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第二更)

  

  顾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

  太多东西如同电影胶圈般挤入她的脑海,她竟找不到一丝挣扎的出口。

  旁边的蔡子昂显然也发现了顾乔的异常,目光随着她僵住的视线看到远处纠缠在一起的人袋。

  当认出其实一人是慕琛,他讶然地张了张嘴巴,不过还是镇定地扯了扯顾乔的袖子,安慰道:“也许有什么误会,到时候问清楚,别难过。伧”

  “嗯。”

  顾乔机械地点了点头,而后似想到什么,若无其事地重新搀扶起蔡子昂,继续往路边走的,但那依旧出神又入神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

  她刚转身走出几步,那边终于响起一个声音,是平常不见地惊慌失措:“乔乔!”

  顾乔脚步一顿,又机械地转过身。

  慕琛正推开项雪大步向这边跑来。

  但没跑出几步,后面的项雪腿一软,“哎呦”一声跌坐到了地方。

  慕琛一顿,连忙折回身将她快速扶起,转而抬眸,凝着眉,对顾乔说道:“乔乔,你先回去,我等一下跟你解释。”

  顾乔淡淡地看了一眼她们重新抱在一起的身影,撇开眼睛看向马路。

  见有一辆空闲的的士迎面驶来,顾乔挥手拦下它,对慕琛未置一词,就扶着蔡子昂坐上去,自己绕到副驾驶上做好,便无声离去。

  慕琛看了看扬长而去的汽车,又看了看怀里一声酒气的项雪,眉头凝得更紧。

  ……

  半个小时后,顾乔将蔡子昂送回酒店,又随口说了些担忧的话,就在蔡子昂一脸担忧的目光中,打车回了晴园。

  站在门口,顾乔下意识看了对门一眼,站到门禁系统前迅速修改了一串新的密码,然后打开门重新关上又反锁。

  经过小厨房,看到上面一堆冷掉的菜,顾乔转身走进去,将它们统统倒进垃圾桶,然后走回主卧,掏出手机按上关机键,就将自己一把扔到床上,蒙头盖上被子,大睡起来。

  然而,睡了五年的床没有了那个男人的温度,顾乔辗转了好几次,都无法入眠。

  想了想,她干脆坐起来,拿了浴袍,到洗手间洗一下澡,在经过玄关时,门铃声恰一阵一阵地响了起来。

  顾乔顿了顿,转身走到监控系统前,打开视频。

  只见那男人正紧着眉头,锲而不舍地按着门口的门禁系统。

  顾乔垂了垂眸,直接按了静音,转身走入浴室洗澡。

  在浴室冲了半个小时,顾乔擦干头发再出来,门铃声已变成了重重的敲门声。

  闻到外面气味的小圆球则咿咿呀呀地在门口打着转,见到顾乔出来,连忙上前,扯了扯她浴袍的衣角。

  顾乔顿了顿,将小圆球一把推开,看了那扇有些颤抖的大门一眼,重新又走入了卧室。

  重新睡下,顾乔依然睡不安稳。

  浮浮沉沉间,太多梦挤入脑海,塞得顾乔的脑子要爆炸。

  第二天起来,顾乔在镜子里看到双眼浮肿,脸色苍白的自己。

  顾乔愣了愣,穿戴整齐,梳洗完毕后,给自己认认真真地化了一个妆,才一脸无事地拎上包,打开门,去上班。

  可是刚出门口,一眼看到了堵住门口的慕琛。

  他依然一身昨天晚上的白色衬衫装束,也许装了太多情绪,目光如同黑海般深邃,轮廓的面上有点滴的熬夜疲惫的,但是掩盖不了他卓然的气质。

  他往顾乔面前一站,沉声道:“你听我解释……”

  顾乔却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他,将兴奋冲出来的小圆球往门缝里已塞,关上门,就迅速绕过了他。

  慕琛愣了愣,大步走上前,再次挡住顾乔。

  心里有太多话对她解释,可有明白那么聪明地未必看不透,到最后,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乔乔,你知道的……”

  顾乔抬眸,目光从他昨晚被女人强吻过的唇,直直对上她的黑眸,面露一丝奇怪。

  而后,平静地收回目光道:“你让我静两天。”

  tang

  慕琛张了张嘴,又想说点什么,当目光在瞄上她一脸执拗的表情,最终欲言而止地退了开来。

  顾乔僵直背,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朝电梯方向走去。

  ……

  来到公司,顾乔整理完出差的事情,又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的事情做。

  到最后,她甚至向一向懒出奇的林晓染揽了不少事情过来,惊得杨夕夕暗地直说她们主管是不是疯了。

  中午的时候,林晓染倒一脸乐呵地凑进她,打趣道:“是不是慕总向张悦玲施压,张悦玲减了你不少工作,你觉得寂寞空虚冷,就向我来要工作了。继续加油哦,你实在无聊,我去年的一堆报表还没核对,你可以拿去看看,对你的业务能力绝壁有提升作用。”

  在旁边啜咖啡的何盼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林晓染,你没看到我们乔乔今天很异常嘛?”

