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我知道你们对慕家什么居心。

  

  此时,顾小年手中的树枝正插了那块面包屑,他将树枝指向哪里,蚂蚁就爬向哪里。

  那浩浩荡荡的蚂蚁队列在他的指挥下一会儿变成一字型,一会儿变成S型,他如同掌控着它们的生命。

  慕老爷子看了顾小年从容专注的表情一眼,停了片刻,而后蹲到他身边,也捡起了树枝,只不过,顾小年将蚂蚁引到哪里,他就在那里挡住他瞻。

  顾小年平静斜睨了他一下,不说话,只是挥着树枝耐心地引导那群蚂蚁绕过他树枝的阻挡,继续前进。

  慕老爷子看着顾小年不急不躁的行动,微挑了一下眉,而后,他干脆将障碍设在队伍的中央,后面的蚂蚁立刻被突然而来的状况吓得无头乱转,队伍开始乱溽。

  顾小年看了慕老爷子的树枝一眼,小眉微皱。

  他想了想,将原来的面包屑掰成两瓣,捡了一根树枝穿上,靠到那队混乱的蚂蚁中间,将它们重新凝聚起来,而后将后面那截断的半队慢慢引导慕老爷子身边,将它们分给了他。

  老爷子端详着顾小年,眉毛挑得更高。

  而他看了看他那半截依然井然有序的蚂蚁,顿了顿,用树枝开始在它们中间毫无章法地划着,那些蚂蚁立刻被冲得七零八乱。

  顾小年看着这群自己原本乖乖跟着自己的蚂蚁,眉头拧在了一起,下一刻,身体一侧,手一扬,就照着慕老爷子执着树枝的手打了过去,眼睛里是说不出的愤怒。

  慕老爷子却将头一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慕家的子孙,不愧是慕家的的子孙!”

  顾小年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他看了一眼慕老爷子那只被打到的手,踉跄地站起来,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迅速拉开和他的距离。

  黑汪汪的大眼睛瞄向慕老爷子带笑看来的有神眼神,他张口想说些什么,可又咬紧了下唇,这样欲言又止了片刻,他才张口,一脸严肃地说道:“是你先欺负我的。”

  慕老爷子一怔,又中气十足地大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去拿羽毛球的顾乔正好回来了。

  看到一脸心虚的顾小年站在一脸兴奋的慕老爷子跟前,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慌张,顾乔立刻跑过去,下意识将顾小年护在身后,而后,朝慕老爷子勉强地点了点头,以示招呼:“慕老。”

  “嗯。”

  慕老爷子收回笑容,若无其事地点了一下头,重新站了起来。

  而后,他看了一眼躲在顾乔身后偷偷看他的顾小年,沉吟片刻,看向顾乔:“孩子五岁?”

  顾乔不明白慕老爷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如实地点了点头:“嗯,孩子五岁了。”

  “嗯。”

  慕老爷子又若无其事地应了一声,看向顾小年,见他依旧带着疏离的表情看着他,他顿了顿,便将双手背在身后,往运动场的门口走去。

  走了几步,他突又似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顾乔:“小顾,你好不容易叫我一声爷爷,怎么又退回去了,以后要继续叫。”

  说完,便头步履矫健地重新离开。

  顾乔等他完全走出视线,才迅速丢掉羽毛球,将顾小年扯到跟前,蹲下来,紧张地看着他:“年年,你跟太爷爷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你露出这副做坏事的表情?”

  “我不是故意的。”

  顾小年立刻将双手背到身后,委屈地低下头:“我在玩蚂蚁,是他一定要来搞破坏,我都分给他一波玩了,他还是来捣乱,结果,我一生气就打了他。”

  听到这个,顾乔几乎要急上火了。

  她的儿子不但玩东西,竟然还打了人,这是哪个家长都忌讳的。

  顾乔不敢想象,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儿子招了慕老爷子的讨厌会是什么后果。

  但看到儿子一脸委屈的模样,顾乔又实在开不了口苛责。

  一个五岁的孩子,爱玩十分正常,而且似乎不是他主动挑起的。

  后来,她想想老爷子的表情不算太差,也许她想得太严重了,就安慰地拍了拍顾小年的头:“好了好了,妈妈不责怪你,但无论什么原因,打人总是不对的,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嗯。”顾小年用力点了点头,顺势替顾乔捡起羽毛球递给她,说

  tang道:“妈妈,给。”

  看着顾乔把它接过去,顾小年犹豫了片刻,又扁着嘴,看向顾乔:“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太爷爷,他的表情很吓人,而且还捉弄我。”

  “你太爷爷的表情很吓人?”

