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不会把妈妈给你的(一更)

  

  发现顾乔的目光,慕琛将报纸一移,困惑地看向她。

  顾乔想了想,将他手上的报纸抽出来,放到前面的茶几上,然后将他温厚的大掌移过来,放到膝头上捏着,一副准备促膝长谈的样子。

  慕琛被她弄得更加莫名,干脆将搂住她的肩带来,一起陷进沙发,而后亲了亲她的头发,温声问道:“怎么了?漪”

  闻言,顾乔侧仰起小脸,又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固。

  而后,她绕开他放在肩膀上的胳膊,重新坐直身,面对着他:“你是不是动过我的手机?”

  慕琛当即明白过来顾乔今天这么反常的原因。

  他沉吟了片刻,直接跳过中间步骤,坦白交代:“不错,是我把顾小年的手机号码打入了黑名单,我觉得……这小孩子挺有意思的,想逗逗他。”

  “……”

  顾乔又是一阵无语,而后推了推他的膝盖,责备道:“以后不准对年年这么做,他差点为这事哭鼻子。”

  闻言,慕琛无谓地笑了笑。

  而后重新按住她的小手抚着,不解地看向他:“这就哭鼻子了,他难道没想到用别人的号码给你打?”

  “年年性子比较拧,你越不让他做某件事,他就越做,所以你越不让他用手机打我的电话,他就越不会换方式联系我。”

  顾乔意一脸苦笑。

  “倒是挺有性格的。”

  慕琛若有所思地评论了一句。

  顾乔见他这架势,分明是和顾小年还要玩下去的样子,连忙扯了一下他的袖子,正声道:“也不准再逗他了,你多大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我这是跟他联络感情,可惜他似乎怎么都不领情。”

  慕琛甚是无辜地耸了耸肩。

  而后,他将顾乔重新搂住靠在沙发上,一脸虚心请教的模样:“那你帮我想想办法,我该怎么跟他交流?”

  见慕琛这么诚心的表情,顾乔觉得这是个机会,就认真思忖了一下,反问他:“你觉得爸爸该怎么对待儿子?”

  慕琛抚着顾乔的手,沉吟了片刻,不确定地看向她:“如果顾小年是我儿子,我可能会……抽他。”

  “……”

  顾乔觉得,在儿子方面,她不止跟慕琛沟通不了,两个人思维还不在同一频道上。

  她又无语了一阵,沉下性子,追问:“为什么?”

  “哪有男孩子像这样粘他表姐,一点都没有男子气概。”

  慕琛想了想,回答。

  见是这个原因,顾乔下意识为顾小年开脱:“那是因为他爸……就是我小姨夫常年忙于工作,没多大空理他,他常住我这儿,才变成这样。缺少爸爸的关爱,小孩子粘人很正常的。”

  “是吗?”

  慕琛再次迷惑地看着顾乔。

  “对,就是这样的,所以以后要像待儿子一样对他,否则我以后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顾乔用力地点了点头,一脸笃定。

  “但是你对他是大表姐,我对他要像爸爸,我的辈分凭白无故大了一倍,还怎么好好地当你男朋友?”

  “……”

  顾乔再次觉得跟慕琛谈不下去。

  她想了想,佯怒地瞪了他,就挥开慕琛的手,站起来,大步向卧房走去。

  见他家小女人竟然在这种小事上给自己脸色看,慕琛疑惑了一阵。

  不过,他还是错开双腿,站起身,决定跟过去哄过去一下。

  刚推开门,顾乔已经躺在床上,将自己蒙进被子里。床上鼓了一个长长的人形。

  知道这是顾乔生气的典型模样,慕琛也不在意。

  悄声走到她身边,横卧到床上,打算跟她服软,可是在抱住她的那一刻,慕琛脸色变了变。

  而后,他立刻站起身,掀开被子,当看到里面放着两个枕头,站在窗帘后面的顾乔终于忍俊不禁地蹲了下来。

  听到笑声,

  tang慕琛当即往床边一绕,要去逮那个娇小身影。

  知道后果的顾乔立刻往床上一扑,横跨到过道上,尖叫地要往门外跑:“慕琛,你别——”

  可“过来”二字没出口,慕琛长腿一迈,就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一起掼向了床。

  而后,在她的尖叫声中将她整个人一翻,就把她垫在了身下。

  而后,惩罚性的亲了亲她的小嘴:“怎么,还敢算计到你老公头上了?”

