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伏地叩谢老天,让我有生之年遇上她。(一更)

  

  曲震浩的话有些过,但这次没有人拦着,几个亲戚静默着交流彼此的目光,大抵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顾乔看着他,眼睛泪光涌动。

  谁说他没有父亲,自从他父亲去世后,这个知天命的男人就毅然担起了这个角色暇。

  她不过是在表妹差点被车撞倒的时候,顺手推开了她,却换来他这五年的真心相待。

  不仅在父亲去世的时帮无助的她们处理后事,在债主逼上门时替她们挡着,还在年年的事情上给予最大的支持与帮助,这几年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一点都不比她母亲少,现在她找到共度一生的人,他怕她被对方看轻了,更是站出来替她撑腰岛。

  慕琛则沉默了下来。

  他也不介意曲震浩开门就给他下马威,沉吟片刻,就从桌下安慰似地握住顾乔的手,重新抬起头,平静而谦和地看着曲震浩:“小姨丈,您这些话提醒得很好,谢谢您能为顾乔撑腰。这能时刻警醒我,乔乔在家被视若珍宝地待着,现在义无反顾抛下这些安逸,跟着我照顾我,小心万分地进入我的家庭,并为我生养孩子,到底需要多少爱和勇气。顾乔的付出,只会让我伏地叩谢老天,让我有生之年遇上这样一位另一半,她那么美丽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又坚韧顽强,哪敢用钱去侮辱她。”

  慕琛的话刚落,全场就寂静无声了。

  慕琛将自己的姿态摆得极其卑微,这种卑微哪怕只是假的,在这么多人面前,一般人也不会做。

  偏偏慕琛的神情又是那么认真而虔诚,让众人不敢露出一点亵渎的意思来,就是平时大老粗的曲震浩也被震得惊醒几分,呆呆地看着慕琛。

  顾乔则看着慕琛的神情,眼睛又蒙上一层泪雾。

  慕琛确实同他说过很多情话,但从来没有哪次像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给予她那么重那么炙恳的承诺。

  他说,有人之年遇上她,他当伏地叩谢老天,她又何尝不是呢。

  他那么好,好得世间万千风景都不及他眼底的春与秋。

  “妈妈,你不要哭,我今天不吃肉了,只吃蔬菜好不好,你别哭了。”

  就在此时,从慕琛怀里探出来小脑袋来的顾小年看到顾乔双眼发红,立刻焦急地劝道。

  这个稚嫩的声音也唤回了大家的注意力。

  林和平等人立刻佯装交谈起来,以避免他们尴尬。

  顾乔被儿子这样一说,耳根子发烫到不行,用力瞪了顾小年一眼,便用纸巾点了点眼睛,慕琛拍着顾小年的脑袋,笑得一脸无奈。

  曲震浩则“好好好”地无意识点头着,终于回味过来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

  只有梁慧珍仍然冷冰冰地看着这一切,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气氛僵凝片刻后,又重新热络起来。

  得到慕琛这样的回答,大家也不再追问他和顾乔的事情,断断续续地只谈一些琐事,照例是曲震浩问,慕琛答。

  慕琛和慕家常年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他的事情和家庭情况属于半公开,所以曲震浩虽然是问,但基本属于确认媒体八卦真实性的状态,什么他真的在国外生活了二十几年,他爸是不是真的因病去世,慕老爷子获得的最高军衔到底是什么。

  对大家的好奇心,慕琛也不烦,都巨细无遗地给与了回答。

  慕家这几年属沉寂状态,没什么十分特别的事情,所以大家问了一会,对慕琛恭维了几句,就转到了他们自己的问题上。

  大家说着说着,就又绕回到起先讨论的林韦俊的问题上。

  林韦俊大学毕业以后办了个服装公司,主要生产女装,这几年发展得风生水起,市场份额在省内已经能排进前三,但前几天,质检部门发布报告,他们衣物纤维里含有致癌成分,同时中枪的还有市场份额前两名的竞争对手。

