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7 惹事了。

  

  一个小时后,车队蜿蜒过大半个城市到达目的地。

  当慕琛搀扶着顾乔下车时,漫天花瓣和彩带纷飞,无数的摄影照相灯光聚焦到他们身上。酒店的台阶上,慕老爷子、刘香兰、慕鹏、慕敬、慕国等一众主要亲戚正站在那里迎接她们。

  两人拾级而上,走到慕老爷子跟前,顾乔恭敬冲他喊道:“爷爷。”

  “我这是终于等到你叫我这一天了。”慕老爷子高兴地点了点头桕。

  顾乔又回以一个微笑,便走到刘香兰面前,也向她行了个礼,喊道:“妈。”

  “嗯。”刘香兰淡淡应了一声,表情没什么起伏,随即嘱咐道:“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打完招呼就进去抓紧时间休息一下,下午还有的忙。”

  顾乔感激地点了点头,就依言和慕家其他长辈打了照面。

  顾乔在慕家住过那么久时间,与这些亲戚基本已熟识,大家也十分友好。

  但轮到慕鹏时,顾乔觉得今天的他有些出乎寻常的阴阳怪气,可她又一时找不出哪里不对,离开时不免多看了他一眼。

  慕鹏则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顾乔一群人离开,一脸似笑非笑。

  ——

  婚礼开始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

  彼时,冬日的暖阳高悬于顶,不远处的碧水青山相辉映。

  举办婚礼的草坪上,被一片白色与粉色所淹没,尤其圆形的仪式亭,顶部一圈以粉色和白色的百合做装饰,粉色的帷幔轻垂而下,向四方束起,微风轻拂,像童话里的模样。仪式亭的旁边放着一架白色钢琴,身穿白色礼服的乐者在演奏着轻音乐。宾客区的白色椅子上,早已满满当当地坐了人。

  顾乔正由替代父亲角色的曲震浩挽着,站在通道伊始的花拱门之下,后面的顾小年和另一个花童一人一边,拿住婚纱的拖尾。

  一切准备就绪,一名身穿白色礼服的司仪拿着话筒,走上仪式亭,微笑的宣布:“现在,有请新娘入场。”

  柔和的轻音乐变成了欢快悠扬的《卡农》,众宾客动作出奇一致鼓起掌,站起来看向她,正在等候的记者也纷纷将镜头对向了她,通道两旁的伴娘与伴郎同时也向半空抛洒起了花瓣。

  在这片花瓣雨之下,顾乔由曲震浩领着走过花瓣铺成的通道,走向正在等候的慕琛。

  这条通道不过短短一百多米,但顾乔看着尽头的慕琛,就像恍然之间走过人生的二十七载,走过与慕琛相爱的六个月一十二天。

  她想起了与云子湛分手的那个大雨天,想起了在产房孤独等待分娩的情景,想起了第一次见面狼狈撞上慕琛的模样……她懂得苦尽甘来的道理,但她从没想过这份甘甜会是一个男人的真爱与守护。

  他们这条路走得太顺太顺,虽然有项雪,有云子湛,有慕琛母亲,但这里面所有人都做了最大限度的成全,当她想起这些时,时常有如坠迷雾的不真切感。

  然而,从这一刻开始,她才如尘埃落定般释然,因为她们真正走到了一起,并且收获了大片鲜花和掌声。

  “阿琛,我们疼了二十七年的乔乔就交给你了,好好待她。”

  就在此时,曲震浩低沉的嘱咐声响起。

  顾乔回过神,原来她的手已经被转交到了慕琛手上。

  顾乔下意识看向慕琛,慕琛也正目光熠熠地看着她,而后,他将顾乔微带到身边,朝曲震浩郑重地点了点头:“谢谢您那么多年照顾她,我一定不负您所托。”

  曲震浩欣慰地拍了拍慕琛的肩膀,转而看向顾乔。

  看着曲震浩眼底的不舍与期许,想起这几年他如父亲般的照顾自己,顾乔眼睛一酸,伸手抱住了曲震浩。

  曲震浩一顿,面上扬起爽朗的笑,拍了拍顾乔的背,安慰道:“不过是嫁个人,咱们还是一家人,想小姨小姨夫了,随时可以来看我们。”

