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项雪的事情就此揭过,没人再提起。

  星期天的时候,顾乔本想去楼上看看她,但想到既已知道她的心思,她也就懒得主动去关心。

  她可以无视她有意无意对慕琛的暧昧,却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至于慕琛怎么处理项雪男朋友的事,她知道他自有分寸,也不过问跬。

  很快又到了星期一,养了一个月伤的杨夕夕终于砰砰跳跳来上班。

  早上时,顾乔刚走进投资部的办公区域,便见一掠黑影迎来,杨夕夕一把扑进她怀里,给了她一个大熊抱。

  而后,还拿脸蹭了蹭顾乔的黑色职业装,一脸留恋道:“乔乔姐,你可真想死我了,没有你的日子,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活下去的?!”

  看着小丫头这么夸张的说法方式,顾乔眉目一扬,爱昵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而后,推了推她的小脸,打趣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现在见到我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吧?活下去之后,记得今天先把囤积的文件处理完,不然不准回家!”

  “乔乔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像资本家,我才刚大病初愈,你就开始剥削我,是不慕总的老板属性传染给你?”

  杨夕夕立刻捂住双颊,做一脸不可置信状。

  “瞎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剥削你了,剥削你,我又没涨工资。没看到我这是严格御下,提拔你成长吗?!”

  顾乔点了点杨夕夕的脑袋,笑道。

  “你都快成总裁夫人了,那点工资对你什么用啊……”

  杨夕夕低声念叨了一下,突似想到了什么,转而抬眸。

  在顾乔那张明媚生辉的脸上认真看了一阵,杨夕夕突然一脸渴望地抓住她的手:“乔乔姐,我怎么看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你怎么办到的,快教教我这个无可救药的女汉子?!”

  顾乔表情滞了滞,面色浮现起一抹不自然,而后,严肃着一张小脸,疑惑不解地看着她:“这么一摔,怎么把拍马屁的本事给摔下降了?”

  说着,又拍了拍她的脑袋,安慰道:“好好工作,这几天争取把这项技能补回来。”

  话落,就以最快的速度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被顾乔的话说得莫名,杨夕夕努了努嘴,而后又不甘心用手扩起一个小喇叭,对着顾乔的身影吼道:“乔乔姐,我不是拍马屁,而是真心话,你真的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想了想,她又一脸恍然大悟地吼道:“我知道了,是不是被慕总的爱情滋润的?!”

  回应她的,是顾乔仓皇的关门声。

  ……

  中午时,顾乔和何盼、林晓冉又重新坐到一起吃饭。

  何盼和林晓染两人叽叽喳喳的斗嘴,完全看不出曾经冷战过的样子。

  顾乔看在眼里,心情好了许多。

  等她们消停的间隙,顾乔就把项雪的事情告诉她们。

  闻言,林晓染沉默了一阵,询问地看向顾乔:“乔乔,你怎么看出她正在不努力地喜欢慕总的?我怎么感觉着她是在踩着你们的底线,玩见缝插针,整个一妥妥的心机婊!”

  “对对对,什么已有了男朋友,明明是打着男朋友的旗号,吸引慕总的注意,否则S市那么大,她非得领着他往那家会所晃,打搅你们的兴致。”何盼立刻发挥添加备注的本事,强调道。

  听罢,顾乔支着脑袋,颇烦恼地戳了戳饭:“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她目前没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总不能对她说,以后你离我家男人十米开外,否则我打断你的腿。而且,慕琛将她视为妹妹,我总不能做得太过分。”

  “呦呵,连‘我家男人’都出来了,真不敢想象,这是从一听荤段子就会脸红的顾小乔嘴巴里说出来,看来,慕琛这三个月给你灌迷汤很有效嘛?”何盼推了推顾乔,玩笑道。

  “去去去,没见人家正正儿八经地烦恼着嘛!”

  林晓染立刻仗义地替顾乔推回去,而后,挠了挠腮帮,兀自点着头,思索道:“这种若有似无的单方面暧昧确实很难处理……”

  想了想,又敲着筷子下结论道:“不过,这种时候最考验男人的定力,乔乔,你就先放她下去。如果慕总意志坚定,

  肯定出不了事儿。”

  “我怎么觉得,男人的意志是比中彩票还不靠谱的事儿?”

  何盼扒了口饭,嘀咕道,却被林晓染一筷子给敲断:“还有你,何盼,不能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别把天下的男人都想成乔远翰那样渣!今天晚上,你就给我好好拾掇去,我明天带你去相亲!”

