旁边,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朱则豪一顿,面色难看地看向被半护在怀里的项雪。

  项雪脑子虽被酒精浸淫过,但此时吵吵闹闹的环境还是让她清醒了几分。

  她在慕琛怀里扭了一下,微微睁开眼。

  当从慕琛的弧线优美的下巴,一眼看到他那张面沉如水的脸,当即清醒了几分:“哥,你怎么在这?”

  “哥不在这儿,估计你早被人卖到赤道去了!”

  徐长勋不满嘀咕了一声,却不想,项雪完全还没有把这个状态看见眼里。

  她将慕琛一推,就转向朱则豪,一把搂住他的背弯,亲昵地靠在他肩膀上,说道:“对了,哥,这几天你一直出差,我忘了跟你介绍,这个是我刚交的男朋友朱则豪,我们上个星期刚认识,我对他印象不错。”

  “印象不错?!”

  钱绍远用一脸震惊的表情看向项雪,而后,当即把她扯到一旁去,低声训诫道:“你脑子是不是被门板夹过了,不错?他刚吸毒进去过局子,哪里不错了?!”

  “哦,这事他跟我说过。”

  项雪点了点头,身体却由于一个不平稳,向前冲去了几步,伸手下意识扯住钱绍远的袖子,才堪堪站稳身。

  在钱绍远一阵猛翻白眼中,她继续断断续续地解释道:“他抽得是大麻,这不算什么。在美国很多州,这都是合法的!”

  “项阿雪,你脑子不仅被门板夹过,还被驴踢过吧?抽大麻虽然不算什么,但起码可以看出他的私生活不检点,你找这样的人,不是给自己挖坟墓跳嘛,乖,别闹了,好好跟哥回家。改明儿,我给你挑几个又帅又有型的猛/男,让你丢着绣球选,你不是最好这一口吗,啊?!”

  钱绍远边扯着她的袖子稳住她,边哄道。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入朱则豪的耳朵里,他也不在意。

  看着阵仗,猜测自己可能无意间搭上了哪家千金,他笑呵呵地朝钱绍远点了点头。

  而后,就将目光落在跟项雪有亲戚关系的慕琛身上,卑谦地弯了弯身,道:“哥,项雪脑子还糊着,我自己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朱则豪,我家买煤矿起家的,您有这方面的想法,尽可以找城南的朱家。”

  说完,就伸进西装内兜里,要去掏名片,一旁早忍无可忍的徐长勋立刻不耐烦地推开朱则豪:“去去去,谁是你哥,也不翻翻你祖宗向上三代,有没有这样的资格叫认我们哥?!”

  “胖子勋,你什么意思,欺负我男朋友,是不?”

  半醒过来的项雪见徐长勋语气不善,当即脖子一梗,摇晃地走到他跟前,双手一把推开他:“什么祖宗三代,你不就凭着你家死人那点优越感嘛,有本事你自己单枪匹马地去给我闯出来啊。祖宗三代,我还没爹没娘呢,是不是要不起你这个朋友了!”

  “诶,你这怎么说话的,把我的祖宗都骂上了!我这不是看在哥的面子上,关心你吗,你至于这一副见色忘友的猴急模样!”

  徐长勋被推得倒退了几步,脸上一憋红,脾气也上来了,双手叉腰,就要上去讨理。

  慕琛见状,与一个醉鬼多说无益,扯了项雪的胳膊,牵起站在一旁静看的顾乔的手,就要往门口走。

  项雪却忙不迭地抵抗道:“哥,你干嘛呢,快放开我!我还有牌局,不能跟你回家,你放开!”

  挣扎了几下,见慕琛没有反应,项雪那点对慕琛仅有的敬意也一扫而光,大吼大叫地挣扎道:“哥,你放开我,我找个男朋友碍着你们了么,怎么个个跟我妈似的,管着奚落着!快放手,我不走!哥,我不走!慕!琛!我不回去!”

