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当一眼看到客厅沙发上的人时,她整个人愣住了。

  而后,旋身看看慕琛,又看看顾乔,不解道:“乔乔姐,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啊?”

  想了想,又立刻一脸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顾乔身边坐下,一脸暧昧道:“你是不是搬到我哥这里来了?!”

  随即又立刻用力地点点头:“对对对,搬过来是应该的,你们迟早要住在一起,这样省房租嘛!不过我哥是不是太‘有异性没人性’了,我住了一个月不到,就把我赶早赶快地往外推,乔乔姐住进来,倒是瞒得密不透风?睚”

  说着,十分哀怨地飘了慕琛一眼。

  顾乔对这句话里有话再次皱起了眉。

  慕琛从玄关处走进来,坐到她们侧边的沙发上,语气中也透着明显的不耐和不悦:“你不是说有事情宣布?什么事?”

  “哦,刚才被你们的事给说忘了。”

  项雪拍了拍脑袋,扯起白色风衣外套上的腰带边转,边询问地看向慕琛:“哥,你还记得我生日吗?”

  慕琛沉吟了片刻,摇摇头。

  见状,项雪用力瞪了他一眼,无力道:“我就知道你把我的生日忘了,是下个月的13日。往年这个时候,我都是和你、阿姨过得,今年朱则豪说帮我办个大一点的生日宴,要我邀请你、罗明轩、徐长勋、钱绍远参加。刚才我打电话给他们,除了罗明轩没理我,其他人说看你的意思。哥,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说着,一脸希冀地地看着慕琛。

  “我的意思是不参加。”

  慕琛双手抄臂靠在沙发上,皱眉道:“我们家没人了么,需要一个外人来替你办生日宴?你没看出朱则豪是借你拉拢我们几个人吗?”

  “哥,你怎么还这样?朱则豪难得有这份心,你非要把别人想得那么不堪?!”

  项雪立刻把衣带一甩,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

  顿了顿,转看平静旁观的顾乔,想了想,又凑近顾乔,撒娇地摇着她的手臂,道:“乔乔姐……你再帮我劝劝我哥,我哥明明答应了我,不阻拦我跟朱则豪的,现在又出尔反尔……”

  “项雪,你别拉别人做炮灰,我答应过不阻拦你,可没答应过要配合你。”慕琛的脸色又沉了下来。

  项雪不理他,继续摇着顾乔。

  顾乔被摇得脑子有些发晕,看了看慕琛一脸坚决的表情,又看了看项雪一脸的不依不饶,想了想,对项雪劝阻道:“阿雪,你真的不重新考虑一下朱则豪吗,以我女人的直觉,朱则豪真的不是一个理想的对象,你那么聪明,难道没看出来吗?你哥这样,都是为你好。”

  项雪忙不迭地点头:“乔乔姐,我知道朱则豪人品有点瑕疵,但他真的对我很好。而且,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心里,也许他的不好,正是我欣赏的地方。何况,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慕琛。”

  顾乔还没回味过来她后面那句话的意思,慕琛那嘲讽的语调已经响起:“抽大麻都成了你欣赏的地方,项婶这几年真是白教你了……”

  眼见着这场争执没有尽头,顾乔也顾不得多想,身体一起,坐到慕琛旁边,握了一下他的大掌,制止了他说话。

  而后,对项雪笑道:“你先回去吧,让你哥考虑考虑,过几天再给你答复。”

  项雪的目光正随着顾乔的动作,落在顾乔与慕琛交握的双手中,见她这么说,下意识“哦”了一声,而后似想明白地点了点头,站起身,“那我过几天来再确定,乔乔姐,你记住一定要帮我劝劝我哥。”

  说着,仍然不理慕琛,转身甩这衣带,就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顾乔看着项雪的背影,直至合上门,才侧头观察慕琛。

  见他的脸色比前几天好不到哪里去,干脆挽住他的手臂,靠在他宽实的肩膀上,伸出一跟手指戳了戳他结实的胸膛,劝慰道:“怎么啦,又生气了?”

