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18 嫁祸?

  

  大家有一瞬的静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记者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向那群人蜂拥了过去。

  “陈警官,您怎么在这里,是不是这家酒店出了什么事?”

  “陈警官,您刚才是不是叫慕先生,慕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您方便透露吗?是”

  “陈警官,我们报社同事上个星期采访过你,您主要负责刑事犯罪这一块,是不是慕先生犯了什么事?”

  …堕…

  记者堵着他们,问题换着花样铺天盖地而下,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但陈警官只敷衍了几句,就和慕琛等人走出了酒店。

  慕琛几个发小见状,连忙护着顾乔走入宴会大厅旁边的休息室,那里是酒店专门为新娘提供换装和补妆的地方。

  但顾乔进门后,却一点这样的心思都没有,她满脑子想得都是那位陈警官,以及记者们说的话。

  虽然警方处理得很低调,但今天这样的日子,以慕家的身份,他们不可能拿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来烦慕琛。

  想到这,顾乔侧过头,对保管自己拎包的曲晓月说道:“晓月,帮我拿一下手机。”

  慕琛的离开让曲晓月一众人已经有些不知所措,听到顾乔的话,曲晓月连忙打开包,拿出手机递给了她。

  顾乔接过,迟疑了片刻,便鼓起勇气找出慕琛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慕琛的声音便通过手机传来,还带着些宽慰的力道:“乔乔,是不是担心我?我没什么事,只是慕家老宅出了点事,我去协助调查,十二个小时内就会回来。这里就麻烦你和妈他们应付一下。”

  “老宅出什么事了?”顾乔抓紧手机,几乎想也不想地反问。

  慕琛却瞬间沉默了下来,过了好半晌,似乎是打定主意了,才缓慢开口:“慕鹏的妈刚才中毒进医院,他们在我的房间搜出了一瓶药,成分跟她所中的一样,所以叫我去调查。”

  顿了一下,慕琛又连忙解释道:“你先不用担心,他们还没有直接的证据,现在顶多算拘传,马上能回来。”

  顾乔整个人都怔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是这件事。

  不过很快,顾乔就抓了其中的重点:“梅伯母怎么会服这种药?现在怎么样?严重吗?”

  “有人调换了她平时的精神用药……听说服用得剂量很大,再加上今天家里比较忙,大家没有及时发现,她现在还在抢救中,能不能醒来还是个未知数。”

  顾乔再次怔住,不过这次,她反应得更快:“你房间里哪来的药……”

  几乎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顾乔想到了她曾把慕鹏送她的那瓶药放到柜子上。

  慕琛似乎也发现顾乔明白了什么,随便找借口揭过:“乔乔,我这里还有点事,就先不跟你说了,等会,我妈会来告诉你怎么做,你不用慌。”

  “嗯。”顾乔无意识应了一声。

  慕琛见顾乔这样,再说下去也是多余,便挂断了电话。

  顾乔则一直处于出神状态,她所有注意力仍集中在那瓶药上。

  慕琛这态度,她不用验证就已心知肚明,而,且这件事来得太蹊跷,如果没有慕鹏参与,她实在不信。

  只是,她没想到为了扳倒慕琛,他居然这样不折手段。

  当初,如果她轻信了慕鹏的话,躺在医院急救的恐怕是顾小年,而如今,他一计不成,居然用自己亲生母亲的性命陷害慕琛。

  顾乔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寒。

  众人见顾乔脸色这么难看,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时间只是沉默地观望着,室内落入一片寂静中。

  可是这种沉默没持续多久,敲门声响了起来。

  恰站在门后的杨夕夕连忙打开门,慕老爷子在刘香兰的搀扶下走了进来,他们后面跟着慕琛的二叔慕国,几人表情都没有显著变化。

  顾乔连忙拎着婚纱走到他们跟前,恭敬道:“爷爷,妈,二叔。”

