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8章 封帝大典(上)

逆天邪神小说网(nitianxieshen8.com),最快更新逆天邪神最新章节!

沐玄音的言语,让云澈愧疚之余,更多的是如释重负。

他忽然抓起沐玄音的手,微笑道:“女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微妙,我一直以为你不可能原谅她……原来,你不但不恨,而且似乎还有些相惜。”

“真正的经历过生死,可以让人忽然看清许多东西。比如什么其实不重要,什么其实很重要。”她轻念一声,然后手掌弱弱的挣脱了一下,却被云澈握得更紧。

“那冰凰神灵,你也没有怨恨了,对吗?”云澈转眸看向冥寒天池。没有了冰凰神灵的存在,冥寒天池的寒气在这短短几年间消散了近半。

沐玄音摇头:“没有冰凰神灵,便没有冰凰神宗,更没有我的第二次生命。她对于我,只有万世都难以报答的恩情,我又有何资格去怨恨。”

云澈缓缓闭眸,低叹道:“对我也是一样……怨仇尽报,但有些恩,却是永远无法还清了。如今,我们唯一能了做报答的,就是尽快生一大堆继承冰凰血脉的儿女。我们的儿女,随便来个十个八个,就能让吟雪界变成万灵仰望的真正王界!”

沐玄音:“……”

…………

云澈在吟雪界停留之时,周边星界听闻,全部慌不迭的前来拜见,但都被拒之门外。

东、西、南三神域的风云开始持续变动,“魔主”二字所带来的魔威如一块漆黑的浮空巨石,压得所有人在惴惴不安中难以喘息。

三神域所有王界尽向魔主俯首,众上位星界也一个接一个,一片接一片的屈膝……

这股风云所卷动的大势,让穹顶的沉重魔威非但没有丝毫缓解,反而日益沉重,直至沉重到再无翻覆的可能。

那些本就孱弱的反抗气息才刚刚勉强泛起点波澜,便已被转瞬覆没。

两个月后,十方沧澜界。

在云澈所留的光明玄阵下,苍姝姀的命脉已几近修复完整,元气更是以远远超越认知的幅度的暴增着。

苍释天,以及一直侍奉身侧的蕊衣几乎每日都会因她的变化而震惊不已,反倒是苍姝姀自己始终淡然如初。

但病体痊愈加沧澜王族血脉还远远不够,她要拥有成为沧澜之帝的最基本资格,必须身承沧澜神力。

今日,云澈再次踏足十方沧澜界,便是为此而来。

与上次初见苍姝姀时同样的地方,但这里已经没有了寒气。

苍姝姀跪坐在地,云澈则立于她的身前,手指点在她的眉心之上,而他的手背之上,飘浮着十方沧澜界的神遗之器沧澜神珠。

一缕缕如水流般的蓝光从沧澜神珠涌出,沿着云澈的手掌涌向苍姝姀的眉心。

苍释天和蕊衣远远的看着,久久不敢喘息。尤其是苍释天,心中的震骇无以言表。

身为沧澜神帝,沧澜神珠这些年一直都在他的手中。所以,他毫无疑问是这世上最了解沧澜神珠的人……但此刻,他寻遍所有认知甚至远古记忆,都无法理解云澈为何竟能强行引导沧澜神珠的力量。

那可是他十方沧澜界的神遗之器,是远古真神的遗留!沧澜神力从来都只能由它认可之后主动恩赐,历届沧澜神帝,从无任何一人,任何手段可强行干涉它的力量。

其他王界的神遗之器亦是如此。

苍释天心中震动,眼神更是一阵难掩的复杂……难以想象,云澈的身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可怕的秘密。

将这样一个恐怖怪胎逼成敌人和恶魔,此时想来,那些以龙白、宙虚子为首的神帝、界王,当年的行为简直蠢到了极致。

以黑暗永劫之力,云澈可轻易实现黑暗之力的“嫁接”。承载阎魔之力的天孤鹄便是由此而生的产物,甚至不需要他拥有阎魔血脉。

而这种强制嫁接的后果,便是寿命的急剧缩短。

沧澜神力的强制契合,则是他以虚无法则来实现。只是,他对于虚无法则的领悟终究过于浅薄和飘渺,对沧澜神力的强行干涉远远不及对黑暗之力的霸道驾驭.

因而,这种强制契合不仅需要拥有对应的沧澜血脉,对寿元的折损亦更为严重。

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短短一个时辰后。随着沧澜神珠一声铮鸣,蓝光尽散,云澈的手指猛的从苍姝姀眉心移开,暗舒一口气,随之侧过身去,一脸冷漠。

苍释天身躯一震,迅速向前:“魔主……如何?”

苍姝姀在这时缓缓睁开眼睛,美眸之中映出一抹纯粹无暇的沧澜神芒。

苍释天目光陡转……伴随沧澜神芒的,是苍姝姀身上一股陡然释放的沧澜神息!

“小姐……”蕊衣一声轻唤,欢喜之中又带着数分心伤,她知道苍姝姀得到沧澜神力的代价是什么。

苍姝姀微微俯首,轻语道:“魔主恩赐,姝姀唯以余生相报。”

“不必,各取所需而已。”云澈沉声道,说话之时。他以眼睛余光暗暗瞥了苍姝姀一眼。

远古神力的强制契合带来寿元重损的同时,毫无疑问也会伴随着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之下,意志极坚的天孤鹄当年都面容扭曲,全身颤栗,汗如雨下。

而苍姝姀,竟自始至终没有丝毫的神情变动,平静的仿佛不是在承受裂体之痛,而是沐浴于淡雅的清风之中。

这般意志力……简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不愧是魔主,”苍释天强抑激动道:“这般神迹,也唯有魔主可以做到。姝姀这些年虽隐心避世,但一直暗观诸界,所阅古籍更是不计其数,她成为沧澜神帝之后,将绝非徒承虚名,她驭下的沧澜界,以及对整个南神域的影响……定不会让魔主失望!”

“是么?”云澈冷淡应声:“苍释天,准备继位仪式吧,越快越好。”

他忽然侧目,向苍姝姀道:“你该明白,我要的只是一个花瓶。而花瓶就该有花瓶的样子。何况,你如今的寿元……”

“姝姀如今身承沧澜神力,寿元自然远胜往昔,或已不虚于兄长。”苍姝姀忽然开口,打断云澈的话语:“但未来岁月再漫长,姝姀亦不敢稍有淡忘一切皆是魔主恩赐,刚不会忘却方才之诺。”

云澈:“……”

苍释天连忙道:“魔主神威之下,天下万灵已莫敢不从。姝姀更是极重恩义之人,我苍释天愿以性命担保,无论将来如何,姝姀都断不会对魔主生出丝毫异心。否则,无需魔主动手,释天自会清理门户。”

苍释天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一次次亲眼目睹着云澈的可怕与深不见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局面下,忠于云澈是最明智的选择……异心?那是无可救药的愚蠢。

云澈深深看了苍姝姀一眼,转身离开。

“恭送魔主!”苍释天迅速跟上,姿态万般谦卑。

“小姐!”云澈和苍释天刚一离开,蕊衣已是快步向前,将苍姝姀小心搀起,这才发觉,苍姝姀全身上下都已被汗液打湿,可想而知,先前她在默然承受着怎样的剧痛。

苍姝姀缓缓抬手,感知着身上涌动的沧澜神力,轻然浅笑:“如此。便可承过兄长的神帝之名……世事如梦,又更胜虚梦。”

“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蕊衣声音压低,

上一章 章节列表

热门