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儿子为我们的事情要操碎心了?

  

  慕琛这个问题,顾乔更加难以回答。

  按理说,既然水落石出,她应该回去。

  但现在,她成了慕琛的未婚妻,很多事情就变得不像原来那样方便。

  何况,慕母千方百计将她弄出慕威,虽然她现在和他们关系僵冷着,但如果她还抱着以后和她和解的可能,为了照顾长辈的面子,也应该不要去槁。

  顾乔思考了一阵,选择了保守的回答:“我要考虑一阵。”

  知道顾乔还在权衡,慕琛也便不在追问下去。

  彼此沉默了一阵,顾乔想了想,抬头看向驾驶座的慕琛,继续了最初的话题:“听晓染说,是你将目标对准张悦玲,才那么快的找出来,你是怎么怀疑她的?”

  “是我妈那儿露得破绽。”

  慕琛顿了顿,重新又露出刚才那种具有讽刺意味的笑:“上个月,我跟一个客户应酬,因为我妈的医院就在附近,我就提早了一个小时,直接过去。走进病房时,我看到我妈的手机正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我妈昏迷之后就用不到手机,它突然出现在那里,我觉得不对。后来,我就避开我妈,翻了她的通话记录。

  从中发现,有一通电话是五分钟前才挂掉,而且通话时长有二十来分钟。我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人,我妈又昏迷着,不可能有这么长的通话记录。于是,我怀疑我妈是假昏迷,而我妈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接这通电话,这个号码的主人一定很重要。所以,我找了个时间,趁着我妈不备的时候回拨了过去,一下子就听出了张悦玲的声音。由此,我找到突破口,并查了下去。”

  “那你妈现在怎么样,是真摔倒过,还是从一开始是假的?”顾乔追问道。

  “我妈确实被梅岚推下过楼梯,伤到了脑部,否则,我请那么多医生过来,我妈瞒不下去。只是我妈在第二天早上就醒来了,但看到我这样紧张的样子,就支使徐婶将计就计地给我下套。”

  “徐婶?”顾乔怔了怔。

  “对,徐婶,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她,徐婶也不是讨厌你,只是耳根子软,而且在慕家也是身不由已。”

  受徐婶照顾了三个月,清楚她为人的慕琛不自觉为她解释。

  “我明白。”顾乔理解地点了点头,

  徐婶这样热情而忠厚的妇人一转眼就站在了她的对立面,她是有些反应不不过来。

  不过稍想一下她的身份和处境,她也可以明白。

  一路上,慕琛和顾乔断断续续地聊着天,虽然顾乔的语气仍有保留,但比之前生气的时候好了很多。

  因为顾小年睡着,半个小时后,慕琛直接将车子开进车库,将他小心翼翼抱了出来。

  打开车门时,顾乔见外面太冷,想也不想得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凑到慕琛前,将它披到顾小年身上。

  看她这副要受冻的样子,慕琛不自觉皱了一下眉,而后告诉她,副驾驶上有一件他日常备用的衣服,叫她拿那件给顾小年。

  顾乔知道自己刚从医院里出来,不是逞能的时候,便将自己的外套重新拿回来穿上,而后,依照慕琛所说,将一件深色的西装外套披到了顾小年的身上。

  慕琛抱着顾小年在前面走,顾乔跟在他身侧,偶尔落后几步,不过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慕琛和顾小年身上。

  顾小年五岁又发育良好,她已经有些抱不动他,但这些重量对前面这个男人却是不值一提,他从容平静地走着,宽厚的肩膀任顾小年靠着,偶尔提一提他的身体,以防他滑出。

  看着这温馨的一幕,顾乔心里莫名安心、温暖。

  这是她最爱的男人和她唯一的儿子,她曾经连想都不敢想会遇上一个这样的男人,她那样毫无保留地爱他,而他与他的儿子有着奇妙的血缘关系,并义无反顾地支撑起了她的生活。

  察觉到顾乔眼中的柔光,慕琛也不做声,只是嘴角微微弯起。

  站在家门口,顾乔上去解了门禁系统,打开门,慕琛抱着顾小年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就直接将仍睡得不省人事的他,往主卧里放置。

