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所谓大事!

  

  话落,顾乔还没来得及跟几人打招呼,就被他一推,一个转身间,就合上了电梯门。

  顾乔愕了愕,终于反应过来,而后转而侧眸看向慕琛平静的侧脸,打趣道:“怎么,是不是做了亏心事,才这么急着跟我解释?瞻”

  “嗯,你觉得我做亏心事会是这种处理方式吗?”

  慕琛将搁在她纤腰上的手一抬,转而搭上了她的薄肩,玩笑地捏了捏她的小脸。

  而后,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你太看不起你老公了,一般情况下,我做亏心事别人是发现不了的,如果容易被人发现,我就不屑去做。溽”

  “……”慕大总裁自我感觉倒很良好?

  顾乔又含笑看他一眼,而后想了想,问道:“你不是说有事情要交代吗,什么事?如果你是看上林家大小姐,那你不用跟我交代了,我很生气,也不准备原谅你了。”

  “乔乔,你觉得我的品味会差到那个程度吗?”

  慕琛也一脸好笑地低睨着顾乔。

  而后,他想了想,在她挺翘的小鼻上亲了一下,咬着她的耳朵,低声道:“有了你,要看上别人实在太难为我了。那个林家大小姐,我跟她只有一面之缘,就是上次林主管的爷爷生日那天。当时你也在场,我只是遵循社交场合的礼仪跟她稍微场面话地聊了几句,算不上什么朋友,后来,我们也没有联系过,她今天上门来找我,我一点都不知情。”

  闻言,顾乔不由得挽唇,又是一阵轻笑。

  虽然慕琛表面上说不是交代,却又切切实实地跟她在解释林静姗的事情。

  看来,经过项雪的事情之后,慕琛对这种事情大有草木皆兵的意味。

  看着慕琛一双深眸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正等着自己的回应,顾乔忍了忍,还是侧过身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一个吻亲在他弧线优美的下巴上,不忍再逗他:“我相信你。”

  闻言,慕琛眸光终于有松动,而后顺势搂住她,抱在怀里,调笑道:“你相不相信都没办法了,连孩子都有了,你这一辈子注定就是我的人了。”

  “嗯?这句话看起来有点像虐文路线的霸道总裁了。”

  顾乔一顿,似有所悟地点了点头,一双带笑的眼睛越过慕琛的下巴,看向他深邃的双眸,惹得慕琛一阵心猿意马,又不住地去亲顾乔的脸。

  很快,电梯到达了二十楼。

  自从慕琛上任之后,顾乔只来过一次总裁办公室,那次还是因为演讲稿的事情领罚。

  此时进去,顾乔觉得着实有些别扭,而且慕琛要交代的事情也全部交代完了,顾乔正准备按下十二楼回去,慕琛已拉住她的手,调笑看着她:“到这里了,不顺便去巡查一下你老公的办公环境,他们都说慕威的总裁都有一个强大的后宫团,你就放心放他万花丛中一点绿?”

  “没关系,他如果真的乱来,我就让他的帽子也变绿了。”

  顾乔毫不示弱对上,慕琛已又搂着纤腰将她带着了电梯,笑着替她放宽心:“现在是午休时间,我带我的女朋友进办公室可完全不违反任何规定,何况,你也不是经常和何主管、林主管相互窜门吗,怎么就冷落了我这个地儿?”

  顾乔明白慕大总裁又计较起她上班时太公私分明了。

  可他既然这么说,人也被推出来了,顾乔所幸也不挣扎,就随着慕琛的推动走了出来。

  整个二十搂都是总裁办的办公领域,除了慕琛的大办公室,还设置了两个助理,四个秘书,分别协助慕琛对内对外事务。

  人事部虽没有在招秘书的时候刻意提出要女的,但近年来进来的基本都是,所以秘书处又被公司其他部门戏称为总裁的“后宫团”。

  慕鹏在的时候,这个后宫团倒真名副其实过,人事部也只招漂亮身材好的,后来陆俊阳来的时候,做过一番整顿,把没用的花瓶清理过几次,以致慕琛来的时候,对秘书处并没有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这些女孩子们也个个聪明剔透、安守本分,比如前面受了无辜牵连的何勤勤,还有现在暂代总秘书之职的柴乐。

