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一路上,顾乔都十分心虚。

  她转眸,好几次想开口跟慕琛解释,但都被他严肃的表情给堵了回来。

  直至卡宴停入市医的停车场,眼见着慕琛要解开安全带下车,顾乔才一把拉住他,闪烁道:“我们回去吧,我没事。”

  慕琛一顿,重新坐回驾驶座,目光若有所思看着她亏。

  他当然发现了这个小女人似有隐瞒的状况。

  他想了想,回答:“还是那句话,有没有事,医生说得算。是我抱出去,还是自己走出去?”

  “……”

  明白慕琛虽一向好说话,却唯独无法容忍她对自己身体的疏忽,顾乔张了张口,最终欲言而止地忍了下来。

  两人挂了内科,但恰逢医生下班,一时找不到人。

  后来转到夜间门诊,慕琛通过关系找了个十分有经验的主任医生看诊,做了血检和过敏源检测。

  两个小时后,诊断出结果:药物过敏,成分来自避孕药。

  虽早有怀疑,但医生直接点出,顾乔还是又窘迫又心虚。

  慕琛则看着顾乔,神色有些怔然。

  被临时叫回来的老医生看着这对小年轻,边在电脑系统里开药,边叨念着慕琛:“年轻人,不能只顾自己开心,让老婆受罪。紧急避孕药激素多,危害很大,搞不好会宫外孕,甚至不孕不育,以后还是能不用,还是不要用。”

  顾乔终于忍不住,头皮发麻地窜了出去。

  开好药后,从药房到停车场的路上,慕琛都沉默着,似有所思。

  顾乔看着他这副模样,心虚之余,又有点不安。

  从女人的立场上讲,顾乔觉得,这样处置他们的关系一点都没有错。

  他们现在只是纯粹的恋人,还有一个儿子没有解决,她不可能这时候再怀上他的孩子。

  但她不太懂男人这方面的心思,也许慕琛十分想要一个他们的孩子,她这样做伤到了他的自尊,或者他单纯为她不跟他商量,就私下这样处理而不开心。

  其实她也打定了主意要跟他说,只是没想到还没时机开口,就给他抓了个现成。

  但事情到这个地步,顾乔就不太喜欢逃避了。

  顾乔偷偷看了看慕琛无波无澜的眼神一眼,咬咬下唇,伸出手,试探性地碰触慕琛搁在裤缝间的大掌。

  慕琛微顿,垂眸看着小女人一脸负罪,小心翼翼讨好自己的模样,眸中波光微漾,终于氤氲起一丝笑意。

  顾乔见慕琛没有拒绝,心情一松,立刻顺杆爬地将他整只手裹进了手心,却不想慕琛将那只手一拉,搂住她的脖子,顺势将她半边带入了怀里,目光扫了无人烟的停车场一眼,微俯身,弧线美好地薄唇在她殷红的娇唇间亲了亲。

  顾乔立刻缩了缩头,作势要去闪躲,却不想慕琛垫着她的腰一揽,旋身又向停车场出口走去:“我记得这附近有个超市。”

  “去干吗?”被慕琛突然而来的转变闹得有些回不过身,顾乔连忙跟上脚步。

  想了想,又道:“徐婶又回老宅去了?可是前天备得好些食材还没有用?”

  慕琛一顿,目光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难得糊涂小女人,想了想,凑近她耳朵咬道:“吃的是有了,但还要买点保险准备吃得时候不出人命。”

  “……”她怎么就看上这个流氓啊!

  见顾乔虽然红着耳根子,但那一脸无语的模样,显然没有了刚才拘谨,慕琛又亲昵亲了亲她的小脸,颇抱歉:“不好意思,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以后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让你怀孕。你也不准吃这种药,免得再出什么意外,伤害身体。”

  没想到事情会以这种方式落幕,顾乔仰起小脸,有些错愕地看着他。

  见他满目柔光地看着自己,顾乔实在忍不住,也踮起脚,亲了亲他好看的下巴。

  她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对她的纵容和胸怀。

  而后,她似想到了什么,垂了垂眸,斟酌地问他:“阿琛,如果你现在突然多了个五岁的亲生儿子,你会怎么做?”

