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慕琛要订婚

  

  “衣服?”

  顾乔下意识顿了顿,当看着她趾气高扬的模样,在听到这样挑衅的话,终于回味过来点意思。

  嘴角勾起一抹淡讽,顾乔不客气地回道:“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如果谁都跑到我家门口要我男朋友的衣服,我这里恐怕要成为救助站了。斛”

  “不愧是林晓染的朋友,倒是有几分她的气性。餐”

  林静姗也不恼,只是淡淡一笑,就便站直身体,看着顾乔的目光认真了几分:“不过你好像搞错了,我可不是‘如果谁’,而是慕琛叫我来拿的。”

  闻言,顾乔觉得自己不仅遇到了个不知趣的,还可能遇到了个疯子。

  她径自走到门禁系统前,淡漠地看了一眼林静姗,便坦白说道:“林小姐,我还有事,没空陪你在这里周/旋,如果你喜欢慕琛,尽可以去追,不用到我这儿刷存在感。你把我踩得再低也没有用,慕琛不喜欢你,就是不喜欢你!”

  “居然当我来你这儿找存在感?”

  林静姗将头发烦躁一撩,又是一阵轻笑。

  而后,她想了想,从包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在上面点了点,拨出一个号码,将它递给顾乔,不耐烦地说道:“既然你不相信,就让慕琛跟你说。”

  见林静姗还敢当面对质,顾乔错愕地转过身,她手中的电话已经接通,传来一阵熟悉的“喂”的声音。

  林静姗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便抽回手机,对着话筒,直截了当地说道:“慕琛,你说得那个女人,她不把你的衣服给我,她不相信你会叫我来拿衣服,你自己跟她说!”

  说完,不等慕琛反应,就一把抓过顾乔的手,将手机按在她手心里,颐指气使地给了她一个“你自己跟他说”的眼神。

  而顾乔看到林静姗对慕琛如此随意的语气,再想到之前在公司前台见到慕琛,她战战兢兢的表情,顾乔立刻明白,这通电话说与不说已经没有太大区别,林静姗不是来狐假虎威,而是携了如假包换的的圣旨过来。

  顾乔此时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慕琛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看着林静姗一脸看好戏的模样,顾乔觉得输人不能输阵,还是缓慢地接了过来。

  当手机握在掌心里,顾乔只觉得它像一块炙烤正热的烙铁,一寸寸煎熬着她的内心。

  她费了好大劲才将她举起,又费了好大劲才开口,不至于让自己的声线颤抖:“喂,你要哪类的衣服,需要几套,或者全搬过去?”

  其他的问题已经多余,唯有这样的问,才能显得她大方得体,也让慕琛知道,他的改变,他能安之若素。

  电话那头的慕琛却瞬间沉默了下来。

  顾乔不明白他此刻的沉默是为什么,是为她的从容豁达而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在思考怎么面对她,一个曾经为别的女人一个吻就生了他三天气,心在女人挑衅上门,她确能从容问这样实在问题的她。

  不过,慕琛这样的沉默让顾乔有些喘不过气。

  她抓紧手机想再开口,慕琛那边终于开口,那话让人意外,又一点都不让人意外:“那两套西装外套就行,其他,我都带够了,麻烦了。”

  没有解释,没有安抚,承着她的话讲下去,客气疏离得像一个陌生人。

  原来,这样醇厚迷人的声线不仅能温暖一个人的心,还能伤一个人的心。

  顾乔将手机抓得几乎嵌进肉里,才不至于让自己的情绪泄露出来。

  而后,她抿了抿唇,声音有着太过压抑的黯哑:“好。”

  顿了顿,又补充道:“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挂了。”

  慕琛又沉默了一阵,也简单明了道:“好。”

  顾乔收掉电话时,林静姗正用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她。

  顾乔也没有心思同她计较,对她淡冷地说了一句“你在外面等一下”,就转身在门禁系统里输入一串密码,开门走进去,又关上,而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衣服,打开门,将它递给了林静姗。

  这个过程中,林静姗除了目光有些刺眼,全程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只是接过她手中的衣服袋子时,林静姗又高傲地瞟了顾乔一眼,意有所指说道:“作为慕琛这样的人,我很理解他在外面有几

  个女人,不过我劝你不要把自己抬得太高,多和林晓染学学,不会吃亏的。还有,你好像搞错了,我才是他的正牌女友,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说完,林静姗又看了一眼顾乔,就踩着十公分的高帮靴大步离去。