  顾乔随着慕琛和项雪拉扯的弧度,微微晃了几下身。

  抬起头,慕琛正拧着眉,一脸火,项雪则用力往后拱着,一手用力扳着慕琛绕在胳膊上的手,却是丝毫不能动。

  旁边座位上的人和经过的路人纷纷扭头看来。

  朱则豪见这样闹下去不成样子,凑上来劝项雪:“项雪,你先跟你哥回去,明天我再联系你!”

  “我偏不,凭什么他说东,我就不能往西,这十几年,我够听他的话了!你还是不是我男朋友?你要向着我哥,我就甩了你!”

  项雪平时的叛逆因子被一瞬激起,立刻对着朱则豪甩下了狠话。

  “这……”

  朱则豪被一堵,为难地看向慕琛,想说点什么,去洗手间许久的罗明轩正在餐厅经理的陪同下大步走来。

  当看到面色通红的项雪时,微微一怔。

  而后,眼看着她与慕琛撒着酒疯,争执不下,旁边是一个十分面生的青年劝架,他眉头一拧,大步走到项雪面前,一弯身就把她扛了起来。

  也在一边旁观的张依晴、朱则豪、钱绍远当即露出一副讶然的表情。

  慕琛则看着他,目露一丝沉思。

  罗明轩也不在意他们的异样,一手紧紧桎梏住失声尖叫的项雪,一手拉了拉因扛他而起褶皱的衬衫,侧头看向慕琛:“你的车在停车场?”

  慕琛点了点头。

  见状,罗明轩又紧了紧身上的力道,转身就往会所里一部私人电梯走去。

  不明白状况的朱则豪有些发傻。

  众人也不理会,跟着就向那部电梯走去。

  跟项雪刚打完嘴炮的徐长勋心有不甘,路过朱则豪时,凑近他,轻蔑说道:“给你透露个内部消息,这家会所的老板就是扛着项雪出去的人,以后长点眼识,见到他一定要绕开三个道以上,否则,他可能砍了你!”

  “……”

  在停车场,罗明轩找到慕琛那辆黑色卡宴,拉开后车门,带着点泄私愤的情绪,一把将她丢了进去。

  喊累了的项雪大概酒精又重新上来,只呻吟了一声,就随着他的力道,一头栽到座位上,不得动弹。

  慕琛牵着顾乔的手靠在副驾驶座的车门上,对项雪睨了睨,看向罗明轩,说道:“你不亲自送她回去?”

  罗明轩随之淡漠地睨了她一眼,面无表情说道:“我的车刚进4S店修了,你送她回去吧。”

  慕琛扫向停车场右边角落几辆豪华超跑,顿了顿,点头道:“好。”

  说着,让出副驾驶座的位置,要安置顾乔进去。

  一路上异常沉默的顾乔按住慕琛的手,也看了项雪一眼,说道:“算了,我坐后面照顾项雪。”

  “好。”慕琛替顾乔理了理头发,关上副驾驶的门,重新替她拉开了后排的车门。

  一旁的罗明轩对顾乔抱歉非常地说道:“大嫂,不好意思,本来今天这个局是为你凑的,没想到被项雪搅成这样,下次,我们再聚。您有空也可以带朋友来这边坐坐,对你全场免费,所有钱算在我哥帐上。”

  “……”

  顾乔默了一阵,点头道:“谢谢。”

  而后,她朝左边一辆黑色悍马驾驶座上的徐长勋和站在后面不远处奔驰旁边的钱绍远分别挥了挥手,就坐进了车里。

  慕琛意有所指地拍了拍罗明轩的肩,向其他两位挥了挥手,也坐进驾驶座,发动了引擎。

  三辆车子很快一前一后驶离会所,又在不同的交叉路口分开。

  一路上,项雪都昏昏沉沉。

  在无意地一个翻身中,捞到顾乔的胳膊,迷蒙认出是顾乔,她低咛了一声“乔乔姐”,就抱住她的胳膊,贴了上来。

  顾乔替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见她的身体没什么异样,也舒展手臂,让她以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倚靠了上来。