  即使有一两个有妄想的,也早被慕琛调职了,所以顾乔一点都不担心,在这样成熟的环境中,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从电梯里出来,首先是秘书办公区域的格子间

  tang,四个女孩子吃完饭正拉了凳子坐在柴乐周围讨论什么。

  见到顾乔随着慕琛走了进来,她们都微微一愕,不过都很快恢复了正常,柴乐还向往常一样跟顾乔挥了挥手:“顾主管,好久不见。”

  虽然在同一家公司,但在不同的楼层就像不同的地方,如非刻意,这么大的公司遇上确实困难。

  顾乔向她招了招手,笑道:“确实好久不见。”

  然后,也向其他三位打了招呼,但看到她们最右边的女孩子时,顾乔微微一顿,这个人有些眼生。

  她看上只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脸上未施粉黛,披肩的长发简单扎起,也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装,乍一看平淡无奇,但看久了却觉得她明眸善睐中有一种十分惊艳的气质。

  柴乐看出顾乔的困惑,连忙替她解释道:“顾主管,这位新同事你还不认识吧,她叫徐艺萱,是人事部刚招的一个小妹妹,李程程休产假去了,她暂代李程程的职务。”

  “哦。”

  顾乔明了地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徐艺萱,友善道:“你好,我叫顾乔,多多指教。”

  徐艺萱也许是刚入社会,整个人看着有些腼腆,看到顾乔向她打招呼,还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马上点头以示回应:“顾主管客气了,应该是我向你指教才是。”

  站在顾乔身边的慕琛也随意看了徐艺萱一眼,见顾乔已同她们打完招呼,也向她们点了头,便揽着顾乔的腰向前走去。

  再过去是总裁助理的办公室,慕威总裁助理享受经理待遇,有独立的办公室,不过徐泽和另一个助理都在出差,办公室都是空。

  走到底是就是慕琛的总裁办公室,虽然就面积而言,总裁办公室算不得大,但里面的装潢却是极尽奢侈,会客沙发用得是意大利手工真皮沙发,挂在墙上的油画就值好几个零,再加上那套昂贵的办公桌椅,立刻与一般的办公室拉开了差距。

  不过这些都是那个只懂享受的慕鹏置办下,后来的陆俊阳和慕琛都没有经过大规模的采购。

  顾乔随慕琛推门进去,和上次一样,办公桌上依旧十分单调,除了文件和几分报纸,就是一些必备的办公用品。

  不过这次,顾乔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个相框。

  顾乔拿来看,正是上次出差旅游时,慕琛在不经意之中为她拍下的品茶的照片。

  慕琛径自脱了黑色外套,将它随手丢在沙发上,就走到顾乔身边,重新搭上她的肩膀,目光随之换扫了室内一圈,大方道:“老婆随便参观,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可以拿走。”

  顾乔斜睨他又不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又笑着捶了他的胸膛一下。

  慕琛却将她掰来,一个深吻落下去,大掌轻车熟路滑进了她面料良好的职业装里面。

  终于明白慕琛打得什么主意,顾乔当即一把要退开他,可他却将她纠缠得更近,而后,湿湿热热的声音在她耳畔撩人地吹拂着:“你昨天跑到客房睡了,今天总要补偿我吧?”

  “……”

  原来慕琛在算昨晚上的账,顾乔顿时一阵无语。这个男人,真的不能让他吃半点儿亏。

  慕琛的办公室虽然不是他们主管办公室用透明玻璃做隔间,且为方便办事早就锁上了门,但顾乔还是有些放不开。

  到最后,慕琛将她领到连着总裁办公室的一个隔间小休息室,顾乔只得无奈从了他一回。

  期间,顾乔前所未有的心惊胆颤,想到外面有人,她如何都放不开。

  倒是慕琛似乎觉得这样刺激,身体比往常兴奋了不少。

  不过这休息室虽小,却五脏俱全,半个小时,顾乔在休息室的洗手间洗了澡出来,就回十二楼的办公室去准备上班。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虽然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可总觉得出来时再次遇到秘书处的几个女孩子,她们看她的目光有些奇怪。