  “没有,我只是不明白原本那么聪明的项雪,脑子怎么越来越糊涂了?”慕琛眉头皱得更紧,一手顺势握住顾乔的手,包握在掌心里温暖着。

  见慕琛说到这个地步,顾乔思忖了片刻,决定将心中的想法跟他坦白:“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嗯?”慕琛顿了顿,疑惑看她:“怎么,她其实

  tang一直是这个脾气,只是最近过了点?”

  顾乔垂了垂眸,斟酌着用词:“你不要怪我多心,我只是有这种感觉,但十分不确定,所以一直没告诉你。也许你跟项雪相处久了,她很多反应,你都习惯了。可我觉得项雪心里始终没有放下你。”

  想起慕琛曾经也怀疑过,顾乔索性全摊开来讲:“我觉得项雪并不是真正喜欢朱则豪,她那么聪明的人,当然看得出朱则豪的意图,她不过是想用他吸引你的注意力。”

  见慕琛脸上果然一片愕然,顾乔继续说开去:“这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但我也只能用这个理由解释她的异常。因为原来你没有女朋友,她没有什么危机意识,所以能一直正常对待你,并很好隐藏对你的感情。但现在,看到你对我用心,就难免会发慌,甚至用极端的方式引起你的重新关注。”

  慕琛瞬间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重新抬眸,只是眼底一片冷沉:“这像是项雪能干出的事情,之前我也怀疑过,但怕多心伤害到她,就没放在心上,如今你也这么认为,大概不会错。”

  闻言,顾乔重新直起上身,另一只手重新盖住他的大掌,有些担忧地看着慕琛。

  真心的付出却被人辜负利用,这事搁谁那里,谁都不好受,何况是慕琛这种算无遗漏的男人。

  项雪能成功,也不过是仗着慕琛对她的几分心软。

  “既然她这么糟蹋自己,这次的生日宴,我就去。”

  又过了半晌,慕琛似下定决心了,说道。

  而后,想了想,有些犹豫地看向顾乔:“乔乔,虽然我们知道她的企图,但是她……到目前为止都没过对我们实质性的伤害,有些事,我明知道她另有目的,却仍然不能放任不管。”

  今天坦诚的结果,顾乔已十分满意。

  她明白地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懂,毕竟有项婶的情分在。”

  “嗯,谢谢你能明白。”

  慕琛搂住她的肩膀,亲了亲她的额头,眸深如海。

  ……

  第二天吃完饭回公司的路上,顾乔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林晓染和何盼。

  林晓染边咬着跟牙签,边不屑道:“什么‘我住了一个月不到,就把我赶早赶快地往外推,乔乔姐住进来,倒是瞒得密不透风‘,这分明是在说,我也睡过慕总啊,不救是同居么,你顾乔有什么好得意的?”

  倒是何盼抓到了其中一个重点:“顾乔,原来你和慕总冷战过一次,我们怎么完全不知道?”

  顾乔叹了口气,解释道:“那时候那么郁闷,哪有那个心情跟你们说那么多?”

  “何盼,你又不是不知道乔乔的性格,从来只报喜不报忧,生怕我们听了她的事,会担心得集体去跳楼一样,项雪的事情是这样,云子湛的事情也是这样,你还不习惯么?”

  林晓染扯了扯何盼的胳膊,解说道。

  “说得也是。”

  何盼明白地点了点头,而后移向另一个重点,若有所思道:“其实我理解慕总的做法,毕竟这么多年的兄妹,而且项雪也没做过特别过分的事情,说不理就不理了,看着难免让人心寒。”

  顾乔了解颔首:“何盼,这个事情,我能理解,你不用安慰我。”

  而后,想到什么,拽了拽何盼的胳膊问道:“对了,你跟晓染的哥哥,现在是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原地踏步的情况,这件事,我口水都吐了好几大桶,就差没直接告诉我哥,何盼喜欢他了!”