  “多了个五岁的亲生儿子?”

  慕琛顿了顿,不明白顾乔为什么会做假设,但还是认真思考了一阵。

  而后,一脸严肃地发誓:“我一定要观察一下儿子她妈是什么样的怪胎,被我看一眼就怀孕了!”

  “……”

  顾乔眉眼一弯,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后,一手捏起拳在他坚硬的胸膛,又重重捶了一下。

  顾乔笃定,如果让慕琛知道,他们有个共同的孩子,他一定会对孩子极尽所能的好。

  但现在他们之间的阻力太多,她不可能此时把孩子推出来,以免孩子无辜遭殃。

  而且,她还不知道一直在国外的慕琛五年前为什么违背老爷子的意思出现在国内的岷山,这一切对慕琛又意味着什么?

  她需要一步步地解开这些谜团。

  ……

  回家的车上,顾乔想起早上项雪找她的事,斟酌了一下,决定对慕琛开口:“这几天,你是不是一直在劝项雪,她早上来找我,叫我劝你不要插手她的事情。”

  慕琛打方向旁的动作微顿,轻描淡写道:“你别理她,这件事,我会处理。”

  顾乔听着慕琛明显沉下去几分的语气,料定了他最近在项雪那儿受了不少气,原本想开口劝阻的心思也淡下去了几分。

  余光里瞥见顾乔沉默的模样,慕琛想了想,又解释道:“那朱则豪是看上阿雪有我们这班朋友,才黏上她,我不可能让她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你要理项雪,我反对她,她就会缠上你,想甩也甩不掉。”

  说着,空出一只手握住顾乔放在膝头的手,继续道:“你别想太多。”

  “恩。”

  顾乔明白地点了点头,而后若有所思地说道:“项雪平时看着挺机灵的人,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她的机灵劲全部用来对付我了。”慕琛颇烦恼地耸了耸肩。

  “……”

  当天晚上吃下退过敏的药,加之慕琛见她这几天被折腾的精神状态不好,这晚也没对她下手,第二天醒来,顾乔精力恢复了许多,身上的红疹子也基本退下。

  这天,慕琛要带徐泽在国内出两天小差,顾乔自己打车去上班。

  期间,慕琛随意问了一下让慕家老宅那边的司机接她上下班,被顾乔拒绝,深知她谨慎性格的他也不在多提,转而问她为什么不自己买车开。

  这个提议,林晓染也跟她说过几次,但顾乔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都跟亲自开车无缘。

  大学的时候,没有意识要学车,刚进公司时,觉得买不起车,学了也荒废,如今虽有点小钱,却没有时间学了,何况一直坐公交的她也没有感觉太多不方便。

  慕琛闻言沉默了片刻,决定亲自教顾乔。

  今天坐车的途中,通往CBD的重要路段碰到了一起追尾事故,虽然两辆私家车车主很快谈妥,但还是造成了十几分钟的路面拥堵。

  顾乔在最后几分钟才堪堪赶到,刷上指纹。

  顾乔推开办公室的门,气还没喘过来,抱着一堆文件正要去文印室处理的杨夕夕已跑过来报告:“乔乔姐,你怎么来得那么晚,还差五分钟,你就迟早了。对了,你的手机是不是没电了,你亲戚都打到你办公电话来了?”

  “我亲戚?”

  顾乔愣了愣,立刻从拎包里掏出手机。

  屏幕漆黑一片,果然是关机状态,应该是被慕琛拉住昨晚强制休息,忘了充电。

  “对啊,我帮你接了,他说是你表弟顾小年。”

  杨夕夕边点着下巴,边回想道:“他还说,他来S市了,今天中午在城南的上岛咖啡等你,请你务必要到。”

  想了想,她笑眯眯地看着顾乔,补充道:“乔乔姐,你表弟还挺有教养的,一口一个美女姐姐,叫得我真是通体舒畅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