  顾乔在心里嗔了一遍慕琛,就转身走入了电梯。

  重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顾乔看到了一脸无精打采趴在自己办公室的林晓染。

  想到刚才安景同拦她的情形,又回想起以前林晓染提起安景同的异样,顾乔能猜出些什么。

  但林晓染一直对

  她的这段感情闪闪躲躲,并不愿与她多提,顾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径自走到自己的办公椅上坐下,就一脸准备就绪地看着她。

  在顾乔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林晓染就已经回过神,此时见顾乔这副模样,她虽然明白顾乔的意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起,就用力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等这样似乎让她平静了一些下去,她才支着脑袋,目光滞滞地看着桌面,说道:“乔乔,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看不起我。”

  知道林晓染这是在做开口前的心里建设,顾乔也不回答,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我把第一次给了安景同,就是你在出差碰到冯文彦的事情之时。那天是我妈的忌日,我回家跟我爸吵了一架,就跑去酒吧喝酒,没想到会碰到安景同。我看他风度翩翩,十分有涵养,就和他诉起苦来,可边喝边说,我不知道怎么就跟他喝到了床上。第二天起来,我就后悔了,可是安景同似乎缠上了我,在我上班的路上堵我,在我经常去的餐馆等我,甚至什么时候跟我哥好上了,时常还来家里膈应我一下。

  我不知道对他是啥什么感觉,最开始我觉得自己像捅了个大篓子,惊慌失措,恨不得他立刻消失,让我马上能忘记那段荒唐的事情。可是,在他不断的刷存在感之后,我似乎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还有些窃喜有一个男人会这样锲而不舍得追我。就在我满心欢喜准备接受他的时候,他一个什么青梅竹马杀了出来,对我说,她不喜欢我,喜欢得只是我们林家的钱。

  当时,我还只当她是开玩笑,安景同,S市投资界最吸金的人物,怎么会看上林家那些小打小闹。可没想到,在和他吃饭之时,撞见了他的一通谈话,好像是真的在挑拨我家几个叔伯和我家的关系,以期待用内耗的方式将我们林氏拖垮,然后进行低价收购,而我,则不知不觉中成为他布的一颗棋子,可以让他随时随地了解林家的动向。

  明白这些之后,我顿时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当时正好公司有一个星期出差的任务,我就趁着这个时间出去散散心,没想到他竟然追到我的出差地来了,还跟我解释他刚开始确实是因为我是林家的女儿才接近我,可跟我接触了那么久之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我。他已经撤掉对林氏所有的布局,并希望我原谅他。

  乔乔,你知道,安景同这个人心思太深了,用我哥的话说,我又活得太没心没肺了,我不知道他哪句是真是假的,所以干脆跟他断了所有的联系,后来慕总提醒我不要相信安景同,我就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可是跟他闹掰这么久之后,我才发现自己从未快乐过,原来我已经爱上了他。

  乔乔,我竟然爱上了这么一个居心难测的人,我觉得我这二十六年全部白活了。”

  说完这些,林晓染就按住自己的太阳穴,用力地揉着。

  顾乔听着她前所未有沮丧的话,有片刻的沉默。

  如果是别人,顾乔可以给点意见。

  但是安景同此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除了慕琛,也没有什么十分愿意搭理的人,她也一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她想了一下,伸手握住林晓染按在脑门的手,安慰地笑道:“晓染,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和你相处那么多年,你一直那么勇敢,敢爱敢恨,这件事里,你没有一点错,你跟着自己的心喜欢他爱上他,一点都不拖泥带水,错在安景同这一方,他不管以前跟林氏有什么过结,都不该利用你对他的爱当武器。这件事,我找一下慕琛,看他能不能帮我们,在这之前,你即使管不了自己的心,也要管住自己的身,否则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

  “我明白的,我就知道这件事除了你,没有任何人能帮我,我才来找你。乔乔,麻烦你了。”

  说着,林晓染颇抱歉地抬起头。

  顿了顿,她又思索地说开去:“刚才,他拉我出去,又跟我苦口婆心地解释了,那样这么真诚,就像恨不得把心挖出来,让我看。如果能看明白他的心,我倒是真得想把他的心脏挖出来看看。”

  顾乔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又捏了捏林晓染的手,说道:“好了,其他别想了,等我的消息,何盼那边,你也去适当解释一下,不然她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

  “嗯,好的。”林晓染用力点了点头。

  安慰完林晓染,顾乔心绪有些乱,她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消极的林晓染。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遇到林晓染时,是在新员工入职培训的那一天。

