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好好照顾我女儿和外孙。(一更)

  

  “你还是先回家吧。”

  顾乔垂了垂眸,面无表情地抱起顾小年了,就重新往门外冲去。

  慕琛那只滑落的手臂在空气中漾出一个弧度,其他亲戚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犍。

  …邾…

  从餐馆到医院,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距离,顾乔却觉得走过了十几个世纪。

  车内一片沉默,曲震浩专心致志地开着车,顾乔照顾梁巧如,连一向咋呼的顾小年也只边抹着眼泪,边紧张地看着梁巧如。

  梁巧如已经进入昏厥状况,脸色更是惨白得瘆人。

  顾乔好几次怕她就这样闭过去,紧张地搂住她的肩膀,哑着声音,小心翼翼地唤着她。

  但梁巧如依旧紧闭着眼睛,毫无反应。

  顾乔只觉得一颗心悬到了空中,不上不下,满心都是害怕。

  到达医院时,曲震浩将车子停在门诊大楼前,抱着梁巧如就冲了进去。

  几个导医台的护士见状,连忙引导他们去手术室,并安排了医生急救。

  等梁巧如被推进手术室,顾乔整个人虚脱地倒在门口的长椅上,曲震浩在门口烦躁地转着圈。

  顾小年则默不作声挨着她坐,一手紧紧握住顾乔的手,似乎像是寻求慰藉。

  察觉到顾小年的情绪,顾乔此时才撇过头,有空理他。

  一路上,顾小年流了不少眼泪,一双眼睛红肿,一张脸随意抹着,此时看着有点像小花猫。

  想到儿子对他们的事情一知半解,此时见到疼他的外婆这副样子,一定比她还恐惧,顾乔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情绪,将他搂在怀里,哑着声安慰道:“外婆一定会没事的,男孩子不要哭,否则被人嘲笑的。”

  “嗯,我不哭,外婆一定会没事的。”顾小年立刻头如捣蒜地点了点头,连忙又擦了擦眼泪,顺势扯出一个笑容。

  顾乔知道,顾小年怕她担心才会这么说,又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站在一旁烦躁等待的曲震浩听到他们的的对话,也笃定地安慰顾小年:“没错,你外婆会没事的。”

  说完后,就坐到顾乔对面的长椅上去默不作声地等待。

  这样沉默了一会,曲震浩又似想到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顾乔,顺势挠了一下头。

  这样接着抬头、挠头了好一阵,曲震浩深吸了一口气,叫道:“乔乔。”

  见顾乔看来,他斟酌了一下,就垂着头径自说开去:“乔乔,你姨今天说得对,做再多好事,都不能掩盖犯下的错。关于你爸的事情,其实我只要态度再坚决一点,他们就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说到底,还是我太自私,如果你想怨小姨丈,就怨吧。”

  看曲震浩这么纠结的模样,顾乔就知道他是在想跟自己说这件事。

  可是,关于隐瞒真实凶手的事情,顾乔几乎在梁慧珍说出来的同时,就想通了。

  虽然她十分恨没有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但这件事真的一点都不能怪曲震浩,要怪也只能怪他当时这么热心,帮他们揽下了这件事。

  如果他像父亲那边的亲戚一样袖手旁观,他完全可以不必招惹这些麻烦。

  再退一步说,即使他们抗住不退让,又真的是慕鹏的对手吗?

  他既往不咎的意义真的不大。

  何况这几年,曲震浩对他们一家人的好,已经远远超过了补偿范畴,而这补偿,原本本是不必。

  如果此时再计较他的私心,该显得多可笑。

  想到这,顾乔摸了摸顾小年的头发,就语气诚恳地说道:“小姨丈,你别这么说,这件事的根源本不在你,要怪就怪慕家的那位大公子仗势欺人,你替我们处理这件事本就处于好心,后来虽然有些偏,但也非你所愿,我怎么能怪你呢,何况这几年,你对我们的好,已远远超过了弥补的范畴,我又怎么责怪的起来。其实,我们应该感谢您才是,您不要再自责了,否则我真的于心不安。”

  没想到困扰那么多年的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曲震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顾乔。

  顾乔虽说得有理有据,但他怎么能够真的那么想。

  那是

  tang一条人命,任何借口任何理由都不足以掩盖事实,让真凶逍遥法外。

  她一直知道她这个侄女的善解人意,但也看过她与她父亲的感情深厚,所以一直不敢把真相告诉她。

  可没想到,今天以这种方式揭开,她不但没有怪他,他说了那那么多安慰他的话。

  曲震浩又狠狠的捋了捋头发,觉得自己有些愧对自己的侄女。

  而后,又想到什么,看向顾乔,郑重其事道:“如果今天你妈真有个意外,我绝对饶不了自己。”