  “相亲……”

  何盼一口饭差点呛到喉咙里,拍着胸脯,好一会才顺过气来,重新看向林晓染:“晓染,你受什么刺激了,落难公主不准备演,打算演我妈催婚了?”

  “还不是被你前几天的话给气岔了,演落难公主也好,演你/妈也好,反正这次你一定得给我去!我哥可发动了好些关系给你找优质好男人,以后给我一个星期一个的接着,否则丑话说到牵头,你不从,这回我们可真连朋友都没得做。”

  说着,林晓染推了推一旁的顾乔寻找同盟:“乔乔,你说是吧?”

  顾乔想了想,难得一改和泥巴的角色,跟着点了点头。

  “你们不待这样的,我不过上个星期五吃饭没带你们,你们就这样联合起来挤兑我。”

  何盼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却淹没在林晓染一锤定音的决定中:“就这样说定了,何盼,晚上我带你去做造型,将你彻底来个美女大变身。”

  顿了顿,又晃了晃顾乔,说道:“你跟你家男人晚上没约会吧,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顾乔看了看一脸颓丧的何盼,认真地摇了摇头:“必须没有,还是朋友比较重要。”

  话落,遭到何盼和林晓染的一致不屑嘘声。

  因杨夕夕到岗,顾乔整个工作流畅了许多。

  下午时,张悦玲打内线进来,D市有一家企业要出售,慕威有意向要参与竞价收购。

  顾乔心领神会应下,开始准备收购所需资料,和打听竞购对手消息。

  临近下班,顾乔给慕琛打电话,叫他先回去,不用接她。

  慕琛沉默了片刻,开始旁敲侧击打听。

  直至将她要在哪个造型店,和谁去,要在哪里呆多久都了解清楚,并问她要不要他帮忙后,慕琛才放下电话。

  一到下班时间,知道顾乔有加班习惯的林晓染当即冲进她的办公室,打劫一样将她拉出十二楼,然后架着心不甘情不愿的何盼,向她经常去的一家造型店杀去。

  以何盼的说法,虽然林晓染落难公主的角色扮久了,但是那精贵的生活方式却一点都没有改变,所以,他们一到这家贵出名的店,首席造型师立刻轻车熟路地上来,直接同林晓染打招呼。

  林晓染把何盼推给她,又着重强调了要体现她的女人味,才任一班造型师开始围着何盼商量方案。

  顾乔见这架势还要很长时间,于是往隔壁蛋糕店买了一袋全麦面包和几杯奶茶,三人就着当晚饭。

  林晓染坐在等候区的沙发上,边扯着面包屑,边看着正在做头发的何盼,凑近顾乔,百思不得其解道:“你说,何盼以前怎么吸引乔远翰,看她大大咧咧的样子,把好好的女人生活过得那么粗?”

  “也许乔家公子就喜欢她这种率真的样子吧。”

  顾乔也扯了一块面包往嘴巴里塞,不确定地回答道。

  林晓染嗤笑了一声,说道:“所以也是到喜欢而已,没有爱惨到抛弃父母、离家出走,奋不顾身和她结婚的程度。说到底,男人只是感官动物,你要是够漂亮够性感,他们脑子一热,说不定就咬咬牙下定决心了。最近有没有听说乔远翰和那小明星,他父母照样不同意,可那小明星凭着自己几分小姿色,硬是怂恿着乔远翰和他父母对干了一阵子。”

  “也许不是何盼姿色不够,而是何盼太懂事。”

  看着理发师在何盼头顶变戏法似地挥舞着,顾乔若有所思道。

  “对了,上次你出差G市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事,今天人力资源部的小陈跟我念叨,G市的分公司重组重组着,把张天刚给组下岗了,她们正在挑合适的分公司经理,听说他还是个挺有能力的人,是跟着老慕总拼杀出来的。”

  林晓染想了想,又转移话题道。

  顾乔啜了一口奶茶,垂了垂眸,避重就轻地说道:“还不是那样的事。”

  “有没有搞错,我在总部见过他几次啊,看上去挺正派的一个人,怎么也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

  林晓染一怔,当即尖叫了一声。

  见顾乔一脸闪躲的模样,林晓染想了想,突然打着商量的口吻,对顾乔语重心长道:“乔乔,这么多年,你碰到那么多性sao扰都能有惊无险地绕过去,这是你运气好,但人没有永远的运气,凭你这张脸,如果再在公司对外投资这块干下去,以后只怕仍会碰到不少。你现在有了慕总,有没有想过换个岗做点轻松的,或者直接做个全职太太?”

