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妈妈说我是充话费送的。(一更)

  

  “徐艺萱?”

  大抵想不到顾乔会打电话过来问她这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柴乐顿了顿,不过还是很快回答道:“她啊,当时进来的时候是我面试的,是H大正宗的文秘专业毕业,跟计算机一点关系都没有。进来的时候,好像就会一点办公室软件,怎么连打印机还是我教她的。”

  顾乔瞬间沉默了下来,难道真的是她多心了候。

  柴乐却似想到了什么,突然“哦”了一声,恍然大悟道:“乔乔,你是不是怀疑她跟方案泄密的事情有关系,你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线索?!芑”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她进来之后,才发生方案泄露的事情,所以觉得可疑,并不是有什么线索。”顾乔连忙解释道。

  “诶,乔乔,你说得不无道理,我们以前确实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柴乐顿了一下,恍然道。而后,语气严肃了几分:“乔乔,你放心,徐艺萱这里,我会暗中留意,如果真的是她,我不相信不会露出一点破绽。”

  “好,这件事就麻烦你,凡事尽力而为就行,不要太勉强自己,这种事如果让她发现,以后只怕会惹来麻烦。”顾乔皱眉提醒道。

  “这个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对了,下午的上班时间到了,那我就先上班了?”

  “好的,那你先忙,有空出来聚一聚。”

  ……

  挂完柴乐的电话,顾乔又思索了好一阵徐艺萱的事情,但仍没有任何头绪,便清了清脑子,转看顾小年,只见他也已讲好电话,此时正趴在沙发上逗着小圆球玩。

  顾乔见状,无奈地笑了笑,就开始打扫起卫生来。

  下午的时候,顾乔又带着顾小年溜了一圈,顺便步行去超市买了点菜,就回家开始做饭。

  到了晚上,当慕琛抱回来一堆玩具,顾乔才知道他是拿什么在哄儿子,对他当即很是无语了一阵。

  顾小年倒是很兴奋,对着它们又叫又跳,拿在手上就玩了起来。

  不过,慕琛对着顾小年眉角的伤皱了好一阵的眉,决定教教儿子如何反击污蔑自己的人。

  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他坐过来:“儿子,过来,跟爸爸说说额角的伤痛不痛。”

  顾小年立刻乖乖地拖着一辆玩具车,走过来,仰头看了慕琛一眼,便转身爬到他身边坐好,摇了摇头,说道:“刚开始很痛,现在不痛了。”

  “嗯。”

  慕琛将顾小年搂过来,又细细地看了看他的伤,说道:“儿子,你知道你明明受了伤,妈妈却为什么没办法站在你这边,替你辩解吗?"

  顾小年歪着认真想了一下,说道:“因为他也受了伤,虽然不是我弄的,但是妈妈没有亲眼看到,又没有人帮我作证,所以只能先当我弄的。”

  在旁边摆碗筷的顾乔看了顾小年一眼,不由地笑道:“这会儿脑子倒清楚了,怎么一路上就把妈妈闹个不停。”

  慕琛也笑着摸了摸顾小年的头,而后循循善诱道:“那现在知道怎么做了吗?这种情况下,没人帮你作证,你不能忙着跟别人急,这样一点儿也没用,反而让自己陷入到被动的境地。你应该想着证明自己,既然他是假说你推他受伤的,你就问他伤口的事情。比如是以怎样的姿势摔倒,摔在哪个地方,是被什么磕破的,比如他说是被墙角磕破的,但磕到墙角一般会肿一块,而不会像擦伤的痕迹。人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通常只能说一个谎,而不能圆这个谎,你多问问,他自然就露出破绽,明白吗?”