  在观后镜里沉默地看到顾乔忙完这一切,慕琛才边打着方向盘,边歉意开口:“不好意思,本来想带你来认识几个朋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有什么不好意思,又不是你闹的,而且我们也认识了,他们……非常不错。”

  顾乔边摩挲着项雪的背,边敛着眸子,轻松道。

  “嗯,我在被送出国之前,在军/区大院住过半年,他们都是陪我打架陪我玩耍的发小。后来虽然分开了,但断断续续也都在联系。而且他们都有在美国留学的经历,和我相处过,所以不比其他人。”

  谈到他们几人,慕琛的语气带着些回忆,不自觉轻松了几分。

  “他们好像非常敬重你?”

  顾乔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形,下结论道。

  “也谈不上敬重不敬重,我年纪比他们大个一两岁,他们让着点而已。”

  慕琛轻描淡写地回答。

  但是顾乔知道,事实肯定远非如此。

  这几个高/干子弟看上去十分矜贵傲气,而且慕琛当时又是十分尴尬的身份,若没有几分让他们真正服气的本事,他们肯定不会一口一个哥地喊得如此心甘情愿。

  想到这,顾乔又想到另一个问题,抬眸看向慕琛:“对了,项雪和他们也很熟?”

  “嗯,他们一来美国,就会找我玩,那时候项雪不懂事,又喜欢黏在我们后面,一来二去,大家就熟了。”

  慕琛停在一个路口等红灯,回答她。

  “看刚才的情形,他们也非常关心她?”

  尤其那个罗明轩,顾乔分明可以看到他在见到项雪时,那双眼睛里有太多情绪流露。

  “对,项雪这人看上去任性,但是个非常玩得开的性子,以前整天扎在男人堆里,没几个人把她当女人看。”

  也许无意识听到有人在讲自己的坏话,项雪在顾乔怀里嘟囔了一声,又偏了个头,拧着眉睡去。

  顾乔随她的动作扶了扶她的脑袋,想了想,又问道:“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慕琛沉吟了片刻,见前面的绿灯重新亮起,他重新压下油门,说道:“等明天她清醒一点,我就跟她说说,实在不行,就重新把她送回美国去,我不能看着她学坏。”

  顿了顿,从后视镜里无意捕捉到顾乔面上一抹略异样的表情,他想了想,又解释道:“乔乔,你知道的,项婶刚去世,项家也没有什么人管她,我不可能放着她不管。”

  顾乔又抬手,抚了抚项雪的额头,垂了头,避开慕琛的观察,说道:“你不用多想,这个我知道。即使没有项婶,你与她相处那么多年,也应该为她筹划的。”

  无法从后视镜里看到顾乔的表情,慕琛又沉吟了片刻,而后,明白地点了点头,就继续看着前方的路况,专心致志开车。

  车子很快抵达晴园,停在楼下。

  顾乔见项雪一路上都很安静,就独自扶她出来,让慕琛去停车。

  慕琛本不同意,但见项雪这有气无力的模样,便依了顾乔的建议,将车子一掉头,往小区最后面的地下车库开去。

  扶着项雪站在门口,迎面扑来一阵簌簌秋风,全身一阵凉意。

  见怀中的穿得很少的项雪也狠狠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顾乔当即把自己披在外面御寒的开衫脱下来,替项雪披上,然后扶着她往楼里走去。

  站在门口等电梯的间隙,也许是刚才那阵冷风的作用,怀中的项雪动了动,迷迷瞪瞪地抬起头,见是顾乔,下意识唤了一声:“乔乔姐。”

  顾乔见状,垂眸看向她半阖半闭的眸子,紧了紧她身上的衣服,问道:“好些了吗?”