  顾乔则瞬间呆站在了原地。

  过了很久,她才回过神,只是关上门,将自己扔到床上,顾乔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输掉,林静姗又是不是真的赢了。

  而后,她想在心里再度为慕琛开脱,却发现哪怕自欺欺人,他都无法说服自己再信任慕琛。

  她从来不知道有一天,慕琛会变成这样,她和慕琛会变成这样。

  这样不清不楚,让人喘不过气。

  顾乔想着,漫无边际地想着,直到想得脑额发疼,双眼发酸,却发现这样想着,也许永远没有答案。

  而后,她想起自己还有个五岁的孩子,不能让他担心,于是重新爬起来,呆呆站在床头。

  等她站了好一会,才突然似想到了什么,转而走到刚才动过的衣柜前面,将慕琛的一件件扒拉出来,而后一件件叠整齐了,放回去,等好了,又觉得不满意,重新扒拉出来叠。

  如此反反复复,仿佛性想抹去林静姗带来的一切,又仿佛跟慕琛拧上了劲。

  直到曲晓月带着顾小年回来,她才若无其事地将衣服放好,转去厨房给他们做菜。

  这次,顾小年察觉到自己妈妈情绪上的异样,可是他又不确定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顾乔做饭的时候,就拖着一辆慕琛给他买的玩具车,跟在顾乔屁股后面,一双黑汪汪的眼睛定定地观察着顾乔。

  顾乔去洗手间,他也跟去洗手间,顾乔去餐厅拿东西,他也跟着去采餐厅。

  顾乔察觉到后,更加不敢泄露一点情绪。

  日子依旧在日复一日地淌过,可自发生林静姗来拿衣服的事情后,慕琛便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顾乔觉得,他大抵终于懒得应付她了。

  顾乔本以为自己会难过,但是发生那样更让人痛苦的事情之后,慕琛的按兵不动,反而让她觉得是一种恩赐。

  顾乔依旧每天在家里陪着顾小年,给他做饭,陪他玩,本能地信守着对慕琛的承诺,大抵,顾乔还是对慕琛抱有某种幻想。

  直到一个星期后的一天,顾小年拿着手机无比困惑地出现在正在卫生间里洗衣服的顾乔:“妈妈,这几天,你接到过爸爸的电话,爸爸好久没给我打电话了,我给爸爸打,也总是打不通。”

  看着儿子明亮眼神里的浓重失落,顾乔怎么也无法告诉他,你爸爸可能不要我们了。

  顾乔沉默了好一会,才拧开洗衣机让它工作,边微笑地安慰道:“妈妈也没有接到你爸爸的电话,你爸爸是出差了,那个地方信号不好,没办法打电话。”

  “是吗?”

  顾小年疑惑地顿了一下,而后歪着脑袋,苦愁道:“妈妈,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已经有三个星期没见到他了,我好想他,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说……”

  说道最后,顾小年还隐隐带着些哭腔,直惹得顾乔也跟着一阵难受。

  她连忙擦了擦手,头一仰,咽下那些令人软弱的情绪,便蹲到顾小年跟前,从嘴角扯开一朵佯装轻松的笑意,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乖,儿子,爸爸很快会回来的,如果爸爸下次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就让他快点回来。再说,不是有妈妈陪这着你吗,有什么事跟妈妈说也一样的。”

  “不一样的。”

  顾小年扑进顾乔的怀里边扭捏着,边说道:“有的话比较方便跟妈妈讲,有些话适合跟爸爸讲。”

  说到这,顾小年突然似想到了什么,突然仰起脖子,一脸认真地看着顾乔:“妈妈,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瞎说什么,爸爸怎么可能不要我们呢!”