  见逃不掉,顾乔顺了顺气,就梗着脖子,不满道:“谁叫你欺负小年又不听劝?”

  “嗯,那现在满意了吗?”

  看着他家小女人娇俏的脸上带着些勇气,又带着些调侃,慕琛长眉微挑,一个吻又落在她眉间。

  知道慕琛正在做惩罚前的逗弄,顾乔整个人下意识往床头缩了缩,不过还是耸了耸肩说道,“不满意,我原以为你会把我吓一跳。”

  难得看顾乔露出这么调皮的模样,慕琛沉吟了一下。

  而后,他将身上的衬衫一解,将裤子的皮带一退,重新覆上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咬道:“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接下来,我会尽量让你满意。”

  话落,还没等顾乔有所反应,大片湿濡的吻就如雨点般落下。

  那吻像一簇簇四处游弋的火苗,在她身体烧起大火,不过片刻,就引得她全身莫名发虚。

  慕琛见状,身体立刻拓开那片密地。

  顾乔瞬间觉得自己变成风雨间的一叶扁舟,被狂风暴雨席卷了所有,只余在浪尖随波浪无助颠簸着。

  这一夜,顾乔深刻体会到了挑衅这个男人的后果,整个身体就像被一辆重型卡车碾压过一样地发痛,早上起来,她的双脚直打颤,看得慕琛忍不住一阵发笑。

  不过虽然如此,顾乔还是觉得很值,能让这个精明到可怕的男人上了一回当,她也总算把儿子的场子找回来了。

  不过,顾乔知道,这个男人昨晚虽然是一脸戏谑的口吻,可还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

  如今,她只盼他能真正做到跟顾小年和平相处,这样,她的脑子就不用两头大。

  第二天上班,顾乔虽然被折腾得身体疲累,但还是正常去上班。

  不过这次,任慕琛怎么哄她,她都不再理睬他。

  她终于悟出一个道理,男人在这方面的事情不能惯,越惯,他就越无节制。

  这一天是星期二,上午是财务部的例会。

  顾乔在新的会计主管到岗那么久后,真正见识了他的能耐。

  他提出了几项卓绝有效的财务改革,且实施起来不会大费周章,且能帮助他们大量减少工作量。

  顾乔听完之后,不由得一阵感叹。

  很多事情,能力是代替不了常年积累的经验。

  张悦玲也对此颇佳赞赏,等改革方案报批高层,就锐意进行一次改革。

  顾乔、何盼、林晓染举双手赞同,一直冷眼旁观这一切的项雪则不发表意见。

  顾乔觉得自从项雪知道五年前的真相以后,不止外貌、性格,还有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

  不过既然她没有干涉到她,顾乔也准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下午的时候,杨夕夕打电话过来报告星云的工作进度。这个项目在徐泽的指导下,可以提早收工回来。

  同时,杨夕夕还把徐泽从里到外狠狠夸赞了一遍,只差没往他全身贴上金片。

  顾乔如此到此刻还不明白杨夕夕那点小心思,就白当了她主管那么久。

  徐泽是慕琛从安氏带来的,常年跟在慕琛身边,气质与慕琛有三分相似,顾乔放心将杨夕夕交给这样的人。

  何况,徐泽这个千年木头,好似对杨夕夕也有感觉。

  下班之前,顾乔又接到了陈静的邀请,约她去一家中餐馆吃晚饭。

  想起这么久没答应过她的邀请,又想到昨天蔡子昂昨天那沉重的问候,顾乔思考了片刻,遂答应。

  晚上的时候,慕琛将她送去约定的地方,就先回家,

  两个小时后再来接她。

  顾乔本叫他不用来,她可以自己打出租车回去。

  可是当慕琛意有所指地瞟向她的双腿,顾乔立刻转身不想理他。

  顾乔在门口等了不过十分钟,陈静那辆红色保时捷跑车就驶入了视野,不过相对于她平时风驰电掣般的车速,今天显然慢了许多。

  她打开顶棚,老远的朝她挥了挥手,就打着方向盘,转向这家餐馆的地下车库。

  再出来时,顾乔看到他手上牵了一个与自己儿子年龄相去无几的男孩。

  今天的陈静一件灰色的短款外套,下面一件蓝色紧身牛仔,修饰出她修长而笔直的腿,小男孩则一件灰色连帽外套,下面也搭了一件牛仔。

  一大一小,同色系的服装,这样远远看着,两人就像着了母子装。

  很快,陈静就牵着他走到顾乔身边。

  而后,她双手握住小男孩的双肩,向顾乔面前推了推,说道:“这是我舅舅的儿子,叫陈舒浩,我舅妈今天去医院照顾我外婆,就把他临时交给我来看管。今天我们俩聚餐,你不介意多个小屁孩。”