  顾乔瞬间哽咽了一下,而后,声音低低的,像是自己对自己说:“不会有事的。”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几人又恢复了平静。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开,急救医生走了出来。

  他看了顾乔和曲震浩一眼,明显有些情绪不佳:“按病人的病史,你们应该知道她患有心脏病,怎么平时还不注意下,这样下去,她迟早醒不来。今天她命大,已经被救回来,以后不要让病人做剧烈运动,或者心绪起伏大的事,千万要记住。病人现在在休息,你们可以看,不要打搅,今天观察一天,如果病情稳定,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说完,不等顾乔和曲震浩说话,就板着一张脸扬长而去。

  顾乔和曲震浩瞬间松出一口气。

  顾小年则仰着小脑袋,略紧张地看向顾乔:“妈妈,医生叔叔的意思是不是外婆没事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去看了?”

  “对,没事了。”

  顾乔嘴角终于破出一丝笑容,揉了揉顾小年的脑袋,“不过,现在外婆在休息,我们不能吵她,只能瞧瞧进去看她。”

  “好,我一定什么话都不说。”顾小年的也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

  护士将梁巧如转入普通病房后,顾乔和顾小年就坐在床头陪着她,曲震浩则去办手续。

  又过了一会儿,梁慧贤她们就到了。

  看到顾乔精神萎靡的样子,连忙劝她回去休息,她们来看梁巧如。

  顾乔起先不答应,但林和平提到顾小年也需要休息,顾乔终于抱着他回去。

  四点半打车回到家时,顾乔看到慕琛正靠在自己家的门上,抽着烟。

  顾乔已好久没见过他抽烟,自从和顾小年相认之后,为防孩子吸二手烟,他似乎有意避开他们。

  顾小年见到慕琛,立刻“爸爸”一声,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声音里还带着无法言喻的兴奋:“爸爸,爸爸,你知不知道,外婆醒了,外婆又没事,外婆又可以给我做好吃的了。”

  慕琛连忙将烟头捻灭在门口的垃圾桶里,弯身接住他,沉沉的脸色氤氲起淡淡的笑意:“外婆当然会醒的,她还要看年年长大,赚好多钱。”

  “对,外婆确实跟我这样说过的。”顾小年被腾空抱起,晃着小腿,点头说道。

  而后,顾小年似想到了什么,一脸好奇地看向慕琛:“爸爸,你怎么在门口,不进去?”

  站在一旁的顾乔此时才醒悟过来,刚才忙中出错,只叫慕琛走,却没有把钥匙给他。

  她连忙从拎包里掏出钥匙,走到大门前,把它打开,等慕琛抱着顾小年走进来,她才重新合上了门。

  梁巧如住院,顾乔只得自己亲手做晚饭。

  她看了将顾小年往客厅沙发上抱的慕琛一眼,便换了拖鞋,走到厨房里忙碌起来。

  幸好梁巧如最近几天的食材只准备充分,顾乔拿出来基本可以用,不用再去超市买。

  她将他们搬出来,就默不作声地忙碌起来。

  在客厅沙发上的慕琛在确认了梁巧如没事之后,顾小年说其他的事情,他听得便有些心不在焉了。

  他又忍着听了一会,终于拍了拍顾小年的脑袋站起来,说道:“年年,我去厨房帮你妈妈的忙,你自己在这里玩一会。”

  “嗯?”

  顾小年不解地一声,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就走到自己房间里看漫画书了。

  解决完儿子,慕琛便转身向厨房走去。

  走进去的时候,慕琛没有像以前那样从身后抱住她

  ,而是双手兜在裤袋里,静默无声地站在一个角落里。

  走慕琛进来时,顾乔已经注意到他,见他反常,下意识去看他。

  察觉到顾乔的目光,慕琛一双深眸定定地看着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电石火光间,顾乔终于想明白他这样的原因。

  今天中午,她小姨说了慕鹏的事情,他一定认为她迁怒到他身上,他才这样小心翼翼地试探她。

  想到这,顾乔嘴角不经然弯起一个浅弧。

  她关了灶火,用围裙擦了擦手,转正身体看着他,眼神略带着些戏谑:“怎么了,是不是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这么一脸心虚?”