  闻言,顾乔愣了愣。

  她才与慕琛开始,完全没有考虑这一块。

  如果真要选择,她仍然会在这个岗位干下去,这份工作不仅是她所热爱的,还让她保有独立的人格。

  也许有一天,她真嫁到慕家去,慕家的钱也不缺她这份薪资,但她用二十几年时间学会怎样去独立飞翔,怎么会因为爱情而折断自己的翅膀。

  见顾乔沉默,林晓染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决定换个方式跟顾乔沟通:“乔乔,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太了解豪门那一套了,他们只需要你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在酒会啊、某个剪彩仪式上晃一下,做一只高贵而优雅的花瓶即可,才不会让你为了生存,顶着一大家子的脸面去谈单子。我再换个角度说,即使慕家同意你把这份工作做下去,难道慕琛会乐意看着你每天东边西边地去出差,和不同的男人喝酒应酬吗?”

  顾乔顿了顿,想下意识替慕琛回答,他不介意,可她没有一点把握。

  这方面,顾乔还没认真揣摩过他的心思。

  而且,虽然慕琛大部分时候很尊重她的意见,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子大男人主义。

  “算了算了,你们这才刚开始,以后的事情总会有解决方法,我现在说这些,有点杞人忧天了。”

  看着顾乔犹疑不定的模样,林晓染又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顾乔想了想,觉得此时讨论这些问题,确实有点杞人忧天。

  她现在和慕琛的最大问题是怎么取得慕母和慕老爷子的同意。

  顾乔知道慕老爷子虽喜欢自己,但自发生宋绮之的事情之后,他一直处于观望状态。

  若让他知道自己和慕母一样也有个私生子,指不定他会翻脸,要把她流放到哪里去。

  而慕母再经宋绮之这么一闹之后,对她的印象大概更差起来。

  顾乔想着,太阳穴有点发疼,干脆决定站到门口去透口气。

  却不想,她无意识地转身抬眸间,恰看到不远处的停车场里,大腹便便的宋绮之在佟佳萱的搀扶下,往这边走来。

  宋绮之一身白色孕妇装,外面罩了一件黑色的开衫,佟佳萱则一身白色运动衫,像是出来散步的模样。

  顾乔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两厢犹豫间,宋绮之和佟佳萱已发现她,走到了她跟前。

  “呦,钓了个冤大头,开始大方起来了,这种地方也舍得来了,不过很可惜,怎么改变造型,却改不了那自骨子里散发出的贱。”

  宋绮之还没有开口,佟佳萱已经斜了她一眼,开始奚落。

  顾乔也懒得与这种人逞口舌之争,淡暼了她一眼,转身就要往里面走,宋绮之却开口叫住了她:“顾小姐,愿意和我谈谈吗?”

  依然是不屑的口吻,但较之以前盛气凌人的态度,有了不少的改善。

  顾乔想了想,觉得有些话确实要讲清楚,随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造型店,在店铺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对着面停下。

  顾乔看了宋绮之一眼,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宋绮之也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气氛一时间陷入到一种尴尬的沉默当中。

  片刻后,宋绮之抚着肚子,看了一下他们彼此的距离,突然不咸不淡地对顾乔说道:“顾小姐,你能站近点吗,我最近怀孕,耳朵有点不好使?”

  顾乔看了一眼在昏暗的路灯下显得异常平静的宋绮之,不疑有他,依言靠近,却不想“啪——”一声,宋绮之一个巴掌又刮了过来。

  顾乔往后跌了几步,下意识捧住侧脸。

  宋绮之已厉声开口,跟刚才的平静判若两人:“顾小姐,如果我上次在金御园给的一巴掌是冤枉了你,那么这一巴掌却是你应得!你如果不服气,尽可以向慕家告状,让大家知道你是怎么已有新欢,又不舍旧爱,怂恿昔日情人跟她怀孕的老婆闹离婚,企图破镜重圆,脚踏两只船!”

  顾乔微愣一下,几乎在同时拢紧了眉毛。

  “还有这一巴掌,是替我肚子的孩子打的,拜你所赐,他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不受爸爸喜欢的孩子!”

  说着,宋绮之凑上前,手一扬,巴掌要再次狠甩过来,顾乔却一反常态地抬臂,一把攥住了宋绮之的手。

  而后,将她用力一甩,面色发冷道:“宋小姐,别以为我上次就这么放过你,就以为我好欺负,我不过是看在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想跟你多计较,没想到宋小姐不知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好,既然你不嫌事大,一再怀疑我企图破坏你们夫妻的感情,你大可叫上你丈夫来跟我当面对峙!我光明磊落,行事坦荡,没有什么不能对慕家讲的,我现在也可以打电话给慕琛!”

