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我不用你麻烦!(一更)

  

  众人瞬间沉默,但盯着屏幕的眼睛晶亮了几分。

  倒是一个男资金专员忍不住推了她一下,斥道:“王欢,你是猪脑袋嘛,我们顾主管有了慕总这样的人,要什么没有,何必去招惹这种人?”

  “哦……”

  王欢似有所悟地拖长了音,想了一下,又确定地点了点头:“对对对,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顾主管现在跟慕总的感情不要太好,怎么去趟这浑水?溽”

  “可是你们看照片上显示的时间,好像正是我们顾主管出差D市的那段时间。”有人又迷惑不解地喊了出来。

  众人瞬间又是一阵沉默。

  而站在他们后面的何盼神色已经从一脸看好戏的状态转变成无以名状的震惊。

  这个包包别人可能认不出来,她跟林晓染确实太熟悉了。

  它正是顾乔升上主管时,她和林晓染见她总是不换包,合起来买给她的庆祝礼物,上面的小煤球挂件还是她特地淘过来做点缀的,林晓染当时嫌这玩意太掉档次,两人还唇枪舌战了一番。

  顾乔却任她们吵,高高兴兴地用了起来。

  可没想到这一用,顾乔就用了三年,惹得她和林晓染又是一阵无语。

  有段时间,她们鸡蛋挑骨头地挑了不少缺点,试图说服顾乔换,虽然没成功,却让她们对这个拎包的熟悉程度堪比顾乔。

  在加上这个与顾乔神似的背影,何盼就是再难以置信也无法说服自己,这个人不是顾乔。

  想到这,何盼下意识看向顾乔。

  顾乔已在何盼的招呼下走过来,当看到微博上的内容,她咬紧下唇,脸色一阵阵发白。

  何盼见她这副模样,伸手下意识拉住顾乔的手,顾乔在这一瞬间也回过神来,她敛下眸子,仿若无视地拍了拍何盼的肩膀,就挺直脊背,转身走出了资金管理部的办公区域,但何盼看到她的脸始终是苍白的。

  直到一路若无其事地走回自己的办公室,顾乔才任那些抑不可止的情绪席卷自己。

  这二十七年,虽然她时常会成为众人的焦点,也曾出过事让人背后指指点点,但最严重的那次也不过是林鑫将她和慕琛的照片发往公司论坛,对她进行诬陷。

  那次影响虽大,但由于她在公司里积攒的人缘,加上大家都是受过优质教育,有着较高的理智和判断力,那件事几乎没有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但这次不同,这种影响是社会性的,而且报道者用了这么煽动性的话,很多没有判断力、或者对这种行为深恶痛绝的人会被聚集起来,她不仅要承受巨大的舆/论压力,还要时刻提心吊胆,生怕自己被爆出来,遭受无端的人身威胁和攻击。

  其实这些若冲着她来,她也许会难过,但不害怕。

  她不过是个平足百姓,这个话题热一阵就过去,但若因此波及到自己的妈妈或者年年,她就是做任何事也弥补不了。

  如果再让媒体得知自己跟慕家的而二少也有交往,顾乔不敢想象他们会把她形容什么,又会给慕琛带去什么?

  想到这里,顾乔的手心已出汗。

  她下意识将手伸向鼠标,点亮屏幕,然后从浏览器进入微博。

  这个新闻还没登入热门话题,只在D市的本地话题榜里,但几个关注商界的官微进行了转发和点评,事件正在迅速发酵扩大。

  顾乔点开最新爆料的那个地方八卦官微发出来的几张配图照片,第一张是带有云子湛车牌号的汽车离开和她扶着云子湛的远景照片,以证实此人就是云子湛,第二张是她扶着云子湛的近景照片,两人都是背影,但看那扶着的动作很容易给人勾肩搭背,亲密无间的印象,第三张是从云子湛那方的侧照,只模糊的出现了云子湛的轮廓,但足以认出是他。