  “嗯。”

  项雪在顾乔怀里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又环扫了一圈周围,不解问道:“这是哪里,我不是和朱则豪一起的吗?”

  “你哥和你在会所里碰上,就把你带了回来。”

  此时,电梯已到达一楼,顾乔一边为她解疑答惑,一边搂着她走进去,按下了十三层的按钮。

  “哦,哦,哦!”

  项雪又头如蒜捣地点头,边思索着。

  也许当中一直昏迷的状态,项雪沉思了很久都没有出声。

  直到两人到达项雪所住的居室,项雪一个踉跄扶在门口,狠狠打出一个酒嗝,恍然大悟道:“我记起来了!”

  一阵酒味猝防不及扑入鼻尖,顾乔下意识拧了拧眉。

  见项雪脸上的红晕还没有退去,知道她仍处于半醉状态,顾乔也不与她计较,瞥了左边的门禁系统一眼,她直接问道:“密码是多少?”

  “密码?”

  项雪愣头愣脑地随之看向门禁系统一眼,眨眼想了想,笑呵呵地扑到它跟前,边按着上面的数字,边叨念道:“我知道密码,我知道的,密码是1211,1211……”

  闻言,顾乔讶然地看向项雪。

  她知道,1211正是慕琛的生日。

  上次出差时见慕琛把她的生日设置成屏保密码,她和慕琛在一起之后,有一次也无意向他问了他的生日,还因此,又被慕琛站了一番便宜。

  “乔乔姐,乔乔姐,你怎么了,门打开,你怎么不进去?”

  见顾乔盯着门禁系统发呆,项雪一脸好奇地拽了拽她的手。

  “好,我们进去。”

  顾乔连忙佯装无事地掀过,扶掖着她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顾乔第一次来项雪的住所。

  房间的面积与慕琛的一般大小,但可能是纯白的风格,加之刚搬进来,没有添置齐东西,整个房间看上去空旷而无人气。

  顾乔扶着项雪,打算先把她放到客厅的沙发上。

  可是项雪刚一落座,突然一把抓住顾乔的手,一脸恍然回身道:“乔乔姐,我想起来了,所有事情都想起来了!”

  顾乔愣了愣,正要问她想起了什么,项雪却将身后的一个靠垫,一把拽起,丢到了对面的电视墙上:“凭什么呀!我找个男朋友,他们就要这样阻拦我,我碍着他们了!这个小胖勋,嘴上积点德会死呀,还有那个钱绍远,当特警当久了,还以为所有人都是坏人了!更离谱的是那个土豪罗,以为会所是他们家开的就了不起,换女朋友像换衣裳的,还居然对我动手动脚!”

  当即明白项雪的脑子接上了,顾乔怕她把客厅给砸个稀巴烂,连忙拉住她的手肘,要制住她。

  项雪却突然哪来的力气将顾乔往沙发上一甩,又拿了个抱枕往电视墙上扔,“更讨厌的是我哥,凭什么拦着我找男朋友,他不是也找了个又漂亮又乖顺的女朋友,凭什么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我也要找,而且要一个月换一个地找!”

  闻言,顾乔一愣,思绪还没转圜过来,放在电视墙上的电视盒被抱枕一击,“

  嘭——”一声摔了下来。

  顾乔一个回神,又要去拦,项雪却整个人扑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嘟囔着:“你们谁都别拦我,我就是要找男朋友,谁拦我,我就跟谁急!我哥不是好人,是个混蛋,是个大混蛋……”

  见项雪只是动口,没有动手,顾乔缓了一口气,也坐了下来,无声地听着她循环着这几句。

  不过片刻,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终于消弭在一声声浅浅的瞌睡声中,顾乔才动了动身体,凑近她脸庞。