  慕琛愕了愕,下一刻立即明白她的意思,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声音沉沉道:“乔乔,你没有怪我?”

  难得见到慕琛这么不自信的样子,顾乔不由得笑了出来,而后,伸手回搂住他腰身,说道:“我为什么要怪你?”

  “因为你爸爸是慕家……我又是……”慕琛没有说完整,显然这件事对于他来讲,惭愧得有些难以启齿。

  “慕鹏是慕鹏,你是你,你是怎样的人,我又不是不清楚。现在又不是在古代,还流行连坐。”顾乔依着他的胸膛,替他答疑解惑道。

  “这么说,你真的不怪我了?”

  慕琛立刻重新扳开顾乔,将他置于自己的眼皮底下,一双深眸在顾乔脸上掠着,以进行全方位的确认。

  见她脸上找不出一点怨怼的痕迹,他的双眸才氤氲出一丝轻松。

  而后,他又似想到了什么,皱眉看向顾乔:“那你离开时,我说要跟你一起去,你为什么要拒绝,而且神情那么冷漠?”

  这么聪明的人这点都想不通,大抵,当时的处境真把他震住了。

  顾乔眉眼又弯了弯,而后脸色严肃了几分:“我知道你放心不下我们几个人,但我妈是为我爸这件事晕过去的,而你牵涉其中,我不知道你的存在会不会刺激到她,所以叫你先回来。至于我的表情,当时那么十万火急,我难道要笑出来?”

  顾乔说完的同时,慕琛就悟到了这层厉害关系,重新将顾乔搂进了怀里,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归位。

  而后,再次开口,语气也严肃了几分:“伯母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经过抢救,好多了,如果没有什么大碍,明天就可以出院,只是再也经不起刺激。”顾乔闭了闭眼说道。

  “嗯,我回去叫人留意一下好的心脏专家,如果有,把伯母接到S市来,我们一起照顾。”

  慕琛点了点头。而后,似想到什么,重新扳开顾乔,让她面对自己,忧虑道:“你小姨这么怨我,不知道伯母是不是也这样看我的?”

  见慕琛的眉间拧成川字型,顾乔伸手帮他捏了捏,宽慰道:“放心吧,我了解我妈,她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件事情,你没有一点错,她不会怪你的。”

  说到这,顾乔又下意识垂了垂眸。虽然如实说,可她却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她的妈妈虽然明事理,但那个死去的人是他爸爸。

  见顾乔露出这副犹疑的表情,慕琛知道顾乔那番话不过是在安慰自己。

  不过,他也不在追问下去,免得增加顾乔的心里负担,而是沉了沉眸子,说道:“无论伯母怪不怪我,这件事,我都会追查下去,即使慕鹏失踪了,我也要找出他酒驾的证据,以示正听。”

  慕琛既然这么说,顾乔也不矫情。

  自中午听梁慧珍说了之后,她就有这样的想法。既然这样,便要借助慕琛的力量,否则,以她的能力,是万万办不到的。

  彼此沉默了一段时间,慕琛见顾乔凝着脸,似乎还在想他父亲的事情,便转移话题:“对了,你晚上要不要回医院?”

  “不了,我二姨和小姨在轮流守,如果我去,年年会吵着跟去,他也跟着我们担心了一下午,也该让他放松放松。我们明天早上再去。”

  “好。”

  ……

  因为今天事情发生得太多,太复杂,顾乔和慕琛怕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晚上的时候,就轮流着开导他,两人还跟她睡一张床。

  第二天,他们几人起了个大早,顾乔收拾了一下顾小年,两人就往医院赶。

  怕刺激到梁巧如,慕琛依旧没有去。

  到达医院时,病房里只剩梁慧珍陪着梁巧如。

  顾乔进去的时候,梁巧如已经醒来,她和梁慧珍正说着什么,看到她进来,就停了话题。

  知道她妈最终还是会同她坦白,顾乔也不介意,将从家里熬好的鸡丝粥盛出来,坐到她跟前,就想给她喂。

  看女儿这副伺候残疾人的架势,梁慧珍立刻推开她递过来的调羹,拒绝道:“你妈还没半身不遂呢,不用你来喂?”

  “外婆,你好点了没有?”