  顾乔立刻开口,嗔了他一眼,“爸爸为年年买了那么多玩具,这么爱年年,怎么可能不要你,既然年年有些话不方便跟妈妈将,要不,先好好想想,最好把他写下来,这样,到时候爸爸回来的时候,你就不至于忘了。”

  闻言,顾小年立刻被顾乔这个提议吸引过去,他想了一下,又用力地点头说了一声对,就放

  开顾乔,重新往客厅去,想来是按照顾乔的提议去做了。

  顾乔此时此刻才幡然醒悟过来,她可以期望,却不能对生活抱有幻想,现实也不许她这么做。

  她有儿子,有老妈,她可以难过,却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既然慕琛如今的态度不明,她就不能停滞不前。

  既然慕琛不能办到,她决定自己去做。

  想到这,她洗完衣服给柴乐打了一通电话,问了有关徐艺萱的事情。

  柴乐只失望非常地说,徐艺萱没有任何可疑之处,甚至,她旁敲侧击好几次,徐艺萱都没有异常。

  慕琛和何盛名也排查过她,她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闻言,顾乔也不免一阵失落。

  而后,顾乔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钻了牛角尖,就因为一杯菊花茶,就怀疑她是慕母的人,这样的证据实在有些太牵强。

  紧接着,顾乔想起在超市碰到林鑫夫妇时,林鑫跟自己说的话。

  顾乔实在觉得张悦玲跟这件事的关系微乎其微,而且,她也没有那样的动机。

  但目前找不到任何可以之处,顾乔还是决定尝试往张悦玲身上找突破口。

  有了这样的想法,顾乔立刻给林晓染和何盼打电话,让她们帮忙注意一下张悦玲。

  林晓染和何盼初听到她这个想法,还以顾乔被情伤伤的,牵连到智商。

  但听她讲了张悦玲和林鑫的事情后,两人不由得一阵咋舌。

  先不说着职场上的弯弯绕绕,就单说张悦玲比林鑫大了十岁,她们俩就有些接受无能。

  不过,顾乔还是成功说服她们,帮忙盯梢张悦玲,又约了这个星期六碰面,交流情况。

  完成了这些部署后,顾乔开始认真地给自己找工作。

  想到有可能失去慕琛后,顾乔就不得不逼自己面对最现实的生计问题。

  所幸顾乔的能力卓越,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基本都是她挑别人的份。

  ……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日子,顾乔将顾小年再次托付给表妹曲晓月,就去赴约了。

  这次,三人约在了一家高级茶座。

  顾乔到达时,何盼和林晓染两人正捧着报纸,边讨论照闺蜜照的问题。

  见到顾乔,林晓染立刻朝她挥了挥手,将她拉入自己的阵营:“乔乔,你来得正好,过两天,我们三去拍闺蜜照吧,大家趁着还没到三十岁,好好给自己留个念。”

  “你还真喜欢这些形式化的东西,要留念,就这样自拍一下存档,不是也可以,搞得那么麻烦干嘛,何况,你还真是有勇气,居然敢和乔乔穿一样的,站一起?”何盼立刻不时时机挤兑她。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我才不是心机婊,拍个照还要斗心眼,你就直接说吧,到底跟不跟我们去。”林晓染翻着白眼回她。

  “去,干嘛不去,既然是林大小姐出得钢镚,我就贡献个脸,有什么不乐意的。”何盼这次倒妥协得快。

  “乔乔,你呢?”

  搞定难缠的何盼,林晓染立刻来缠顾乔。

  顾乔想了想,觉得拍个照而已,并不影响她什么,何况她现在有大把时间消磨,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就对了,你看看人家,答应得多爽利,哪像你,婆婆妈妈的。”

  林晓染见状,立刻一脸鄙视再看向何盼,而后,在她再度回嘴之际,转而看向顾乔,拉回正题,认真道:“乔乔,你让我们查张悦玲的事,我们查到了一些眉目,我怕能力有限,还拉了我哥来参谋。”

  “怎么样,有线索吗?”顾乔当即紧张了几分。

  “确实有不对的地方。”

  何盼这时候也收齐跟林晓染斗嘴的心情,思考了一下,皱眉说道:“就是上个星期的例会上,张悦玲在给我们演示一个文稿,她刚把一个U盘插件电脑里,电脑就黑屏了,按理说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出过不少,但是,我看到那时的张悦玲紧张了一下,好像U盘里有什么东西一样。”

  “对对对,当时我也看到了,她那神情真是有别于从前的淡定,你说,里面是

  不是什么病毒之类的。”林晓染立刻也点头随声附和道。

  闻言,顾乔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下来。

  其实何盼和林晓染这不算什么证据,U盘插进去,电脑黑屏,也许张悦玲紧张得是电脑,而不是U盘,她不懂电脑,以为出什么大事也很正常。

  不过,现在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

  想到这,顾乔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何盼,问道:“你们说,有什么办法可以拿到那个U盘?”