  拨开她凌乱的头发,见她呼吸平稳,睡得深沉,顾乔站起身,看了她几眼,转身打算离开。

  在走到玄关处,顾乔顿了顿,最后终是忍不住,重新绕回来。

  将她吃力地搀扶起来,半托半拉地转到主卧去,将她安置在里面的大床上。

  而后,为她脱掉高跟鞋,从浴室里拧来毛巾,为她擦了脸和手,盖上被子,才重新离去。

  回到家,顾乔从客厅的陈列橱上,拿出慕琛上次送的相册,一页一页,开始无意识地翻。

  当翻到那张慕琛二十多岁的照片时,顾乔再次停顿了下来。

  那是慕琛获奖的照片,手里举着一个巨大的镀金奖杯,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脱,但无悲无喜的模样已隐有几分现在的气势。

  他后面是一个无意撞入镜头的女孩。

  她一身蓝色校服,头扎一根马尾辫,背对着他,毫无防备地回头,整张脸笑得动人而美好,一双大眼落在慕琛身上,明媚而美好。

  只是,那双大眼所透露出来的感情,顾乔太熟悉。

  她在二十二三时遇到云子湛时,曾有这样的目光。

  如今面对慕琛时,也时有这样的目光。

  顾乔发了一会呆,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她顿了顿,连忙收起相册,跑到玄关处,打开视频。

  见是已换了一身黑色居家服的慕琛,顾乔连忙打开门。

  却不想慕琛刚进门,结实的臂膀将她一捞,高大的身形瞬间将她抵在玄关处的墙壁上,而后,在小圆球迷惑不解的眼神中,将笔直的长腿一够,轻松地关上了门。

  顾乔被他这架势怔了怔,慕琛已按住她粉嫩的双颊,在她娇嫩的樱唇间亲了亲,问道:“是不是还在介意项雪的事?”

  顾乔很想大方地摇头,但是一点儿也做不到。

  如果刚开始认识项雪时,她故意挤兑自己,她向慕琛有意无意透露强烈的占有欲、以及将房子租到他们楼上是任性和长期形成兄妹间的感情依赖,那么那张照片所透露出的感情,门禁系统所设置的密码,刚才浑似小情人之间闹别扭说出的醉话,顾乔已经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这些不是发自男女之间的感情。

  她不知道如果点下头,慕琛会不会认为她捕风捉影,小心眼,但还是非常想听他解释。

  将顾乔犹疑不解的模样看在眼里,慕琛思考了片刻,点头说道:“项雪以前确实喜欢过我。”

  没想到男人这么坦白,顾乔愣了愣,慕琛已抚着她的头发,径自解释开去:“不过这是五年前的事,我早已经跟她说明白了。这之前,我之所以没有跟你提起,一是不想你胡思乱想,二是她实在威胁不了我们的感情。虽然她现在种种迹象做得像仍旧喜欢我的样子,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她也没有做过什么过界的事,我实在不好再提出来。此外,我也有保护她的责任,如果彻底断绝和她关系,显得我太不近人情。”

  顾乔理解慕琛的意思。

  项雪的底线踩得太好,慕琛已拒绝过一次,如果再挑明,反而显得他自恋。

  而且,她也开始自己的生活,试着脱离慕琛的照顾,认真地找男朋友,虽然很多地方仍惹人遐想菲菲,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解读,她好似也未觊觎现在的慕琛。

  想到这,顾乔只能再次说服自己,按下心中的不安。

  看到顾乔的表情释然了几分,慕琛俯身亲了亲她的额头,低沉道:“我现在全身上下,哪有一处不是你的,你得对我负责到底,我哪敢跟别人跑。”

  顾乔忍了忍,终于还是控制不住,又往这个男人的胸膛狠捶了一记。

  慕琛低低笑了一声,一手垫上她的臀部,将

  她娇小的身子微微提起,一个深吻狠狠压了下来。

  顾乔敛了敛眸子,一把搂住他性感精瘦的腰身,也仰起小脸,主动迎了上去。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