  顾小年凑到梁巧如的床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不失时机地问。

  “好多了,现在我就可以陪年年一起练字了。”

  梁慧珍立刻拍着顾小年的脑袋,边忙不迭地回道。而后,主动拿过顾乔的调羹,就舀了起来。

  吃了几口,她突然对坐在身边的梁慧珍说道:“慧珍,你带年年出去玩一会,我有几句话要跟乔乔说。”

  梁慧珍顺势看了顾乔一眼,点了点头:“好。”

  “可是,我想多陪陪外婆。”顾小年立刻嘟着嘴巴,不乐意。

  “就离开一会,外婆等会出院,就一直陪你玩,怎么样?”

  梁巧如笑呵呵地摸着顾小年的小脑袋,安慰道。

  顾乔则背着梁巧如微挑起眉,一副威胁他的样子。

  接收到老妈的目光,顾小年立刻乖乖地朝梁巧如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就离开一下,妈妈和外婆好好聊,我呆会来找你们。”

  接着,梁慧珍就拉着顾小年走出病房,顺势替她们带上了门。

  病房里落入沉寂,梁巧如边舀着粥,边淡淡看着顾乔。

  顾乔则垂着头,玩着自己大衣的衣带,她知道,她妈要跟她摊牌了。

  果不其然,梁巧如吃了几口,又停下了,而后,目光淡扫了她一眼,平静地说道:“乔乔,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有多爱慕琛,如果妈叫你放弃,你愿不愿意?”

  顾乔下意识抓紧衣带,手关节开始泛白。

  她这样僵愣了好一会,才敛了敛眸子,压抑着涌动的情绪,开口:“妈,你别让气我做这种选择,我很爱很爱,爱到愿意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嗯。”

  梁巧如只是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而后,她重新看向鸡丝粥,又舀了一口,边咀嚼,边说道:“乔乔,你爸出这样的事,我不是不恨。恨那个人将人命当稻草,恨他出事之后还不懂反省,更恨他以这种卑鄙的手段逃脱责罚。这种恨……甚至可以波及到他家人身上,我昨天一晚上都在想,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样的人,杀了人之后,不心虚,不害怕,首先想到得是欺压别人!”

  顾乔无法回答,只那只手握得更加紧,手背处爆出条条青筋。

  梁巧如看了顾乔发白的嘴唇一眼,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可是,我却没有忘记你爸爸时常说的话。他说,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太不容易,他爸爸不要他,他妈妈不理他,兄弟姐妹也当他不存在。所以,他以后的孩子,他要锻造她刚毅的性格,然后给她足够的自由,让她去追求她认为的幸福,对错皆是缘,他只求他的孩子不会和他一样,找到一个心爱的人,却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

  顾乔错愕地看向梁巧如,他们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

  怪不得,他爸从来没有跟她提过她那边的亲戚,而这些人,在他死后,也没有来悼念。

  梁巧如似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滑下一片泪花。而后,她赶忙将调羹放进碗里,用衣袖擦了擦眼睛。

  等情绪平复了一些,她才重新看向顾乔,平静说道:“乔乔,你别看你妈平时咋咋呼呼,大大咧咧的,你妈教了一辈子书,看过那么多学生,是个明眼人。我知道慕琛这个孩子不错,跟慕鹏一定不一样,但慕家能教出这样两个两级分化的孩子,一定非常复杂,你以后嫁进去,只怕会过不好。我和你爸并不想你大富大贵,只求你能幸福安康,你明白吗?”

  至此,顾乔终于明白梁巧如绕了一圈,是

  想说什么。

  手一松的同时,眼睛也滑下一片泪花,而后,展臂一把扑进她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声音沙哑道:“妈,爱情是没办法的事情,就像爸明明众叛亲离还是要娶你,我纵使前面刀山火海,也没有任何退路。谢谢您能理解,我从小就让您操心,好不容易长大了,又怀孕生个孩子继续让你操心,现在交给男朋友,还是让你操心,有时面对你,真的无地自容。我想,我肯定把三辈子的好运都用上了,才碰上你这样的妈。”

  “那我肯定是走了三辈子的霉运,才摊上你这个尽让人操心的女儿。”梁巧如抚了抚顾乔的背,玩笑道。

  闻言,顾乔也不自觉破涕为笑,而后,重新放开梁巧如,卷起袖子帮她擦了擦眼泪,说道:“妈,你现在心态要放平,不能随便激动,我这么大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心里都有数,您就少操点心吧。”

  “要我不操心啊,那等你嫁进豪门做富太太再说。”梁巧如也笑着替她理了理额前团在一起的头发。

  “行,等我嫁进去,一定给你买很多金首饰,把你打扮成佛像金身一样,闪瞎别人的眼。”顾乔也笑着抬扛道。

  “你这丫头,怎么嘴越来越贫……”

