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救命——!

  

  “叔叔叔叔,你是不是下班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那个小胖欺负我们的事情终于解决啦!”

  声音一通,就迎面扑来顾小年兴高采烈的声音,还带着满满邀功的意味,让旁边正在听徐泽说话的顾乔无意听到余音,有些不解地转过头看慕琛。

  想了想,她不确定问道:“是年年?祧”

  慕琛含笑地点了点头。

  “我可从来没听过他这么高兴的声音。珐”

  顾乔迷惑地嘀咕了一声,就重新和停在那儿等他开口的徐泽继续说话。

  慕琛顺手帮顾乔理了理头发,嘴角的笑意放大。

  而后,便对着那方正焦急等待回音的顾小年,依着他的话说道:“不错,年年是用什么方法,方便告诉叔叔吗?”

  “哈哈,叔叔你肯定想不到!”

  慕琛这句话仿佛一下子问到了顾小年的心坎上,他立刻尾音一扬,端起了架子。

  而后,他晃着小脑袋,得意洋洋地说开去:“前天放学前,我召集了几个经常被小胖欺负的小朋友,并用我自己做诱饵激怒他让他来打我,结果很多来接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看到了,那些被欺负的小朋友乘机一起向他们的爸爸妈妈告状。结果那些爸爸妈妈发现原来不只是自己孩子受欺负,就一起联名向校长提意见,并称如果再这样纵容他,他们就一起转学。即使小胖家再有钱,也招架不住那么多人反对,所以校长就把小胖的爸爸叫到了学校,并且把情况告诉了他,小胖的爸爸当即对小胖一顿揍,小胖这两天可老实了,都是自己一个人乖乖呆在教室里,没有再去欺负谁。叔叔叔叔,我这个做法不错吧?”

  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这样的做法,确实:“不错。”

  想起顾乔提倡鼓励教育,慕琛嘴角一弯,毫不吝啬地给予了最诚挚的表扬。

  而后,皱了皱眉,问道:“那年年是不是受伤了?”

  “哎呀,没关系啦,我经常被揍,习惯了,私底下找蔡叔叔帮我处理一下就行了。”

  顾小年却浑似不在意地撇了撇嘴。

  闻言,慕琛思忖了一下,决定稍微点拨一下儿子的做法:“年年,虽然你这个方法不错,但是记住任何方法都不可以以伤害自己为前提,否则,你有个万一,一切就白努力了。”

  “那也没办法,其他小朋友都怕被揍,不敢去,我只能自己上,那换做叔叔,叔叔你会怎么办?”

  被慕琛这么一说,顾小年原本高昂的兴致当即被打击了几分,不过他也不恼,只是颇谦虚地请教。”

  “要我啊,我会拍下他各种打人的场面给校长、给他爸爸、给每个受过他欺负的小朋友发图片,这样的效果不但跟你所做的一样,还更加有说服力。”

  慕琛想也不想地回答,却惹得旁边的顾乔微微皱了皱眉。

  她认真地看了一眼慕琛怡然自得的表情一眼,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胸膛,狐疑道:“你是不是教儿子怎么打架?”

  慕琛举起一边手,示意他没有。

  “最好没有,我可不想他刚认了个爹,就由一个乖宝宝变成一个暴力狂。”

  顾乔又嘟喃地警告了一声,就转而继续去问徐泽星云合作的事情。

  慕琛顺势搂着顾乔亲了亲,嘴角的笑意更深。

  那边的顾小年却已经恍然大悟地叫开了:“叔叔叔叔,还是你这个方法好,我怎么那么笨,这么多天都没有想到。”

  儿子口中毫不掩饰的崇拜之意,让慕琛的双眸也跟着笑了出来。

  而后,他替他儿子做总结:“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遇见更多的事情,见识过更多的人,就会变得越来越聪明,想到的办法也会越来越多。”

  “嗯,我明白了,叔叔。”

  只要得到顾小年的认可,他会变得意外好说话起来。

  而后,他顿了顿,另起一个话题,不过说话间带着犹豫,仿似还没有思考彻底:“叔叔,你会模仿大猩猩吗?”

  顾小年的问题跨度让慕琛微愣了一下。

  不过,他想了一下,觉得儿子的重点不在此处,于是决定追问下去:“年年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这么问?”

