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7 你确定要跟我讨论这种问题吗?(一更)

  

  不同于其他项目,参加亲子跑的大部分家庭都是抱着锻炼孩子毅力或者增加亲情互动的目的,所以开跑之后,竞争的氛围不是很浓,基本都是家长放慢速度,将就着孩子跑。

  顾乔和慕琛也不例外,但顾小年却是摆足了全力以赴的态度。虽然先前慕琛告诉过他刚开始不要跑得太快,他还是超越了大半的同龄人沿。

  顾乔见状,有些无奈地看向慕琛。

  明白顾乔的意思,慕琛轻拍了一下顾小年的肩膀,边迈着长腿闲适地慢跑着,边提醒道:“年年,这次我们的目标是坚持跑到终点,尽力就好,你还小,跑不过那些大哥哥的。”

  “嗯,我知道了。”顾小年听话地点了点头,但那较劲的神色没有变,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顾乔见状,只能边跑,边留意他的状态纺。

  此时还在起跑的区域,人比较多,赛道两旁站满了助威和围观的人,整个场面熙熙攘攘,也有人认出了顾乔他们,拉着旁边的人低声议论。

  顾乔和慕琛没有注意,只是在经过曲晓月他们时,同他们打了声招呼。

  片刻后,三人跑出这片区域,道路两旁的人开始渐渐少去,跑道上的人也由于实力差距,慢慢拉开了距离。

  此时已经过去十多分钟,顾乔虽经过一段时间锻炼,但不过是临时抱佛脚,长期的办公室工作让她体质略欠缺,她已有些气喘吁吁。庆幸速度慢,顾乔并现在没有感到特别吃力。

  顾小年虽然有些吃力,但依然能坚持,只有慕琛不但没有丝毫疲累的痕迹,也许整个人精神状态太好,还带了不在比赛的闲适。

  顾乔将差距看在眼里,不禁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三人不过二十分钟就跑了将近一半的路程,赛道上的人更加少,他们虽然跑得不快,但也没有落后太多。

  不过,顾乔已经手脚发沉,气喘吁吁。可她还是下意识转看顾小年。

  见他也是跑得浑身大汗,手脚迟钝,顾乔心疼,却知道这是培养孩子毅力的好时候,便咬牙忍了下来。

  慕琛除了身上流些汗,依旧没什么显著变化,见到顾乔和顾小年这么吃力,沉吟片刻,对顾乔温声说道:“你们跑慢点,我给你们去拿点水。”

  “嗯。”

  这提议正合顾乔的心意,她忙不迭点了点头,便将顾小年拉到了身边,放缓速度,慕琛则绕到旁边去接矿泉水。

  顾乔见顾小年累得整个人恹恹的,忍不住玩笑道:“儿子,是不是后悔来参加马拉松了,现在也可以反悔,只要跟你爸说一声?”

  顾小年沉默了一下,认真地看向顾乔:“本来有点后悔,不过现在不后悔了。”

  “为什么?”顾乔擦了擦顾小年红彤彤的小脸,好奇问道。

  “因为……不告诉你。”顾小年故弄玄虚地看了顾乔一眼,便笑呵呵地加快步伐,跑到了前面去。

  见儿子还能跟自己开玩笑,知道他还有能量跑完全程,顾乔放心了很多,正要加快步伐追上去,身边却突然抄来一个高大男人。

  顾乔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上了前面地顾小年,高速带来巨大的冲力,下一刻,顾小年整个人就往前一踉跄,整个人就扑在了地上。

  “年年——”

  顾乔立刻惊呼一声,冲上去,将顾小年扶了起来。由于手臂做支撑,顾小年的脸倒没有受伤,只是浑身都沾染了灰尘,膝盖的部分还蹭破了一个小口子。

  顾乔连忙帮他边掸着灰尘,边紧张地问道:“年年,怎么样,哪里痛,如果痛得话,告诉妈妈?”

  顾小年显然摔懵了,只是愣愣看着顾乔不说话,好半晌才皱起了眉头,而后,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膝盖,不过很快又重新看向顾乔,用力摇了摇头:“妈妈,没有,只是刚开始磕到地面的时候有点疼。”

  “你说谎。”

  顾乔早就乔出顾小年的眼神,立刻撩开他左边的裤腿,只见膝盖处果然肿了一块,上面还印着血迹。

  此时,慕琛也赶了过来,见顾小年伤成这样,关切问道:“出什么事了,儿子怎么摔倒了?”

