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被恐吓了?(二更)

  

  迎着林晓染和顾乔奇异的目光,何盼将手腕一翻,一个小煤球挂件出现在眼底。

  然后,她将那个挂件往顾乔方向推了推,解释道:“我跟王欢他们说,你那个挂件跟照片上的不一样。昨晚,我还跑去商场特意再淘了一个,你赶紧把这个换上,再遭不比哟的麻烦。”

  林晓染“且”了一声,忍不住翻白眼,提醒道:“何盼,这个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如果乔乔的正面照流出来,你就是将她的包换一个也说服不了大家,你整得那么麻烦干吗,乔乔不背不就成了?!瞻”

  “说你脑袋不灵光还不承认,真难为你跟林思言是同父同母的,竟然没学到他的千分之一。乔乔出差的日子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没办法改变,但这包的线索,我们好歹可以做下遮掩。而且,这包,乔乔背了三年,突然这段时间不背了,岂不是更加惹人注意吗?溽”

  林晓染瞬间沉默了下来,看来是难得认同了何盼的说法。

  如果追究这些细节,一个用了三年的挂件和一年的挂件同样有所不同,可以很快被认出来,但看在何盼的一片心意上,顾乔也不解释,只是微笑地收过来换上。

  接着,何盼和林晓染又讨论了一遍到底是谁做的,而后安慰了顾乔一翻,就重新离开。

  虽然她们没有起到实质性的作用,但看到她们这么担心的模样,顾乔也强打起精神,开始一天的工作。

  顾乔听慕琛的劝,接下来的日子没有上网去看八卦,甚至报纸也没怎么碰,虽然这样有些自欺欺人,但在慕琛的照顾下,还是比第一天好多了,噩梦也渐渐少去。

  不过第三天的时候,顾乔还是在茶水吧冲咖啡时听到几个同事议论,云子湛和是宋绮之离婚的事情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

  站在宋绮之这方责骂云子湛出轨,做人没有底线,维护云子湛的则举出宋绮之嚣张跋扈,跟哪个男人,哪个男人都忍不下去。

  不过他们这一闹,竟然出乎意料的,大家不仅没有把她和云子湛被偷/拍的事情炒出新高度,原本要人肉她的声音反而弱了几分,大部分人马几乎都投入到云子湛和宋绮之两个人孰是孰非的口水大战中,扯得一地鸡毛。

  顾乔知道这当中必定有慕琛暗中推波助澜,转移目标。

  这样做不能让她淡出舆/论的监/视,还顺势教训了一下一直给她惹麻烦的云子湛和宋绮之。

  顾乔虽然不太认同用这样轰动的方式,但想到慕琛的性格,换种方法,未必比这种下手轻,只得作罢。

  明白随着慕琛的施力,事情会这样慢慢淡下去,顾乔的心情放松了很多,整个人的精神也有所好转,不过慕琛思考的时间比往常略长了一点。

  知道慕琛在替她找幕后推手,顾乔起初不发表意见。

  但见慕琛愁眉不展了几天,顾乔坐在他旁边沙发上,忍不住拉着他的手,安慰他:“既然事情快过去了,找不到就算了,都那么久时间了,过了新闻的最佳时间,那个人还没有把我的正面照公布出来,也许根本没有。既然如此,那个人也构成不了威胁,你事情那么多,就不要为这点小事劳神了。”

  慕琛楼着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来亲了亲她的小脸,笑道:“我没什么,只是这种事情放着,就像一颗炸弹,不知道哪时候要爆炸。无论有没有,找出那个人,才能放心。”

  明白慕琛的心思,顾乔见劝不动,也就随他去了。

  ……

  第二天,顾乔照例去上班。

  工作排山倒海的过来,但顾乔劲头跟以往已经没两样,效率上去了很多。

  何盼和林晓染小心翼翼观察了几天,见她果然跟以前没什么两样,还不由得对她超强的复原能力啧啧称奇。

  新会计主管提出的改革方案最终获上级批示通过,财务部的大调整势在必行。

  顾乔这几天都在忙着做这方面的计划,可是杨夕夕出差后,她有很多不方便,再加上很多其他事情,行动比其他部门慢了几拍。

  顾乔决定拧把劲,把进度赶上去。

  上午忙得天昏地暗,到中午时间,顾乔还不松懈,在网上给自己订了个外卖,就继续加班。

  可是今天,订外卖的餐馆似乎特别忙,顾乔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来,于是去了几桶电话,每次,对方都客气地说送出来了,但是都没见人影。