  电话那头的慕琛嗫喏了一下,还是思考着,如实回答:“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幼儿园又组织组织亲子活动了,这回,是爸爸们和小朋友互动。我爸爸……他没有来,于是就坐在旁边看他们玩。我记得有一项是要求小朋友把自己的手放在爸爸的手上,让大家比一比。有的说他爸爸用手给他们烧过菜,有的说爸爸用手开车带她出去玩,甚至有的爸爸还会模仿大猩猩,小朋友还当场让他爸爸表演了起来。”

  “……”所以,他这是羡慕别人有爸爸了?

  体会到儿子的想法,慕琛的目光不自觉柔和了几分。

  而后,他斟酌了一下,柔声回答:“叔叔不会模仿大猩猩,不过可以让人给你表演大猩猩,另外,叔叔会开车,做菜会一点,最厉害的应该是……比较会挣钱。”

  “真的吗,我就想学会挣钱,这样我妈妈……不不不,我外婆他们就可以过上好一点的生活。”

  听完,顾小年反而更加兴奋。

  他噼哩巴拉说完一大堆,突然声音一转,说道:“叔叔,我突然很想见你了,我不晓得大表姐什么时候才能带你来见我,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闻言,慕琛终于不自觉笑了出来,而后,他看了一眼身边依然在谈工作的顾乔一眼,微笑道:“应该很快了。”

  ……

  挂完儿子的电话,车子刚好到达晴园。

  慕琛让徐泽把车子开回去,两人就手牵着手往园区内走去。

  想到刚才跟儿子讲话时,慕琛不时发笑的神情,顾乔抱住他一只胳膊,将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好奇问道:“你跟儿子说了什么,你们俩父子神秘兮兮的,像是有事情瞒着我?”

  想起儿子挂电话前又千叮咛万嘱咐地不要把幼儿园的事情告诉顾乔,慕琛又轻笑了一下。

  而后,伸手将顾乔搂入怀里,替她挡去初冬的寒风,调侃道:“儿子跟我在讨论,你什么时候带他叔叔回去看他。”

  “是吗,我明明听到什么打人啊,模仿大猩猩的?”

  顾乔任他搂着,抬头看着他一脸狐疑,而后想了想,回答道:“等我们解决了你妈和老爷子的事情,我就带你回去见他们。”

  说到这,顾乔又觉得哪里不对,转而侧眸看向慕琛,思索片刻,惊奇道:“你跟儿子不是闹得不可开交吗,什么时候和好的?他还想着要见你了?”

  “没办法,毕竟是我的种,怎么闹腾,他都得认命。”

  “……”

  自从经历过爆照的事情后,顾乔才真正明白平静生活的意义。

  最容易得到的,有时反而是更加难能可贵的。

  顾乔在可贵平静中度过了两天之后,迎来了星期六。

  因为安景同重新回来,几个发小决定小聚一下,就约在中午十一点钟。

  慕琛询问顾乔要不要去,顾乔想到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跟安景同聊一下林晓染的事情,就没有拒绝。

  聚会的地点照旧是罗明轩的高级会所,顾乔和慕琛准点到达时,四人正围在一起打麻将。

  一身灰色休闲西装的安景同坐在靠窗的位置,正不动声色地盯着已放出去的牌,似在计算什么,他对面的罗明轩则看着他,难得地如临大敌,他旁边空了一个位置,依照惯例,应该又是留给哪位美女的。

  罗明轩的左边则是抓头挠腮的徐长勋,他对面的钱绍远被安景同和罗明轩两方夹攻,一张脸涨成猪肝色,看来也输了不少。

  顾乔挽着慕琛的手进来时,靠窗对门的安景同率先发现了他们。

  不过,他只是瞄了他们一眼,微微勾了勾唇以示招呼,便没有了更多的表示。

  倒是看到他异样的罗明轩下意识回过头,见到慕琛和顾乔连忙站起来,向他们走了过来。

  慕琛和罗明轩还没有和好,慕琛淡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把目光越过他,扫向正在搓麻将的众人。

  罗明轩滞了滞,嘴边浮现起无限的苦涩。

  而后,他转而向顾乔恭敬地打起了招呼:“大嫂,您来了?”

  “对,刚到。”见罗明轩这副样子,顾乔也不想让他太难堪,就点头应道。

  后面的徐长勋人粗心细,见罗明轩这样尴尬着,立刻扯开嗓子给罗明轩解围:“老罗同志,麻将还没打完,你杵在那干嘛,这是知道自己输了,趁机中途逃跑吗?”

  然后精神抖擞地向顾乔行了个礼,吆喝道:“呦,大嫂,您来了,几日不见,您又漂亮了很多!”