  其实,这事真不能怪林韦俊的公司,是原料厂家以次充好,将这批原料卖给了他们,他们才会受到牵连。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们前面有两名龙头企业在顶着,只要默不吭声一段时间,就能扛过去了,消费者总是善忘,何况被骂得最凶的前两名也没有任何动静。

  但林韦俊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想在报纸上和社交媒体上给消费者道个歉。

  但道歉实

  tang在太有风险,干得好,能赢得美名,将前两名的市场份额侵蚀了,干不好,枪打出头鸟,他们就将原本关注那两家质量问题的人吸引过来,只记得他们衣服有问题了。

  就这个问题,林韦俊和林和平、曲震浩商量了又商量,却仍然商量不出个所以然。

  闻言,慕琛沉吟了片刻,而后,目光认真地看着只比他小一岁的林韦俊,突然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表哥,你怎么定位你的企业,当它是养家糊口的手段,还是想将它壮大,能让它给更多人养家糊口。”

  林韦俊推了推黑框眼镜,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养家糊口又怎么样,壮大又怎么样?”

  慕琛将对面一棵青菜夹到顾小年的碗里,平静回答,目光中却透着杀伐的果决:“如果当它是养家糊口的手段,你就这样忍着,既然相关的政府机构还没有发话,足见你们公司给社会带去的贡献比伤害大,你只要忍过这场风波,依然可以好好卖衣服,稳坐你的市场第三名。如果你想让它壮大,这就是个很好的机会,你们首先站出来道歉,其他竞争对手就会变得被动。如果他们继续忍着,就会受到大家更猛烈的谴责,如果他们道歉了,人们记住的也永远是第一个站出来道歉的人。当然,这风险也很大,极其考验你们团队的公关能力和应变能力,但竞争总是有风险的,不是吗?”

  闻言,林韦俊沉默了下来,似在思考慕琛的问题。

  林和平和曲震浩则再次讶然地看着慕琛。

  他们想不到慕琛会在这种事情上给他们意见,毕竟他管理得是市值几千亿的大财团,这样实在有些杀鸡用牛刀,想必为了顾乔,他是真心想融入他们。

  他拎出了他们争论的关键所在。这个问题根源并不是道歉与否,如果企业有长远的发展目标,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显而易见。

  慕琛是在点拨林韦俊的决心与雄心。

  林和平看着慕琛,止不住点头,似有所悟道:“好……好……好……”

  曲震浩则直白多了,他重新灌满酒,就主动敬慕琛:“阿琛,刚才你敬我,这一杯,小姨丈敬你。以前我不明白,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有钱,有的没钱,现在看到你,我终于明白了,关键就是头脑与魄力,来来来,喝。”

  “来,二姨丈也敬你一杯。”林和平反应过来,也连忙起身端起酒,向慕琛伸去。

  慕琛微笑地点了点头,举杯跟他们碰了碰,全部应下。

  他们喝完之后,一直沉默无声的林韦俊也赶忙举起酒,跟慕琛干杯。

  顾乔含笑地看着慕琛,慕琛这次提出的损招是彻底把他几位姨丈的心收服了,他过关真是比她见他的家人简单太多了。

  生意的话题一打开,几个男人的兴致又高了几波。

  几人几乎轮流着问慕琛问题,慕琛依旧耐心地一一作答。

  在旁边的顾乔听得不由得感叹,其实挣钱也需要天赋,任是别人夸她再聪明,她也想不出慕琛这些对待竞争敌手的招。

  曲震浩和林和平也由最初归含蓄的表达,到最后不吝言辞地夸慕琛。

  那些词语几乎把慕琛形容成了神,几位听得半懂的女人望着他们夸张的比喻,不由得在旁边笑。

  这样氛围越来越融洽,越来越热切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梁慧珍却突然将筷子往桌上一丢,霍然站起身:“我忍不下去了!”

  然后,在众人错愕当中,冷眼看到慕琛:“本来,震浩要我看在顾乔的面子上要忍,但看着你这虚伪的嘴脸,我忍不下去了。我问问你,你怎么办到的,在你们霍家把乔乔的爸爸撞死后,用钱使自己免受牢狱之灾之后,你能心安理得地出现在这里,跟我们谈有钱并不代表什么?!”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