  “拿到了也没用啊,这么容易露马脚的地方,张悦玲肯定把它删得一条不剩。”

  林晓染立刻皱眉回道,却被何盼脑门上就是一个巴掌招呼,而后,是何盼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在公司这么多年,都在混什么,没听说过一个词叫‘数据恢复’吗,U盘的数据是最好恢复的。”

  “对对,我怎么忘了这一茬?!”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林晓染这次没有恼,反而颇具讨好意味地冲何盼傻笑着,而后似想到了什么,看向顾乔:“乔乔,你说,张悦玲为什么突然针对你,难道因为林鑫移情别恋,她迁怒到你身上。”

  顾乔沉默地摇了摇头。

  经过林鑫的事,顾乔终于明白,要想对付一个人,有太多的理由。

  如果方案泄露的事真是张悦玲做的,也许是林晓染说得那个原因,也许是其他原因,但总之,张悦玲这个人太可怕了一些,如果没有慕琛这道屏障,她大概会做出更偏激的事情来。

  怎么会突然又想到慕琛?

  原本做好心理建设的顾乔呼吸一滞,正想着甩开这恼人的念头,正在无意识翻报纸的何盼手上的动作一顿,面色古怪地看了顾乔一眼。

  坐在她对面的林晓染立刻发现了她的异样。

  “你这什么表情,都看到了什么?”

  她立刻起身要去夺,何盼却将手一挡,连忙绕开了她的进攻:“好奇什么,没你啥事!”

  “关不关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判断,你给我看就行!”

  林晓染立刻一个侧身,趁她不备的时候,将它抽了处理。

  报纸一把晃过顾乔的眼前,顾乔捕捉到几个字,整个人愕了愕,而后,似醒悟般将它从林晓染那夺过来,摊在桌上,当看到今天的娱乐头版时,她只觉得整个人抑不可止地发起抖来。

  那报纸的标题是“与神秘女子约会被拍,慕氏二少承认是其未婚妻,俩人疑似好事将近”,而后,是两人手拉着手,亲昵无间地从医院里出来的情景。

  两人都是正面照,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是慕琛毫无疑问,而她旁边的女人虽然带着大墨镜,全文也没有提及,但顾乔一眼就看出这是前几天从她那儿拿衣服的林静姗。

  慕氏二少承认是其未婚妻?

  两人不过在一起半个月,林静姗就是他未婚妻了?俩人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那让她这个跟了他四个月的女朋友情何以堪,至今,他除了给他一个男朋友足够的温柔与细心,连在众人前公开的名分都没有!

  如果说,在这之前撞见他和林静姗勾肩搭背、林静姗来家里闹,顾乔对慕琛还存有一点幻想,这条新闻就像张牙舞爪的现实,一举抓破她所有的不切实际,撕扯着她被伤得喊不出来的心。

  慕琛的目的,她已经无力再去揣度,她脑海里只回响着他终于变成别人了,他终于不要她了。

  这场战役,她还没来得及去打,就莫名被判出局了。

  此时,凑上来看的林晓染也惊奇不已。

  当她将通篇文章看下来时,嘴巴已张得能塞下一个拳头,而后,她终于指着一处,惊呼起来:“慕琛竟然跟林静姗玩的是真的,这连订婚宴都有了,就在下个月的1号,还当场邀请媒体来见证,他们这是……”

  林晓染“这是”没出来,就被对面的何盼狠狠了一脚。

  林晓染也发现自己失言,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巴,而后,一双眼睛下意识往顾乔身上瞟,见顾乔整个人呆愣呆愣的,一张脸苍白得后毫无血色。

  她连忙抓住顾乔的臂膀,紧张地改口道:“乔乔,千万别信这些狗仔,你也是知道的,他们说话从来没一个准,上次他们跟信誓旦旦地报道你跟云子湛三天三

  夜,但你们不是什么都没发生。”

  “对对,乔乔,你别信这玩意,这报纸的娱乐版,我关注过,他们的新闻从来没有抱准过。”

  顾乔任她们劝着,目光仍旧一瞬不瞬地盯着报纸的照片,表情有些出神,又有些入神。

  直到半刻钟过去,顾乔才深吸了一口气,想尽量装作若无其事,但语气是少有的僵硬:“没事。”

  “都这样了,还没事!”