  顾乔怕慕琛不方便,便也跟了上去。

  走进大主卧,顾乔忙把被子掀开,慕琛配合默契地走到她旁边,身体向床里曲下些弧度,将顾小年放到了大床中央。

  顾乔赶忙也俯身过来替顾小年脱衣服。

  看看自家女人专心致志的模样,又看看穿了不少的儿子,慕琛沉吟了片刻,便顺着顾乔的弧度,也帮儿子脱起裤子。

  见慕琛来搭把手,顾乔微了愣了一下,不过他动作虽然有些笨拙,但也都顾忌到孩子,十分有耐心地脱着,她也便不说什么。

  顾小年则摆成一个大字型,像一个布娃娃一样,被自己的老爸老妈折腾着,不过,他们的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惊动了他。

  在顾乔为他换下最后一件衣服时,顾小年终于似醒非醒地咂吧咂吧了两下嘴,从大字型变成了侧卧,而后,像毛毛虫一样往里面挪了挪,寻了个舒适的位置开始讲话:“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和好……”

  儿子的声音带了点梦呓的呢喃,顾乔知道他开始讲梦话,不由得怔了怔。

  而这个间隙,顾小年的梦话开始越来越连贯:“爸爸妈妈,你们和好,好不好,妈妈,你原谅爸爸,好不好……我不想变成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虽然,我以前经常跟你说,我不要爸爸,但我心里可羡慕有爸爸的小朋友了……每当有爸爸来接同班的小朋友,有玩亲子游戏的时候,我就经常想,我的爸爸长什么样子,他会什么,会不会帮我赢过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当在机场,妈妈向我介绍慕叔叔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是我爸爸,我有些害怕,又很高兴。害怕爸爸会不喜欢我,高兴我爸爸原来长成这样,很高又跟我一样,比小胖那个很胖的爸爸好太多了。后来,爸爸教我那么多东西,又给我买那么多东西,对我那么好,我就更喜欢他了……妈妈妈妈,你不要不理爸爸了,好不好,万一他像五年那样不见了,可要怎么办,我才刚开始享受到有爸爸的感觉呢……”

  儿子无意识的声音很低,但响在这寂静无声的卧室里分外清晰。

  他说完之后,就卷着棉被沉沉睡去,但顾乔却怔立当场。

  时至今日,顾乔才明白,儿子虽然小,却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有自己的思维方式,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不舍,也有自己的害怕。

  在这之前,儿子虽然敏感,却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话。

  儿子很少反对她的意见,以前,她要来S市工作,他虽然不舍,却乖乖地跟她招手告别,有时,她会向他灌输有爸爸的坏处,他心里虽然有念想,但还是附和着她的说法……然而,他这么说这么做,有的东西并不是认同她,而是怕她难过,尊重她。

  慕琛的事情,他大抵也一样。

  他看得出他们冷战,闹不和,但最多也只是抱着她撒撒娇,并没有做出什么任性的行为。

  如今这样讲梦话,心里应该真的害怕,怕她赶走慕琛,怕慕琛生气离开,他又变成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这么多年的单亲家庭,到底还是在心目中产生了多多少少的影响。

  想到这,顾乔下意识回头,去看慕琛。

  慕琛也沉默着,他不知道,在他看来他和顾乔之间小打小闹的行为,竟然会对儿子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他弯身,重新将顾小年盖上被子,察觉到顾乔的目光,他也抬眸望去。

  看到顾乔目光中流露出应对儿子这种受伤行为的无措和自责,慕琛沉吟了片刻。

  而后,伸手将她拉直身体扳来,面对自己,微俯头,凑近她,笑哄道:“你看,儿子为我们的事情要操碎心了,我们就这样和好,行不行?我知道你这一个月所受到的伤害,但乔乔,能不能让我用我以后的岁月更爱你,来弥补这种错?”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