  “被人撞倒了。”

  说完,顾乔下意识看向不远处,那男人显然也被吓到了,虽然

  tang跑得气息不稳,目光却讷讷地看着顾小年。

  见他们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他又快速反应过来,连忙边哈腰,边连声道歉:“不好意思,这小孩是你家的吧,我当时要追我儿子,没留意到那么小的他,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带孩子去看看,我给你们留个电话,所有责任,我一律承担。”

  说着,还走上来,要报手机号码。

  顾乔见他是个明理的人,而且神色焦虑,忙安慰道:“您别那么说,这也不全怪你,如果我能跟紧点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您有急事吧,不用管我们,先去处理。”

  男人想再推迟,但大概事情确实太紧急,欲言又止了下来,而后,歉意地看着顾乔:“谢谢你能理解,不过你还是留个电话,这责任明显在我,医药费我愿意担。”

  看着这么老实的一个人,顾乔不由得笑了:“大哥,真的不用了,这点医药费,我们还承担得起,你快去吧。”

  见顾乔言辞诚恳,态度坚决,知道说服不了她,男人又万分歉意地朝她点了个头,又看了顾小年和慕琛一眼,便重新撒开腿,往前跑了起来。

  处理完事故,顾乔重新看向顾小年,征询道:“年年,你受伤了,妈妈带你去医院,我们不跑了,怎么样?”

  顾小年一双黑汪汪地大眼睛看着顾乔,一脸若有所思,而后,他往慕琛方向挪去几步,拽住他的手,有些怯怯地道:“妈妈,我没事,爸爸说做事不能半途而废,我想跑完全程?”

  没想到平时贪玩爱睡懒觉的儿子还有这样的毅力,顾乔一顿,下意识看向慕琛。

  慕琛沉吟了片刻,撩开顾小年的裤腿,认真地观察了一会她受伤的部分,而后,对顾乔解释道:“只是擦伤了皮肤软组织,没有伤到筋骨,跑一阵没关系。”

  接着,他又替顾小年揩了揩脸上的灰尘,认真道:“年年,你确定要坚持下去,虽然没什么关系,但你跑得的时候还是会痛,还有一半的路程,到时,你可不准后悔?”

  “嗯,我想跑下去。”顾小年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慕琛微笑地答应了下来。

  顾乔本想反对,但知道此时不是保护他的时候,便硬生生地忍了下来,但目光不时瞟向他受伤的膝盖,为他心疼着。

  知道顾乔放心不下,慕琛将顾乔拉起的同时,便宽慰地搂了搂她的肩膀:“别担心,要对我们的儿子有信心,这是个好机会,我们不可能永远保护他。”

  “我知道。”顾乔点了点头。

  但知道并不代表就能完全放心,虽然她以前对顾小年也严厉,但却都是点到为止,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会实质性伤害到他,如果不是慕琛劝解,她绝不会答应顾小年做这样的事情。

  这大概就是女人和男人教育孩子的不同,男人有时狠得下心肠。

  见顾乔还是一脸踌躇,慕琛将矿泉水拧开递给她,一边摸了摸她的脸,打趣道:“乔乔,你放心,以后我们的女儿,我绝对不会这么教。”

  见慕琛在这样的场合还不正经,顾乔脸蓦然红了起来,一把接过水,就躲开他的手,不满嘀咕道:“你要女儿,自己生去。”

  盯着顾乔发红的脸,慕琛微挑起眉,戏谑道:“乔乔,你确定要在这个地方跟我讨论谁生这个问题吗?”

  想起这男人耍起流氓来好无底线,顾乔将水倒进嘴里,掩饰了这个话题。

  慕琛看着她心虚的模样,笑意更深。

  三人小歇了一会,慕琛又鼓励了顾小年几句,就重新出发。

  此时,他们已经落后了许多,顾小年两条眉毛拧在一起,看上去有些焦虑。

  可是,他刚跑出几步,就狠狠痛抽了一口气。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