  看着顾乔顾做坚强的模样,林晓染紧握住她的手,眼神比她还焦急。

  “我真的没事,你送我回去吧。”顾乔抹了把脸,又说道。

  “你这样怎么回去啊,这样的状况,我们怎么可能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林晓染紧盯着她,语气的哀婉似乎是被顾乔的模样吓哭。

  何盼看着顾乔也是一阵阵皱眉,而后,她思考了一阵,看向她们俩人说:“要不,乔乔晚上住我家,我爸和我妈两人报旅行团旅游去了,这两个星期就我一个人在家。”

  “行,那就住你们家,我也要跟过去住,否则顾乔这样,我不放心。”

  林晓染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而后,又重新看向顾乔:“乔乔,你看怎么样?”

  顾乔整片大脑还处于空白状态,但还有细微的思考能力。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吓人,如果回到家被儿子看到,又是惹他一阵担心,可如今的状况,再装作若无其事,实在太有难度,还不如在何盼家呆一个晚上。

  想到这,顾乔便机械地点了点头。

  何盼和林晓染见顾乔点头答应,觉得此地不宜多呆,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拉着顾乔离开。

  路上,顾乔给曲晓月发了一条短信,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晚上不回家,让她帮忙照顾一下顾小年。

  何盼家在城西一座十分寻常的住宅区里,林晓染将车子开进车位停好,三人一起出来时,小区一路上都是人,他们还是不是与何盼打招呼。

  顾乔却仿佛与这片热闹脱离了开来,任林晓染他们挽着她走路,任他们拉着走入单元楼,而后做电梯直上十楼,直达何盼的家,机械的地坐在沙发上。

  何盼和林晓染放开顾乔,林夕染见她整个人呆傻呆傻的,将何盼一把拉到旁边的房间里,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看了顾乔一眼,转而看向何盼,说道:“何盼,乔乔这副样子,要怎么办?”

  何盼思考了一阵,迟疑道:“要不……老样子?”

  ……

  何盼和林晓染出去,买了几道煮好的菜,又抬了一想啤酒回来。

  归置好菜,两人就拉着顾乔往才餐桌上做。

  看到一桌的菜和开好的啤酒,这次,顾乔不用她们二人劝,拿了啤酒,就一瓶一瓶往地无往肚子里灌。

  林晓染和何盼看得心惊胆颤,想劝阻,却是怎么拦也拦不住。

  见在自己家里没什么事,何盼就拉了林晓染,让她不用劝,让顾乔发泄着喝。

  以她们两人以往对顾乔的了解,她们以为顾乔到四五瓶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翻到去睡觉。

  可不曾想,顾乔越喝越起劲。

  事实上,顾乔也想把自己灌醉,这样,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但无奈,脑子似乎越来越清楚,想法越来越亢奋。

  而后,在她喝完第六瓶的时候,她突然想给慕琛打电话。

  想做就做,她随手就又拎了一瓶啤酒,往客厅的沙发上去掏放在包里手机。

  站起来的时候,顾乔才发现自己可能醉了,要不然,怎么连个路都走不稳,可是为什么脑袋还那么清醒?

  这世界上有这么次的啤酒吗?

  何盼和林晓染见顾乔这样,连忙搀扶着她走过去。

  等顾乔东倒西歪地横在沙发上,两人已吓了一身冷汗出来。

  顾乔却浑然不知,只是在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然后点亮屏幕,翻出慕琛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拨了出去。

  何盼和林晓染面面相觑。

  手机很快被接通,响来许久未闻的醇厚性感声音:“乔乔,怎么

  了,有事?”

  顾乔想,虽然他无情了一点,幸好还愿意接他电话。

  顾乔深吸了一口气,想回答,但声音却突然结巴了起来:“我……有……有事……”

  “乔乔,你喝酒了?”