  徐长勋那样的人高马大,配上这样幼稚的动作,顾乔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也想向他们打招呼。

  旁边的钱绍远却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严肃给他补刀:“都多大的人啦,还在这里卖萌,可不可耻,这么轻浮的说法,你以为嫂子跟你玩得那些妞一样吗,真是没轻没重,看我的!”

  说完,将目光移向顾乔,似是一脸严肃地准备打招呼,可是在说出口的那刻,将手利落一举,也恭敬地行了个军礼:“大嫂,胖子勋说得没错,你果然又漂亮了许多。”

  闻言,顾乔顿时笑歪在慕琛的怀里,准备看钱绍远发挥的徐长勋立刻暴起,准备对他一顿胖揍。

  一旁的安景同将麻将收了收,皱眉看向他们:“你们这麻将到底是打还是不打?”

  徐长勋身体一顿,立刻扭过头看他:“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选择不打?”

  安景同面无表情地撇了他一眼,平仄回道:“你可以试试看?”

  “……”

  徐长勋立刻坐直身,立起麻将,进入备战状态,只是口中不满地嘟喃着:“我真得快输得只剩下内/裤了,竟然还不不放过我。一回来就那么毒,怪不得被女人嫌弃。”

  安景同眉目不动,直接忽略他的牢***。

  此时,罗明轩也入位,四个人重新进入状态。

  慕琛揽着顾乔走到他们身边,扫了桌上的麻将一圈,见他们激战正酣,就指着隔壁的位置说道:“你们在这边打,我跟你嫂子坐到那边去喝茶,有什么事叫我们。”

  “别介,还喝什么茶,等罗明轩家的小可爱到了,我们可以直接杀去包厢开饭了,听说明轩又请了个新厨子,川菜做得十分劲道正宗,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肚子里装了太多水,不够地儿装菜。”

  徐长勋立刻拔高声音叫住她们,随手丢出一个红中。

  “小可爱?”

  顾乔扫了一眼明轩身边的空位置,下意识反问。

  “胖子勋,你再这么叫,脑袋还想不想要了,小心到时候被项雪听到,看她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钱绍远看了一眼瞬间变得沉默的罗明轩,白了徐长勋一眼。

  “这不是迟早的事,你见过哪个人逃得过明轩的魔爪,又见过他什么时候对人唯命是从过,别看项雪现在蹦跶,到时候照样给收拾得服服帖帖,哥,你最了解项雪,你说是不是?”

  徐长勋却似没察觉到罗明轩的脸色,喋喋不休地说开去,到最后还向与项雪关系紧张得慕琛拉支持。

  安景同实在看不下去,将胡牌推出的同时,出声告诫徐长勋:“别总是说话不过脑子。”

  见自己输了一局,徐长勋哀嚎了一声,也不就纠结刚才的的话,将麻将往中央一推,就一脸愤怒地指向安景同:“老子要跟你断绝兄弟关系,见过狠的,没见过那么狠的,老子刚坐下到现在,一盘都没赢过,明轩跟我们玩得时候虽然也总是赢,却好歹会故意输几盘给我,你竟然一点都不手下留情,简直是毫无手足之义。”

  旁边的钱绍远也将麻将推倒到桌子中央,不满地嘀咕道:“确实狠了一点,我也一盘没赢,不想玩了。”

  顾乔见安景同被嫌弃,正好是跟她说话的好时机,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她暂时失陪,就从他的背弯里抽出来,上前几步,凑向安景同那个方向,邀请道:“景同,你现在有空和我聊聊吗?”

  安景同侧头看向顾乔,眸中一片平静,想来是知道顾乔找他的用意。

  不过,他没有马上答应,只是又下意识看向慕琛,似在衡量什么。

  倒是旁边的徐长勋立刻替顾乔拍说叫好:“嫂子,你是不是打算替我们教训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干得漂亮,不行了,记得马上叫我,我虽然脑子不如他,但是身上的肉比他多,我自信打得过他!”