  培训过了三分之

  一,但她的位置依旧空空如也,后来,她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并解释她送一个出车祸的老人家去医院,所以才迟到。

  在这个以成果论英雄的激励培训中,显然培训老师是听不进她任何理由,就罚她在大家面前模拟一个动物的表情一分钟。

  这样具有贬低意味惩罚,她也不恼,模仿着一只猴子,就全场上窜下跳地表演起来,只逗得全场捧腹大笑。

  培训老师原本一肚子气也瞬间被弄得没了影,最终将她这一笔不良记录一笔勾销。

  后来的工作中,她也发挥这种近似傻气的乐观,不断碰上了好运。

  尽管她不是最努力、最优秀的,但是同事都愿意跟她相处,主管愿意提拔她,以致和拼命工作的她和工作有着别人无法理解效率的何盼,在同一年在陆俊阳准备对公司进行大换血的时候,当上了主管。

  这么一个乐观的人,现在竟然在她面前露出这个消沉的姿态,想来安景同真得是伤到她的心了。

  晚上,照旧是慕琛来接顾乔下班。

  因林晓染的事情,顾乔也显得闷闷不乐。

  在去超市买菜的途中,慕琛发现了她的情况,沉吟了片刻,边打着方向盘,边忍不住发问:“怎么了,中午还笑得合不拢嘴,晚上就焉了,是不是工作上又有什么烦心事?”

  见慕琛主动提及,顾乔想了一下,立刻直起身,看向慕琛,不失时机提及:“不是工作,是你朋友。”

  慕琛顿了顿,一脸奇怪地看向顾乔,而后思忖了片刻,又不确定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得是不是景同?”

  “对,是他。”

  顾乔立刻忙不迭点头,想了想,又疑问地看向慕琛:“景同好像在追林晓染,你知道这个事情的吧,你有什么看法?”

  听明白顾乔话中的意思,慕琛一顿,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继续看路况:“景同虽然跟我关系不错,却不会跟我们说这种事情。”

  停了一下,慕琛换了一下语气,又说开去:“我是知道他对林晓染主管有好感,但不知道景同他心里的具体想法。景同小时候家里遭遇过巨变,听说还与林家有关系,所以带有目的接近林主管也正常。”

  “安家跟林家有过节?”

  顾乔只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讶然地张了张嘴巴。

  “嗯。”

  慕琛颔首,将自己所知的情况告知:“景同虽然姓安,却是安家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那时候他只有六岁,对以前的记忆模糊,但他知道自己并非一开始就是孤儿,而是林家有人设计,将他家弄得家破人亡。虽然在安家那么多年,安父待他视如己出,并把家业传给了他,但这种仇恨,哪能说一笔勾销就不计较了,所以刚开始,他可能带有目的接近林主管,但是事情快过去五个月,我现在就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他也不愿意在这个方面与我多讲。”

  “可是,晓染毕竟是无辜的呀。”

  好半晌,顾乔才听到自己口中吐出这么没有说服力的话。

  “当年的景同何尝又不是无辜的。”

  慕琛看了顾乔一眼,继续攀着方向盘,下意识为安景同开脱。

  想到他和他们家女人现在因这个事情处在不同的阵营,他又下意识皱了皱眉。

  而后,似想到什么,腾挪出一只手握了握顾乔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安慰道:“不用太担心林晓染,这种事情,景同向来心里有数,他虽然表面有些满不在乎,但心里对人对事都怀有巨大的善意。这件事中林主管是无辜的,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不让她受伤害。”

  闻言,顾乔不由得苦笑。

  男人跟女人思考问题的方式果然不同,他们认为身体正常就是完好无损。

  但是安景同怀着不良动机接近林晓染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受到了伤害。

  慕琛从观后镜里看到顾乔的表情,知道这个事情,他们俩有不可调和的立场,遂绕过去说别的。

  顾乔知道慕琛在两边为难间,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站在她这边,也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死磕,她决定有机会,直接绕过慕琛,找安景同谈谈。

  在超市买了菜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两人赶紧往家里赶。

  到达晴园时已经是七点半,照例是将顾乔放在所住的单元楼下,慕琛就调转方向,将车子开往车库方向。

  停好车从车库里出来,慕琛放在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随手拿出,但当看到上面显示着“顾小年”三个字时,慕琛有一瞬间的错愕。

  他立刻接起,却无法用言语描述此刻的心情。

  一个稚嫩的童音带着点探究的意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喂,是慕叔叔吗?”