  慕老爷子和慕国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刘香兰则顿了一下,平述道:“乔乔,慕琛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慕琛的小叔已经去了解情况了,你不用急。现在,你收拾好,就跟流程里一样

  tang出去敬酒,你二叔会跟在你身边,替你解围。”

  她向慕国看了一眼以示感谢,便点头应下。

  她明白他们的做法,宴会现场虽然没有记者,但来的人那么多,如果不应酬,难免风言风语。如果她出现,起码减少一半猜忌,慕琛这么忙,到时随便编个借口,说不定能揭过去。

  慕老爷子也握了握拐杖,开口:“对,你不用慌,有我们给你撑腰,没人敢怎么样。”

  “谢谢爷爷。”

  顾乔感激地点了点头,同时见他们几个知情的这么平静,知道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心里顿时放松了不少。

  不过,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顾乔还是忍不住拉住刘香兰,确认慕琛是否能在十二小时内回来。

  在得到确定的回答后,顾乔的精神振奋了不少。

  按照刘香兰的布置,顾乔换好衣服补好妆后,慕国就以帮她介绍宾客的名义,领着她一一敬过各桌。

  慕国也算是个酒场高手,大部分的酒,他都替顾乔喝下,很多人看在他这个慕家二子的份上,也不敢拿酒灌他们。

  至于慕琛缺席,慕国解释成公司出了一起大事故,需要他出面处理。

  一般的大事故,大家马上会联想人命,这种事确实急需马上处理,何况在这种红事场合说这种事不吉利,大家基本也不会细究,至于那些不相信的人,都是些聪明人,更是不会招惹慕家不快。

  所以,这场宴会虽然少了一个新郎,但场面竟然出奇和谐,大家觥筹交错,有事谈事,相饮甚欢。

  跟在顾乔后面的曲晓月不禁赞叹上流社会的神奇。

  而顾乔虽然有人帮她应酬解围,但全场下来却依旧疲累不堪,再加上担心慕琛,体力精神简直受双重折磨。

  不过,她依旧注意到慕鹏全程不在场,后来趁空隙问了慕国,慕国回答,他赶去医院守着梅岚了。

  这答案在意料之中,既然他要陷害慕琛,当然要摆足了受害者的样,只是顾乔有些担心,慕老爷子这次是否会怀疑慕琛,虽然他刚才还安慰她,但不排除是为了慕家面子。

  这样胡思乱想又惴惴不安间,顾乔终于熬到了下午两点钟散宴的时候。

  刘香兰做主,让顾乔陪慕老爷子和顾小年今天先回老宅,老爷子身子骨折腾了半天,需要休息,顾乔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去,慕国则去市局再打听慕琛的事情,刘香兰自己则去医院看望梅岚。

  顾乔虽然不放心慕琛和梅岚,但自知这是如今最好的安排,便压抑着担忧,答应了下来。

  收尾的事情由慕琛几个发小打理,顾乔换好衣服,就抱着顾小年和慕老爷子一同坐上了车。

  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慕老爷子没有了宾客需要应付,整张脸紧绷着,想来是对梅岚事情的介怀,顾小年则一直对慕老爷子有忌惮,此时跟他同一辆车,收起了平时活泼的性格,顾乔一堆心事,更是没有心思活跃气氛。

  经过一个小时,车子开进老宅,几人依旧没有交流,只是在下车后,慕老爷子对顾乔,寻常地嘱咐道:“你今天也累了一天,就好好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说。”

  “嗯。”顾乔将顾小年从车子里拉出来,尊敬地点了点头。

  老宅里的大部分警察已经撤掉,只留一个保护现场。

  顾乔陪着慕老爷子和他打了声招呼后,将老爷子送回了书房,就和顾小年也回房休息。

  慕琛的那个房间因有证据在,也不能住,徐婶便又给她们安排了一个。

  等到达新的房间,顾乔看了一圈崭新的一切,突似想到什么,转过身问等候吩咐的徐婶:“徐婶,梅伯母中毒,是谁报得警?”---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