  这三张,顾乔不知道爆料人是不是有意,都没有公布她的正面照,但顾乔点开下面的评论,却是大片在讨伐她的评论。

  评论的内容无外乎是她在何盼的办公室听到的这些,也有很多评论已经破口大骂起来,多难听的话都有,,更多的人则誓要人肉搜索她,给宋绮之一个公道。

  而一个微博认证为“宋氏企业董事”,疑似宋绮之的微博还转发了这条信息,并进行了评论,她在那里大打苦情牌,什么怪不得云子湛这几天三番五次跟她离婚,云子湛本来对她很

  tang好可一怀孕就被坏女人引/诱了,她因胎儿问题住院一个月每天担心孩子的生死安慰,但他们却在外面胡天胡地……唯恐天下不乱地将事情往重了说,将脏水往女方身上引,惹得下面一排的人都在骂她。

  顾乔点开评论看了两三页就看不下去了,虽然她有心里准备,但这样无辜被人骂,大概一辈子也只这一次。有的,还直接骂她的妈妈,看得顾乔眼睛止不住发酸。

  她的母亲,安守本分一辈子,教书育人无数,老来不得安享晚年替她辛苦带孩子,却因为她招来了那么多骂名。

  关掉浏览器,顾乔打起精神,强制自己工作,但看着那些原本熟悉的专业术语,脑海里总是浮现起那些刺目的评论。

  努力了几回,顾乔实在忍不住站起身,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给自己,拿起桌上的手机,翻出慕琛的号码,不停地抚着屏幕,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座机却响了起来。

  顾乔愣了愣,赶忙走到办公桌旁坐下,压抑着心中翻滚的情绪,接起。

  云子湛久违的声音通过电波响了起来:“乔乔,本来想打你的手机,但是你的手机拒绝陌生人的来电,所以我从你的下属要了你的公司座机过来,事情十万火急,我不知道你的属下有没有跟你讲,但我还是要跟你亲自讲一遍,那天晚上,你送我回家被媒体偷/拍误会,现在成了微博上的大热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你放心,这件事还没蔓延到你那儿,这几天我会及时处理掉。”

  顾乔顿了顿,下意识反问:“你要怎么处理?”

  云子湛沉默了一下,声音里带着豁出去的决绝:“既然事情闹到这个程度,我被人千夫指,云氏的股票也跌了几个点,我所幸把跟宋绮之长期不和的事情也公布出来,乘此机会离婚算了,大家最后骂得最凶的也应该是我。这也是我欠宋绮之,应得的。”

  闻言,顾乔不由得嘴巴一阵发苦。

  云子湛一离婚,这事情的影响面恐怕会扩大,宋氏在S市有头有脸,到时候不扩散到这边也难。

  然后这是云子湛的决定,她干预不了半分。

  顾乔想了一下,平静说道:“子湛,自从分手后,我们实际上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你做任何事不用告诉我,你这个决定,我更没有立场提出一点异议。微博上的事情,谢谢你告诉我,不过你处理你的,我这边不用你麻烦。以后,我也希望能我们能断得更彻底,这样才不会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捕风捉影。”

  云子湛那边又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似是能接受顾乔如此决绝的话,他才重新开口,但是语气中是无尽的苦涩:“乔乔,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次和宋绮之离婚,虽然你占了很大的原因,但我并不是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了很久。你不明白,我和她这么多年婚姻下来,到现在只剩下相互折磨。我也曾考虑过孩子,但是若让孩子成长在这样一个每天硝烟弥漫的家,还不如让他跟一个亲人单过的好。

  至于你,我承认我还放不下,执着了那么多年,不可能说不爱了就不爱。但自从上次你晕倒时,我送你去医院,你嘴里喊得是慕琛的那刻开始,我知道你不可能再重新爱上我,因为你曾经感冒病倒这样喊过我,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替代的坚定。岷山那个噩梦,不仅让你离开了我,还终于将你的心也从我身上抽了出来。现在,我除了说服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已别无它法。”

  听着云子湛缓慢而具有逻辑性的叙述,顾乔明白,他确实并非一时冲动。

  再遇后,顾乔觉得云子湛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人,他会为了争取她而说出伤人的话,会对怀孕的妻子不理不睬,会不顾她的感受对她纠缠不放。

  然而,到这一刻,她才明白,那个云子湛从来没变过。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