  顾乔朝徐长勋扯了扯嘴角以示回应,就重新看向安景同。

  此时的安景同似乎已经权衡完

  毕。

  他起身的同时,用力想徐长勋的凳脚踹了一下,就拔长身,绕过沙发,走到顾乔身边,举重若轻地说道:“跟我来。”

  话落,就转身向会所深处走去。

  顾乔又看了慕琛一眼,就转而跟了上去。

  顾乔跟着安景同走过一条走廊,大约五分钟后,两人来到一个拐弯处,安景同推开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是简单几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一套茶具,应该是坐茶室用。

  安景同径自走到一张凳子旁边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也不管顾乔,就径自喝起来。

  知道他是这副德行,顾乔也不尴尬。

  走到他身边的一张椅子坐下,接过他手中的茶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吹了吹上面的水,顾乔就和以往一样,开门见山道:“景同,我叫你谈话的目的,想必你已经清楚了。看在我和慕琛正在交往,你跟他又有兄弟之义的份上,我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你对晓染是什么感觉,你当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也好,晓染跟我这么多年的情谊,我不可能不闻不问。”

  安景同闻言,喝茶的动作一顿,又看向顾乔,那神情却像透过他在寻思某样东西。

  似是想明白了,他才重新收回目光,将自己这个身体陷进沙发里,脸上依旧一派怡然自得,仿佛是谈着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我既然叫你一身嫂子,你自然有资格问我这个。可是嫂子,这个问题,我现在恐怕无可奉告,因为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到底有没有喜欢上她。”

  安景同话落,顾乔就忍不住皱了皱眉。

  说实话,顾乔实在不喜欢与安景同这种打交道,他不按常理出牌,你根本就无法预料他下一步会说什么。

  而顾乔又是一个喜欢事先准备充分的人,但在这样的人面前,你所有的付出都是徒劳。

  见安景同这样不负责任的回答,顾乔当即有斥他一顿的冲动,不过她还是压抑着脾气,换了种说法:“既然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纠缠她?”

  闻言,安景同笑了起来。

  他的笑没有任何鄙夷之意,但顾乔觉得像是被莫名看轻。

  敛了敛眸子,顾乔正打算继续说开去,安景同的声音已经再次响起,里面依旧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嫂子,你这个问题,让我很难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纠缠他,也许是出于本能吧,我看到她就想粘上去,就想去逗她,想让注意到我。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爱,好吧,那我承认,不过嫂子,也请你谅解一下,虽然我交过无数个女朋友,但是她们之间没有哪个是涉及到爱,我……对这个有点迟钝。”

  看着安景同那副模样,顾乔知道他不是在胡说,整个人的脾气顿时消了下来。

  这个世界上,不懂爱的,未必没有,而且安景同这种乖张的性格,是这样的情商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他能这样想,恐怕多半是喜欢了,不过这种事情如果经由别人告诉他,他大概体会不了其中的深意。

  所以,顾乔也不戳破,只是想了一下,便转移到了其他话题上,“我提说你曾经跟林家有些过节,那你这个仇呢,还打算报吗?”

  “嫂子,这就涉及到我的私事,我不方便告知,不好意思。”

  安景同不辨情绪地眯了眯眼,依旧散漫地回答道。

  知道他有意回避,顾乔下意识愕了愕,不过还是恢复到了如常的状态。

  ……

  以安景同的态度,顾乔和他聊了不过几个回合,就从小茶室里出来。

  虽然今天所得未必详尽,但最想知道的答案,顾乔已经知晓,所以也不恼。

  回到大厅的茶座时,一般人只剩下了个慕琛坐在原地。

  看到他们出来,慕琛错开长腿起身,大步走了上来。

  他看了淡然自若的安景同一眼,就转而搂住顾乔的腰,说道:“你们来得正是时候,项雪刚回来,一班人就先去包厢入座,留我在这里等你们,我们现在过去。”

  “嗯。”

  安景同应了一声,就尾随着慕琛跟了过去,仿似完全没有把顾乔刚才的事情看在眼里。

  三人走进包厢时,大家早已入座,菜也已差不多上齐。

  如徐长勋所说,这里的菜果然是典型的川菜,香气弥漫的空气似乎还夹杂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辛辣味。

  顾乔随着慕琛刚落座,就感觉到一股迫人的视线。

  顾乔抬眸,下意识看向来处,只见一身白色毛衣的项雪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目光中似是审视,又似敌对的较真。

  接触到顾乔的目光,项雪立刻轻哼了一声,将目光移向别处。

  顾乔微愣,正想着不动声色地揭过,一旁等得饥肠辘辘的徐长勋已经不耐烦地吼开了:“你们这样大眼瞪小眼是干嘛,菜都上好了还磨叽,是不是想饿死老子,我不管,我先开始了。”

  说完,就替自己倒满一杯酒,顺势将筷子伸向一盘辣子鸡丁。

  其他人见状,无论有没有心事,都起筷或真的填肚子,或已做掩饰,一时间,餐桌上除了碗筷声,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此行的目的已了,顾乔倒是没什么心事,但看着满桌的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下手。

  清楚她口味的慕琛看了她微微皱皱起的小脸一眼,就伸筷帮顾乔夹搁在徐长勋前面的一盘蔬菜。

  憋不住的徐长勋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吼吼开了:“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我们的哥疼老婆真是疼出了心境界,以前也没觉得我们哥怎么样,可看我们嫂子眼睛往哪瞟,我们哥筷子往哪儿伸的架势,以后结了婚,准是我们嫂子拿大的。”

  “嫂子拿大的不挺好的,一看我们嫂子就是个机敏人,我们哥辛苦了那么多年,也该有人跟他有商有量的么?”