  “怎么会介意,反正是你请客。”

  顾乔玩笑地耸了耸肩,而后低眸看向陈舒浩。

  这是个很漂亮的一个小孩子,嫩嫩的脸庞像粉团捏得一样,一双眼睛黑溜溜的,像两颗晶莹剔透的黑葡萄,目光流转间的神态有点像熟悉,看着像陈静,又有点像自己的……儿子。

  想到此时,顾乔怔了怔。

  怎么会觉得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像自己的儿子,难道她和儿子昨天刚通完电话,今天就有点想他了?

  陈静倒没注意到顾乔的神情,只是蹲下半身,又晃了晃陈舒浩,指着顾乔,对他温声说道:“这是你乔姐姐,快叫声‘姐姐’听听。”

  小孩子乌溜的眼睛立刻对上顾乔,大概乍见到这么漂亮的人,他的双手下意识背在身后搓了搓,有些害羞,而后,嫩声嫩气地道:“乔姐姐好。”

  想起二十三随的杨夕夕也这么叫她,在对比眼前这个这么小的人,顾乔顿时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岁。

  而后,她也顿到他跟前,爱昵地摸了摸他的头,微笑地回应:“小舒浩好,今年几岁了,上幼儿园了吗?”

  “我今年六岁,上学了,上小班。”陈淑浩又搓了搓手,老实回答道。

  看他乖乖的模样,顾乔越发觉得他越来越像自己的孩子。

  将顾乔的喜欢看在眼里,陈静朝周围扫了一圈,笑了笑说道:“我们俩个大人加一个小孩蹲在大马路上,实在容易让人看笑话,我们进去边吃边聊吧。”

  说完,径自站起身,重新拉住陈舒浩的手,顾乔点了点头,也站起了身。

  而后,两人转身走入餐馆内,由服务员领着,找到预定的位置。

  三人一坐下,陈静就开始点餐。

  在征询了顾乔和小孩子的意见之后,她点了五样菜和三碗饭,就收起菜单,和顾乔聊了起来。

  途中,孩子也不吵,就乖乖地坐在位置上东看西看,偶尔玩着桌上的筷子。

  顾乔看在眼里,就越发想念儿子。

  陈静见状,笑着抚了抚陈舒浩的头,说道:“你别看他现在乖,闹起来的时候可让人头疼了。”

  “哦,什么情况下会闹起来?”

  顾乔端起茶水抿了一口,好奇地看向陈舒浩。

  自从当了妈妈之后,顾乔对孩子的话题总是有着天然的热衷。

  “不顺他意的时候,比如上次带他去逛商场,她看上了一件玩具,不买给他,他死活都不肯回来,我还将他丢在原地很久了,可他就是一点儿也不怕。后来没办法,只得买给他。”

  陈静伸手摸了摸陈舒浩的头,无奈说道,目光中却露出一丝温和的柔光来。

  顾乔顿了顿,觉得他这点跟自己儿子不像。

  自从会懂事一点之后,顾小年就很少用哭的方式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当他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会隐忍不发,然后回到家中使劲哄你,把你哄开心了,他就会提出买这种东西

  的诸多好处,搞得你不买这样东西,就好像会有损他健康成长一样。

  平时一副乖乖的样子偶有这样的心思,你根本分辨不出他心里有什么想法,所以她老妈基本上每一次会中招。中招后,还回过头来拍拍顾小年的头,说他真懂事。

  她倒是抵御过几次,但无一例外都让她的心里背上了巨大的负担。

  现在这样跟同年龄的小朋友一比较,顾乔觉得自己儿子真是慕琛这种腹黑的男人才能生得出来。

  想到这,顾乔不自觉弯了弯眉眼,将一叠等菜上的瓜子推给陈舒浩,对陈静笑道:“小孩子都这样,要什么东西就闹得你头疼。”

  “看样子,你十分喜欢孩子。”

  陈静也笑着眯了眯眼,然后从碟子拿了一颗瓜子,剥开瓜子仁塞给陈舒浩,顿了顿,好奇地看向顾乔:“乔乔,你还没打算和慕琛要孩子吗?”

