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大表姐,最近好吗?”电话被接起,顾小年甜甜的声音立刻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被慕琛代接过电话后,顾小年机灵了很多,每次打电话给顾乔,都直接叫“大表姐”。

  被儿子开心的语调感染,顾乔也心情颇佳地跟他开玩笑:“大表姐最近不错,年年呢?设”

  “年年也很好,最近的测试都是优,几个老师都待我特别好。悴”

  顾小年“咯咯”笑着报告近况,又继续问道:“那大表姐的男朋友呢,最近怎么样?”

  “……”顾乔顿了顿,一脸稀奇道:“年年,谁跟你说,妈妈有男朋友了?”

  “蔡叔叔啊,前几天蔡叔叔从S市回来的时候说,妈妈找了个又帅又有钱的男朋友,还对你特别好。”

  顾小年晃着小脑袋回想着,而后不确定地转了语调:“妈妈,是不是就是上次跟你一起睡觉的那个叔叔?”

  “……”

  顾乔此时很想拍死慕琛。

  她略尴尬地揉了揉嗓子,反问道:“怎么啦,年年是不是不喜欢他?”

  “我还是觉得蔡叔叔最好,妈妈,你真得不考虑他吗?蔡叔叔最近失恋,好可怜啊?”顾小年晃着小身子,一脸同情道。

  顾乔诧异于儿子已经会用“失恋”这个词,琢磨着现在的孩子怎么早熟到这个程度。

  不过她还是软下嗓子,循循善诱道:“是不是蔡叔叔告诉你的?那你为什么不帮蔡叔叔再找个女朋友,你都给妈妈找男朋友了?”

  “可是我舍不得,蔡叔叔对我那么好,如果被其他女人拐跑了,他说不定不给我买漫画书了。”顾小年一脸忧虑地忸怩着。

  “……”

  顾乔觉得儿子有点贪小便宜。

  可她回想了一下慕琛跟自己,身上好像都没有这种特点,决定认真给孩子讲道理:“年年,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知道吗,你这么不坚持,别人会觉得你很随便。而且,你拿了他的东西,却没有回报,这叫做不劳而获,不劳而获的人会让人很讨厌的。”

  “可我没有不劳而获啊,我把最亲爱的妈妈介绍给了他,是他不给力啊。”顾小年继续忧虑。

  顾乔再次觉得跟儿子没办法谈下去了。

  她想了想,转移话题:“那你今天找妈妈有什么事?”

  顾小年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也回到正题上:“外婆刚教会我写信,我想给妈妈写,所以跟打电话跟妈妈核对住址。”

  “咦,你会写信了?”

  跟着自己那个做过中学教师的妈,加上顾小年天生就聪慧,顾乔一直知道他习字比较早,但没想到儿子连信都会写了,她当即乐了几分。

  “是啊,写得不好,外婆叫我写给你看看。”顾小年头如捣蒜地点了点头。

  “写得不好可以慢慢练,那妈妈把地址发到你手机上,你寄好信,跟妈妈说一声,妈妈好及时查收。”

  “嗯。”

  跟儿子通完电话,顾乔被何盼和林晓染那两人在电梯里折腾出的心率不齐顿时好了许多。

  这一天,工作仍旧十分忙碌,D市投资收尾工作,出差囤积下来的日常工作事项都压得顾乔有些喘不过气。

  下午的时候,顾乔本想琢磨着说服慕琛,让她稍微加一下今天的班,手机里一个意外的电话却打乱了她的计划。

  陈静要约她单独吃个饭。

  顾乔本就有很多问题想问她,再加上蔡子昂的事情,便答应了下来。

  而后,给慕琛理直气壮地去了个电话,说她有约,晚上不能和他一起下班。

  慕琛恰好也有个工作应酬,问清了时间和地点,说应酬完后去接她。

  顾乔想了想,没什么大问题,遂答应。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顾乔把原本要陪她加班的杨夕夕叫进来,嘱咐她今天先早点回去,便拎着包,难得准时下班。