  “哪里异常啦,她工作不是向来都那么拼,仿佛马上拖到明天就要对不起全世界一样!”

  林晓染翻着白眼道。

  “你没看见我们向来素面朝天、一向走清纯路线的小乔乔今天化得跟狐狸精一样,她准是受什么刺激了?”

  何盼瞪了林晓染一眼,回道。

  “清纯?何盼,你相亲是不是相傻了,顾小乔长成这样勾魂夺魄的模样,什么时候跟清纯搭上过边?受刺激?说不定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呢!”

  林晓染越想越对,突然从顾乔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三步并作两步地扑到顾乔面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乔乔,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和慕总有了?你怕慕总嫌弃你怀孕的样子,所以打扮得这么张牙舞爪,来惊艳他一下?”

  顾乔皱了皱眉,实在忍不住,拿过旁边一本没用的文件,就一把盖到了她头上。

  ……

  下午三点钟时,十四楼预算办公室的项雪敲响了顾乔办公室的门。

  顾乔打开门时,怔了怔,不过还是如常地坐回了办公椅。

  项雪见顾乔愿意搭理她,连忙关上门,蹭到办公桌前,撑着到脑袋,仔细地观摩着顾乔:“乔乔姐,你是不是生我和我哥昨天的气了?”

  顾乔动了动嘴唇,最终却没有说出口。

  项雪见状,以为顾乔置气得不想跟她说话,连忙解释道:“我听我哥说了,你昨天看到我和我哥抱在一起亲吻了。如果你因为这个生我们的气,我可以向你解释,昨天我在酒吧喝酒喝糊涂了,把我哥的号码当朱则豪的打。我哥赶来之后,打算把我送回家,可是我上车的时候,把我哥当做朱则豪亲了。而且,乔乔姐,你实在不用介意,在美国,这种接吻太正常了,爸爸亲妈妈,弟弟亲妹妹,哥哥亲姐姐,我和我哥真的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

  闻言,顾乔实在忍不住笑了,而后,想了想,从电脑屏幕前抬眸,看向一脸天真的项雪,好奇问道:“你喝糊涂了,倒是把你哥当做你男朋友亲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那还不是我哥要我那么说的嘛?”

  项雪无辜地嘟囔了一声。

  顾乔将目光重新转回电脑屏幕,平静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你不用自责。”

  项雪张了张嘴欲要开口,顾乔拿起旁边的一份文件,看向她:“我和我们部门还有个会议要开,你还有事情吗?”

  项雪想了想,头如拨浪鼓般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你就先回去工作吧。”

  想了想,顾乔又追加道:“我和你哥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哦。”

  项雪终于明白地点了点头,垂着头,一脸无辜地走出了办公室。

  顾乔看着她的身影,将文件一放,重新坐回了位置。

  ……

  这天下班,顾乔故意有违寻常的规律,按时下班。

  刚出公司门口,就一眼看到了那辆熟悉的黑色卡宴。

  顾乔只做不知,拦了一辆空车,坐上去。

  开了不久,顾乔就发现那辆黑色卡宴,不疾不徐地跟着。

  顾乔将眼睛一闭,靠在位置上,来了个眼

  不见为静。

  到达晴园时,那辆黑色卡宴也随之开了进来。

  顾乔淡然地撇了它一眼,付了钱,便下车,往单元楼走去。

  走到家门口,顾乔看到慕琛依然倚靠在自家门口。

  在他目光的注视下,顾乔面无表情地走到门禁系统前,输入一串号码,打开门走进去。

  正想当着他的面甩上门,慕琛那道无奈的声音再次响起:“乔乔,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想到徐婶这几天不在家,顾乔脊背下意识一僵,不过还是利索地甩上了门。

  这么大的人,总有办法解决。

  这一晚,顾乔仍然睡不好。

  ……

  第二天,她照例化了个浓妆,出门上班。

  慕琛亲自开着辆卡宴,不疾不徐地跟着。

  中午的时候,蔡子昂打电话过来,稍稍关心了一下她这边的情况,而后,告诉她要做晚上的飞机回去。

  顾乔算了一下时间,看下班正好赶得及去机场,遂决定去送行。

  晚上下班拦去机场的的士时,顾乔仍然看到了那辆黑色卡宴。

  顾乔继续无视,坐上的士。

  车子绕出市区,开进绕城高速,往郊区的机场方向走,慕琛的车子却仍然不疾不徐地跟着。

  顾乔将眼睛一闭,继续假寐。

  的士一个小时后到达机场,顾乔从出租车专用下车道下车,慕琛没法,去找停车位停车。

  见没有慕琛跟着,顾乔轻松了几分,转身向机场大厅走去。

  在托运行李的区域见到蔡子昂,顾乔阴沉了两天的面容难得露出一丝笑容,大步走了上去。

  见到顾乔表面精神奕奕,眸底却闪着掩不住的疲惫,蔡子昂想了想,叹口气道:“你们还没和好?”