  梁巧如当即笑推了她一把,顾乔也笑倒在她被子上,而后,她似想到什么,敛笑,耽虑地看着梁巧如:“妈,那小姨那边呢,她似乎还为爸爸的事情,觉得愧对我们。”

  “她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刚才开解过她,她好多了。也是你小姨和小姨丈人太善良,寻常哪个人会为这种事介怀,说不定还会嫌我们事情那么复杂。”

  梁巧如叹息地摇了摇头,而后,又道:“至于慕琛,虽然不管他的事,但你知道的,你小姨这人很容易钻牛角尖,她一时不能释怀也正常,先随她吧,你们好好过日子,她总有想通的一天。”

  “嗯。”顾乔点了点头。

  “对了,你表妹那边,你千万要多关注一点,别让她捅什么篓子,否则,我们没脸面对他们。”说到这,梁巧如又不忘提醒道。

  “嗯。”顾乔又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

  和梁巧如聊了半个小时,梁慧珍就带着顾小年回来了。

  梁巧如和顾小年玩了一会,顾乔跟梁慧珍说了会话,把昨天开解曲震浩的话,又跟她说了一遍,她情绪倒是好多了,只是像巧如说得那样,她对慕琛依旧介怀,还反过来劝她,要好好考虑慕琛,有了孩子也不算什么。

  她劝阻的语气跟曲晓月当初劝她的一模一样,顾乔听着听着,不由得一阵失笑。

  又过了一会儿,曲震浩过来,与医生和医生讨论了一下梁巧如的病情,确认她没什么大碍,就办了出院手续,载着大家回去了。

  由于梁慧珍忌讳慕琛,曲震浩和梁慧珍将他们三人送到小区楼下,没有上去。

  顾乔打开门时,慕琛正坐在沙发上。

  看到梁巧如回来,慕琛几乎下意识地从位置上站起来。

  虽然他表情平静,但顾乔还是看出慕琛的局促不安,否则不会做这样的动作。

  她在心里暗笑了一下。

  顾小年则一进门,就“爸爸”一声,往慕琛身上吊。

  慕琛连忙将他抱起,他立刻晃着小脑袋,兴奋道:“爸爸,好高兴呀,外婆终于好起来了,爸爸,你高不高兴?”

  慕琛下意识往梁巧如方向看了一眼,而后,捏了捏儿子的小脸蛋说道:“嗯,爸爸很高兴。”

  梁巧如也看出了慕琛的异样,虽然,他在心里没怪慕琛,但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便端着没有出声。

  后来想到女儿肯定会跟他说明情况,就回身跟顾乔说了声她有些累,想再睡一会,就走回房间,给他们腾空间。

  看到梁巧如这样,顾小年立刻叫慕琛放他下来,他要去陪外婆。

  眨眼间,客厅里就剩顾乔和慕琛。

  慕琛虽然看出梁巧如语态平和,但不确定她真的不怪他,就转而询问地看向顾乔。

  看到慕琛又露出昨天那副样子,顾乔不由得又勾起了嘴唇。

  而后,大步走到他跟前,一把搂住他精壮华丽的腰身,

  将脸靠在他胸膛,闭了闭眼,微笑地说道:“我妈,她没有怪你。”

  慕琛顿时全身一松,从昨天起,就开始像坐过山车一样的心情终于落到了实处。

  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只觉得所有语言都是空白,干脆也搂紧了怀里的顾乔。

  因为在乎顾乔,所以在乎她妈妈的态度,而如今,这个为女儿尽心尽力的女人,又以她异常宽大的胸怀,包容了她女儿爱的人。

  由于梁巧如这一晕,将顾乔他们所有的计划都打乱。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在家里陪着梁巧如,没有出去玩。

  梁巧如见这样,冷着脸,想打发他们出去走走,但都被顾小年的不一声挡了回来。

  不过,由于保安室徐叔的功劳,短短两天内,小区里的人就知道顾乔带了个男朋友回来,是顾小年的爸爸,而且长得跟他一模一样。

  于是,许多好奇又热情的邻居来顾乔家串门,探看这个传言中的人,几天下来,顾乔反倒有些应接不暇。

  慕琛也任他们打听,碰到几个八卦的,也耐心解答,而后,关于慕琛的各种溢美之词就传遍了整个小区。

  顾乔无意听到这些都话,笑得肚子痛。

  顾乔三人于第三日下午回S市,顾小年这时候便到了最纠结的时候,他一边想陪着生病的外婆,一边舍不得爸爸和妈妈。

  不过,顾乔才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如今梁巧如身体这样,她不可能再让他拖累她。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把梁巧如也一起接到S市去,但无奈那里等待她的可能是更多的暴风骤雨,她不敢让梁巧如此时去,以免又让她担心。