  慕琛的声音立刻重新响了起来,平稳的声线里压着焦虑,顾乔几乎可以想象他说这句话时的好看的皱眉样子。

  顾乔闭了闭眼,眼角就突然滑落大片泪花,她连忙去擦拭,但眼泪越流越多,连带着胸膛都开始起起伏伏地抽噎。

  顾乔连忙按住眼角,说道,仍是断断续续的声音:“对……我有事……我有事要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要这样对我,林静姗又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其……其实我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但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顾乔边说,眼泪止不住地流,但声音争气了几分,虽然说得毫无逻辑,但好歹不会结巴得厉害。

  慕琛那边又沉默了下来。

  顾乔现在受不了慕琛这种沉默,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看透慕琛。她怕沉默之后是一个让人猝防不及而伤人的答案。

  顾乔张了张口,就要开始继续说话,慕琛的声音已经又响了起来:“乔乔,你应该看到报纸了吧,如你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和林静姗下个月真的订婚。是的,我仍然爱你,很爱很爱你,但是我妈躺在病床的这一刻让我知道,我们的生活除了爱还有很多东西。徐婶说我妈喜欢林静姗,我想,娶林静姗让我妈开心开心,不是很难做到……”

  “我不需要你这样的爱!”闻言,顾乔终于拔高声调喝住了他,泪水又是成片滑落:“所以,我是输给了你母亲,对不对?如果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告诉我,你妈的地位那么高,高到你可以抛弃妻子。如果你一早是这个态度,我就不会放你进入我的世界,不会放你进入年年的世界。你告诉我,我现在要怎么面对我们的过去,怎么让年年面对亲生爸爸不要他的事实!”

  “乔乔,不好意思,我会补偿……”

  “不,你补偿不了,因为你没有爱过,不知道爱上一个人,又要重新将他从心里挖去需要多久时间,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慕琛,在你为林静姗说谎骗我时,我都不曾后悔爱过你,但是这一刻,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我不该投降得那么快,不该那么天真,只要我再坚持一会,就能看清楚,你是一个比我还不如懦夫!”

  “乔乔……”

  “请改名字,你不配叫我名字,以后也不配,好,你既然说清楚了,我会立刻麻溜地从你的世界滚蛋,你也需要说什么你还爱我的冠冕堂皇的话,这世界上从来不缺人爱我,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乔乔,你冷静点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再见……不,永远不要见!”

  说完,顾乔便以最快的速度挂掉了电话,眼泪却糊满了她整张脸,他用力将它一擦,就又大口大口地灌起来。

  何盼和林晓染又面面相觑,又同看向顾乔,脸上的担忧之色更重。

  这一天,顾乔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

  但是,即使喝得双脚走不动,整个人软绵绵的,但脑子依旧清醒无比,能清楚得记得自己一气呵成骂慕琛的情景,能记起过完和慕琛在一起的每时每刻。

  顾乔知道,自己对慕琛说得豪气,但自己大抵无药可救了。

  她从没有像这样爱过一个人,既然云子湛也不曾企及过。

  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如所说的那样,潇洒地过下去。

  但是经历过这么多,顾乔很明白,有的事只能允许自己软弱一阵子,痛过哭过后,仍然要去面对生活,儿子和母亲还等着她。

  所以,第二天,从何盼的床上醒来,顾乔揉了揉因宿醉而发疼的太阳穴,就重新收拾好,准备回家。

  林晓染和何盼见她这样,担忧不已,却不得不放她回去,再好的朋友,也只能陪她度过人生的一段时间。

  不过临行前,她们还是对顾琼千叮万嘱,让她想开些,出事一定要打电话给她们。

  顾乔点了点头,就自己一人先行了。

  顺路买了菜,顾乔就打的回晴园。

  一路上

  ,她都在调整情绪,可是推开门的那一刻,顾小年从沙发上坐起跑出来,还是看出了顾乔的异样。

  他歪着脑子想了一阵,想不明白,就和小圆球依然随在她身后,跟进根出。

  在厨房里烧菜的顾乔见他这样,转过身,从嘴角扯出一点佯装轻松的笑意,就无奈地道:“年年,你干吗跟着妈妈,妈妈没事,乖,你先出去,厨房里油烟味太重,对身体不好。”

  顾小年眨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直直地审视着顾乔,见顾乔笑得勉强,也不理会顾乔,而是捏着自己的晒棒子,说道:“妈妈,我给你跳高看,怎么样,我现在跳得可高了,幼儿园的篮球架都要让我碰到了。”

  说完,不等顾乔劝阻,身体一矮,双臂一划,就用力地往上窜了出去。

  看着模样,顾乔正想给面子的笑笑,顾小年的手却一把打到了放在流理台上的砧板,砧板一翻,上面的菜刀一跳,就朝着顾小年的脸劈了下来。

  顾乔见状,惊呼一声,想也不想地整个人扑了过去!

  --

  明天剧情大反转,哈哈,你们一定猜不到……明天开始继续宠!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