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知道是谁吗?

  

  他所有的出发点不过是放不下她,有时虽偏激,却从未想过真正伤害她。所以在他确定了她从心底喜欢慕琛的这个时候,他虽有不舍,可还是成全了她。

  说到底,是她一直在辜负了他瞻。

  但话至此处,她除了感谢他,其他都显得多余。

  于是,顾乔沉默了片刻,语态平和而诚挚道:“子湛,你和宋小姐的事,我不便多说。但谢谢你能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也谢谢你曾经为我做得一切,祝你一切好运。”

  挂掉云子湛的电话,顾乔仍思考了一阵云子湛所说的话,而后重新拿起手机,看着慕琛的手机号码溽。

  最终,这通电话却是没有打出去。

  她如今一头乱的状态,不仅不能把事情讲明白,还可能惹他的担心。

  不过,她没想瞒慕琛,以慕琛的能力,顾乔知道他很快会得到消息,她不过是想趁着这简短的时间,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可是这一个下午,顾乔始终心神不定,工作效率尤其低下,还频频出错,到最后,一些重要的文件,她都不敢碰,生怕会出什么严重的问题。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顾乔无心加班,就打算到公司楼下去等慕琛,可没想到慕琛出现了她的办公室。

  此时正是下班后的几分钟,大家相继离开,人流量比较大,但鉴于他们总裁不是没有主动来找过顾乔,他们虽好奇,却不至于惊讶,只是慕琛脸上沉凝的目光却还是引得了不少人的侧目。

  可慕琛只是不管不顾,大步走进了顾乔的办公室。

  顾琼正在收拾包打算离开,见他亲自来,不由得怔愣了一下,但看到他的表情,顾乔当即猜出了个大概。

  不过,慕琛也没有更多的话,只是看了一眼她收拾的包,他便帮她拿包,将她搂在怀里往外走,边意有所指地解释道:“不好意思,下午临时有个会议,到下班时,徐泽才打通我的电话。”

  说到这,慕琛下意识瞟了顾乔一眼,见她脸色不好看,将她往身边搂了搂,温声安慰:“没关系,有我在。”

  与他认识以来,虽然一直受他的保护,但如今见他火急火燎赶来,还这样举重若轻地安慰她,顾乔只觉得原本翻滚的情绪被无以名状的感动与心安所替代。

  可如今人多眼杂,她只能重重“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两人很快走出办公大楼上了黑色卡宴,仍旧是慕琛开车。

  顾乔的事情显然不能当车上消磨时间的话题,但提起其他的,顾乔大概也无心应付,所以慕琛也任她沉默着,只将车速加快了许多。

  两人在一家餐厅囫囵吃了点饭,慕琛就载着顾乔回晴园。

  一到家,慕琛就将顾乔揽进沙发,准备促膝长谈。

  这一路上,顾乔看慕琛为自己担心的模样,纵使心绪再乱,也强迫自己整理,到如今反而好了很多。

  见慕琛凝眉看着自己,顾乔捏了捏他的大掌,故作轻松地笑道:“这件事,我也是下午刚知道,刚开始确实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但现在还好多了,而且大家也不知道是我,对我并没有损失。”

  “嗯。”

  将她眼底的焦虑看在眼里,慕琛也不揭穿她,只是顺着她的话,讲下去:“别在意那些话,那新闻是假的,她们骂得不过是个不存在的人。如今当务之急,就是防止媒体恶意渲染,和找出那个可能握有你正面照的人,以防它们被公布出来,或以这个为要挟。”

  说到这,慕琛又低眉看着她,声音柔和了几分:“这些事情,我都让人去做了,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这几天你不要去关注这些八卦,以免影响心情,像往常一样上班工作就行。”

  “我明白。”

  见慕琛还不放心的样子,顾乔嘴角牵起一点笑意,点了点头:“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工作那么多年,该遇到的都得差不多,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顿了顿,顾乔又敛了敛眸子,有些担忧地看向慕琛:“不过,你自己要小心。”

  知道顾乔怕这件事波及到自己,慕琛又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宽心。沉吟了片刻,就转而问起其他问题:“对于这次跟拍的人,你有没有头绪?”