  钱绍远见今天的饭桌气氛有点诡异,也凑着徐长勋的话,开始调动气氛。

  “是吧,钱绍远,你也同意这一点?可是上次我跟你这么讲的时候,你还是十分不屑,还骂我将来是个妻奴。”

  徐长勋立刻不忘旧恨地提起,打他脸。

  钱绍远却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去,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时候,我不是不了解我们嫂子的为人吗,我哥这般只有天上有的神仙人物,我当然要保留意见。后来,罗明轩这么挑剔的人都为嫂子刷好感度,你说我还有什么好抵触?”

  当钱绍远那么自然地调侃慕琛是“慕琛只有天上有的神仙人物”,顾乔侧眸看了慕琛一眼,突然间就忍俊不禁地笑了出来。

  慕琛在这班嘴损的发小面前早就练就了风雨不动的本事,见顾乔笑,还怕她呛到,扯了好些纸巾塞她跟前,又惹得徐长勋和钱绍远一阵嘘声。

  项雪则十分煞风景地重重哼了一声。

  了解项雪那莫名其妙的脾气,除了罗明轩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为她夹了一块鸡翅,其他人则直接忽略了她。

  见气氛被调动起来,徐长勋想到慕琛和罗明轩之间的嫌隙,连忙朝罗明轩嚷嚷着,让他要给慕琛敬酒:“明轩,你怎么回事,这地方是你的,厨师是你的,花得钱也是你的,可是你到现在都闷声不吭,这地主之宜可尽得不怎么样啊?!现在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只要你敬我们哥一杯,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你想干嘛就干嘛?”

  徐长勋这话里套着话,罗明轩不确定地看了慕琛一眼,犹豫片刻,还是将自己的杯子斟满,站起来微弯起身,将杯子递到跟前,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哥。”

  慕琛的表情从始至终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将帮顾乔夹在的目光移向他递过来的杯子上,沉吟着。

  顾乔见这是个和解的好机会,立刻将慕琛的酒杯倒忙,塞到了他的手中。

  徐长勋见状,立刻竖起大拇指给顾乔的机灵点了个赞。

  手被被迫举起杯子,慕琛下意识看了顾乔一眼,而后重新看向因他长时间犹豫,神情变得有些忐忑不安的罗明轩一眼,又沉默了半刻,最终还是举起杯子,朝他的杯沿碰了碰,便一口饮下。

  虽然慕琛没说一句话,但是罗明轩立刻心领神会,一双原本等得有些绝望的眸子闪出一抹无法言喻的激动,将杯子端来,也一口闷了下去。

  徐长勋立刻搭着钱绍远的肩,开怀大笑起来:“这就对了嘛,都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只要心里装着咱们,有什么心结解不开的,来,我也和大家干一杯,名目就是……做兄弟就是一辈子。”

  说着,徐长勋也好爽地举起了杯子,钱绍远、安景同、罗明轩等人回应

  地举起杯子。

  不过钱绍远却不满地嘀咕了一声:“我可没有跟你穿同一条裤子,你那裤子的尺子,大得塞下三个我都绰绰有余。”

  话刚落,就被徐长勋一脚踹:“你丫的不说话噎人会死啊!”

  这满场的敬酒下去,酒桌上的气氛顿时好了许多。

  顾乔见慕琛应酬的间隙,帮她夹得菜快堆满一个碗,不由得一阵得失笑,而后,干脆就一块块往慕琛碗里夹,反正这么多,她也吃不完,放着也是浪费。

  徐长勋和钱绍远看到,又是一阵啧啧的在赞叹声。

  可没过一会儿,坐在正对面的项雪却突然把筷子一摔,提高音量,怒瞪着罗明轩:“谁叫你给我夹菜的,还让不让人吃了,卫不卫生啊,还夹得是我尽不要的菜!”