  想了想,陈静挺了挺上身,一副推心置腹地看着她:“乔乔,我不是说慕琛靠不住,但是有个孩子,你就多了一层把握。到时,慕琛不要你,好歹也有顾虑的东西。”

  顾乔明白陈静的意思,她的想法与大多数的女人相同。

  只是慕琛不是一般人,慕家也不是一般的家庭。

  顾乔笑了笑,不愿意与她在这个话题上多谈:“我与慕琛,还没有到那个程度。”

  “哦。”

  陈静重新陷进椅子里,脸上的表情颇失望,“我再见到你就有一个月了,你们这速度还真是让人着急。”

  明白陈静的意思,顾乔不自在的清咳了一阵,也替陈舒浩剥了一颗瓜子,递给他。

  而后,想起上次陈静跟她说前任男朋友的问题,顾乔严肃地看向她,将话题转道:“陈静,你那个向你要钱的男朋友怎么样了?那次以后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他啊……”

  陈静思索了一下,表情有些心不在焉:“那次以后就没有来sao扰过我,最近应该过得不错。”

  顾乔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你现在是不是一个人住的,这样太危险了,最好是搬到你舅舅或者什么亲戚家,这样有人在,他也不敢明目张胆。”

  “放心吧,我没事,这种事情,我能应付。”

  陈静见顾乔一脸紧张的样子,终于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

  此时,服务生开始陆续上菜。

  陈静将那盘瓜子拨开,直接掀过:“来来来,我特地点了他们这里的桂花糖藕,据说很正宗,乔乔,你快尝尝。”

  “阿姨,我也要。”

  陈舒浩看了一眼那盘菜,终于忍不住发声。

  “好,乖,给你。”

  陈静笑着拍了拍他的小圆脑袋,夹了一块糖藕放到他的碟子里,陈舒浩立刻捞过来,好奇看了一圈,就大快朵颐起来。

  顾乔见状,笑了笑,也夹了一块到他的碟子里。

  “你自己吃,别理他,都能自己用筷子讨吃的,饿不着他。”

  陈静连忙挥手挡住她。

  顾乔耸了耸肩,只得收回筷子。

  就这样,两人不时聊个两三句,又偶尔关照一下孩子,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这次,由孩子在场,顾乔和陈静的话倒多了许多,实在冷场的时候,还可以借陈舒浩转移目标。

  一个半小时候,吃饭接近尾声。

  这时候,陈舒浩皱了皱眉,歪着脑袋看向陈静:“小阿姨,我想尿尿。”

  “好,你等一下,我陪你去。”

  陈静连忙利索地把他抱下来,半弯起身去够放在旁边的包,然后从包里找纸巾。

  陈舒浩则无聊地在原地转着弯。

  可目光无意瞄向对面餐厅的巨大透明玻璃窗时,陈舒浩顿了顿,突然“哇——”一声哭了起来。

  顾乔一怔,赶忙上去抱着他,搂在怀里安慰。

  可是陈舒浩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越流越多,甚至哑着腔调,吼了出来:“妈妈,我看到那个叔叔了,我看到了

  ,她就在外面——”

  顾乔愣了愣,目光下意识看向车窗外,外面除了繁忙的车流和行色匆匆的人/流,什么都没有。

  此时,陈静也反应过来。

  她立刻丢下包,蹲到陈舒浩面前,从顾乔怀里捞出他,抱在怀里,温柔地安慰着:“没事,我在这里,没事……”

  边安抚地拍着他的背,陈静抬眸扫了窗外一眼,见没有什么可疑的,继续温声哄道:“小舒浩看错了,外面什么都没有,哦,乖乖。”

  顾乔看着这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感觉有哪里不对,有一时说不上来。

  这时,陈静已稍微安抚下陈舒浩,她双手竖抱起他,颇抱歉地看向顾乔:“乔乔,孩子吵着要妈妈,我先带他到厕所里整理一下。”

  见顾乔点了点头,她便转身大步绕过一个通道,往餐厅里面走去。

  顾乔见他们走远,也从地上站起来,重新坐了回去。

  恰在此时,她搁在餐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慕琛打来的要来接她的电话。

  顾乔想了想,叫他在外面等,然后招呼服务生结了帐,就稍微收拾了一下,坐在那里等陈静。

  不过半晌,陈静就出来了。

  她依旧抱着陈舒浩,但陈舒浩已扑在怀里睡过去了。

  见顾乔这离开的架势,陈静也另一手勾起包,往身上一挂,就颇抱歉地看向顾乔:“不好意思,没想到孩子会哭起来,扫到你的雅兴了。”