  说着,从包里套掏出手机,直接拨出了慕琛的快捷键。

  对方很快接起,带着一丝关切地意味:“怎么了?”

  听着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顾乔鼻子间莫名冲上一股气流。

  可是她一仰头,很快将它压了下去,缓声道:“你现在有事吗?”

  听出顾乔语气中的僵硬,话筒里的声音顿了一下,直接问重点:“你是不是还在刚才说的那所造型屋?”

  顾乔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

  “你在那里等一会,我二十分钟后到。”

  说完,不等顾乔回应,就挂掉电话。

  顾乔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手机,看向宋绮之,冷冷道:“请吧,宋小姐,我已经叫了我男朋友,你可以叫你丈夫了?!”

  见顾乔突然间强硬起来,宋绮之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这之前,宋振兴已再三警告她,不要招惹顾乔,但是这几天来和云子湛处于前所未有的婚姻报警状态,使她精神高度紧张。

  再加之今天遇到这个这个罪魁祸首,她一时没憋住又动起手来。

  她也料定了以顾乔柔柔弱弱的性子,定然不会将事情闹大,却是没想到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她怎么叫云子湛,先不说她现在叫不动他,若让她知道凭着臆想又找顾乔的麻烦,指不定他又要做出什么事来。

  见宋绮之不动,顾乔觉得实在受够这对夫妻的纠缠,便干脆自己拨通陆俊阳的电话,对宋绮之讲道:“既然你不叫,我来叫。”

  说话间,电话已接通。

  陆俊阳的声音有微些讶异,显然意想不到顾乔会在这时候打他电话:“顾主管,什么事?”

  “陆总,您现在知道云子湛在哪里嘛,能不能请他来趟城西的造型屋?”顾乔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听顾乔的声音平板得没有任何情绪,陆俊阳滞了滞,下意识反问:“你找他什么事?”

  “我和他们夫妻二人有些误会,现在趁着这个时机想把话说清楚,您找得到他吗?”

  顾乔继续沉着嗓子道。

  陆俊阳沉吟了片刻,爽快回答:“好,我去找他。”

  宋绮之见事情发展到这程度,干脆也挺直了腰杆在那里等待。

  在旁边冷冷看着的佟佳萱见状,走过来,扶住宋绮之的胳膊,冷着一张脸,与顾乔对峙。

  在造型屋里等了一会的林晓染见顾乔这么久没有出现,出来门口找,一眼看到三个默不作声在对抗的人,眉毛一拧,当即跑了过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顾乔白莹的小脸又肿了一块,林晓染终于忍不忍对着宋绮之破口大骂道:“姓宋的,你到底事孕妇还是神经病,怎么逮到机会就欺负人,你跟你老公不和,讨好不了你老公,被你老公讨厌,直接找你老公去啊,何必在这大马路上丢人现眼,乱发狂犬症!”

  宋绮之对着林晓染的毒舌皱了皱眉。

  不过她所有的情绪显然全发泄在顾乔身上,对林晓染只冷冷给了一眼,就将目光瞥向别处,并不搭话。

  见状,林晓染当即撩了袖子:“我这暴脾气!敢欺负顾乔,我丫的也要给你扇一个回去,管你是不是孕妇,上次,我就放过你,没想到你这人这么不知道好歹,还给我变本加厉了!”

  说完,立刻要暴跳如雷地冲上去,却被顾乔一把拉住了胳膊:“晓染,别冲动!为这样的人不值得!”

  “我去她老爷的值得不值得,我先上去给一巴掌再说,不然,这死女人不长记性!”

  说完,林晓染推着顾乔的手,就要重新冲上去。

  佟佳萱见状,立刻当机立断地将宋绮之护在身后,向后拉开安全距离。

  “晓染,别这样,我已经叫人了,你冷静点!”

  眼看着拦不住林晓染,顾乔干脆一把搂住她的腰,不然她动弹。

  就在此时,一阵汽车喇叭声响起,一辆黑色卡宴如一阵风般掠过店门口,停在了前方的停车场。

  一身黑色西装的慕琛从副驾驶座上开门出来,看到这边的情况,当即迈开长腿,疾步走了过来。

  行至顾乔身边,慕琛一眼就认出了她脸上清晰的五根手指印,立刻转身看了被护在佟佳萱后面的宋绮之一眼。

  而后,下意识搂住顾乔的肩膀,将她护在怀里。

  林晓染见到慕琛出现,虽然愤怒,却也停止了挣扎,重新站直身,一脸看好戏地冷瞧着宋绮之二人。

  慕琛轻轻碰了碰顾乔红肿的脸,柔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就在此时,一阵油门的轰鸣声响过,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也停进了停车场。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