  顾乔顿了顿,明白过来顾小年说得是慕老爷子总是一脸不拘言笑的表情。

  顾乔知道,孩子感官直接,无论她替慕老爷子说多少好话,顾小年都未必认同。

  所以,她放弃了原先的套路,又摸了摸顾小年的西瓜头,退而求其次道:“年年,你刚认识太爷爷,对他不了解,觉得他可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可以不喜欢他,但他是个老人,是个长辈,要尊敬他。尤其以后不能对他做打人的事情,知道吗?”

  “刚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见顾乔还盯着刚才的事情不放,顾小年嘴巴一扁一扁的,甚至委屈。

  但见顾乔透出坚决的表情,还是先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听妈妈的。”

  顾乔此时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

  慕老爷子从运动场走回书房,思绪繁忙了一路。

  他从刚才五岁顾小年指挥蚂蚁的情景,想到慕琛五岁时在国外街头跟人打架的情形,再到如今他与慕琛势如水火的关系……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他似乎又走了一回慕琛成长的三十几年的路。

  而后,他转身从一个原木大书架上拿下一本大相册,走到沙发旁坐下,顺势戴上前面茶几上的老花眼镜,就着相册翻了起来。

  相册里面无一例外是慕琛的照片,从五岁到三十三岁,有玩耍的,有念书的,有跟人打架的,有获奖的……各种各样,都是他托人偷偷照了,寄回来的。

  他翻了约摸半刻钟的时间,又重新合上相册,站起来在书房里踱着步,深幽的目光中飞逝过许多无以名状的情绪。

  他就这样将双手背在身后,单调而重复的转着,直至过了半个小时,他突然似想通了一般,大步走到书桌旁,拿起话筒迅速拨通了一串号码。

  铃声响了几下,很快响来孙霍英恭敬而疑惑的声音:“老爷子,这么早找我有事?”

  “嗯。”

  慕老爷子语气清晰地应了一声,就凝眉说道:“小孙,你给我提的意见,我考虑过了,既然慕鹏洗心革面回来,慕琛这个总裁,我也绝对不同意换。”

  “老爷子?”昨天让老爷子考虑,没想到考虑出来的是这个结果,孙霍英不由得一阵诧异。

  “虽然我不太懂生意,却知道你们这群人的想法。慕琛上来以后,虽然公司业绩有增长,但却给了你们不少压力,你们一把年纪却被一个小辈管着,而且是我们慕家什么都不是得私生子,心理难免有不平的地方。或者……”

  慕老爷子顿了顿,说话如其风地单刀直入说道:“你们对我们慕家这一代的继承人没有信心,想搞垮慕威,让它更名改姓,获得更加直接的利益?”

  “老爷子,我们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们的出发点都是为慕家和慕威好。”孙霍英立刻惶恐不已地说道。

  慕老爷子也不停他解释,径自说开去:“你们商人脑子里的弯弯绕,我不太懂,不过想趁着我们慕家乱的时候坑我们,我是绝对不答应的。你们不是看不出慕鹏比慕琛差太多,无非想利用我偏袒慕鹏,达成你们的目的。那我现在就跟你直说了,既然我把慕琛给领回来了,就会对他一视同仁,慕鹏的出现撼动不了他。这句话,你也帮我转达给那些不合作的股东。”

  “是、是、是。”电话那头的孙霍英边抹着额角沁出的汗,边恭谦地回道。

  他不得不承认,慕老爷子虽然平时不管事,心里却明镜似的。

  “还有,慕鹏在哪里?”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