  慕琛的解说有点绕,不过顾小年想了想,还是用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就是说遇到被人诬陷不能急,而是要想办法证明自己,让旁边的人站在自己这边。”

  慕琛含笑地点了点头,儿子虽然有点弱,但还在聪明。

  这时,见到慕琛教育好儿子,顾乔也发话了:“别坐在沙发上了,要吃饭了。”

  “哦,终于吃饭了!”顾小年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飞快地向餐桌奔去。

  慕琛看着儿子这一前一后的对比,笑得有几分无奈,错开双腿,拔起身,也走了过去。

  顾乔见慕琛落座,想了想,还是边替儿子拿筷子,边说道:“你知道打年年的那个孩子是谁吗,是陈静的孩子,就是前几次你

  tang来接我时,她怀里抱着的小男孩。”

  慕琛顿了顿,不过很快恢复到如常状态,显然不是对陈静有个儿子感到惊讶,而是为S市那么大,她和顾乔还能遇上感到不解。

  而后,他将一块肉夹到儿子的碗里,边点头说道:“上次厕所的事情后,我找人查过她,她确实有个和年年一样大的小孩,据说是个私生子,哦,上次那个男的是包/养陈静的金主,那个孩子是他们的。”

  “包/养?”

  任是顾乔能猜到几分,但事实搁在眼前时,顾乔仍有些不敢置信。

  陈静多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也不顾别人的目光走到了这一步。

  这时候,顾小年突然停下筷子,歪着脑袋看慕琛:“爸爸,什么是包/养?”

  “乖,儿子,现在爸爸解释了,你也不知道,等你长大一点,爸爸就告诉你。”慕琛又把一块肉夹到顾小年的碗里。

  顾乔此时也回过神来,想了想,扒了一口饭,若有所思道:“她儿子跟那个男人一点也不像啊……”

  “你以为所有男人的基因都像你男人那么强大,把儿子生得那么像自己。”看着顾乔呆呆的模样,慕琛不由得好笑一阵,将一颗娃娃菜夹到了顾乔的碗里。

  “爸爸的基因很强大,才把我生得那么像爸爸吗?”

  听到他们的对话,顾小年又停下筷子,歪头看向慕琛。而后,顿了顿,似想到什么,又向慕琛问道:“爸爸,那我到底是怎么生出来的?”

  “这个……你得问问你妈妈。”慕琛向顾乔暧昧地投去一眼。

  顾小年立刻不满地扁扁嘴:“妈妈说我是充话费送的。”

  慕琛:“……”

  顾乔清咳了一阵,将一片萝卜夹到顾小年的碗里,摸了摸他的头,安抚道:“乖,别闹,妈妈跟你爸爸正在谈正事。”

  而后,目光在慕琛略带戏谑的表情下躲了躲,继续问陈静的事情:“那包/养好他的那个男人现在怎么样?”

  慕琛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陈康平底子不干净,被举报了,可是我的人只举报了他偷税漏税和行贿,后来却又莫名其妙地被牵扯出严重涉/黑,这一通罪下去,他起码要坐十年牢。”

  连涉/黑的高压线都碰,顾乔不觉得这人需要同情。不过她顿了顿,终究是放心不下陈静:“那陈静呢,那人一倒,陈静的生活来源岂不是没有了依靠?”

  “这个你倒放心,你这个高中同学很聪明,陈康平在S市置办的产业都在她名下,他所有财产被查封了,也查不到她身上。而且,她这几年还跟着做投资,挣了不少钱。”

  原来陈静说做投资倒是没有骗她。

  顾乔颇觉讽刺地笑了笑,就不再多言地重新扒起饭。

  顾小年见自家的老妈不开心,想了想,将一块青椒夹到顾乔的碗里。

  顾乔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继续吃。

  慕琛也边夹起菜,边安慰道:“你不用觉得陈静可惜,这是她选择的路,是甜是苦,她都必须走完。而且,她心眼不小,未必需要你的同情。”

  顾乔明白慕琛说的,只是感慨世事无常,替仍旧放不下她的蔡子昂不值罢了。

  两人又边吃边讨论了一会,慕琛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搁下筷子,起身从裤袋里掏出划亮屏幕,看到电话号码,便转身走入书房接听。

  不过五分钟,他又转了出来,只是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焦虑:“乔乔,晚上我不回来了,你和年年早点睡。”

  顾乔下意识“哦”了两声,见他这副表情,不由得追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妈被梅岚推下楼,现在在医院昏迷着,我要赶过去看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