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第一更)

  

  慕琛随她的目光若无其事地看了看那些文件,沉吟片刻,重新看着她,说道:“前几天,你的朋友告诉我,你只有我,而我却有很多东西,所以我们之间注定不会有公平。我说过我前三十多年是为钱活着,而现在除了拥有你,也只有这些。我知道你不稀罕这些,但是哪天,你真正在我这受了委屈,只要你签了这几份律师起草的文件,我从慕家继承的股份财产以及我自己名下的财产就会马上转到你名下,这样多少可以膈应一下我。”

  闻言,顾乔看着慕琛震惊得更加彻底,虽然他说得风淡云轻,可她太明白这份东西对慕琛意味着什么暇。

  他不仅代表着一个金钱数额,还是他这么多年倾注得事业,以及……他以前重回慕家的筹码,他是打算把自己毫无保留的交给她。

  顾乔又定定看着手中文件,再睨向慕琛,看着他眼中的柔光如同温水暖着自己的心,顾乔终于忍不住,再次伸手扑进了他坚实的怀抱,一把搂住他的腰线,脸颊贴上他起伏有致的胸口,轻吸着发酸的鼻子。

  等眼眶里的热度退下,心情平复了一些,她才下意识在他胸口蹭了蹭,嗡声嗡气说道:“确实不是什么高招,但看在你有那么钱的份上,我先勉强原谅你。下次敢惹我,我就让你变成穷光蛋。岛”

  “嗯?”

  闻言,慕琛微挑了眉,将她从怀中扯出,疑惑地看着她:“原来你看上得不是我,而是我的钱?”

  “当然,你有什么好看的?”顾乔吸了吸鼻子,佯怒瞪了他一眼。

  “难道不是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身材以及……这里。”

  慕琛说到最后一个词时,将顾乔重新掰来直视自己,用下身暧昧轻砰了她一下,顾乔一张脸瞬间爆红。

  “不跟你讲了,我要回家。”

  下一刻,顾乔将他用力一推,转身就要门内走去,当看到满地玫瑰,再次愣住。

  这样满地花,她要怎么走进去啊?

  看出顾乔的为难,慕琛凑到她身旁,也扫了那里一眼,提议道:“不如到我那边睡吧,这么多花,你没留一夜就扔了,挺可惜的?”

  顾乔疑惑地看了慕琛一眼,苦愁道:“可是我把在你家所有东西都搬回来了?”

  “花店在布置在这些的时候,我把你的东西又搬回了我家。”

  “……”

  看着慕琛一本正经的脸,顾乔突然觉得他送玫瑰不仅仅是哄她那么简单。

  ……

  这一夜,慕琛显得特别温柔耐心,尤其磨人的前戏折磨得顾乔腐骨蚀心,只差烦躁得将他踹下床。

  然而饶是如此,几场下来,顾乔还是吃不消,最后连挣扎的力气都省了,趴在床上随他怎么折腾。

  慕琛倒越来越兴奋,直磨得顾乔又晕了过去。

  第二天起来,不用想,顾乔就知道自己全身像拆装过重组一样的疼,慕琛却神采奕奕,卓拔非凡。

  看着两人之间的差距,顾乔心里着实有些不平衡。

  坐在车里,看着顾乔的精神好像比没和好之前更差了一点,慕琛又深刻反思了一下。

  而后,微俯下身,靠近她的嫩白的耳垂,轻咬道:“要不……我让你提早晕过去,这样你会不会舒服一点?”

  “……”

  正在无精打采看窗外风景的顾乔小脸顿时一阵爆红。

  颇不好意思地看了前面驾驶座上仿佛视若不见的的徐泽一眼,顾乔忍了忍,还是一拳捶到他胸口,教训道:“正经点。”

  “是,老婆。”

  “……”

  顾乔觉得,除了跟儿子,她跟慕琛也快沟通不下去了。

  今天,慕琛有个高峰论坛要参加,把她放在公司门口,又嘱咐了几句,徐泽就载着他朝市中心的会议地驶去。

  顾乔和慕琛都有早起的习惯,此时到达公司时间尚早,大厦门口人不多,所以停靠在他们前面的一辆黑色布加迪威龙显得特别显眼。

  顾乔下车时,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这辆陌生的豪车一眼,就拎着包,转身大步向大厦门走去。