  顾乔摇了摇头。

  tang关于这个问题,顾乔下午频频走神的间隙就思考过,但可能的人太多,她没有丝毫头绪。

  这些可能真的是媒体无意跟拍到的,毕竟云子湛在D市有颇高知名度,一举一动都能成新闻,也可能有人故意进行报复。不过是报复云子湛,还是报复她就不得而知,云子湛在商场那么多年,有一两个敌手很正常,而她自从发生林鑫的事情后,也再不敢肯定自己没有得罪过人。

  但顾乔知道,这件事里,有几个人却是可以排除的。

  第一个便是宋绮之。虽然她在微博里添油加醋,但是她若这样做,以她讨厌她的程度,不该是只公布个背影给媒体,而且云氏形象受损,宋绮之身为云家的儿媳妇,没有一点好处,还可能被原本支持她的云父云母所讨厌,因为把一件家事闹成这样,任是哪个家长都不会喜欢。

  而另一个则是林鑫和单梦冰。以林鑫那时离开的口吻,顾乔知道他们是因为工作利益而对她不利。但如今他们都已双双离开慕威,林鑫临走之前也有洗心革面之意,顾乔实在想不出,他们还会有什么动机陷害她。

  而若不是这两个曾经与她敌对的人,顾乔也想不出还会有谁做出这样的事。

  慕琛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见顾乔不确定,知道这种事有难度,也不失望,只是有安稳地拍了拍她的肩:“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查清楚。”

  虽这么说,顾乔这一晚却没有真正安稳过,甚至好久不曾出现的噩梦也开始***扰她。

  她梦见自己的母亲被人指着鼻子骂,梦见年年因为她的事被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欺负,甚至慕琛也因此成了S市的笑柄。

  但顾乔每次被噩梦惊醒,慕琛总是及时拍着她的肩膀,轻声软语地哄着,仿佛他一夜也未曾好眠。

  第二天起来,慕琛没什么事,倒是顾乔一脸疲乏。

  慕琛见状,眉毛几乎又拧到了一块,劝顾乔在家里休息,顾乔却一脸坚决地要去上班。

  想到此时让她闲下来,只能加重她胡思乱想,慕琛只得点头答应,只是在车上,仍然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开导顾乔。

  顾乔看着他这样耐心而紧张的样子,想告诉她没什么事,但想到昨晚把他折腾成这样,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也转而在心里开导起自己来。

  一到办公室,何盼已一脸紧张地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等,连还陷在安景同事情里的林晓染也来了。

  见顾乔这样萎靡不振的样子,两人知道事情不宜声张,也一改往日的聒噪,只是迎上顾乔的速度急迫了几分。

  林晓染思忖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乔乔,你没事吧?”

  “我很好,不用担心。”

  顾乔轻扯了一下唇角,就打开了门。

  林晓染立刻顺势拉着何盼和顾乔入内,一把带上门,义愤填膺道:“知道是谁吗,如果知道,我马上帮你去整死他,太缺德了,居然发布这样的新闻,简直是恐吓你。”

  顾乔佯装轻松地笑了笑,想宽慰她几句,何盼已经替她出头:“要知道是谁,还用得着你动手,慕总这么记仇的人非得整死他才罢休,你现在的任务整理好你那乱七八糟的感情,免得乔乔还要分心去担心你。”

  “我很好,你们担心个什么劲,现在要担心也是姓安的担心,担心我对他死心。”

  林晓染却浑似不在意地手臂一挥,与昨天判若两人。

  何盼乜了林晓染装腔作势的模样一眼,也懒得拆穿她,只是略紧张地看向顾乔:“乔乔,昨天办公室里,我下属猜测是你,我已经帮你解释过了,她们也相信了。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放宽心,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自己吓自己。”

  说着,她又从职业裤的口袋里费劲掏出一样东西,放到她跟前。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