  她们聚餐的地点约在一家高档的意大利餐厅,陈静订得位置。顾乔和慕琛去过一次,价格不菲。

  顾乔打车到达时,陈静那辆耀

  tang眼的法拉利跑车正好从路旁绕了过去。

  她也应该看到了顾乔,将车直接停到她前面,将车钥匙甩给餐厅的门童,让他代为泊车,就直接向顾乔走去。

  她今天一身PRADA的黑色风衣,里面一件香奈儿的打底连衣裙,在配上一双PRADA的长筒短靴,全身价值不菲。

  看她款步走来,顾乔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既然陈静家没落,她自己也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也没有男朋友,能买得起这身行头的,只有一个可能……

  顾乔不敢再想下去。

  陈静以为顾乔被自己这身名牌吓倒了,也不甚在意,只是挽住她的手,不甚在意地看了看已开出去的出租车:“你自己的车子呢,怎么打车来?”

  顾乔不太习惯她突然而来的亲密,不适动了动被她箍住的手,回答:“我没有车。”

  “没车?”陈静讶然地张了张嘴巴,而后,似想到什么,不可思议地看向顾乔:“你的男朋友不是慕家二少吗?”

  “对啊。”

  看出陈静的意思,顾乔沉思了一下,开口:“他有钱是他的事,我只是他女朋友,还没有进展到共享财产的地步。”

  陈静表情滞了滞,而后,目光中氤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傻,换成别人,早一样一样的要了。走,我们进去吧!”

  说完,拉着顾乔的手,往餐厅里走。

  顾乔见她掀过,也不再多做解释,只随身跟上。

  走到餐厅落座,应侍生开始上菜。

  陈静一脸自然地为顾乔布菜,边微笑道:“接到我的电话,是不是很惊讶。”

  顾乔也正在摆菜汤,闻言,手一顿,坦白地点了点头:“确实这么想,上次怎么说,你都算不得愉快。”

  “上次,我确实脾气大了点。”

  陈静顿了顿,豪不避讳地点了点头,而后垂眸兀自解释开去:“其实,在高中里,你和蔡子昂都是我心中很重要的人,但是上次你出去之后,蔡子昂那种质问我的口气,我实在受不了,所以说话难免过激了点,实在不好意思。”

  “我倒没有什么事,你应该道歉的是子昂,他找了你八年,换来的却是,你认为他喜欢你家钱。”

  顾乔不甚在意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想了想,犹豫问道:“你真的不喜欢蔡子昂了吗?”

  陈静黯了黯眸子,也不回避:“顾乔,如果你在读书时喜欢过什么人,你就明白我的感受。八年间,物是人非事事休,如今再谈那时的爱,显得缥缈而浅薄。我对蔡子昂虽有余晴,却真正是不爱了……”

  顾乔理解她的感受。

  久别重逢、永结同好,那是青春小说、电影的戏码,他们只是生活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总是会重新被环境影响,被另一个人的感动。

  顾乔思索了片刻,趁她坦率的机会,继续问道:“那八年前,你为什么不告而别,你家……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这次,陈静倒没有思考多久,说出来的答案好像是之前思考过的:“你应该知道那时的我心高气傲,当时学校里所有的议论话题都指向我,虽然你和蔡子昂经常安慰我,但是我仍然受不了。何况,我妈妈死后,我爸爸的公司就破产了。受到这样的打击,我怕被你们俩也看轻,就直接走了。现在想想,着实有些后悔,现在进入社会之后,才知道那时候的友情和爱情是真的。”

  见陈静近似忏悔氏的回答,顾乔年少时的芥蒂有所软化,而后似想到什么,疑惑地看向她:“既然你家破产了,你现在的生活怎么办……”

  说着,顾乔意有所指地看向她放在旁边的LV包,陈静立刻明白她想说什么。

  她苦笑了一下道:“虽然我爸爸破产了,但是留给了我不少钱,最近几年,别人代为打理投资又有些收获,所以会是你看到的这样。”

  闻言,顾乔虽然有所疑惑,但觉得也能回答自己先前的疑问,就明白地点了点头。

  一时没有话题,餐桌上又安静了下来。

  两人沉默地吃了一会,陈静突似想到什么,用刀叉将一块风干火腿夹到自己盘里,好奇问道:“说说你吧,现在跟慕琛怎么样,听说慕家水很深,尤其慕老爷子很不好

  对付,真的是这样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