  曲震浩开车送他们去机场,六人站在机场大厅,顾小年开始对着梁巧如扭股儿糖。

  这次,任顾乔怎么劝都不行,她越劝,他眼泪就掉得越凶。

  顾乔明白,顾小年是她外婆带大,两人的感情比她,只有深无浅。

  于是也就任着他去。

  梁巧如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抱着她的小外孙看了又看,就怕他下一秒会消失一样。

  顾乔站在一旁也看得难受,眼泪也簌簌地往下掉。

  还是曲震浩提醒,梁巧如不能太激动,顾乔才隐忍着离别的悲痛,帮忙着安慰她。

  过了好一会,梁巧如才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开始嘱咐顾小年各种注意事项,又嘱咐了顾乔几句,就看向慕琛。

  她擦了擦眼角的残泪,目光平和地端凝了他许久,才平静而郑重开口:“我的女儿和外孙,就拜托你了。”

  这是自聚餐之后,梁巧如对他说得第一句,慕琛怔了怔。

  不过,他明白,虽然顾乔说,她并没有怪他,但她至此才算真正接受他。

  所以,会以一个母亲和外婆的双重身份,把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交付于他。

  慕琛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回道:“谢谢,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照顾好她们。”

  而后,他又向一直默不作声的曲震浩点了一下头,就抱着顾小年,和顾乔向安检处走去。

  顾小年则依旧泪汪汪地向梁巧如挥手作别。

  飞机一个小时后落在S市的土地上,徐泽来接机。

  经过飞机上的消化,顾小年离别的情绪已淡了很多,在车上,还能愉快地和徐泽打招呼。

  担心了一路的顾乔不由得一阵无奈地笑。

  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三人吃好饭,曲晓月却掐着点,探头探脑地串门了。

  顾小年一眼看到她,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高兴地嚷着:“晓月阿姨,我们元旦回家了,家里可好玩了,小姨公,也就是你爸爸,又带我去吃红烧肉了。”

  “知道你小姨公就我爸,你不用特地解释。”

  曲晓月拍了拍顾小年的西瓜头,而后朝周围看了一圈,问道:“你老妈呢?”

  “在厨房里洗碗。”

  “好的,有问必答,乖,下次,晓月阿姨带你去看恐龙。”

  曲晓月立马往厨房走。

  顾小年却撅着嘴巴,在后面嚷道:“晓月阿姨骗人,恐龙已经灭绝了。”

  曲晓月又向他比了个意味不明的手势,就快速闪进了厨房。

  顾乔转身就看到了她,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笑道:“怎么,几天不见,已经进化成猴子了。”

  “姐,正紧点,我可是百忙之中抽空来一趟的,快点告诉我,怎么样,你有没有试图对我爸洗脑,他现在怎么样?”曲晓月边拉住顾乔的胳膊,边蹬着腿,焦急说道。

  没想到她这么神速,顾乔停下摆放碗筷的动作,又气又笑地看着她:“既然那么怕他,你何必要瞒着他跑出来?”

  “伟人说了,不能害怕就不去做。”曲晓月立刻信手编来一段胡扯,就继续纠结刚才的话题:“怎么样,快点告诉我,我要急死了!”

  “回去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我没有去试探。”顾乔耸了耸肩,继续了刚才的动作。

  “没有去试探?”曲晓月顿了顿,“好吧。”

  失望地落下这个语气词,曲晓月就往门口走去。

  顾乔正想叫住她问问这几天的情形,一个转身,她已经没影了。

  顾乔不由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回到S市后,日子依旧和以前那样不疾不徐地过,只是梁巧如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多加了一个要打听的人,总问慕琛最近怎么样,忙不忙,要他注意身体。

  顾乔把这些转述给慕琛时,慕琛淡淡一笑,可见其心情不错。

  可在回来的第三天下午,他们家来了个让顾乔大感意外的不速之客。

  -

  第一天就收到那么多月票,谢谢大家,这个月一起努力,向完结进军!O(∩_∩)O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