  谈到这件事,林晓染的不满情绪瞬间飙涨到最高点。

  却不想何盼像受了刺激一样,猛握住林晓染的双肩摇晃着:”何盼,你敢给我漏一句试试看,我立刻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好啦好啦,紧张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的,这个分寸我还是有的,一旦男方知道女方先喜欢他,女方就失去优势了,但你要赶紧考虑哦,这样没完没了的拖下去,我指不定哪天憋不住,就说出来了。”

  见何盼动真格,林晓染连忙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毛。

  “晓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即使现在我没曾跟乔远翰同居过,没打过胎,以你哥

  这种在S市豪门圈里赫赫有名的人物,我高攀得起吗?即使我高攀得起,这个圈子那么小,到时让你哥怎么面对乔远翰……”

  何盼边说,脸色边暗淡下去,林晓染见她这副模样,终于将她手一拽,反驳道,“对,我是不知道,但我是林思言的妹妹,了解我哥若真的喜欢你,就不会在乎这些。你只是不自信,不要把这些想法强加到我们身上。”

  顾乔眼见这两位的说话要进入死胡同,连忙将她们一人一边拽开去:“好了,别说得好好又吵起来了。晓染,你要给何盼一点时间,这种事情,就算正常的恋爱都需要时间考虑,何况你们家这种条件。当时慕琛追我的时候,还不是追了三个月。至于你何盼……”

  顾乔又转看一脸情绪低落的何盼:“你大可不必那么妄自菲薄,你的好,我们都看的见,乔远翰家人不接受你,是他们的损失,何况不是所有有钱人人家都是跟他们乔家一样。”

  而后,她又同时搭住他们的肩膀,一脸轻松地问道:“对了,你们这个周六有时间吗?”

  “什么事?”被顾乔安抚下脾气的林晓率先调整过情绪来,好奇看她。

  “既然知道了项雪的生日,我无论如何都要给她准备份生日礼物。虽然她生日还早着,但是我怕忘记,就打算这个星期六去,想你们给参谋参谋。”

  顾乔耸了耸肩说道。

  “你和慕总还把戏给演真了。”林晓染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何盼点了点头,道:“可以的,那天正好没什么事情。

  ……

  和何盼、林晓染约定好后,顾乔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慕琛。

  慕琛想了一下,说她和他的礼物合起来送一份,钱由他出。

  理解慕琛想给项雪暗示,顾乔也就不推拒了。

  忙忙碌碌间,很快到了星期六这一天。

  下午两点钟,慕琛将顾乔载到她们三人约好的百货商场。

  顾乔到达时,何盼坐着林晓染的车已率先到达,在门口等候。

  几人打了招呼,慕琛就直接开着车去公司加班,等顾乔逛完,再顺道将她接回来。

  林晓染看着慕琛那辆消失在车流中的卡宴,不无赞叹地看着顾乔:“乔乔,谁能想到曾以风/流出名的慕家,他们的慕二少爷被你训得这样服服帖帖,我要去说名媛圈里说一下,她们保准吓死。”

  “林晓染,我觉得这不是重点好吗,你没看见现在乔乔和慕总走在一起,越来越有夫妻像了?”何盼暧昧朝林晓染瞟了一眼,就拉着她们往商场里面走。

  “说得也是。”

  林晓染赞同地点了点头,而后,似想到什么,一脸希冀地看向顾乔:“乔乔,你和慕总什么时候结婚,记得一定要请我当伴娘。听说慕总的好友圈都是非富即贵又好看的,说不定,我运气好能勾搭一个过来。”

  闻言,顾乔一阵怅然,她和慕琛结婚,真得还早得很,还有那么多事情没解决。

  一边的何盼瞧出顾乔的脸色,一个鄙夷的眼色飘给林晓染:“林晓染,前几个月那个疯子呢,怎么那么快就没影了。人家的恋爱是见光死,你的还没见光,就死到哪个星系去了?”