  顿了顿,她又开始解释起来:“舒浩小时候曾经被一个大人恐吓过,所以看到跟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就会紧张害怕。

  这时,服务员将一张结账单递给顾乔。

  顾乔看了一眼那账单,就拍了拍她的肩膀,理解地点头:“我明白。”

  而后,也拎起包,与她一起往外走去,还安慰道:“吃饭还有什么雅兴不雅兴的?何况,今天你如果没有带舒浩出来,说不定我们还没那么开心。”

  “说的也是。”

  陈静紧了紧扑在身上的陈舒浩,而后瞄向她手中的结账单,又是一阵抱歉:“今晚本来是我请你的,结果你付了帐。”

  “不能每次都让你请,何况你想表现,以后有的是机会。”

  顾乔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过意不去。

  两人说话间,已走出餐馆。

  慕琛照例将车停在门口的马路上等,见到顾乔,他身体一起,就迈开长腿,大步向她们走了过来。

  走到顾乔身边,见陈静今天抱了一个小孩子,下意识瞟了一眼。

  当看清那张,他有片刻的疑惑,不过还是恢复到如常状态。

  陈静和顾乔告完别,转向慕琛,也许是前几次的告别都不算愉快,这次,她只稍微朝他点了点头,就转身向车库方向走去。

  慕琛顿了顿,不过也不在意,只是搂住顾乔的肩膀,往卡宴走去。

  等车子发动,驶离餐馆范围,慕琛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顾乔,才状似随意地起话题:“陈静今天聚餐怎么带了个孩子过来?”

  “据说是家里人走不开,她帮忙带的。”

  顾乔想了想,也答得漫不经心。

  “我以为像陈静这种人,不会带孩子?”

  慕琛意外了一下,不过还是如常地打着方向盘,说道。

  “我看她也不像是会带孩子的样子。”

  顾乔认同地笑了笑,而后似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她那个表弟倒十分可爱,眼睛圆乎乎得,跟小年一样。”

  “嗯?”

  慕琛发出一个毫无意义地语气词,而后笑道:“这么说来,你跟陈静还真有几分缘分,你们两人都有个表弟,还长得有些相像。”

  顾乔想了想,笑了出来:“确实如此。”

  顿了顿,又觉得不对:“我表弟可比他聪明多了,还十分沉得住气,更不会被一个陌生人吓哭。”

  看顾乔一脸自豪的模样,慕琛将刹车踩下,停在一个路口等红灯,点头赞同

  道:“确实,有这样的脾气,除了跟你有血缘关系的,我还真想不出有谁能做到。”

  “你还在介意昨天的事情啊?”

  顾乔一脸无语地看向他。

  “不是介意,而是吃一堑长一智。”

  慕琛暧昧地看了她一眼。

  知道他是在告诫她昨晚的行为,顾乔当即悄悄翻了个白眼。

  慕琛虽回过家,但因为没有应酬、家里又没人煮,他还没吃过晚饭。

  顾乔想了想,决定给他做点炒饭,于是让他把车绕点原路,到他们常去的大型超市。

  在那里买了菜,两人就直接回家。

  车子到达晴园时,慕琛在单元楼下放下顾乔,让她自己上去,就把车开去了车库停放。

  回到家时,顾乔已经在厨房里炒起饭。

  炒饭很简单,不需要他打下手,他便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想起刚才与顾乔在车上的谈话,他莫名地响起昨天的事情来。

  顾乔说顾小年因为打不通她的电话,慕琛始终觉得这种话可信度十分低。

  依他这么多天交流相处下来,慕琛觉得他更像是以委屈博同情,然后让顾乔站在他这一阵线。

  想到这,慕琛掏出手机,决定再逗逗顾小年。

  电话很快被接起,不过声音十分地萎靡不振:“喂,您好,谁啊?”

  “……”居然没存他表姐夫的电话号码?

  慕琛眉毛微挑,张口道:“怎么了,小朋友,被人欺负了?”

  “……”

  对方立刻一阵沉默。

  慕琛也习惯了他这样的节奏,也不等反应过来,继续调侃道:“斗不人家就找帮手很懦弱哦,不像一个男子汉所为。”

  “……”

  对方仍旧沉默,只是沉默得有些可怕。

  慕琛顿了顿,正想继续奚落他,顾小年突然尖叫一声,喝住了他:“你闭嘴!”