  项雪一通话成功地将气氛拉回了冰点。

  慕琛看着她那副刁蛮的样子,皱了皱眉。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训斥,徐长勋已经扯着嗓门,不悦道:“阿雪,你任性也该有个度,这一桌人几乎都待你像亲人一样,你有什么不痛快,可以私底下跟大家说,你这么整,还怎么让大家好好吃饭。还有,整整十二年,你不是瞎子,明轩待你怎么样,你应该清楚,你现在这样发脾气,让他怎么下得了台。”

  “死胖勋,你吃你的,我们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我就折腾罗明轩了,我跟你说,他犯下的错误,我怎么折腾他都不为过!”

  说到这,项雪瞄了一眼平静看着这一切的顾乔,干脆将餐巾纸往桌子上一摔,兴致缺缺地站了起来:“算了,这顿饭,我也吃不下去了,你们慢慢来,我先走了!”

  说完,推开椅子,拿起旁边沙发上的背包,就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徐长勋盯着项雪的背影,一脸愤懑:“这丫头谁宠出来的,这样无法无天,要是我妹,我铁定上去给她一巴掌,让她清醒清醒,简直搞不清楚状况!”

  而后,他又看向一脸颓然的罗明轩,皱了皱眉,说道:“明轩,你这就是自讨苦吃,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看上这个除了一张脸,什么都不是的小黄毛丫头,你上辈子是不是挖过他们家祖坟,才让她这么治得死死的。”

  罗明轩不做声,只是径自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用力地灌下。

  慕琛看了罗明轩一眼,开口发话:“继续吃。”

  虽然大家瞬间都老师了,但是吃得氛围却瞬间没有了。

  顾乔看大家差不都想散的样子,跟慕琛叮嘱了几句,就站起身,跟大家颇歉意地交代道:“不好意思,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上厕所倒什么歉,嫂子是越来越客气了,没关系,我们等着。”

  徐长勋立刻一副主人派头地挥了挥手。

  顾乔无奈地笑了笑,就转身走出门。

  跟着洗手间的指示标志,顾乔走了不到两分钟,就在走廊的中央找到了它。

  此时正是午后的空暇时间,会所客流量不多。

  顾乔转身走进去,都是一排排的空位。

  顾乔正想随便开了一扇门进去,突然左排的最里面一间传来一阵一阵痛苦而压抑的挣扎声。

  起初,顾乔以为是错觉,并不在意,可是那挣扎声越老越激烈,压抑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大有冲破什么禁制的意味。

  顾乔怔了怔,提起胆子正要上前去看看,恰在此时,里面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救命——!”

  那个“命”字只喊出了一半,就像是被什么塞回了喉咙,顾乔整个人却猛得一个激灵,这个声音很像……

  下一刻,顾琼立刻冲上前去,一把拉开门,只见半个月不见的陈静正被一个四五十岁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抵在厕所的内壁上猥/亵着。

  陈静发丝凌乱,眼角一块红肿,眼睛脆弱的半眯着,一件圆领毛衣被退至斜半身,露出大片美好的肌肤。她用力地摔着头的,大概想叫住声,嘴巴却被男人死死地按住,于是只能捏起拳头一边一边地往男人身上砸。

  男人满身酒气,想来是喝酒失去了理智,任陈静发狠地砸着,他只是埋首在她的脖颈间,狼狠地啃噬着。

  这样的画面冲击视觉,顾乔立刻往后一退,走出这间格子间,而后,迅

  速冲向一个角落,拿起扫帚重新冲进去,就一下一下往男人身上砸,边嘶吼道:“陈静,快点只挣脱开他,到我身边来,快点!”

  被猝防不及的袭击,男人当即失声痛叫起来。

  此时的陈静也仿似有知觉一般猛然弹开眼,而后,像回光返照一样拿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那个男人,拉起毛衣就冲了出去。

  见陈静解脱,顾乔将扫帚一收,也要乘机逃出去,可是刚转身,厕所的门突然“砰——”一声从外面关了起来。

  顾乔一惊,想也不想地丢掉扫帚去拉门锁,可是有人从外面拧着劲,她动不了丝毫。

  顾乔立刻用手去砸门,嘶吼道:“陈静快开门,我还在里面,快点开门!”

  但是回应她的,是厕所里空旷而无助的回声。

  心念电转,顾乔立刻转过身,想要重新去拿扫把,男人却一脚踩了上去,而后,他摸了摸被顾乔打痛肩膀,目露屡屡yin光:“跑了一个,却来了一个更漂亮的,真是赚到了!小姐,有没有兴趣陪我玩玩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