  顾乔敛了敛眸子,终于提及一点关于这两天的冷战的情况:“以前,我们发展得太顺利,以致于忽略了很多问题,现在是时候正视一下了?”

  “两个人相爱,又有什么克服不了,万事只怕不爱了。”

  也许想到陈静的事,蔡子昂眼神失焦了一下,感慨道。

  而后,从顾乔身后一眼看到从大厅门口走进来,正焦急寻常的慕琛,蔡子昂顿了顿,又道:“喏,你看,他来找你了。”

  顾乔随之转过头,恰看到慕琛望来的目光,敛了敛眸,突然伸手一把抱住了蔡子昂,浅淡道:“祝你一路顺风。”

  突然而来的状况让蔡子昂一僵,目光下意识往慕琛瞄。

  见他一瞬之间拢紧了眉头,望来的目光有几分冷冽,再想想顾乔这反常的举动,蔡子昂当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而后,伸手也礼节性地抱了抱她,回道:“也祝你幸运?”

  想了想,又放开顾乔,说道:“我难得来一趟S市,怎么也要给老同学送份大礼。”

  而后,拍了拍顾乔的肩膀,在她不解的目光中,一瘸一拐地走向慕琛。

  睨了他冷凝的表情一眼,蔡子昂无惧地勾起一抹笑:“慕先生可知道我刚失恋了?”

  明白他接下来要讲什么,慕琛再次不舒服地拧了拧眉。

  见他不愿意听,蔡子昂也不在乎:“我跟顾乔认识八年,高中同学加同乡加好友,她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我说不定一管不住自己就喜欢上了她。”

  慕琛盯着他,眉头拧得更紧。

  迎着他冷冽的目光,蔡子昂继续说道:“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顾乔有个小表弟,她在顾乔心目中非常重要,他可是非常希望我们俩在一起。如果我愿意追顾乔的话,阻力可比你小多了。”

  想起上次信誓旦旦要拆散他和顾乔的小鬼,慕琛的眉毛几近拧成麻花。

  “好好待她。”

  蔡子昂语重心长地说了这句话,想了想,又看向慕琛,继续道:“我昨天在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你的报道,知道你家非常有钱。但钱不是对什么人都有,尤其顾乔这种人。她对生活品质没有过高的期望,有足够能力养活自己,

  所以对方有钱与没钱,对她来讲,并不在她考虑范围之内。"

  闻言,慕琛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他沉吟了片刻,认真地看向蔡子昂:“谢谢。”

  “不客气,希望能在顾乔的老家见到你。”

  蔡子昂爽朗地笑了笑,而后转身向顾乔挥了挥手以作告别,便路过他们向安检处走去。

  直至目送蔡子昂通过安检,再也看不见,顾乔才看了一眼门口的男人,大步向出租车等候区走去。

  慕琛看着她的背影,目露一丝沉吟。

  在机场的必经车道堵上顾乔,慕琛再次不急不缓地跟上的士。

  护着她安全到达晴园,见她再次面无表情的甩上门,慕琛才回到对门。

  第三晚,顾乔仍没有睡好。

  ……

  星期五。

  离出差只剩一天,顾乔来不及和慕琛赌气,整个人忙得人仰马翻。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张悦玲的内线电话突然想了起来。

  顾乔接起。

  被告知慕琛和她一起去,顾乔当即沉默了好一阵,不过还是点头应下。

  这个男人知道她最看重工作,利用职务之便压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第二天在机场时,顾乔依然没给慕琛好脸色。

  这次,随顾乔出差的是杨夕夕。

  从杨采薇那听了不少顾乔和慕琛在出差旅途中甜甜蜜蜜的故事,乍看到他们全程无交流的模样,杨夕夕着实有些想不通。

  不过,她还是识相地闭上了嘴巴,不像平时那样闹顾乔。

  这次慕琛出差为临时决定,D市的置业没有时间打扫出来,下午到达时,他们几人便一起住了五星级酒店,并且每人一个单间。

  明白慕琛那点心思的顾乔沉默,只做不知。

  杨夕夕看着里面豪华的设置,想起杨采薇的话,当即激动地握住拳头。

  这一辈,让她跟着顾乔,她都愿意。

  晚上,四人找了个地儿吃饭。

  顾乔看着慕琛只是草草夹了几口,并没有真正动筷,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还是咬咬牙忍了下来。