  原本十分计较的称呼也因他的主动而变得不重要,眸中闪过一丝笑意,慕琛浅淡开口:“对,是我,怎么啦?”

  “是这样的,我想解释解释上次跟您说得话。”

  顾小年这时候老老实实地回答,听上去要有多乖就有多乖。

  这小不点终于知道自己闯祸了?

  慕琛眉目一顿,不过还是很好说话地点头,“你说。”

  “是这样的,那天我碰到一个疯子,他一定说是我爸爸,然后昨晚我刚要入睡,被叔叔你吵醒了,你又提到打架的事情,我一生气就把你当他给骂了。叔叔,你别误会,我没说你要当爸爸,我妈妈也不是大表姐。”

  顾小年立刻拿着手机不喘气地解释开去。

  慕琛却微微挑起了眉,这个谎说得不怎么样,但是能把这么个大篓子圆回来,也难为他了。

  慕琛想了想,顺势说道:“那你是不是跟那个疯子的儿子打过一架?”

  闻言,电话那头的顾小年思索了一下,觉得这样编下去没什么问题,就头如捣蒜般地点了点小脑袋:“对,我跟他打了一架。”

  “你还没打赢?”

  慕琛走入单元楼,按下电梯向上的键,一边继续挑着眉问道。

  “他们三个人,我只有一个,怎么打得赢啊。”

  顾小年颇烦恼地抱怨了一句。

  慕琛沉吟了片刻,决定帮自己的儿子找回场子:“那你不会让老师知道他们的恶行,这样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没用得啦,他们家可有钱了,他们欺负了很多同学,但老师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顾小年由烦恼转变成垂头丧气。

  闻言,慕琛不由得笑了笑。

  此时正好电梯到达,他转身走进电梯按下十二楼,继续给他灌输自己的人生哲学:“年年,所有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钱,即使你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但问题不会随着你有钱就会消失。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解决问题的脑袋,你妈妈那么聪明,这点小事,你怎么会解决不了?”

  顾小年沉默了下来,似在认真考虑慕琛这话的可能性。

  男人对打架和征服有着天生的热衷,一旦两人在这个话题上取得共鸣,所有不快都会烟消云散,两人相处时就会取其最大公约数。

  果不其然,顾小年想了一会,似是悟到了什么,声音当即拔高了几个调:“叔叔,我知道怎么做了!这一次,我不但让他们不敢欺负我,还让他不能欺负其他人。”

  “嗯,等着你的好消息。”

  慕琛眸中带笑地点了点头。他和他家女人的孩子悟性真高,这么一会儿,就把问题想明白了。

  “嗯,叔叔等着!”

  顾小年又用力地点了点头,而后似想到什么,有些迟疑地说道:“叔叔,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我打架的事情不要告诉我大表姐,她知道后,又会难过担心的。”

  他们的孩子还会体贴人。

  慕琛眸中的笑意扩散道脸上,爽快应下:“可以。”

  顾小年没想到慕琛会变得那么好说话,立刻兴奋地惊叫了一下,而后迅速为慕琛的话一锤定音:“那叔叔就这样说定了哦,可不许变卦,变卦了我妈妈说会变成匹诺曹的。”

  而后,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猛地一顿,又很快地心虚逃避道:“那叔叔先说到这儿,外婆叫我洗澡了,我先去洗澡,我们改天再联系。”

  “好。”

  挂完儿子的电话,慕琛的心情也愉悦了许多。

  回到家中,看到顾乔正在厨房里忙碌,走进去,再次从背后抱住了她。

  正在试汤的顾乔一顿,有些迷惑地转过头。

  她已经摸索出经验,每到这个时候,慕琛心里一定有事。

  却不想,慕琛亲了亲她的侧脸,笑答:“没什么事,一想到你给我生了个那么聪明懂事的儿子,我就觉得很感动。”