  “我和他啊……能在一起的话,地球能围着月亮公转了。”想起以前慕琛告诫自己的话,林晓染讽刺地笑了一下。

  “好了,我们快进去吧,有这样的时间,还不如帮我讨论一下要买什么样的礼物。”顾乔看了林晓染一眼,拉着她们脚步加快了几分。

  由于慕琛出钱,她们选择了一家高档百货商场。

  当顾乔看到上面的价格标牌,饶是不是她出钱,也下不了手。一旁轻车熟路的林晓染帮她做心里建设,边疯狂地购物。

  两个楼层逛下来,扬言要来买礼物的顾乔两手空空,林晓染手中却一堆东西。

  在何盼的猛翻白眼中,顾乔和林晓染最后商定到三楼的珠宝玉器区域去看看。

  林晓染觉得这种首饰老少皆宜,又保值,送人比较有面子,而且容易被接受。

  顾乔觉得有几分道理就答应了,何况再逛下去,她也未必能找出更好的。

  三人坐着大厦内的自动扶梯上去。

  可是刚到踏上三楼的地板,顾乔她们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钻戒专柜,围了水泄不通的一圈人,有女人尖锐的争吵从中传出。

  顾乔正迷惑地思忖着这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喜欢凑热闹的林晓染已拽着她们往那边跑:“一听这声音就像丈夫带着小/三来买钻戒被原配发现,原配一脸彪悍大战小三的戏码,快,去看看,是哪个男的又出/轨,那么龌龊。”

  边说着,林晓染已巧妙地绕过柜台,拖着她们占了一个视野极佳的位置。

  她们刚站好,那个声音又气势汹汹响起:“朱则豪,你好样的,居然瞒着我脚踏两只船,要不是我今天撞见,你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顾乔讶然地定睛看去,果见一身黑色中袖风衣的项雪正无惧无畏地站在人群中,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朱则豪。朱则豪一张脸则憋成了猪肝色,他旁边子站着一个女人,正捂着把半边红肿的脸,在低低啜泣。

  见人越围越多,朱则豪的脾气也上来了,他手指颤颤地指着项雪道:“你别乱咬人,好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脚踩两只船,她不过是我妹妹,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生日礼物,就拉她出来帮忙,你怎么这样疑神疑鬼?!”

  “妹妹?!”

  项雪怒容满面,声音丝毫没下来:“我跟你那么久,还不知道你有没有妹妹?!妹妹,刚才怎么亲自帮她带钻戒,妹妹,怎么还咬她耳朵?!”

  “项雪,你别不知道好歹,如果不是知道你有个慕家二少的哥哥,我早就跟你翻脸了!你现在给我停消点,乖乖回去,否则我们算玩完了!”

  “停消点?!停消点?!好,我给你停消点?!”

  项雪咬牙切齿说完这句话,弯身利落拖下高跟鞋,在众人一片哗声中,举着上去就要往他身上砸。

  顾乔见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也顾不得是什么情况,连忙将包塞给林晓染,就小跑到项雪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阿雪,你冷静点!”

  看到顾乔的那一刻,项雪整个身体一顿,而后,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浮现起一层泪花,项雪将高跟鞋一摔,整个人扑进了顾乔的怀里:“乔乔姐,果然被你才猜对了,朱则豪不是个好人,他竟然背着我和其他女人来一起挑钻戒。”

  说着,声音一低,就断断续续的哭了起来。那委屈的模样直刺得顾乔心软,开始怀疑昨天她与慕琛说得那番话。

  朱则豪显然也被项雪哭动了:“项雪,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真的没有背叛你。”

  说着,向顾乔点了个头,喊了一个“嫂子”。

  可这声“嫂子”像一颗地雷把项雪的所有脾气点爆,她从顾乔身上一起来,直接冲到朱则豪面前,大声呵斥道:“你给我认清楚,谁是你嫂子,嫂子是你随便叫的,你有这个资格叫吗?”

  说着,抡起拳头就用力砸向了朱则豪。

  顾乔见这没完没了的样子,皱了皱眉,终于走到一旁,掏出手机,拨通了慕琛的电话号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