  将顾乔有所松动的表情看在眼里,慕琛凝结了几天的表情终于清浅了几分。

  吃完饭,实在忍不了无聊的杨夕夕提出去散步。

  顾乔看了杨夕夕兴高采烈的模样,实在不忍扫她的兴,便没有拒绝。

  慕琛若有所思地看了顾乔一眼,默认。

  四人从餐厅旁边的小广场,沿着河堤往酒店方向走去。

  走到半路时,徐泽凑到杨夕夕身边讲了几句。

  两人又高高兴兴地向慕琛和顾乔交代了几句,转眼间就跑没影了。

  知道他们是故意给她和慕琛留独处空间,顾乔敛了敛眸子也不甚在意,只是加快了些步伐,走到他前面去,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慕琛也不追赶,只不紧不慢地跟她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很快,两人到达一个十字路口。

  顾乔见绿灯闪烁,但仍见有足够的时间通过,连忙加快步伐通过。

  可是刚到一半,后面一阵风带过,突想起一个“砰——”的声音。

  顾乔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前面的人咋舌看着她身后,喊道:“出车祸了!”

  想到自己后面是慕琛,顾乔脸色一白,当即回过身。

  当看到后面围了一个小圆圈的人,却独不见慕琛的影子,顾乔立刻挤进人群。

  只见一辆电动车翻倒在地,摔出很多零件,地方溅了几滴血,慕琛则站在旁边,一手握住臂膀,皱着眉,一个小年轻则对着他站着,一脸惭愧。

  知道是件小事故,顾乔松了一口气。

  但看到他左臂的异常,心还是不自主的瑟缩了一下,顾乔顾不得彼此正在冷战,加快步伐

  绕过去,走到身边,抓住他握住的臂膀,紧张道:“你没事吧,是不是流血了。”

  想了想,又觉得是自己赌气的错,唇一咬,心里顿时难过起来。

  见冷战了三天的小女人终于理自己,慕琛突然间觉得这一撞值得了。

  但眼见着一脸难受的模样,慕琛还是搂了搂她,安慰道:“没事,不过是电动车太快,被它的后视镜擦破了点皮,没有伤筋动骨。”

  闻言,顾乔还是不放心,掰开他粗粝的手指来细瞧。

  见蹭破的衬衫口子里,虽然创伤面比较大,不过果然如他所说,只蹭破了皮,心情顿时轻松了几分。

  不过,还是怕似有失去,攥住他。

  慕琛见状,看向对面的肇事者,迅速处理事故:“闯红灯,改装超速驾驶电动车,占用机动车道,责任全在你这一方。不过,我也没多大的损失,就不追究了,但是你下次撞到别人,也就就没那么幸运了,小心点,人命只有一条,开不起玩笑。”

  说着,拉住顾乔的手,绕过早已被他满身名牌吓傻的小青年,往又变成绿灯的人形道走去。

  等过了马路,慕琛看了看顾乔心有余悸的目光,安慰地抚了抚她的背,凑着她的耳朵,低吟道:“还生我的气?”

  顾乔顿了顿,见三天时间差不多,再端着就未免显得矫情,而且,被他那么一吓,她想再气也起不起来,便想了想,抬眸,认真地与他沟通:“你先告诉我,昨天晚上,你看到我跟蔡子昂抱在一起,是什么感受?”

  慕琛皱了皱眉。

  顾乔看出其意,解说道:“你明知道我跟蔡子昂不可能发生什么,也明知道我不会做背叛你的事,但你心里依然会难受,是不是?”

  顾乔缓了一下语气,继续说道:“这就如我看到你跟项雪吻在一起的感觉一样,我明知道这可能是场误会,明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情,但仍不自觉会难受、会闹脾气。而且,你跟项雪和我跟蔡子昂的情况还不一样。你是明知道,项雪对你有意思,若把握不了这个度,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顾乔垂了垂眸,又掉头解释道:“我不是说,你不要理项雪,但是你可以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比如,你接到她的求救电话,让徐泽去找他,以避嫌,或者找个人看着她,而不救她,让她明白,她已经长大,不可能事事都依赖她。”

  想了想,顾乔又觉得自己前面说得毫无逻辑,干脆梗直脖子,一脸豁出去地看向慕琛:“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吃醋了,你看着办吧。”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