  “……”慕大总裁的神经反射弧还真是略长,到今天还能这么感动。

  顾乔狐疑看了他一眼,也便不再理他,任由他抱着,十分超脱地继续试汤。

  不过,慕大总裁和他儿子之间终于有了第一个男人之间的秘密。

  ……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顾乔趁着午休的时间,把昨天慕琛告诉她的安景同的事情告诉了林晓染。

  林晓染起初震惊无比,到后来就一直沉默,任顾乔怎么给她找话题,她都没有回答。

  想到她需要时间消化,这个时候能帮她得唯有她自己,顾乔只得作罢。

  不过顾乔刚从林晓染的办公室里出来,何盼就一把将她劫去了她的办公室。

  紧接着,就是一副准备对顾乔严刑逼供的模样,要她解释解释林晓染这两天反常的事情。

  考虑到何盼如今的身份,林晓染想了想,还是把这件事前后告诉了何盼。

  听罢,何盼拎刀就准备往安氏赶,还是顾乔将她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

  何盼立刻一脸义愤填膺地说道:“乔乔,我不管安景同是什么立场,但晓染是我的姐妹,她不但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把人给了安景同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还顺带被他利用了一回,你可以忍,我忍不了,我今天非得找他说清楚。”

  “何盼,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晓染到现在还傻着,我们语气去做些事情刺激她,不如想想怎么帮她度过这一关?!”

  顾乔一脸苦口婆心地劝阻。

  “这有什么好傻的,将那个男人从脑子里团一团,扔进垃圾桶,就可以去找下一个了。这种男人,一刻都不值得她思考,再这样下去,会自讨苦吃的。”

  何盼虽然嘴上依旧没有转圜的语气,人却已经坐回了办公椅,不过一双手在桌面上烦躁地敲着。

  “好啦,我知道这种男人不值得留恋,但晓染未必是这么想的,我们总得想想办法劝阻她。”

  顾乔也头痛无比道。

  “这事不仅关系到林晓染,还关系到林氏,事情有点大,我得找她哥商量商量,否则那个安景同见在晓染这边没有空子可钻,说不定又会使什么坏招。”

  何盼摸了摸下巴,说道。

  顾乔蹙眉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又商量了一会,何盼送顾乔走出办公室。

  也许由于林晓染的事情,她心情有点烦躁,见到了下午上班时间,几个下属仍围在一个下属电脑周围看东西,她走过去,绕到他们身后,正要敲一敲他们的桌子,以示警示,当看到一个新闻八卦官微上发布着一条名为“云氏公子疑似婚内出轨,夜间与神秘女子共赴爱巢”的微博,她奇了一下。

  而后,她下意识扯高嗓门,招呼正在原地等她的顾乔,说道:“诶,乔乔,前段时间还纠缠着你不放的云子湛出轨被拍了,快来看!”

  无意响起的声音让几个下属怂了一下,不过见她们主管感兴趣,她们立刻点开详细链接,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开。

  “主管,你也认识云子湛啊,这人在D市的名气可跟我们慕总有的一拼,尤其那阳光俊朗的外型还帮他们集团省了许多代言费,他们旗下的广告都是直接拉他当模特,号召力可比一般的明星还强。”

  “再强有什么用,你看,妻子怀孕期间出轨,还在他的住处密会一天一夜不曾出,这得激起多大的民愤啊,广大网民的唾沫都能淹死他,云氏财团归刚从质量门缓过气来,此时他们的头头出了问题,股票估计要一泻千丈了。”

  “诶,你们不觉得这女的也特么不要脸吗,你们看她这个背影,要胸有胸,要腰有腰,安安分分找个好人家嫁了不挺好的吗,非要贪图那点钱,当个见不得人的小/三,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笑贫不笑chan。”

  “你别对社会绝望,你们没看下面一排誓要人肉搜索这个拜金女吗,相信广大网民的力量,我敢保证,三天之后,这女的内/裤是什么颜色都能给扒出来。”

  何盼则沉默盯着这条微博配图照片的身穿黑色职业装的昏暗身影,总觉得哪里不对。

  就在此时,何盼的助理王欢突然似想到了什么,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尖叫地指住那个女背影的包:“啊,我认出来了,这个包我们投资部的顾主管也有一个,是LV的12年新款,我见她背这样贵的包当时还惊讶了一下,你看你看,这个黑色小煤球的挂饰也一模一样,你们看,连上面的表情都一样!”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