  “嗯。”顾乔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站起身。

  曲震浩也拍了拍她的肩膀,便走回了宾客区。

  顾乔的目光直到他的身影落座才抽回来,看向慕琛。

  慕琛握了握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此时才到通道的一半,有微风乍起,漫天的花瓣开始纷纷扬扬

  tang。

  花影重叠之下,顾乔感受着慕琛握紧她的那只大手,脑子似乎被什么溢满,又似乎把什么都放空了,整个思绪处于停滞状态。

  直到慕琛将她领到礼仪亭之下,顾乔才慢慢回转过来。

  慕琛依旧专注地看着她,完美的面部轮廓上勾勒着柔和的微笑,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更是亮得仿佛能点亮夜空。

  就在此时,司仪肃穆的声音响起:“两位新人,今天你们的家人和朋友将见证你们此生最重要的一刻。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无论顺境或者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会爱着她,直到此生的尽头?”

  司仪的声音一落,现场立刻陷入一片肃静。

  也许被这气氛感染,顾乔呼吸一顿,下意识紧张起来。

  慕琛看着顾乔的模样,眸底掠过一丝笑意,他握紧顾乔的手,庄重地看着司仪:“我愿意。”

  现场顿时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顾乔也跟着莫名地松出一口气。

  司仪朝慕琛微笑地点了点头,又看向顾乔:“新娘,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无论顺境或者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会爱着他,直到此生的尽头?”

  “我愿意。”几乎是在同时,顾乔回握住慕琛,便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

  慕琛眸底的笑意染到了脸上。

  接下来是交换婚戒,当慕琛为顾乔带上婚戒的那一刻,顾乔的思绪才真正开始运转。

  此地此刻起,她才真正意识到,她成为了慕太太。

  她的一生将和慕琛缠绕到一起,从此无止无休,无穷无尽……

  经过证婚人致辞,双方家长致辞,整个过程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婚礼仪式后,宾客们纷纷由左边的通道进入宴会大厅,参加马上要开始的午宴。

  顾乔也被慕琛搀扶着走出司仪亭,一行记者大概想要点花边小料,一路围着他们边拍照,边追问。

  也许人逢喜事,慕琛今天变得格外和气,基本有问必答。

  这样浩浩荡荡地边聊着,边向大厅走去。可是刚跨进大门,一个身穿暗红色工作服的女服务员火急火燎地冲开人群,向他们跑了过来。

  及至跟前,她向顾乔匆忙点了个头,就走到慕琛跟前,想跨前几步说话,当看到一圈的记者,她又欲言又止了下来。

  最后,大概是真急了,她咬牙凑到慕琛跟前,言简意赅道:“慕先生,那边有人找你。”

  说完,用目光扫了一下总台的盆栽旁边。

  女服务员的声音不高,但周围基本都能听到,顾乔随之疑惑地看向她示意的地方,那边正站着几个时不时看向这边的男人,他们穿着随意,显然不是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慕琛也看到了他们,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目光沉凝,似乎认出了他们。

  顾乔心生一种不好的预兆,正想问慕琛,慕琛握了握她的肩膀,已经率先开口嘱咐:“乔乔,你先跟我妈进去招待客人,我这边有些事,等处理好了就马上回来。”

  慕琛面容虽然平静无波,但顾乔还是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她很想打听,但现在周围都是记者,慕琛必定有不方便的地方,只得点了点头,先应下。

  慕琛安慰地拍了拍顾乔的肩膀,便大步向那群人走去,伴郎中,钱绍远也跟了上去。

  此时,顾乔才发现钱绍远的表情很差。她突然就想起,钱绍远的爸爸是公安局的。

  顾乔正思考着这几者间有什么关联,记者中有人突然指着盆栽旁那群人的一个说道:“诶,那个人不是公安局的陈警官吗,他们怎么来找慕先生了?”---题外话---婚礼现场的图,我微博有哦,如果觉写得不生动,可以到我微博看,微博搜索"乔嫮",就有了。还有后期这篇文的一些其他番外,因为更得慢,我可能会在微博上更了,免费让大家看,大家可以先加上。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