  顾乔实在无法,冲了一袋奶茶给自己填肚子,就继续加起班来。

  正在顾乔饥肠辘辘得有些撑不下去时,任采薇敲开办公室的门,将一个粉色的礼盒笑眯眯地递给了顾乔:“乔乔姐,刚才我吃完饭回来,经过收发室时正好有你的快递,就把它带了上来,给,你的。”

  “谢谢。”

  顾乔停下在键盘上运走如飞的手,将它接过来,边拆,边顺是看了她一眼。

  见她笑得诡秘兮兮的模样跟杨夕夕一模一样,顾乔一笑,顺势扯开话题:“杨夕夕出差了两个星期,是不是想她了?”

  “不,我才不想那个神经病呢,她在的时候跟只老鼠似的,老是偷我抽屉里的东西吃,我是鄙视死她了!”

  任彩微立刻拔高几个调嚷着。

  顾乔见她口是心非的模样,不由得又是一阵笑。

  正想再说点什么,任彩微突然相互搓了搓手,像是犹豫着什么,不过还是开口,只是声音多了几分较真:“乔乔姐,昨天杨夕夕打电话跟我说她和徐泽的事情了。我以前没接触过徐泽,听说徐泽家里也不错,杨夕夕又是个给人卖了还要替人数钱的傻大姐,您觉得他们俩合适吗?”

  顾乔手上的动作一顿,又笑看向任彩微,而后,她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杨夕夕这个丫头,口口声声说把我看成亲姐姐,但这种事情却只跟你讲,从来没跟我透露过半半句。”

  顿了顿,她又耸了耸肩,说道:“说实话,采薇,我不是算命的,不知道他们合不合适,不过以我这么久的观察,徐泽却是个极靠谱的人。我不敢保证杨夕夕和她在一起会永远不吵架,但我知道,以徐泽的为人,杨夕夕肯定不受委屈。”

  “乔乔姐,有你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我就怕夕夕被人骗得一塌糊涂,既然她不会受委屈,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我立马打电话给她说,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们的事。乔乔姐,你继续拆你的礼物,我先告辞。”

  得到顾乔肯定的答案,任采薇立刻地向顾乔挥了挥手,就蹦蹦跳跳地转身向门口走去。

  顾乔见她欢天喜地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就重新拉回注意力拆礼盒。

  可打开立刻的那一刻,顾乔却将盖子一丢,失声尖叫了出来,听到响声的任采薇猛然转过身,当一眼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也“啊——”一声叫了出来,一张脸迅速转变成苍白色。

  办公室外的人见声响,立刻围了过来,其实竟然还有什么时候过来的慕琛。

  他手里拎着一个食盒,快速走进来,当看到办公桌上的东西,微微一滞。

  那个礼盒里面放满了血手印的白色手绢,手绢上面还放着一颗血淋淋的猪心,好像是刚剐出来的,猪心还在一伸一缩地跳动,从几个孔里涌出鲜血,看着可怕又恶心。

  下一刻,慕琛脸色沉凝地看了那盒子一眼,就立刻将食盒往旁边的沙发一放,快速走到顾乔身边,将嘴唇发白的顾乔往怀里一楼,温声安慰道:“没事,不过是有人的恶作剧,是猪血而已。”

  但这个恶作剧像压垮顾乔精神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直愣愣看着这漫盒鲜血,网络上骂自己的话如流水般挤入脑海,顾乔整个脸色一阵阵发白,连着指尖都微微发颤起来。

  将顾乔的异样看在眼里,慕琛将她眼睛一遮,上前几步就要盖上那个礼盒。

  但是在合上盖子的那一刻,看到粉色盒子上面一角一块灰色的污渍时,他整个人也有些怔神。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