  走

  tang到电梯门口,顾乔正好按下上升键,突然一阵“唔唔唔”的挣扎声传来。

  心头一阵疑惑,顾乔寻着声音朝右边的偏厅看去,只见一株巨大的棕榈树盆栽后面,一脸惊恐的何盼正被林思言压在墙上亲吻。

  何盼显然也看到了顾乔,拼命地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就向她投来一个求助的目光。

  顾乔怔了怔,正思考要着怎么办,林思言随着何盼看来的弧度,也发现了顾乔。

  看到顾乔,他面色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向她礼貌地点了个头:“顾小姐,你好。”

  想了想,又意有所指道:“不好意思,大清早就打搅到你上班。”

  明白林思言的话外之音,顾乔又下意识看了一眼正眸光闪闪的何盼,想了想,微笑地看向林思言:“不打搅,你继续。”

  说完,电梯此时正好到达,顾乔毫不犹豫走入,向仍在纠缠他们二人挥了挥手,就按上了关门键。

  何盼的脸上顿时一脸绝望。

  回到办公室时,林晓染正窝在旁边的等候沙发上。

  看到顾乔,林晓染连手中的报纸都忘了放,攥着它就一脸紧张地迎了上来:“乔乔,你今天和慕总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说着,不等顾乔回答,就将她迅速掰来,关切地盯着她的脸看,当看到她的妆化得比昨天还浓,连眼袋都肿了,顿时一阵冒火:“你怎么比昨天还严重?慕总不是说昨晚要向你道歉吗,他道歉到哪个星球去了?!”

  “……”

  一瞬明白她一大早等在这里的目的,再对比她这番话,顾乔顿时一阵尴尬不已。

  她清咳了一阵以显示内心的尴尬,但终忍不了挚友的关心,便干巴巴地点了点头:“他确实向我道歉了,我们和好了。”

  而后,迅速转移话题:“你知不知道你哥来我们公司了?”

  “哦,我知道的,我哥告诉我了。”

  虽然对顾乔这样一笔带过极为不满,顾乔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我哥昨天跟我说,他喜欢何盼,便打算把她追回来当我嫂子。”

  “……”

  虽然生日宴那天,顾乔看的出林思言拉走何盼时,那种深刻的表情,但见事情发生得那么迅速,她还是不由得一阵怔愣。

  她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顿了顿,还是决定继续问下去:“那你知不知道你哥现在正在……正在……”

  顾乔正在斟酌着合适的用词,林晓染便挥了挥手,一脸明了道:“她们正在亲吻嘛,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说完,拉开报纸将一个版面塞给她生气道:“要不要昨晚S市哪个人傻钱多的土豪把全市的玫瑰全买下来了,害得我哥想示爱找不到合适的道具,脾气瞬间暴躁,才直接跑来慕威,对何盼用强的,他绝对不屑用这种手段!”

  顾乔愣了愣,下意识瞄向报纸,当看上本市早报上,编辑用一排鲜红“神秘富商买下全市红玫瑰,早上红玫瑰市场堪比洛阳纸贵”的夸张标题叙述慕琛的举动,心中瞬间一阵:“……”

  跟顾乔又聊了几句,林晓染见时间差不多,准备转战何盼办公室,了解他哥今早的战果。

  顾乔见状,跟她道了别,而后顺势拿走那份报纸,打开办公室门,就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看到最后,顾乔不由得一阵无奈失笑。

  掏出手机,抚了抚手机屏幕,准备翻出慕琛的号码,准备告诉他,他昨晚都做了什么壮举,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顾乔看了来电显示,见是前台的内线,疑惑一阵,还是快速接起。

  前台许青青温柔而甜美的声音顿时通过话筒,响了起来:“是顾主管吗,公司门口有人说要见你,你现在能下来一趟吗?”

  顾乔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愕了愕,下意识问道:“这么早?他有说是谁吗?”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