  顿了顿,他的话就如珠连炮一样说了出来,猖狂的声音带着不可遏制的发泄:“我没有找帮手,是他们打不过我就找帮手!他们还把他们的爸爸叫来了,还说是我先打他们的!有爸爸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仍然打不过我,成绩也比不过我!”

  小孩子高分贝的声音慕琛下意识愕了愕。

  而后,他下意识提醒道:“这种事情,你可以找你爸爸去。”

  却没想到一句话像点燃了一根炮仗,顾小年的声音顿时又高了好几个分贝,带着近似嘶吼的力量:“想当我爸爸,你做梦去吧!我不喜欢你,我不会把妈妈给你的!我只有一个妈妈,再给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没想到顾小年受了刺激,所爆发的小宇宙有这么强烈,慕琛又是一愣。

  对于怎么应对孩子生气,慕琛没有一点经验。

  不过,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下这个生气的小奶娃,现在逻辑混乱到何种程度:“顾小朋友,我没想过要当你爸爸,也没打算要你妈妈,这个你可以尽量放心。最多,我只是想当你表……”

  “好,既然你不想当,说话要算话,我……”

  顾小年激动到不行地刚说到这里,话筒里又传到一阵略显老陈的女音。

  而后,顾小年立刻把嗓子一压,说道:“这个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说完,不等慕琛回答,就“啪嗒——”一声挂掉了电话。

  慕琛又是微愣一下,而后也挂掉手机,在手心里来回抚着。

  总感觉到哪里不对,慕琛便错开腿,在客厅里边打着转,边思考着。

  想了想,慕琛又走到厨房门口,出神又入神地看着顾乔。

  顾乔正在为他做扬州炒饭,炒饭里的蚕豆尤其难熟,任是这样寒秋,顾乔也被油烟晕得鬓角沁汗。

  看到慕琛一脸困惑得倚靠在门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顾乔用是手背擦了擦汗水,不解地转眸看他:“怎么了?”

  见状,慕琛沉默地从

  厨房退出来,大步转向卫生间,拿了顾乔的毛巾,重新进/入厨房,走到顾乔身后,将她松散下来的头发重新绑起,用毛巾替她擦了擦鬓角的汗水。

  而后,亲了亲她瓷白的额头,温声道:“没什么。”

  看了看一双在键盘上游走如飞的漂亮手指此时沾满了油垢,他又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不用做得那么麻烦,只要你做的,我都能吃。”

  “嗯?!”

  顾乔的神情比他还困惑,慕琛今天哪跟筋不对,以前天天做,也没见他发表什么意见。

  慕琛却没注意到顾乔的表情,只是看着她的手又顿了顿,而后,似乎觉得刚才那样也不妥,凝了凝眉,补充地看向她:“要不,我再把徐婶叫回来,你这样又干工作又做家务,太累了?”

  “……”

  顾乔的神情由困惑变成新奇。虽然慕琛以前也有这样提议,但最后都屈服子想过二人世界上,他今天是怎么了?

  终于发觉到顾乔的状态,慕琛想了想,把毛巾举到她眼前说道:“我去挂毛巾。”

  说着,脚步一旋,人又走了出去。

  顾乔望着他高大的身躯小时在门口,又是无解一阵。

  不过蛋炒饭到了关键时刻,她也来不及计较,就重新翻炒着。

  可等顾乔要撒盐的时候,慕琛又转了进来。

  只是脸上少了困惑,却多了几分某种下决定的坚定:“乔乔,刚才我打电话给年年了,他警告我不准肖想当他爸爸,他说,他是绝对不会把妈妈让给我的。”

  闻言,顾乔整个人身体一颤。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握紧勺子,不让盐抖出来。

  而后,她敛了敛眸子,侧头看向正带着一脸审视表情看着自己的慕琛:“你别听他的,年年一激动就乱说,这毛病好久了,怎么改也改不了,他毕竟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慕琛脸上没有多少变化,整个人却沉默了下来。

  顾乔有些看不明白他此时的表情,心中闪过摸莫名的焦虑,正要再开口。

  慕琛再抬头,眼神里却带着不可更改的笃定:“他还说,你是他的亲生母亲,他现在只剩下你,所以谁都不会让。”

  顾乔整个人由怔愣彻底变成呆若木鸡。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